2018-6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8年6月6日

雲林三日


加護病房的午間探視時間結束,把隔離衣脫下,仔細地在洗手台前將手洗淨,雲林的好天氣和鄉土人味,使人在醫院裡不感到疏離與無助。我坐在一樓的電視牆前,等待下午的探視時間開放,身邊坐著三四個醫院裡的清潔阿姨,用流利的台語談論著醫院裡的小小人事八卦、家裡的孩子兒孫,不時指指電視牆上播放的新聞。其中有一個阿姨比較看得懂中文字,另一個阿婆說她孫子不會說台灣話,在家都講國語,「阿嬤你好煩噢!」

電視上的海峽兩岸論壇,在這個小縣市的醫院裡,對阿姨們這個族群來說,是一個遠不可及的話題。她們眼前的生活平凡也匱乏,生活上的最大波瀾就是身邊的一點小擾動,以語言和文字作為權力工具的這個社會,她們並不擁有,也未想參與其中。

6/5一早,我陪著父親從虎尾到達斗六,在救護車上,司機與陪護員的庸俗談話、漫不經心態度,是我在鄉村生活經驗中很熟悉的「常民」形象,習慣都市生活之後,這一切卻反過來成為許久未經的奇異體驗。在心導管室內,我陪父親坐了一陣子,等待手術室與醫生就位。父親進到手術室內進行檢查後,我退出心導管室,坐在外面的椅子與妹妹吃早餐,開始等待。


...繼續閱讀

Posted by seafu111 at 14:40回應(0)沒有秩序日記 │標籤:醫生、家人、陪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