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2018

哼哼,專業的傲慢

臉皮薄,不耐別人的批評,回個言讚對話頗有深度也被打槍,就當水準不足以理解囉,至於回應嘛,想想也就罷了,話就留給他們說吧,開心就好。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16:33回應(0)引用(0)

October 16,2018

我根本無意挑戰他們在作的工作啊

本文受到密碼保護,需要輸入密碼才能觀看!
密碼提示:本就無意給人看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14:25回應(0)引用(0)

December 6,2016

買了一個新鍵盤之後二

啊…用電腦很長一段時間了,鍵盤在意的往往是它按下去的力道會不會讓人手酸,印象中一直停留在十五、二十年前的電腦印象中,因為後來倒常用筆電,公司的公發鍵盤倒也四平八穩,所以長久以來有關鍵盤界對機械鍵盤的追求,反而是在電腦周邊中,最沒機會碰觸的一塊。最近因為筆電使用年限已久,鍵盤也不甚靈活,買個藍芽薄鍵盤卻因為藍芽連接不上而失敗,後來正好看到所謂3.3折的優惠(這個也挺怪,到處都3.3折,只有燦坤用原價…),總之,就入手了這把號稱具專利的“羅技G310”機械鍵盤。
嗯…我不是要寫開箱文耶…,原本是因為手感實在很好,又不知該如何測試鍵盤,起心動念想寫些什麼的…,算了,就當不專業評論吧。

...繼續閱讀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05:56回應(0)引用(0)

December 5,2016

買了一個新鍵盤

買了一個新鍵盤,用來服務已經年老鍵盤不甚靈活的電腦,買了一個藍芽的鍵盤才發現連不上,又買了一個羅技的鍵盤,才發現沒什麼好打的內容,所以上來試試打字,打字是挺順,但是鍵盤太高了,也許是用慣了筆電的鍵盤,那麼高的鍵盤,手舉的挺酸…。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20:16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3,2015

從來沒有離開

習慣用紙筆記事,加上不認為自己作的有什麼大不了的,再加上一點的沒有時間,就讓這個地方一直的荒廢,但也真難為樂多了,在fb大舉入侵,不少部落格空間都消失的同時,仍然可以保留這樣一個地方,實在是件了不起的事。
而這中間當然也有數度點開樂多,彷彿希望部落格可以自動更新生活記錄似的,當然可想而知是不可能的,然後想寫些什麼,但回神看到成堆的工作,和後面追來的過去,就完全壓著無法喘息,開著空白的網頁一整天,然後轉身離開。
最近,在不聯絡就假裝不知道進度,然後期望一切順利的心情,去逃避過去的追殺,並完成一個只完成一半的設計,被接了老大要求的發展目標,莫名的去了一趟上海,也上了一次台,老爸身體微恙,老大一如往常的好個性,小的完全帶著調皮和壞脾氣,然後上周帶著腸病毒放了十天假。凡此種種(總總)(到底哪個才對,好像兩個都有人用…)建構了最近的生活,而以此稍加記錄,代表真的從來沒有離開…。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10:06回應(0)引用(0)日常記事 │標籤:核心價值,不重要的事

September 21,2015

買了一個新鍵盤之後

當然是想打字又沒啥可以打,就只能有感而發的來紓發些什麼,首先談談經濟吧,最近在聽陳揮文的節目,他花了很多天談不是公務人員領太多,而是勞工領太少,又問為什麼經濟在那麼多個總統都不見起色。關於經濟的發展,為什麼薪水不漲,但物價飛漲,若要找個簡單原因來說,那無非是緣木求魚,因為若是簡單答案,也不會那麼久來都不見起色。我相信陳前總統也想過要拼經濟,當然不是只想拼他們家的經濟,雖然最終只富了他們那一家…,但是意識型態太重影響了他的施政。而馬前總統,一味的說他沒有作事是不公平的,但是他貴為總統、國民黨黨主席,卻連國民黨內部都搞不定,想用大陸來救台灣經濟,不能說沒成功,但是他很多政策立意雖好,但在台灣人的小聰明之下,都成了被批評的點。 ...繼續閱讀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17:50回應(0)引用(0)

March 16,2015

不同檔案間的參數轉移

今天有A、B兩個檔案及C元件的註解D,A檔案中的C元件帶有註解D的參數,如何在檔案B中新增?
方法如下:
不論開啟檔案A或是註解D的專案參數(管理->專案參數),點選卻新增的參數(例如Door_Num),選擇修改進入修改頁面,便可在參數類型中看到“匯出”的按鈕,點選匯出後,跳出對話框“參數將匯出到參數群組…”,先前的動作是將參數設定匯出至一個神秘的地方,暫且不表。第二步開啟檔案B,一樣開啟專案參數對話框,選擇加入後跳出參數性質對話框,按下選取鈕後,就可藉由匯入稍早藉由檔案A或註解D所匯出至神秘地點的參數。
時間緊迫,記下為先。

December 29,2014

只能一笑置之

跳著跳著看到一篇舊文,雖然我大概猜出是幫當事人擦屁股的,畢竟從他過往的文章可以一窺,但實在想不到竟然可以無視自己的錯誤邏輯到如此地步,還虧他自己是號稱難為的家庭主婦,還有和女兒的“思辨對話”。時間也不多,大概說明他的論述如下:今天有某些人違背了善良風俗,有老婆了還和人開房間,還位居立委高位,那我們有什麼標準,去責怪一個伸鹹豬手亂摸別人的男生,還不讓他選立委,你們這些人都有雙重標準,只有我,一個有女兒的媽媽,我認為這個男生摸了一個“不願意”讓他摸的女生,只是一個小小的人格缺損。於是,最後,我還要給當事人一個“加油”!!
所以,連兩造自願,與一造強迫這兩個簡單的分類都看不出來,這兩個明明是不相等的錯誤,啊…反正都是錯嘛,就拉拉作一堆,用別人有會偷,那我搶又何妨,或是有人打人,那我殺人也是一樣的…。那對於這樣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人,又有什麼好“思辨”的呢?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10:29回應(0)引用(0)日常記事

December 16,2014

匯入基地圖

曾在匯入基地圖作為建模原點時出過一些問題,有幾個簡單的要注意的問題,綜整記錄如下:
一是一般的基地cad圖都帶有大地座標,但大地座標其實與revit上使用的座標值是不同的概念,需要藉由轉換才可得到正確的經緯值。
二是大部份的基地圖都帶有極小角度的邊界,在匯入時需特別注意不可勾選“稍微偏離軸的正確的線”(這個功能是讓匯入的cad線如果有過小角度的偏差,revit會自動修正使其正交),如果勾選會將偏差的基地邊緣都修成正交,進而造成與周邊環境的誤差。

May 14,2014

新書入庫

我真的是一個買書如痴的人,加上這幾年多了樓下的書櫃後,我買書更是肆無忌憚,而網路書店的便宜與方便,更是如火上添油般。總之,昨天書才下訂,今天火熱熱的書就已經放在書岸之上了。這次因為乖乖的只買書,所以千百元就換來了五本令人暢快的五本書,想想,天底下又有什麼事比這更令人開心的呢,既可以滿足購物狂的慾望,又可以填滿心靈及腦袋的空虛,實樂事矣。
而凡事動念必有因,這次的開頭書是羊毛記,其實也是書商推薦文書寫的好,腦波弱的我自然難以抵抗,但說來好笑,書商推薦的其實不是羊毛記,而是該書作者的最新作品,而老實說,寫文的時候,我早就忘了推薦的是什麼書了(笑)。那接下去作的就是填補到一千二中間的空洞了(哈,更殘酷的事實)。
...繼續閱讀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09:15回應(0)引用(0)

May 13,2014

雜項

往常,在清點諸如雜項的時候,總會有缺項漏算的問題,數量的計算也就罷了,畢竟那是可以在某個情況下予以酌加,但漏項的問題就比較大。之前有考慮是不是要藉由revit的資料庫來解決這些問題,但卻苦有念頭而無時間確定作法。
之前為解決標誌的問題,決定將所有標誌類的元件都以家具類作其屬性,所以目前計畫也將雜項類皆以“特制設備”作為雜項的主要品類,如此在計算數量時也就有個依據,在計算數量時皆先以此作為檢核,或許可以減少漏失的部份。
此為記於建模修正中,擬將部份元件改為以特制設備作雜項計數。

...繼續閱讀

May 9,2014

revit的階段

revit提供了一個名為階段的功能,之前的認知是要把工作區分為不同的階段,然後要求revit針對各階段作不同的呈現…結果一直不成功。

這真的很奇怪,明明revit有階段的功能,但只能在一知半解的作出想要的成果,然後今天我才知道當初的成果真的只是瞎貓碰到死耗子,在一個完全錯誤的認知下作出來的,所以今天我將“把階段搞清楚”這件事列在工作項目之中。

然後,我真的在不斷的錯誤認知下,總算慢慢了解階段的概念及使用方法,為了怕久沒設定,並為了讓之後的標準設定有個開始,所以試著把階段的概念及作法淺顯的說明一下。

何謂階段又為何要設階段?簡單來說就是設定一個物件從何階段開始,何階段結束,然後在某個階段中,就可以控制圖面在某個時間點時,每個元件所佔的狀態。在revit所設定的元件狀態分為以下四類(無法新增,但可設定各狀態呈現),包括“現有、已拆除、新建和暫時”,現有是指建立於早期階段,且仍然保留於目前階段中的元素;已拆除是指建立於早期階段,但在目前階段已拆除的元素;新建是指於目前視圖階段中建立的元素;暫時則指在目前的階段中建立和拆除的元素。

試舉個例子來說:
...繼續閱讀

April 23,2014

累了

最近真的乏了,大概是因為選舉將近,所有狗屁倒灶的問題又通通是問題了,從服貿、核四、房價,無一不可以吵,剛開始也滿腹話語想說,但慢慢的發現一件事,台灣是一個永遠沒有交集的地方,服貿說穿了是一個大陸完全讓利的結果,但因為對大陸的恐懼,所以就來一場佔領立法院的戲碼。好不容易退場了,就換林聖人用絕食的方式逼迫大家照他的意思去廢除核四,沒錯,大家都怕地震會引起核災,但營建署也很曾說過,七級地震發生在台北,台北的老舊公寓會倒一半。在可能核四都還沒事的時候,北台灣已經大難臨頭,怎麼就沒人害怕呢?關於房價,更是一個好有趣的問題,房價的不合理,來自租稅的不公平,那就應該給政府支持,讓稅制走向實價課稅的目標,那才該是走上街頭去逼迫政府別老聽財團或是銀行的聲音,光是吵說年輕人買不起房,我只會想一是為什麼你硬是要買房,二是為什麼非買台北不可,三是你到底有多不認真連偏遠一點的房子也買不起。而如果你都不是以上三者,那肯定是有困難,這種政府就應該幫忙,因為要租一間可安居的房,在離台北市四十分鐘車程的範圍,一個月的租金或許約莫一萬上下就有機會。總之,為了這些事,兩方意見完全沒交集,隔空交火浪費國力,然後就眼看時光匆匆過去。
關於核四,我認為核能是現在解決碳排而不得不為的作法,我們當然可以很阿Q的認為反正火力發電的碳排我們又看不到,所以對我們就沒影響,但真的是如此嗎?我反而認為,如果要非核,那當然很好,那缺的電就別用其他不環保的方式取得,該風力就風力,該太陽能就太陽能,多的成本?那當然是全民承受啊,讓漲就漲,該貴就貴,該跳電就跳電,否則好像我們作了非核的決定,就不必承擔後果?哪有那麼好的事。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23:19回應(0)引用(0)

March 22,2014

關於服貿

首先,先說說服貿的審查吧…依我這兩天學到的新知識來說,有關兩岸的事務(這地方得先說,不管大家的統獨意識為何,現在兩岸在官方的定調是一個中國原則上的交往,所以兩岸關係是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作出發),所以訂定的服貿協議是以協議的方式送進立法院。那這樣的協議是“依法”該作何處理?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所定之協議,立法院的責任是“在時間內審查該協議是否有與現行法律衝突之部份”,如果有,那就是協議與法律抵觸,那就會退回,而如果沒有,或是審查時間內不作為呢?那就會視為已通過。這個論點有很難嗎?那至於你要一條一條檢查是否合法,或是整包通過,不都你立法院要去作的事嗎?然後立法院就不作為(唉…這個立法院,在老王的主導下,其實被佔也只是剛好),就拖到時間過了,依法那個協議就算備查了,也就通過了。
至於立法院的抗爭,可以分兩個部份,一是在立法院外,另一部份在立法院內。在立法院外的抗爭,我尊重你們的意見,對佩服你們的辛苦,雖然我們意見不同,但你們為了信念而動員,為了台灣的下階段憂心,這對台灣會更好是無疑的。但是,在立法院內佔據著的同學,我卻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你們衝進立法院內,阻止國家議會的正常運行(這裡我承認,他們其實也沒什麼在運行,這是一個連立法委員自己都不看重的戰場),然後夸夸而談自己代表著是多少又多少的民意,非得總統與立法院院長出來面對。這是什麼鬼?不要跟我說這些年輕人很了不起,今天他們帶著什麼來?二十萬人的連署書?五十萬?一百萬?他們憑什麼說他們代表著誰的意見?你可以認為這些立委都不作事,整天打混不審法案,但是,有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就是這些立委每一個人,至少都帶著一二十萬的民意基礎,可是你們呢?你們沒有啊,你們每一個人,就一個人的民意,就算無限擴大現場人數,五萬?十萬?,有沒有人家一個立委代表的民意大呢?其中更有一個吊詭的說法,說總統的民調剩9%了,所以不足以代表民意,也就不能代為擬定這種協議?如果照他們的邏輯來推論我們國家的總統又何必選,又何必定他的任期有四年,反正就每個禮拜民調一次,低於50%就換人作作看?

這些話原本留言在別人的場子上,但想想還是刪了,畢竟fb的資訊有太多人在看,我又何苦自暴其短而引人不快呢?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00:42回應(0)引用(0)

January 23,2014

讀“拉合爾茶館的陌生人”有感

這本書不難讀,但是要深入講卻挺難,書寫的是關於巴基斯坦人在美國所面臨心理轉變的小說,用第一人稱敘事的方式,說出一整個故事,想想有天方夜譚的感覺。

但是這其實不是我要說的重點,重點是該書導讀的作者,是一個賣弄學問的破哏王,今天你要導讀一本書,你可以寫作者的心理狀態,這兩個國家的現今狀態,甚至911前後所有的政經軍事的影響,但是就是不可以去分析內容啊,把裡面所有故事的內容都拿出來分析,那我們看完你的導讀,還要不要看這本書?還是就全照著你的觀點去看?你那麼利害,就自己出來寫小說好了,想想還真氣人,好好的一本書就被你毀了,我還在看前面的故事,腦海中已經知道故事的結果,是有要你寫那麼多嗎?

所以,我特地趕著把這讀後感寫出來,其實也就是要救這本書,導讀寫的很全面,分析的也很透徹,放在書的最後或許可以讓讀不通的讀者有恍然大悟之感,但放在最前面,就是讓這本書一開始就沒了內容。所以,各位買這本書的讀者一定要知道,不要先看導讀,除非你只是要寫讀書心得當作業。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05:51回應(0)引用(0)顏如玉

December 12,2013

我看謠傳駱家輝所著一文有感

今天老媽傳了一篇文章給文,標題是<駱家輝:我回到根之國,結果發現根腐爛了>,很快的把文章看完了,不知道為何,我看完一點都不相信這是駱大使所寫的文章。說他批評的不對嗎?好像也不是,但是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上網查看是不是有謠言追追追之類的文章,但發現轉帖者多,延伸評論者有之,但就少有人真對文章的正確性去討論。
總之,我認為這封信不可能是一個大使的作品,首先一個大使縱使百般不願仍會滿嘴好話,干涉他國(就算是中國)的內政,以他的身份來說都是大忌,這是一不可能。二是文中語法多是中國用語,或許可以說是翻譯,但以美國身份之高,怎會讓翻譯如此粗鄙,連腦子進水的用語都用上。所以這篇文章我推論不過是一個假借駱大使身份所寫的網路文章,只是剛好點到中國自己的問題,所以好像沸沸揚揚,但實無可觀之處。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08:57回應(0)引用(0)雜記

August 27,2013

兒童遊樂設施之我觀

其實想的不僅是一篇雜文作為告終,而是一整篇的論文和設計,但是若一開始就把目標訂的那麼大,結果往往是還沒開始就胎死腹中,而這個想法也其來有自,也不是這一兩天的念頭了,但從動念到中斷到現在,說來汗顏也已經五年有餘。第一次也是上次對這個議題產生興趣,是在四、五年前第一次帶小朋友去沖繩的時候,雖說不是第一次帶小朋友去日本,但上次的目標是京都,對大人有比較多可看處,但對小小孩來說,可真無趣的緊,唯一有趣之處是在京都市民中心前廣場,一組或許稱不上遊樂設施的小房子,就讓那時不到兩歲的小鬼沒有隔閡(不是廣告上的隔膜)的和日本小朋友玩將起來,這或許在整個旅程實不算什麼重要點,但以當時來看大概是那趟旅程中最樂的時候。然後把時間拉到兩年後的沖繩,當然對他而言,沖繩有趣的地方著實太多,自然對當地公園的兒童遊樂設施也就沒啥記憶,但在一旁看他玩的我,可對日本對待兒童的態度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一次見識到他們創造出的兒童遊樂設施是在沖繩海洋博物館,當然,大手筆是第一次看到的印象,設計概念不複雜,基本上是藉由繩網建構出如斜屋頂般的山形攀爬物,但是一層接著一層,一座又高過一座,最高有到四層樓,範圍也橫跨甚廣,而正因為難度有高下之分,所以不論年紀大小都可以在上面得到樂趣,除此之外,我也在其中看到小朋友在遊戲的過程中可以得到比較正向的東西,這留著下次再說。當然,或許可以說,這實在是海洋博物館人力財力俱佳,才可以養的起這樣的遊樂設施,我們一般的公園怎麼有辦法支撐的起這樣的遊樂設施呢?當然是如此,如果我只見一個遊樂場如此作就大驚小怪,那也就太外國月亮比較圓了。
再把場景拉到市中心旁的社區公園,在裡面的兒童遊樂設施就較為精簡,一個是滑繩索,這在台灣的部份森林遊樂區倒也常見,但出現在公園的就不多了,另一個是攀爬設施,一個藉繩索建立的金字塔型構造物,小朋友可在其上攀爬聊天 ,當然這樣的東西也不甚複雜,但卻展現他們對小朋友活動的在意。
當時只覺得他們在這些小地方也很用心,但是當回台灣後,有一次到一個新設公園,看到一個定製的兒童遊樂設施,就先別說小朋友在上面玩可以得到些什麼,那種鐵制的攀爬設施,不僅高度明顯不適合小朋友,小朋友在抓握沒經處理的鐵製器具也展現出我們對小朋友活動的不用心,一個新的公園,一個新設的遊樂設施,卻有著五零年代的設計思維及產品,這該怪建築師嗎?其實當然該怪建築師,但是我知道,建築師都只是為了滿足需求而設,今天如果有兒童遊樂設施的需求,就找個廠商來報價 ,有時在時間壓力下,能有時間去仔細評估哪間廠商都已是難事,但最終可能遇到的情況,仍是建築師找了一個可以接受的規格,發包出去仍然是落到廠商的手上,當然,如果今天公園的設計中,有包括遊樂設施的設計或許還可以控制品質,若只是含在公園設計中的一個下項,那最終的結果就是出現一個符合規範的最低價產品。所以在這種低價主導的公共工程,加上東抄西抄的設計成果,要如何鼓勵優秀的設計者投入這個吃力又不討好的市場呢?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10:21回應(7)引用(0)

August 19,2013

失去夢想的能力

我記得很早之前,就已經講過關於潛艦國造http://blog.roodo.com/scharoun/archives/8660399.html的議題,那時只覺得反對者的智商不足,但今天看到電子報上提到關於中國第四代核潛艦正在興建,當然在說到第四代潛艦時免不了話第一代開始的中國潛艦歷史,其實命名還蠻有中國特色,包括漢級、晉級、周級等等,都各有不同的版本,而目前規劃興建的第四代潛艦為097的秦級,上面一堆新的裝置不提,我個人覺得頗為有趣的是一個明明都是中文,但就是看不懂的推進裝置“磁流體推進器”,號稱可以取代螺旋槳的系統,達到極速且靜音的目標。當然,我不是要說這個潛艦有多利害,或是中國崛起的影響,而是,我覺得在美國的圈養下,我們已經放下了多少夢想的能力?我相信這個科技應該是很先進,但若說我們完全不知道這個科技的存在,其實我是不太相信的,但是為什麼我們完全沒有試圖將這個科技帶進來?不是有人要把台灣搞成海洋國家嗎?不是還把台灣橫著擺嗎?不是要以太平洋作為發展目標嗎?
老實說,我知道台灣在一次一次的政黨內鬥後,已經沒有人敢作夢了,現在誰敢說我們要發展重工業?我們要潛艦國造?我們要大造船廠?我們要改變海岸的地形以收納更多的造船空間?沒有。台灣現在只剩下環保、私人土地不容侵犯的抗爭。我從來不是要站在環保的對立端,但今天要讓台灣明明四面環海,縱使不要想建造潛艦與周邊諸國抗衡,那深海研究呢?藍色公路呢?遠洋漁船甚至大型郵輪呢?如果我們也有類似磁流體推進器的技術,縱使不用到軍用的等級,商用呢?如果台北到花蓮、台北到高雄、台北到綠島,甚至到香港、到上海、到沖繩,都可以用這類的運輸,不是可以讓台灣和大陸有所不同呢?
我當然知道,這些話或許看在內行人來說,會被笑到一文不值,但是,究竟是不可能?還是不能?還是不為呢?還是,最終其實只是我們失去了作夢的能力呢?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09:56回應(3)引用(0)雜記

關於建築母語

打開evernote才發現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開好的標題,既然是天意,也是一個未解決的題目,就只好暫時放下原本想寫的另一本書的心得,不過等會可能要記得再把標題打下去,或許又會成為下一次暗逼自己完成某件事的壓力。

實話說,要在書不在手上的情況下,寫下讀書心得,對我而言是有其難度,畢竟一般而言大部份的資訊都會隨著時間流失在記憶的長河裡,更何況我的長河流速和流量都非常人,不過換句話說如果真有什麼想提的,大概也就是自己覺得比較重要的。


...繼續閱讀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09:55回應(5)引用(0)顏如玉

August 12,2013

建築的自身行動讀後

第二次開始寫這篇的心得,上次已經拉雜了很多,所以這次就“存而不論”,專心來寫心得。
其實一直想找到漢斯的設計理論而不可得,在這篇文章中或許也提點了我一些一直以來的誤解,雖然陸陸續續也追了不少關於他的理論或是其根源,甚至讀了現象學,當然現象學越學越亂,甚至往神學的方向去,但我想那就有點太過了。跳回來這篇文章,書中所言漢斯所提的論述或是建築,長久以來被忽視或是被任意歸類,其實也是我在讀有關漢斯的建築時,常常會見到的現象,往往我會將其緣由歸在那些建築史家對其作品的不瞭解,只見其所形而不見其所意,竟將其與解構主義那類純以造型為概念的設計論述(想想,我寫這又不是要給別人看的,是要給自己看的,不必寫那麼多)。
這篇文章所提的有件事我不是很明白,我當然明白夏龍的作品不具有如密斯或柯比意等人所代表,那種既現代但又帶著傳統轉化的精神(或可說他轉化的傳統不若這些現代建築大師那麼的外顯),因為對他而言,那是不合乎有機精神邏輯的建造方式,但是文中所提『夏隆晚期的作品完全脫離了理性邏輯的平面構成,這和現代建築後期導向物質化解釋的「功能主義」在觀念上更是大相逕庭』,這句話我就不是很明白了,他的論述不是一直以理性,進而超越理性來說明嗎?雖然書中將其作品描述為“空間漫遊行走於自身的意志之中,沒有固定的表情,形態亦變動不拘的,構成建築的物件甚或脫離其既成的意義,然而彼此卻又相互關聯、相互干涉…”,這種形容似乎在引導說明漢斯的建築已經不再純粹,帶著某種不合乎理性邏輯的構成,但又或許作者只想藉此為引言,去討論那看似不合邏輯的部份,背後所帶著合乎邏輯的現象。
接著文中提到構成漢期有機建造論述的因子,包括柏格森的「生命哲學」與胡賽爾的「現象學」,就我粗淺的知識來綜合解釋,柏格森的論述在說明我們的世界本來是完整的運作著,但是卻在現代科學的分割下,變成區段的理解,而這些區段的理解最終並無法再合併為一個完整的世界。而胡賽爾的「現象學」則是在這種概念下,提出如何觀看這個世界的方法,包括對現有的諸多科學解釋“存而不論”,並不是忽視這些科學理論,而是這些理論往往片斷或是自我的解釋這個環境的運作,所以跳脫人的主觀科學論述,從(哪四個?)四個角度來觀察,胡賽爾甚至舉了一個橋的例子來說明,從人的角度,從橋的角度,從河岸的角度和從河的角度,橋所代表的意義都有些不同。總而言之,這兩位哲學家試圖解釋現代的任意切割而帶著主觀認的所謂科學,背後應該帶著更大的完整性,而以當然很多科學不可解的部份,現象學後來會往神學方向走,也就不奇怪了。回過頭來說,這種完整性,就是漢斯的有機建造在追求的終極目標,而這個完整性,就不再只是看著人在建築中的行為來決定機能,因為他不只討論單純人所必需的生活動線,也觀注建築所帶著的精神、人在活動時的意識、週遭環境的變化與空間的相互關係…。所以當觀察漢斯的建築時,就會發現在滿足了機能之後,這些空間又不再只是滿足機能,以樓梯為例,樓梯最基本的功能是服務垂直動線,但除了這個以外呢?人要去哪裡?你在行走時心思往哪裡去?你又看到什麼或是被誰看到,而這些垂直的活動是不是又該與身處的環境相呼應,而這些考慮最後都會改變樓梯的設計,而樓梯也就不再只是單純的矩形來回,就可以想像了。
當然,這篇文章後面又加碼訴說了很多更深沈的論述,包括「法相」的討論,或是人與物間的關連性、跳離人的觀點對本質的討論,那些哲學論述太多又太深,但是卻又有些太過了,其實專注在柏格森和胡賽爾其實也就說不完了。總之,寫了半天,好像依然說的是我所知道的事情,感覺有些空虛,但至少我可以更清楚的知道,如果有人說,萊特的設計是學不來的,那我想漢斯的設計也只能心嚮往之,若能作出其百分之一二已是難得,就像跟隨其後的李承寬先生,最後也只能在住宅一顯其所學,大型建築就無以為之,更惶論我這種只憑一人所思的孤單者呢?

scharoun1發表於 樂多12:25回應(0)引用(0)顏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