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4日

新的里程碑

最近的訓練又來到增強肌力的區間,這次的目標之一是背槓深蹲60kg,這兩週從50kg到55kg再到60kg,有種玩RPG角色每升一級,看到角色數值增加的感覺。重量一變重,左腿肌肉太緊的問題也變得明顯了。

來到一個新的里程碑:深蹲60公斤

A post shared by Sophie (@shihchi.chiang) on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20:08回應(0)引用(0)運動

2018年4月9日

一帶一路參與國家浮現債務危機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說一帶一路參與國家建設進度落後,浮現債務危機。我想起了劉仲敬對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看法
亞投行就是這個問題,它為什麼要投到巴基斯或者阿富汗去呢?直截了當說就是:因為以前的資本家在這些地方不大肯投資,因為這些地方的投資是沒有保障的。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6:12回應(0)引用(0)國際與政治

2018年4月8日

披薩的滋味

披薩的滋味|The Crow's Egg (2015)

《披薩的滋味》(泰米爾語:Kaakkaa Muttai,英語:The Crow's Egg)描述在印度清奈兩名貧民窟的小孩看到社區附近新開的披薩店,為了吃到披薩而發生的一連串事件。電影劇情的發展方式看似平鋪直敘,但卻隱藏各種滋味。

(以下有雷)

兩名小朋友主角與貧民窟同伴們平日遊玩的空地,被賣給披薩連鎖店老闆開新店,這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知道「披薩」這種食物,看著明星宣傳與傳單圖片,披薩似乎是天上美味,但是一個披薩要300元,他們平日撿拾運煤火車行駛間掉落的碎煤塊也只能每天賺10元,於是他們決定努力賺錢買披薩,除了繼續撿拾煤塊,還用盡心思發現各種可能賺錢的管道,甚至連家中的小黃狗都想著是不是能夠賣錢(題外話,那隻小黃狗真是可愛)。當終於賺到了買披薩的錢之後,卻因為出身貧民窟穿著邋遢而被披薩店的警衛擋住不准進入,他們不死心,又繼續存錢買新衣,想著這次應該能夠進去買到披薩了,結果不但又被擋下,還被披薩店主管賞了一巴掌。心灰意冷的兩人回到家,發現平時疼愛他們的奶奶去世,家中積蓄不夠支付殯葬費,於是將準備買披薩的錢拿出來讓奶奶能夠出殯,兩人放棄吃披薩的夢想。

但是相對於孩童的單純,大人世界則是處處充斥利益算計。

兩人被打的遭遇被同行小孩的手機拍下,影片被兩名平日在貧民窟晃悠的小混混發現,拿去勒索披薩店老闆。披薩店為了息事寧人,決定付10萬元了事,原本預期能拿從披薩店到5000元的混混大哥,動了私心,欺騙小弟說披薩店願意付6000元,沒想到自以為聰明的小弟以7000元的價格將影片賣給了媒體,自此除了披薩店管理階層與混混二人組,媒體、政客、警察、貧民窟社區的居民也都全部攪和進來,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盤算。

「當你真心渴望完成一件事,全世界都會聯合幫助你完成。」電影的最後,兩名小朋友的確嚐到了夢寐以求的披薩的滋味,但在其中觀眾也看到了各種社會人心。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3:28回應(0)引用(0)影視娛樂

2018年4月7日

解憂雜貨店(電影)

ナミヤ雑貨店の奇蹟|解憂雜貨店|Miracles of the Namiya General Store  (2017)

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我雖然聽過這部小說,但是一直沒有去閱讀。在這樣的狀況下,我觀看了《解憂雜貨店》的真人電影版。

整體來說是令人欣賞的,在劇情上的轉折與巧思,會激發我想要去看原版小說的興趣。唯一不滿意的是火場的那一段,因為看過不少林金宏的消防天地的消防安全與逃生知識文章,所以對於劇中角色衝入火場救人的方式很出戲。不過,這部電影的演員的優秀演技加了不少分,尤其是西田敏行飾演的雜貨店老闆,這讓這部電影還是值得一看的。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5:02回應(0)引用(0)影視娛樂

天菜大廚

《天菜大廚》

連假期間在家裡吃飯,想要找一部不是太長也不會很燒腦的電影來當配菜,於是在MOD上隨意搜尋一下,發現了布萊德利庫柏主演的《天菜大廚》(Burnt)。

其實在觀看之前我以為這部電影是浪漫愛情劇,看到一半發現怎麼除了男主角一心想要成為米其林三星主廚的主線劇情以外,好像沒太多愛情成分,原來我把這部片誤認為凱賽琳麗塔瓊斯的《料理絕配》,不過既然都看到一半了,那就還是繼續看完它。

整部片看完之後,我發現這其實是男主角Adam的個人成長勵志片,包含電影中有提到但沒有演出的部分,主角的人生大致是:

夢想成為廚師獨自到巴黎打拼 --> 少年成名,之後沈迷於酒精毒品而喪失一切(第一次重大挫折)--> 在小餐館沈潛,戒毒戒酒,蓄積能量 --> 重新出發,但還是患得患失,在關鍵時刻遭受信賴的隊友報復(第二次重大挫折) --> 受到勁敵與眾人幫助,理解到團隊合作比獲取名聲更重要

這種遇到數個重大難關各個擊破,主角獲得成長的走向,跟RPG遊戲的王道劇情也還滿像的。

除了主線的個人成長,這部電影在劇情上的缺點非常明顯,首先是各個角色的行為舉止,有不少前後不一的情況,譬如主角拒絕好友的借款去還債,但前女友幫忙還債就能馬上欣然接受,又或是主角的勁敵Reese--另一位米其林三星大廚--在主角的新餐廳受到好評時,氣憤到把自己餐廳都砸了,但在主角失意喝醉來鬧事時,又能夠平心靜氣收留並且激勵對方,讓我不禁懷疑,這真的是同一個人會出現的行為嗎?另外,主角的過去隊友Max的戲份少到讓我在後半段幾乎忘記他的存在,不明白這個角色有什麼厲害之處,讓主角在籌備新餐廳時要特意迎接。而使用了低溫調理機之後,新餐廳的名聲馬上由黑轉紅,更何況這似乎與主角剛開始堅持的老派作風格格不入,除了以劇情需要與主角威能來解釋以外,也是令人不解,該不會是收了業配費用吧...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4:14回應(0)引用(0)影視娛樂

2018年4月6日

高畑勳與輝耀姬物語

かぐや姫の物語

今天聽到了日本動畫導演高畑勳於昨天去世的消息,正好昨天觀看了他的最後一部執導作品《輝耀姬物語》,感覺冥冥之中有種緣分。

高畑勳最有名的作品,大概要屬《螢火蟲之墓》了,我還記得小時候看這部動畫的時候,看到最後眼淚停不住的感覺。我本身不是一個容易在在電影中投射感情的人,即使是很多人哭得稀哩嘩啦的《鐵達尼號》,我覺得那是個好故事,但也僅此而已。能讓小時候的我心痛的,除了《銀河英雄傳說》中吉爾菲艾斯的死去,就是《螢火蟲之墓》,這兩者都讓我印象極為深刻。

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我都以為《螢火蟲之墓》是宮崎駿的作品,因為都是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直到後來知道這個事實,後欄也逐漸感受到高畑與宮崎不同的風格,這種從心底感到難受沈重的故事,應該不會是輕快的宮崎想要處理的。

《輝耀姬物語》的來源是日本著名古典文學竹取物語(或稱輝夜姬物語),在日本漫畫、動畫與遊戲中被大量引用。高畑勳基本上完全按照竹取物語的內容,而增加了更多對於女主角的心理層面描寫,於是輝耀姬從一名像是神話的天女,變成了有血有肉的人類,她會哭會笑,會不屑,也會自責。無欲無垢的天上黑白世界,相比七情六慾的彩色塵世,到底哪一個更美好呢?

這部動畫電影全片採用水彩畫般的美術風格,看起來很像童書插畫。我很喜歡輝耀姬是幼兒在地上爬著追青蛙的那一段,那將幼兒對世界的好奇以及滾來滾去的柔軟身體表現的淋漓盡致。我最不明白的是最後輝耀姬與捨丸哥哥相會的場景,輝耀姬是要當小三嗎?不過有人有對這個場景做出詳細的分析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4:28回應(0)引用(0)影視娛樂

2018年4月4日

柯文哲談世大運

三月底的時候,柯文哲在2018商周企聯會年會演講,主題為「突破逆境」,其中關於世大運的部分,網友記錄了逐字稿。柯語錄又增加了好幾個新條目。

我想柯文哲的話語之所以能夠感動人心,一方面是他很會比喻,另一方面是他言行一致,當他在談人要努力或如何面對逆境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那都是他已經嘗試過後的人生體悟。



1.
我們台灣是這樣啦,
拿鋤頭的不多,拿鐮刀的很多,
比賽前來幫忙的不多,比賽後都跑出來了。

2.
成功的時候喔,朋友認識你。
失敗的時候,你認識朋友。
成功、失敗,失敗、成功喔...你認識的是人生。

所以要記住這一句話,
成功的時候是朋友認識你,
你失敗的時候是你認識朋友,

其實人在成功失敗、失敗成功反覆好幾次,你認識的是人生,

所以,盡力而為這樣。

3.
不要羨慕別人成功,這個是吃苦耐勞,每一個動作都對,
啊後面才沒有颱風、選手表現好,
你想想看喔,如果這一些出問題,我就死了我跟你講,後面再沒有颱風也沒有用。
所以是基本盤都成功了,上面那個成功才會有用。

不要羨慕別人成功,往往你付不起那個代價。
你有那麼認真嗎?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4:18回應(0)引用(0)生活雜記

2018年3月31日

勇者鬥惡龍11

勇者鬥惡龍(Dragon Quest,簡稱DQ)與Final Fantasy(太空戰士、最終幻想,簡稱FF)是日式RPG的兩大經典作品系列,關於FF,雖然不是忠實玩家,不過我從小到大還是斷斷續續玩過幾個版本,像是7、8、10、11、13、15等,但是對於DQ,雖然他的歷史比FF還要長,但是我卻從來沒有接觸過,直到這次的11代。

其實在寫下這篇文章的此刻,我也還沒有完全玩完DQ 11,但是遊玩時間畢竟也突破了120小時,破完表關,還是想記錄一些心得。

DQ系列被稱為日本的國民RPG,經典的勇者打魔王的王道劇情是它的一大特色。在這一代剛發售後不久,看到網路上的討論與評論影片(譬如下面的Gamker),聽說評價很高,但當時我還在玩Final Fantasy世界,所以只把DQ 11列入了待玩名單,想著FF世界玩完了再考慮。



後來FF世界玩完了,還玩了一陣子DQ的創世小玩家,正好健身房教練也破關了DQ 11,所以就因此開始了我的DQ 11之路。

因為沒有接觸過以前的DQ系列,所以我對於這一代在視覺畫面效果的提升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只覺得主角頭髮很飄逸,跳躍動作很奇怪。

DQ 11的劇情真的很王道,表關前半段甚至可以說是老梗,劇情的走向大致上都能猜到,所以缺乏新鮮感,但是我很喜歡表關後半段,雖然還是同一個世界,但經歷了重大改變之後,滄海桑田,每個城鎮的角落、每個原野的一草一木變得既熟悉又陌生,對於曾經的美麗家園被破壞感到心疼,但是看到居住在此的人們還是不放棄希望,又感受到被激勵,遊戲成功地帶給我這種五味雜陳的感覺。可是再繼續玩到裡關的時候,就有點膩了,可能是因為遊戲時間已經很長(而且我玩得很慢),相同的地圖已經走到第三遍,而且周圍環境相較第一遍沒有太多差別,數量不多的背景音樂也聽到快爛了,剩下的只有怪物變更強了,還有就是機械式的走完它。

可能是一開始的期望太高,所以失望也越深。DQ 11絕對不是差勁的遊戲,相反地,在很多地方都能感受到製作小組的用心與誠意,尤其是角色之間那龐大的對話量,還有表關後半段對於場景的刻畫,但是它對我來說也不是個滿分或接近滿分的遊戲,或許是因為自己已經離開那全心全意投入在遊戲的年輕歲月太遠了。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7:55回應(0)引用(0)ACG

台北男女

之前在看過亂民全講:全球化之後,決定去看亂民全講的後繼者《台北男女》。

《台北男女》這部舞台劇沒有頭尾連貫的劇情,而是由多段不同的短劇拼貼而成,這些短劇有些毫無關聯,有些互相呼應,雖然感覺有點零散,但同時又覺得都會男女的多樣面向何嘗不是如此。

令我有點意外的,是《台北男女》也有嘲諷台灣政治的片段,與也經常在作品中嘲諷台灣政治或社會的全民大劇團相比,全民大劇團比較像網路酸民直接諷刺,很淺白,很具象。而表演工作坊則像是在說寓言,以比擬的手法暗諷,很優雅,很哲學,連少數劇中提到角色名字也是歷史上的哲學家,像是柏拉圖、蘇格拉底、康德等。

強大的演員演出,加上很棒的舞台設計,布幕上散落飛舞流動的文字,既簡潔又帶有科技感,呈現了城市的現代與冰冷。最後一定要說的,蕭煌奇的現場演唱真是有夠好聽。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5:22回應(0)引用(0)音樂與表演藝術

2018年3月26日

允許失敗與接受改變

柯文哲在三月底在2018年ATCC開幕典禮的演講,有網友寫成了逐字稿。目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中,對於如何面對這變化迅速的世界,我感覺柯文哲的確是最有想法的。以下是演講的節錄。

像台北燈節啦,你想想看喔,以前的公務員都很保守。可是你要講說,有允許你創新。其實允許創新最基本的條件是什麼你哉?

允許他失敗。

因為喔,沒有一個東西不失敗的。所以我當市長,一般公務員如果是因為要嘗試新的東西,然後搞砸了,我都不會講話,也不會處罰。

因為喔,如果出錯就要處罰,那公務員只有一個心態,不要出錯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什麼事都不要做。因為不做才不錯。所以我們要創造一個允許失敗的環境,他才容易去創新。

所以事實上我們在很多這種行政措施上面,我們開始允許公務員失敗,允許失敗是第一個條件。

我跟你講喔,像我們那個台北市政府的組職架構,比方說工務局,底下就設新工處、水利處、公園處,然後每一個處有沒有,它的編制表是固定的。

那個沒有考試院同意(就)不能變更,還要到議會去同意。你想想看喔,連組職的結構人員都不准你調動,打屁啊。

所以老實講喔,我們現在最需要改革的反而是政府機構啦,所以我們要讓這個政府機構,能夠接受改變。你想想看吶,整個政府的編制表不能動,這怎麼有辦法去應付外面多變的世界? 不可能。所以組職要讓它能夠變。

第二,要開始允許它失敗,允許它去嘗試。所以,坦白講喔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要改變台北那一個文化你知道?

台北市政府的文化,這個要先改變。

它能夠接受改變,能夠接受失敗,這個能夠做,其他才有機會。

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3:39回應(0)引用(0)國際與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