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7日

六都首長對花蓮震災的反應

台北市


新北市


桃園市


台中市


台南市


高雄市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1:46回應(0)引用(0)國際與政治

2018年2月6日

只有我買了VR

早上在朋友的Facebook上看到這張照片,本來想說不就是個延長線插座,為什麼朋友如此大笑推薦?看了幾分鐘後終於看懂了,發現這個梗的人實在太讚了!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0:13回應(0)引用(0)新發現

2018年2月2日

柯文哲在歐洲議會演講

柯文哲出訪歐洲,在歐洲議會發表演說。內容四平八穩,也順便再次以民主、自由、多元、開放、人權、法治、永續的「台北價值」回應了蔡英文的「台灣價值」考題。另外,柯P的口音很重啊。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7:34回應(0)引用(0)國際與政治

布団の中から出たくない

今天因為端小編的介紹,認識了日本搖滾樂團打首獄門同好会的這首《布団の中から出たくない》(不想從棉被中出來),面對接下來幾天可能低到6度的氣溫,實在是太應景了。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6:53回應(0)引用(0)生活雜記

基層公務員的辛酸

今天看到了故事的新文章「首位臺灣諸羅知縣的工作甘苦談:帳老是收不齊的原因可能要問施大將軍!」,以鄭克塽降清之後,台灣府諸羅縣第一任知縣季麒光所寫的一篇〈上將軍施侯書〉,介紹了他在工作上遇到的處境與困難。

古往今來,基層人員的遭遇與心情真是差不多啊。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1:03回應(0)引用(0)社會/歷史/文化

2018年2月1日

當老闆有能又勤勞時

昨天上課的主題是清代前葉的文化,在經過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位有能力又勤勞的皇帝在文化上的影響與打壓之後,漢人士人階層喪失了對於儒家道統(是非對錯)的詮釋權與責任感。

在明代,當皇帝做了朝臣認為不合理的決定,就會有人前仆後繼向上諫言,然後引來皇帝不悅而受罰,或被打或被殺,但這些士人認為自己站在道德的高度,甚至認為因為維護道德而受罰是件光榮的事情。

但到了清代的康雍乾盛世,這幾位皇帝憑藉自己的聰慧與能力成為儒家道統的領導者,皇帝不再隨意責罰朝臣,但士人們也不再挑戰皇帝的判斷,久而久之將所有決策的責任都歸於皇帝。這是中央集權之幸,也是不幸。皇帝也是人,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承受日理萬機的負擔與壓力,對每件事做出正確的判斷。

士人的這種傾向似乎一直延續到現代。當老闆自己很有能力也很勤勞的時候,公司的事業看似欣欣向榮,如果老闆沒有意識到需要適時放權,員工是不容易有決策與發展的空間。更為明顯的是政治,當我們在投票時,是不是也期望著選出來的領導人就像是英雄一樣無所不知、無所不能,而忽略了自己身為公民,對這個社會也有一份責任呢?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8:23回應(0)引用(0)社會/歷史/文化

日語的髒話



學各國語言的時候,雖然教科書上不會出現髒話的單元,但通常大家也會另外特別學習,以免出門在外,遇到對方在罵自己的時候還傻傻不知道。

但日語的髒話是什麼?包含我在內,這大概是每個學習過日語的人都有的疑問,所以當昨天偶然看到這段影片,立刻引起我的興趣。看完之後,跟很多下面網友留言的感想一樣,覺得這些話語以髒話來說,不會太弱了嗎?

不過從這段影片也可以發現,日本人真的很在意他人觀感,所以對於別人貶低自己,或無法獲得他人認同,都會感到很受傷。如果有人對我說「どうぜ無理」(你就是做不到啦)這種話,我心裡大概也只會嗤之以鼻。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4:23回應(0)引用(0)語文練習簿

2018年1月25日

Defining Product Marketing

這兩天從不同地方都看到這一份簡報,仔細閱讀過後,發現它解答了我最近工作上的一些疑惑,所以在這裡收藏一下。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2:10回應(0)引用(0)工作

2018年1月17日

18世紀的英國女性著裝

今天中午打開Youtube,被推薦了這系列影片。

女僕


女主人


女主人的胸衣鯨骨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3:43回應(0)引用(0)社會/歷史/文化

2018年1月16日

眾人討論《有話好說》的邪惡班表



最近公視的《有話好說》似乎都在討論勞基法修法,昨天晚上的節目邀請四位不同領域的來賓來討論此節目先前列出的「邪惡班表」哪裡是正確的,而哪裡又是錯誤的。這四位來賓分別是:

文化大學勞工關係學系教授 李健鴻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 林佳瑋
民進黨副秘書長 徐佳青
律師(勞動法令) 蔡瑞麟

除了我比較感受不出李健鴻教授是否有特定立場(也可說是他比較中立),其餘三位的立場都很鮮明,他們各自關心的側重點不同,也導致了節目上的討論出現雞同鴨講的狀況。

林佳瑋談的是「過去」已發生的事實。她舉例的幾份的花花班表都是實務上已經發生,甚至目前依然持續發生的事實。站在勞方工會的立場,她質疑此次民進黨主導的修法是否能夠改善這些實務上發生的問題,還是只是讓這些不合理的情形合法化。

蔡瑞霖談的是「現在」修法的內容。他說明以法律的角度如何去解釋此次修法內容,包含了對「每」七天的認定,我感到法律文字跟一般人的認知是有差距的。不過照著蔡律師的說法,假設勞資糾紛能夠進入法律訴訟,似乎也不會像勞團或節目質疑的這麼悲觀,只是實務上有多少勞工有能力去告雇主呢?

徐佳青談的是「未來」可能的遠景。身為民進黨黨工的她,無可避免地必須為修法辯護,她提出了民進黨政府將會增加勞檢人力,雇主在修法之後必須將班表送交勞動局處備查,比較不敢排花花班表,而勞工在經過此次修法之後更了解自己的權益,能夠去檢舉雇主等。但是這些美好的遠景真的會發生嗎?不會淪為紙上談兵或甚至只是政客習慣的花言巧語嗎?從網路上的反應看起來,顯然是悲觀的,還需要時間來檢驗。

scchiang發表於 樂多13:50回應(0)引用(0)國際與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