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5,2010 11:42

地鐵超級英雄

  一位紐約哈林區的父親在今年1月2日救了一個陌生人的命。他跳入地下鐵軌道,只身壓住跌入兩條鐵軌間全身不停亂動的男士,僅僅幾秒鐘後,重達370公頓的列車就咆哮著馳過他們交纏一起的身軀。
  “拜托,先生,不要動。”50歲的衛斯理‧奧崔一邊說,一邊將身體用力壓在卡麥隆‧何洛彼德身上。卡麥隆因癲癇發作。跌落月台。“如果你動了,我們其中一人就會斷一條腿或死掉。”兩人在2英尺寬的鐵軌凹槽內面對面緊貼著對方。擠得動彈不得。列車在他們頭頂上方僅僅幾英寸之處呼嘯而過,他們卻毫發無傷。
   “真是奇跡啊,”何洛彼德的外祖父傑夫‧傅利曼之後說道,“他現下打了鎮靜劑,但醫生說他不會有事。”
  奧崔是一名建築工人,那時正與兩個年幼的女兒穿過地下鐵站的旋轉閘極門,若非發生此事,那天下午就再平常不過了。奧崔第一次注意到何洛彼德是在他癲癇發作後倒在月台時。當抽搐慢慢消退,何洛彼德蹣跚地爬起來。卻又無法站穩。搖晃之中跌下月台。
  “霎時,我只有幾秒鐘就得做出抉擇,”奧崔說,“我該讓列車碾過他,聽我女兒尖叫,眼睜睜地看著他血濺當場,還是該跳下去幫他?”
  奧崔知道火車隨時可能駛進車站,於是想盡辦法拉何洛彼德站起來。但這位跌落月台的老兄卻開始反抗他的援救者,將奧崔撞向靠近的第3條鐵軌。鐵軌上高達600伏特的電壓足以致命,情況十分危險。奧崔說,才過幾秒鐘,他就看到列車前燈射出的光柱逼近,於是連忙將何洛彼德推人鐵軌間的凹槽內。
  何洛彼德不停地抵抗和推擠奧崔,所以奧崔把何洛彼德壓在身下。“列車可能離我的背只差兩英寸。”奧崔說。
  列車駛入車站的瞬間,駕駛員看到一個人在軌道路基上。他連忙緊急剎車,在總共10節車廂的第2節車廂下找到他們。
  “我死了嗎?”何洛彼德當時這么問,這是救他一命的奧崔後來說的。
  “我說︰‘沒死,我們在車下,”’奧崔追憶當時狀況時說,“‘你在碰我,你感覺得到
  我在碰你嗎?我們的的確確還活著。”’
  奧崔在工人關閉
  電源前困在列車下足足20分鐘,他說聽得到兩個女兒的尖叫聲。
  “我的爸爸!”她們喊著。“我的爸爸!”
  奧崔開始向乘地下鐵、拉著吊環站立的乘客呼喊,要他們安靜,這樣他才能給孩子們一個口訊,月台上立即安靜下來。
  “請告訴我女兒,我沒事,那個人也安然無恙!”他喊道。旁觀人群中跟著響起掌聲。
  電源關閉後,奧崔匍匐爬到安全處。他出現時,右手袖子上、臀部和背部都沾滿污垢。他說帽子上的油漬是列車底盤掠過時留下的痕跡。
  消防人員幫忙把何洛彼德拉上月台,醫務人員隨即送他去醫院。奧崔則當場受到就地治療,然後才在另一波響起的掌聲和眾人鼓勵的拍背呼聲中前去探望何洛彼德。
  20歲的何洛彼德是一名充滿抱負的導演,就讀紐約電影學院一年級。他的外祖父表示在意外發生之前不知道孫子有任何導致癲癇發作的疾病。
  “我想要代表全家,說聲謝謝。”傅利曼談到奧崔時說道,“我想要握握他的手。”
  “就一個被列車碾過的人來說,他氣色看來相當好,”傅利曼形容他的外孫,“他是一位才華橫溢的作家。不過即使是他。也不可能寫出一份比這次意外更動人的電影劇本了。”

  • universal 發表於樂多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經濟/理財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30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4268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