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4,2008 23:43

從軍事航空史看近代亞洲

從軍事航空史看近代亞洲



 
        研究航空工業的發展,通常是我們瞭解20世紀史的一條捷徑之一,而在研究此一時期的東亞各國歷史,乃至於當今亞洲政治戰略上,我們也可藉由研究亞洲國家的空軍發展史,來了解這些國家的恩恩怨怨,因為在20世紀初的東亞,許多殖民地的頂尖人才,透過飛行或是取得戰果,來向殖民母國証明自己的實力,更有許多獨立及革命團體,藉由“以夷制夷”的手段,來發展自己的空中武力,由此可以看出各國之間微妙的關係。 
具備日本血統的“中國空軍"



                                 蘭花特別攻擊隊之歌

       
1932年開始一直到1945年之間,漆著青天白日還有日之丸機徽的飛機,無論是雙翼還是單翼的,均在疆域遼闊的中國領空上爆發了一場又一場的激烈空戰,儘管面對在靈活度乃至於火力均強於I-152戰鬥機的零戰時,中國空軍的飛行員仍然硬著頭皮駕駛著破舊的飛機,在陪都的上空與日機周旋,徐華江與三上一囍之間的空中決鬥,就是這一幕幕空戰的最佳寫照,儘管履戰屢敗,中華民國空軍在最後依舊撐到了美國的參戰。

       
在討論到中日空戰的時候,如同上面的描述一樣,許多人大概都會把焦點擺在中華民國空軍與日本陸軍/海軍航空隊之間的戰鬥上面,也許再加上美籍志願大隊還有蘇聯志願隊等外籍作戰單外所參與的戰鬥,不過很多人卻不知道,在重慶的中華民國空軍,並不是當時唯一的一支“中國空軍”,如果從軸心國的立場來看,他們甚至連“中國空軍"都稱不上。

       
日本帝國侵略中國的這段期間,就在中國境內培植了包括惠通航空(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滿洲航空株式會社以及中華航空公司等民航組織,而在空軍方面,也為滿洲國、蒙疆自治政府、中華民國臨時政府、中華民國維新政府以及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培植空中力量,可惜的是,基於日本人對中國人的不信任感,這些空軍的絕大部分飛行員仍然是以日本人為主,要不就是飛機裝備根本不足以與重慶政府進行對抗。

       
德王所領導的蒙疆自治政府,就曾經於1935年派出其轄下的獨立臨時飛行隊,參與進攻綏遠的作戰,然而很明顯的,這支獨力臨時飛行隊的飛行員幾乎清一色的是日本人,所使用的主力機種也是日製的九一式或著甲四式戰鬥機,當時中國空軍為了面對此一挑戰,也確實曾經派出空軍第4隊進駐太原,所以絕對是一場東京與南京間不折不扣的代理人戰爭。

       
另外一支具備作戰經驗的作戰部隊,則是東北的滿洲國軍航空隊,儘管絕大多數的成員都是日本飛行員,滿洲國軍飛行隊仍有滿洲籍與朝鮮籍的飛行員,甚至在B-29大舉轟炸東北之際,也成立了一支「蘭花特別攻擊隊」,以落後的九七式戰鬥機對付美軍的超級空中堡壘,其中春日園生中尉還有西原盛雄少尉兩人,就因使用「體當」攻擊,各自撞下了一架B-29而犧牲生命,被視為日滿兩國的共同英雄。

       
對於日本政府而言,正統的中國空軍"是成立於南京的汪政權空軍,而不是蔣介石的重慶空軍,儘管日本人自始至終都不願意提供給這支飛行單位作戰用的飛機,不過在日本人的訓練之下,許許多多汪政權空軍的飛行人才,在戰後仍然為海峽兩岸的航空發展盡到了自己的貢獻,其中黄哲夫與周致和等人駕駛名為建國號的九九式輸送機投靠延安的事蹟,可說是中共空軍發展的契機。

       
隨著日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敗,無論是汪政權還是滿洲國,都就此煙消雲散,他們的空軍也自然而然的走入歷史,不過中日合作建設空軍的傳統,卻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所繼承了下來,在前一篇文章裡,筆者就提到過林彌一郎的案例,在此不需要重複,許多老一代解放軍飛行員,也多少染上了一些日本味,據說前解放軍空軍副司令員林虎,就充滿著有如日本武士的精神,說話與作息都充滿一般解放軍將領沒有的元氣。

       
除了空軍的建設之外,甚至在飛機的生產上,中共都擺脫不了日本的影響,好比說位於哈爾濱的滿洲飛機製造株式會社,就有生產過所謂的“二式高等雙座練習機”,在戰後曾經為進入中國東北的共軍所接收,這些由中島九七式戰鬥機所改裝的練習機,在戰後初期一直是中共發展空軍的主力機種,無論是哈爾濱飛機製造廠還是瀋陽飛機製造廠,也很自然的都是以關東軍或滿洲國的航空設施為基礎所發展而來的。

       
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中國上空,並不是僅僅存在著一支抗日的中國空軍,此外還有數支親日的小規模空軍存在,也有許許多多的滿洲人參加了特攻作戰,為「大東亞共榮圈」的建設做出了“貢獻”,儘管這對於中國人而言是絕對的悲劇,可是今天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卻也在很大的程度上擁有著日本的血統,同時在今天也確實比台灣的中華民國空軍更能代表“中國空軍”的正統。 

                                 
                                  中共使用之九九式練習機

台灣與朝鮮-殖民地飛行員的悲歌



                                      台灣的新高特別攻擊隊

       
同為亞洲四小龍的成員,台灣跟南韓巧合般的具備相同的歷史經驗,那就是先後都經歷過日本的殖民統治,而作為社會中的頂尖菁英,台灣與朝鮮的飛行員們對於殖民母國,乃至於自己的身分國族認同問題上,也都選擇了相當不同的道路,許多台灣人跟朝鮮人不約而同的前往了中國大陸,希望藉助國民政府的力量推翻日本帝國的統治,有些人則已加入日本航空部隊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能力絲毫不輸給日本人。

       
台灣人方面,心懷抗日意識前往大陸參加抗日的代表,主要是以台中人謝文達還有新竹人陳金水兩人為主,儘管謝文達在中國大陸曾經一度加入了馮玉祥的航空部隊,其台灣人的身分卻在日後仍遭受到了國民政府的懷疑,認為他是“漢奸”與“日本間諜”,最後更遭受到了打壓與政治迫害,不得不在最後違反初衷,進入了汪政權的中華航空公司服務,而陳金水的遭遇則比謝文達好一些,在戰後代表政府接收台北松山機場。

       
至於朝鮮人則較台灣人更獲國民政府的信任,其中大韓民國臨時政府領導人金九的兒子金信,就曾經在中央航校接受過飛行訓練,許許多多的朝鮮籍飛行員也確實加入了中華民國空軍與日本作戰,當中也有朝鮮人在空中戰死,也因此今天在南京的航空烈士公墓上,也刻有這些朝鮮英雄的名字,在這之中我們不但能夠看到當年韓國飛行員的救國血淚史,也可以知道到底是在哪一個國家的幫助下,大韓民國才有機會脫離日本復國的。

       
不過,真正前往中國大陸加入國府空軍抗日的台灣人或著朝鮮人,仍然是少數,絕大多數的台灣與朝鮮飛行員,選擇加入日本陸軍航空隊或著海軍航空隊,在那個被視為二等公民的時代裏面,這些來自殖民地的精英們,通過優秀的飛行技術,來證明台灣人或著朝鮮人在各方面都不會輸給日本人,而相當矛盾的是,這些人後來也都為了保護日本的安全,而不惜與盟軍發生戰鬥,甚至犧牲了自己的性命。

       
在台灣,筆者就親自見過曾經加入過日本陸軍航空隊飛行64隊,在柬埔寨駕駛一式戰鬥機「隼」的劉樹發老先生,另外幾個參加過日軍飛行部隊的著名台灣人,還包括了在滿洲的蔡坤燦、緬甸的許崙墩以及日本本土的黃華昌與邱錦春等人,他們在當時都可說是台灣社會中最優秀的一群人,也基於不同的理由而在太陽旗之下作戰,有的甚至還創下過擊落盟軍飛機的戰績,也有人當過神風特攻隊進行自殺攻擊。

       
訪問劉樹發老先生的時候,我們也從他口中聽到當時在接受少年飛行兵訓練時,朝鮮籍學員跟台灣籍學員的互動,當中我們可以見到,即便是在日本的軍隊中服役,這群台灣人與朝鮮人的心中,仍然難掩對於日本殖民統治的厭惡,劉樹發老先生一生政治理想,就是當年由一位朝鮮同學口中的一席言論所塑造的,他曾經堅定的告訴劉樹發先生,表示朝鮮跟台灣一定要脫離日本獨立,建設屬於自己的國家。

       
前一陣子觀看由石原慎太郎擔任製作的電影《我將為你去死》(俺は、君のためにこそ死ににいく),裡面有描述一位參加日本陸軍航空隊第47振武隊,名為金山少尉的荒木隊成員,他在赴死之前高唱“阿里郎”的畫面,還有他跟日本少女知子之間的戀情,深深感動了許多的日本人,而這金山少尉的原型,事實上應該是本名為卓庚鉉,日文名為光山文博的朝鮮飛行員。

       
出生於朝鮮慶尚南道的卓庚鉉,出生於大刀洗陸軍飛行學校知覽分教所,是該所特別操縱見習士官的一期生,在1945511,他以帝國陸軍大尉的身分,駕駛第51振武隊的一式戰鬥機「隼」對美軍艦艇進行第七次的攻擊時戰死,因而被視為了日本的英雄,如今在日本九州的知覽特攻和平紀念館中,受到紀念的朝鮮籍特攻飛行員,就有11位之多。

       
很難讓人想像到的是,今天做為亞洲最反日的國家,二戰中的朝鮮人對於防衛帝國領空,居然是採取著相當“盡忠職守”的態度,由於在日本或著滿洲的飛行學校,接受日式訓練的朝鮮飛行員,也遠比接受重慶方面訓練的要多上不少,也因此在戰後,大韓民國空軍的主力毫無疑問的也是這些朝鮮人來擔當,不過無論這些朝鮮飛行員到底是親日還是反日,他們對於後來接受的美式訓練卻都不約而同的產生了排斥與藐視。       
         韓戰時期,負責訓練與組織南韓飛行員作戰的丁.海斯少校(Major Dean Hess),就曾經指出這些韓國人根本就瞧不起美國的飛機,認為比較起零戰跟隼而言,F-51野馬機實在是太笨重落伍,甚至在執行密接空中支援任務時,還堅持以過去在日軍中所學習的飛行技巧來駕駛美式戰鬥機,最後的下場就是許多野馬機直接摔到了地面,使得最後海斯少校不得不仿造飛虎隊的模式,引進美國飛行員到大韓民國空軍內作戰。

       
根據劉樹發老先生的回憶,那位灌輸他朝鮮跟台灣必須脫離日本獨立的朝鮮同學,也是在韓戰中駕駛F-51掃射北韓戰車時犧牲的,這樣的消息對於老先生而言,不可不說是一個沉痛的打擊,不過也因為這樣的歷史經驗,當他的另外一位同學當上南韓空軍的高官之後,某次訪問台灣時,還特地派出了專車將劉樹發接到了南韓大使館敘舊,這樣崎嶇的歷史經驗,是只有經歷過日本殖民統治的台灣人與朝鮮人才能體會的。

       
儘管今天南韓與日本仍存在著竹島(獨島)主權問題,雙方的民眾也幾乎處於水火不容的局面,不過大韓民國空軍與日本航空自衛隊的交往並沒有因此而中斷,畢竟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在今天已經成為兩個國家的共同威脅,外加一旦中國在亞洲過於強大,對於日本還有南韓而言,也絲毫沒有好處可言,作為美國在亞洲的兩個重要盟邦,日韓飛行員在空中交火的幾乎,以現階段而言幾乎是零。

       
較南韓不同的是,日本所訓練的台灣籍飛行員絕大部分並沒有被國民政府所留用,今天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空軍,也將大陸時期的筧橋精神視為自己的建軍傳統,也因此在航空武力發展史上,戰後的台灣與戰前跟戰時的台灣基本上是呈現了一種斷層狀態,不過若要是從民航史的角度去看,許許多多的台灣飛行員,也跟隨著謝文達與陳金水的腳步,前往中國大陸發展,唯一的不同在於,過去是基於民族情感,今天則是市場經濟。



                                  朝鮮籍特攻隊隊員光山文博


泰國與印尼-大東亞共榮圈的空中雙雄



泰國皇家空軍攔截B-29圖

        基本上,除了中國大陸台灣與朝鮮的飛行員,均曾經在日本或著親日政權的航空部隊中服役之外,泰國越南跟印尼的空軍,也在很大的程度上接受了舊日本軍的影響,其中泰國皇家空軍,在戰爭時期就是日本軍的盟友了,而在戰後,日軍的飛行人員或著飛行器,也在很大的程度上成為了南越跟印尼發展空軍的主力,可以說是大東亞共榮圈,在無心插柳柳成櫻的情況下,所遺留給兩國空軍部隊的主要遺產。

       
其實早在1940年到1941年之間的泰法戰爭中,泰國空軍就已經開始使用日本製的飛機作戰了,儘管在當時泰國飛行員的主力機種是Hawk-IIHawk-IIIHawk-75等美製飛機,不過三菱公司生產的九七式輕爆擊機,卻已經是對付維琪法國時,泰國軍方最有力的武器之一,其實就當時的情況而言,日本願意提供這樣的新型飛機給泰國,也是十分難得的,可見當時日方相當重視泰國在其「南進」計畫中的戰略地位。

       
珍珠港事變爆發之後,日本迅速迫使泰國站到了軸心國的陣線,而為了展現其實現「大東亞共榮圈」的誠意,又考量到泰國人的反日情緒沒有中國人的強烈之後,日本人先後提供了九十三架各式飛機給泰國,其中就有九架九九式練習機、十二架一式戰鬥機「隼」、九架九七式輕爆擊機以及九架九七式重爆擊機被交給了泰國空軍,而泰國海軍航空隊也得到了數架零式觀測機、滿飛二式練習機與九五式練習機。

       
就實戰經驗來看,泰國皇家空軍也是一點也不缺乏的,在19441127的一場攔截B-29轟炸機的任務中,瓦瑟普上上尉(Flight Lieutenant Terdsak Worasap)就率領了七架一式戰鬥機攔劫這些從印度起飛的不速之客,而在這一天的任務之中,他也確實的擊落了一架超級空中堡壘,使得泰國皇家空軍成為了滿洲國飛行隊以外,唯一一個創下擊落盟軍飛機的親日空中武裝。

       
對於許多舊日本軍人而言,在戰後協助印尼獨立運動領袖蘇卡諾對抗荷蘭人,是他們一生中最為光榮的時候,而當蘇卡諾的印地尼西亞國民黨在戰後奪取政權,並宣佈成立印度尼西亞共和國的時刻,他們手中能夠跟荷蘭軍抗衡的武器,也只有從日本人手中所接收過來的日本戰鬥機而已了,如同在東北協助中共建立航校一樣,留在印尼的日本飛行員也在萬隆為印尼空軍成立了第一所的飛行學校。

       
由於印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所遭受的破壞較其他地區輕微,也因此印尼政府所接收到的日本飛機,在類型與數量上也遠比其他地區還豐富,除了常見的九三式練習機九九式襲擊機以及一式戰鬥機等陸軍飛機之外,甚至海軍的九九式艦上爆擊機一式陸上攻擊機跟零式戰鬥機,也都有在印尼空軍內服役的紀錄,而實際上他們也只是把日之丸機徽的下半部改成白色,直接從日本變成印尼國徽而已。

       
儘管最後荷蘭人是在聯合國的壓力之下,被迫退出印尼的,不過正也是因為這些日本技術人員與飛機的存在,印尼軍隊才能夠拖住荷軍的猛烈襲擊,其中在1947729的一場作戰中,印尼空軍出動了兩架九三式練習機、一架九九式襲擊機與一架隼,對荷蘭軍位於三寶隆、沙拉笛加與安巴拉瓦等基地以燃燒彈進行攻擊,並且在日本軍人的協助下,將這些寶貴的飛機成功的藏匿於馬古窩飛行基地,成功躲過了荷軍的P-40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滿洲研發組裝的二式練習機,也有九架在戰後為印尼空軍所接收,這也使得這款獨特的教練機成為了日本中國、韓國、泰國與印尼的共同歷史經歷,儘管這些國家在戰後,對於日本佔領時期的歷史,都有著相當不同的體驗與觀感,不過通過這幾架小飛機,「大東亞共榮圈」仍然在一定的程度上得到了實現,這自然也可以與後來周恩來總理所親自參加的萬隆會議相互呼應。

       
無論是對於當時正在發展空軍中的印尼還是中共而言,這些在太平洋戰爭末期,擁有以少量老舊飛機抵抗壓倒性優勢盟國空軍經驗的日本飛行員,都是相當值得學習的對象,畢竟只有他們懂得如何在艱苦與克難的情況之下,保存與維修部隊裡所存在的少量飛機在作戰狀態之中,這也是上述兩股勢力可以在最後戰勝荷蘭人與國民黨的主要原因。 



印尼空軍所保留下來用於展示的隼

結語

       
從上述的這些歷史事實來看,亞洲各國之間的空軍,確實都在很多程度上享有一樣的歷史傳承,那就是他們都深受日本航空部隊的影響,無論是中國飛行員、朝鮮飛行員、台灣飛行員還是印尼飛行員,都在很大的程度上接受日本的訓練,甚至在不同的時期與美國、英國、荷蘭以及國民黨等盟國空軍進行作戰,無論這些國家在戰後到底是親日的還是反日的,這都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寫本文的意思並不是有意為日本軍國主義宣傳,台灣人東北人跟朝鮮人去被迫幫日本人進行特攻作戰,絕對是屬於中華民族與朝鮮民族的歷史悲劇,同時出現如此暴虐無道又對外擴張侵略,最後須要迫使年輕人犧牲擦屁股的軍人政府,也是大和民族的可悲,也因此從1931年發動戰爭開始,日本帝國也就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敗亡的命運,不過若從這段歷史來看,北京跟首爾政府,又有什麼資格談反日,跟指責台北親日呢?

       
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網友,經常指責中華民國空軍是美國的魁儡與圍堵中國的馬前卒,事實上如果從二戰時期的日本角度來看,這也確實如此,畢竟以所謂大東亞共榮圈的角度來看,重慶空軍確實是全體亞洲人的背叛者"與西方白人帝國主義的走狗,而如今這個觀點,也確實巧妙的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只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中華民國空軍,無可否認的是唯一一支在抗擊法西斯侵略者的黃種人空中部隊。

       
不過,這些歷史又有多少中韓憤青們願意去細讀呢?如果知道這些歷史之後,憤青們會改變自己對日本的態度嗎?反正無論如何,這些憤青們並沒有什麼決策權,而中日韓三國政府也照樣走得很近,也許正是因為北京東京與首爾的空中武裝都具備著這段相同的歷史,所以這些國家才會,也應該走得越來越親密吧,我們也很容易就察覺到,亞洲各國之間的恩恩怨怨,其實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嚴重。

       
事實上比較起這些國家的空軍,我們的中華民國空軍也確實更應該為自己感到驕傲,因為我們確實擁有一支技術最為優秀,同時又始終站在反侵略的一方,先後對抗日本以及共產黨的空中武裝,儘管今天我們遭到了全世界的孤立與拒絕,不過小小的中華民國空軍,在遠東與世界的歷史上,仍然發揮了其影響力,而新加坡共和國的空軍,就是在這批筧橋精英的協助之下,一手創建出來的,這段歷史,就等以後再溫習吧。

  • sam1266 發表於樂多回應(4)引用(0)飛行員的故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55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802589

    回應文章

    『日本統治下の台湾航空発展研究』,2008年6月。(258ページ、漢文版)
    第一章 台湾航空のはじめと理蕃政策
    第二章 警察航空班の「空中理蕃」
    第三章 軍方と民用航空の發展
    第四章 学生航空教育の開展
    第五章 少年飛行兵と軍事動員

    ダウンロードページはこちら (中央図書館台湾分館、元台湾総督府図書館)
    http://www.ntl.edu.tw/tw/content.php?MainPageID=1&SubPageID=464&Keyword_Search=
    | 檢舉 | Posted by 少飛20期 at February 1,2009 14:58
    ,加班加点,废寝忘食有时很可能是不具备效率和工作能力的表现
    | 檢舉 | Posted by 博彩网 at December 6,2013 10:07
    在《霍比特人2》我们甚至都不在一起工作
    世界杯博彩网 http://mmw-china.com/bodog
    | 檢舉 | Posted by 世界杯博彩网 at June 25,2014 01:47
    步行者主帅沃格尔就希望
    波黑VS伊朗赔率 http://www.polytex.cc/sxj
    | 檢舉 | Posted by 波黑VS伊朗赔率 at June 25,2014 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