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總統牌花生醬

行屍走肉的活著,在家已經成為一個完全不說話的人。

那天,突然很想吃總統牌花生醬。跟老媽一起去到賣場,卻發現原本擺花生醬的貨架怎麼也找不著了。賣場是三不五時就會光顧的賣場,自以為對它非常熟悉,結果連它什麼時候搬家下架的都不知道。日子也是這樣,或許早在某個毫無覺察的瞬間,它就崩壞到再也回不來了。

做了新產品,還開了IG帳號。雨季裡土坯不容易乾,大多數時間都在等待;等待得無聊了,一衝動,就下海去玩IG。但我其實並不想跟人互動,只當多一處相片備份吧。

倒是想拍照了。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05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3月8日

鬼娃娃

晴天的週末,去看了好看的展和不怎麼樣的展。

好看的展裡有一件很厲害的作品,是用瓷娃拍的鬼片。鬼片當然不是最終目的而是一種手段,希望觀眾透過新的視覺體驗去欣賞陶瓷之美。新時代,攝影(或說影像藝術)成了顯學,就連有著六千年歷史的土土的玩意兒也可以用這種新媒介來呈現,而且非常成功,這一方面讓人很振奮,一方面也讓人感到焦慮,在創作這條路上,人家都玩成這樣了,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呢?

厲害的作品看完,其他傳統的作品就提不起太大的興緻了,因此並沒拍很多照片。太久沒拍照,行前準備時才發現兩顆備用電池竟然都死了。都死了!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37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3月3日

黑暗時代

心寒,一次比一次更想離開。

悲傷連假過去,悲傷話題不減。正好符合最近熱播的兩部連續劇之一,鼓起勇氣去看了一點頭,終究還是難以繼續下去。兩部戲講的都是K的黑歷史,但於我比較陌生的那一段,一直無法正視,怕太慘,心負荷不了,就連簡單看個戲也不行。熟悉的那段其實也揭發了相當的真相,並不是像小時候讀書被洗腦那般,一切都英勇威武,可意外地看起來卻沒有很痛,自己打了個比方,好像在討論事不關己的法國大革命一樣,可以維持理智客觀。我想,或許不會痛的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無關緊要的他者,而那些不知該怎麼面對甚至一心想要逃避的,才是自己真正的黑暗時代吧。

做了內凹的扁石頭,是專門給苔球用的,覺得還不錯。

明天想回家翻拍爸媽年輕時的老照片。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20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2月23日

鳳尾蕨


牛大廚一落跑,網路、電視紛紛出狀況,快憋死了。

早上幫大瓶子和新植物拍照。相機真像個照妖鏡,所有作品上的瑕疵在鏡頭觀照下全都無所遁形,看得人心驚。出窯那點小得意,在拍完照後立刻就洩氣了,又製造出一堆垃圾,光想就頭大。

新植物叫黃脈鳳尾蕨,賣的老闆少講兩個字,害我以為是強健的本土種,可以隨便養,一帶回家就澆了一大盆水。結果上網辜狗才知道,即便蕨類普遍喜濕耐陰,盆栽應該還是怕積水的,希望先前的錯手不至於傷了它的性命。

鳳尾蕨伸出了一枝長長的嫩芽,這嫩芽可愛極了。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23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2月21日

靦腆的氣質

燒出喜歡的釉色,而且流得剛剛好,一切都很順利。

許久不見的陶友看了也喜歡,說東西耐看,優雅又帶點害羞靦腆的氣質。

從別人口中揭示自己並不察覺的某些面相,感覺還真是奇妙。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07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2月16日

過日子

日子,不知不覺成了現在的樣子。誰也沒犯錯,但也沒人感到幸福。

於是就崩毀了。

不如看我眼睛會放電的男主角。

緩慢上釉中。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06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2月11日

超級粉絲

這陣子看了無數的電視劇、電影、廣告、短片和綜藝節目,再度成為某人的粉絲。

感覺還不賴,只是看到無片可看時,肯定又是一番失落。

新春第一窯終於完成,年假沒有白費。喜歡長假的原因是可以待在家裡盡情工作,其實我是工作狂。

中午下了短暫的太陽雨。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32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2月9日

但是

但是,日常生活中經常會使用到的一個轉折詞。

我注意到他不管扮演什麼角色,好幾次都用「但」來代替「但是」,這個但拖得長長的,後面還跟著一個明確的停頓,因此顯得十分沉重,真是一個很特別的講話習慣。

二月悄悄的過了三分之一,每天按表操課,無驚奇也無意外。年節是吵架的高峰期,從以前便是如此,老來只是更變本加厲。今年的第一窯終於素燒完成,希望接下來一切順利。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55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2月2日

芭樂劇情

2016年的二月一日在一場傷心的夢中結束了。

大概白天看了太多芭樂偶像劇,夢裡的劇情也滿芭樂的。

有我一隻和另一隻肥肥的天竺鼠。要帶他們搬家,離開學校。

醒來後心裡很悶,想起許多不愉快的往事。其實自己並不確定那黑洞是否真的又大又深?因為平常倒也好好的,但以為不再介意的時候,它又會跑出來騷動一下。

最近濕度高,坯不易乾,說好的第一窯遲遲沒搞定,很煩。

頹廢的日子過到想吐啊。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25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1月28日

隨波逐流的小旅行

很喜歡一件陶藝裝置,雖然已經是十年前的作品了,每次再看,都還是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這種群聚的小單元非常有意思,單看,各有各的姿態樣貌,擺在一起,則又像是細胞的增生繁衍,在形成整體的過程中,也讓個體和個體之間不斷創造出新的關係。以前好像寫過,尤其喜歡影片第二段在河上的漂流,那充滿希望的出發在陽光照耀下顯得那麼地歡欣鼓舞,意氣勃發,彷彿它們每一個都不再是物,而是新生的生命,有自己獨特的性情,獨特的想望,獨特的命運。

當然,這件作品能如此完美呈現得歸功於攝影。感謝攝影。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04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1月24日

下雪

超級寒流來,好多地方都下雪了。

大家紛紛貼出雪景照片,說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

可是我不喜歡雪,老媽也不喜歡雪。她說,小時候在雪天上學,非常冷,非常辛苦,下雪有什麼好看的。

希望這個天候異象能趕快過去。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34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1月21日

何其相似

以為逐漸擺脫的衰運其實一直如影隨形,真是誤會大了!

這幾日追看青春懷舊韓劇,跟著回憶起許多往事,又哭又笑,十分傷神。沒想到我們和他們的過去竟如此相似,原來年代能跨越地域、文化,是同代人共享的一種存在。劇拍的很細緻,道具佈置也非常講究,喚起不少幾乎被遺忘的生活細節,(例如電話聽筒上那塊針織護套),因此很有說服力,讓人著迷。每次追完一部劇都難免有幾分失落,這次尤其嚴重,真的十分傷神。

為了塞縫做了幾個扁瓶。下雨,進度大落後,但無論如何年前應該要出一窯才行。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13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1月17日

牆破了

如願開出大獎,我看到的大多數人都很開心。

隨著大獎開出,我的衰運似乎也逐漸好轉,撞牆期貌似快結束了。

又回去做大瓶子。過年不休息,希望能盡快燒出今年的第一窯。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14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1月12日

詛咒

諸事不順,衰運當頭,關係也不太好。

某人名言,嘮叨是一種詛咒,同感。

為塞縫做了打摺容器,因為是山寨品,十分心虛。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47回應(0)引用(0)瑣事

2016年1月7日

閉關

意外得到一個超長的連假,每天窩在小房間裡孵蛋,做東西,兼聽各種韓劇陸劇台劇,幾乎足不出戶。

這種閉關生活果然衝出一點產量;這次大石頭改了開洞的方式,生出新的趣味,正樂此不疲中。

做系列作品是有道理的啊!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59回應(0)引用(0)瑣事

2015年12月31日

結語

2015的最後一天,好像應該要寫點什麼。

但今天其實就跟以往的任何一天一樣,很平凡的過去了。

重看歡樂鬼韓劇,做了幾個小石頭和兩個大石頭,孵蛋運氣不太好,煩。早上想到老爹的一些舊事,沒有馬上記下來,現在又忘了,不過沒關係,改天說不定自己又冒出來了。

掰掰。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3:22回應(0)引用(0)瑣事

2015年12月30日

蛋蜜乳

早上拜拜的時候看到阿奶的照片,想起阿奶。

阿奶的臉很皺,曾經在雜貨店外面把一個小孩嚇哭,她為此心裡非常介意。

於是跑去雜貨店問老闆,有什麼東西擦了是可以去除皺紋的?

結果老闆就賣她一條蛋蜜乳。

我看到阿奶的蛋蜜乳十分驚訝,因為這在當時算是滿時髦的玩意兒,而阿奶在我們心目中是一個老人,完全無法想像她也會有時髦的需要。蛋蜜乳當然對去除皺紋沒有絲毫作用,所以後來我就順理成章「借」來自己洗了。

那個年代的人和事都好可愛啊,尤其阿奶,最可愛了。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54回應(0)引用(0)舊事

2015年12月28日

爆衝

沒想到打遊戲竟然把我的行動網路給打爆了。

幸好還有歪Fi。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1:13回應(0)引用(0)瑣事

2015年12月27日

大清倉

趕著又燒一窯。

算算今年只完成六窯,並不比往年多,雖然架上清得差不多了,卻也還有幾件陳年舊貨,丟了覺得可惜,燒起來又成垃圾,真是尷尬。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07回應(0)引用(0)瑣事

2015年12月25日

遊戲日

除了滑手機,其餘都免談,今天是老媽跟我的瘋狂遊戲日。

rocheverte發表於 樂多22:22回應(0)引用(0)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