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3,2017 17:06

2017 NABC Summer Spingold - Diamond 史賓果奪冠 (2)



第二節開始,Diamond暫時以29:37落後;但馬上就來到了這牌。第16牌,東西身價,西家開叫。在Diamond座南北的這桌,北家第二家開叫1,表示11~15點,方塊僅保證兩張。東家蓋叫1應該是自然;南北再交換一圈訊息以後,由南家主打3NT。持西家牌,在這種叫牌過程後,首攻沒有理由另作他想,攻出7,莊家吃住東家的Q後,很簡單地吃到11磴。

在另一桌上叫牌卻有點小差別;Lavazza的北家在第二家位置並沒有開叫,於是第三家位置的東家反而開叫1,南家蓋叫2,西家此時賭倍應該傾向負性。北家這時才叫出2,有可能是尋求擋張想打無王一局。(直接答叫或蓋叫通常是牌組或該門有擋,自己叫無王則表示敵方牌組有擋,示叫敵方牌組則通常是要求同伴在該門有擋時叫無王。)南家紅心持有AJ9,是很好的擋張,當然直接叫上3NT。

在這種叫牌過程下,西家首攻選擇有了不一樣的想法:東家第三家開叫的1似乎沒那麼吸引人,況且莊家還表示有擋張。於是西家決定首攻2,這收到很好的效果,合約直接倒一,Diamond賺進11個IMP,重新取回領先地位。



接下來這牌一念之差造成13個IMP的輸贏。第19牌,東西身價,南家開叫。在Lavazza座東西的這一桌,Diamond南家開叫1僅保證兩張,10~15點,西家蓋叫1,北家賭倍;東家的2意義有點不明,轉播上解釋是轉換方塊,但也有可能是指示首攻,或是表示黑桃支持。南家再叫2,西家的3應該是試局,東家4束叫。北家首攻K吃到後(南家跟出10),轉攻8,這兒Lavazza的西家(莊家)Duboin桌上擺小,南家Q掉下來以後,合約就簡單了。由於存在被王吃的可能危機,莊家拔A後再送王牌到南家的K,南家消極地回出第三圈王牌到桌上的Q。莊家再拉Q,南家被迫上A(不然莊家手上可以墊牌),莊家王吃。接著打出9,在北家跟小後,桌上也跟小牌,在南家墊牌後,紅心可以不掉,合約就回家了。(北家用10蓋掉9也無能為力,夢家存在嵌張。)

在另一桌上南家並沒有開叫,東西方同樣順利叫上黑桃一局。可能是南家對東家第一次答叫的3做過指示引牌的賭倍,北家同樣首攻K吃到後,轉攻3。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桌的南方沒有開叫,此時莊家決定桌上跟J,被南家的Q蓋掉以後,手上無奈地用K吃住。由於這時紅心還有一個失磴要交代,因此莊家必須寄望K對位王牌可以不掉。於是手上射小梅花,北家跳K吃住後,引出4,夢家跳A期望下桌,卻被南家王吃。此時南家回出梅花到夢家,莊家再從桌上打Q試圖建立方塊拋紅心,南家蓋上A,莊家手上王吃,再打梅花王吃下桌,拉已經大的J手上拋2,卻被北家王吃。北家不客氣地再打梅花,南家還可以再王吃一次,合約垮了兩磴。事實上,在紅心處理錯誤以後,即使兩張黑色K都對位,合約已經岌岌可危。在Q下桌以後,莊家如果先偷王牌將沒有足夠下桌橋引建立方塊,合約終究無法完成。
第二節結束半場休息時,Diamond暫以65:53領先12個IMP;但整個第三節Diamond彷彿受到詛咒一樣,僅拿到3個IMP,遠遠落後Lavazza拿到的56個IMP。底下這牌的防禦處理非常細膩,只可惜因為某人的潛在錯誤,造成Diamond大失血;但或許讓個初學者來打這牌,表現會比兩位冠軍橋手更好。



下半場第9牌,東西身價,北家開叫。在Diamond座東西的這桌上,東家第二家開叫1,11~15點保證兩張,南家蓋叫1後,西家跳叫3表示六張以上,迫叫成局;最後並主打4。北家首攻Q,其他三家全跟小,吃到;北家再攻10,又吃到。北家再引J,南家A吃進後,轉攻K。莊家手上跳A吃住,完全無計可施,無法下桌,只能拔A,沒消息,只好再送K跟兩磴黑桃,合約垮了三磴。

另一桌的過程就有點匪夷所思了;如果BBO的牌局記錄沒錯的話,就是小失誤釀成大災難。在這桌東家沒開叫,南家第三家位置反而開叫1,西家則直上4,成為最後合約。北家同樣首攻Q,夢家及南家都跟小,莊家卻跟6,隱藏了3,但這應該不是重點;真正的問題應該是北家續攻J而非10!在標準的橋書上提到,首攻連續大牌頂張吃到的話,第二圈如欲續攻,應該引出連續張的最小張,就如同Lavazza的北家那樣。但在這桌Diamond的北家,竟是反常地續攻J;這除非是有人記錯訊號,再不然就一定是抽錯牌。但問題是,續引J而非10差別很大嗎?在這種水準的橋藝競技裡,顯然很大;因為這張牌讓南家弄錯方塊的分配,用A吃住同伴的J,更讓夢家的K大了一副牌!世界冠軍等級的橋手,怎麼會犯這種錯誤呢?

筆者試著讓自己坐在南家的角度看這件事:在第二磴時可以看到,夢家高花無大牌,而防家方塊很像可以吃到兩磴,因此應該寄望在高花上至少可以有兩個防禦贏磴。如果防家有王牌贏磴,那始終吃得到,不用急;但如果防禦贏磴在黑桃上,那麼南家確實可以主動轉攻,而不要讓同伴繼續吃到方塊後,或許不曉得必須轉攻黑桃。但是,南家「過於積極」地用A蓋吃J,不是會讓桌上的K大了嗎?如果莊家只有兩張方塊,而且莊家的A跟北家的K換一下,那麼南家的蓋吃後轉攻黑桃不但不吃虧,還可以避免同伴犯錯。筆者認為,主要就是北家續引J而非10,讓南家誤判方塊的真正分配。要知道,北家真正持牌QJ10三張的狀況下,第二圈是應該引10而非J。因此在北家引出J而夢家沒蓋K的情況下,南家很可能因此誤判莊家只有兩張方塊。畢竟北家方塊若是持QJx,第二磴雖然仍會續引J,但夢家一定會蓋K打大手上的10。因此從南家角度來看,續引J很像是同伴方塊持有QJ10x四張,也因此南家才會錯誤地上A。若是初學橋手防禦這牌,不會這麼細膩地計算方塊分配,也不會主動吃住方塊轉攻黑桃,而是什麼都不做,但合約就是會自己垮掉。

南家錯誤擺上A的代價是三磴:這讓莊家得以下桌,並用梅花頂張拋去手上兩張黑桃,完成有身價一局,折算14個IMP。



Diamond的噩運尚未結束,底下這牌是另一個災難。下半場第12牌,南北身價,西家開叫。在Diamond座東西的這桌上,東家第三家位置直接竄叫4,成為最後合約。這牌沒有什麼好講,莊家兩門紅牌各有兩個失磴沒法交代,也不存在擠牌或投入的可能,合約倒一。

而在Lavazza座東西的另一桌上,東家第三家開叫3NT,表示一門長高花的好牌;同伴稍後會叫4,開叫者則Pass或改成4。在東西家的制度裡,應該是把4跟4分別約定為紅心跟黑桃的搶先叫,是為類似Namyats特約。(這跟一般的較常見的Namyats特約表示好牌滿貫興趣而非搶先叫略有不同。)較有問題的是南家隨後的賭倍,意義不明,畢竟此時連東家是哪一門高花都還不清楚,而且南家牌也沒有兩低,或許僅僅是表達點力。西家依照特約先叫4,北家此時叫出5,東家一刀殺下,成為最後合約。東家首攻拔掉A,西家跟10表示黑桃有大牌,東家再拔A,黑桃到K,又獲得一次方塊王吃。稍後莊家王牌沒打對,還得掉兩副,被賭倍的5倒了四個,Diamond大虧15個IMP。回顧另一桌的南家Duboin,手持15點面對東家開叫4決定平靜Pass,顯然是更為合宜的叫牌處理。

稍後Diamond又遭遇到一副被抬高合約上五線卻垮掉,敵方卻停在四線成約,再度損失10個IMP。Lavazza帶著41個IMP的巨大優勢進入最後15牌。

  • 您可能有興趣:

    2012第51屆歐洲隊制錦標賽開打!
    sakarq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橋藝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運動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62 │標籤:橋藝,牌局,Diamond,Boye Brogeland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95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