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3,2017

2017 NABC Summer Spingold - Diamond 史賓果奪冠 (2)



第二節開始,Diamond暫時以29:37落後;但馬上就來到了這牌。第16牌,東西身價,西家開叫。在Diamond座南北的這桌,北家第二家開叫1,表示11~15點,方塊僅保證兩張。東家蓋叫1應該是自然;南北再交換一圈訊息以後,由南家主打3NT。持西家牌,在這種叫牌過程後,首攻沒有理由另作他想,攻出7,莊家吃住東家的Q後,很簡單地吃到11磴。

在另一桌上叫牌卻有點小差別;Lavazza的北家在第二家位置並沒有開叫,於是第三家位置的東家反而開叫1,南家蓋叫2,西家此時賭倍應該傾向負性。北家這時才叫出2,有可能是尋求擋張想打無王一局。(直接答叫或蓋叫通常是牌組或該門有擋,自己叫無王則表示敵方牌組有擋,示叫敵方牌組則通常是要求同伴在該門有擋時叫無王。)南家紅心持有AJ9,是很好的擋張,當然直接叫上3NT。

在這種叫牌過程下,西家首攻選擇有了不一樣的想法:東家第三家開叫的1似乎沒那麼吸引人,況且莊家還表示有擋張。於是西家決定首攻2,這收到很好的效果,合約直接倒一,Diamond賺進11個IMP,重新取回領先地位。



接下來這牌一念之差造成13個IMP的輸贏。第19牌,東西身價,南家開叫。在Lavazza座東西的這一桌,Diamond南家開叫1僅保證兩張,10~15點,西家蓋叫1,北家賭倍;東家的2意義有點不明,轉播上解釋是轉換方塊,但也有可能是指示首攻,或是表示黑桃支持。南家再叫2,西家的3應該是試局,東家4束叫。北家首攻K吃到後(南家跟出10),轉攻8,這兒Lavazza的西家(莊家)Duboin桌上擺小,南家Q掉下來以後,合約就簡單了。由於存在被王吃的可能危機,莊家拔A後再送王牌到南家的K,南家消極地回出第三圈王牌到桌上的Q。莊家再拉Q,南家被迫上A(不然莊家手上可以墊牌),莊家王吃。接著打出9,在北家跟小後,桌上也跟小牌,在南家墊牌後,紅心可以不掉,合約就回家了。(北家用10蓋掉9也無能為力,夢家存在嵌張。)

在另一桌上南家並沒有開叫,東西方同樣順利叫上黑桃一局。可能是南家對東家第一次答叫的3做過指示引牌的賭倍,北家同樣首攻K吃到後,轉攻3。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桌的南方沒有開叫,此時莊家決定桌上跟J,被南家的Q蓋掉以後,手上無奈地用K吃住。由於這時紅心還有一個失磴要交代,因此莊家必須寄望K對位王牌可以不掉。於是手上射小梅花,北家跳K吃住後,引出4,夢家跳A期望下桌,卻被南家王吃。此時南家回出梅花到夢家,莊家再從桌上打Q試圖建立方塊拋紅心,南家蓋上A,莊家手上王吃,再打梅花王吃下桌,拉已經大的J手上拋2,卻被北家王吃。北家不客氣地再打梅花,南家還可以再王吃一次,合約垮了兩磴。事實上,在紅心處理錯誤以後,即使兩張黑色K都對位,合約已經岌岌可危。在Q下桌以後,莊家如果先偷王牌將沒有足夠下桌橋引建立方塊,合約終究無法完成。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7:06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橋藝,牌局,Diamond,Boye Brogeland

August 5,2017

2017 NABC Summer Spingold - Diamond重返榮耀 史賓果奪冠 (1)



2017北美夏季大賽(NABC Summer)的史賓果盃由第五種子Diamond在驚濤駭浪中拿下:他們在決賽的最後一節開始前還落後第三種子Lavazza多達41個IPM,但最後一節15副牌打完結算,獲得53比7的佳績,最終便以5個IMP的微小差距抱走史賓果盃。(決賽共打四節各15牌,兩隊比數分別是29:37、36:16、3:56以及53:7。)

我個人關心Diamond這群人的比賽已經好久了,還曾在2010年他們拿下史賓果盃時做過相關報導。那一陣子Diamond隊非常風光,當時的隊員包括Eric Greco、John Diamond、Geoff Hampson、Brian Platnick、Brad Moss以及Fred Gitelman等六名隊員。後來Brad Moss與Fred Gitelman拆夥離隊,陸續補上不同橋手,但成績卻始終欠缺臨門一腳。例如今年五月舉辦的美國代表隊選拔,當時補上的兩位隊員是Kevin Bathurst及Justin Lall,卻先後負於Meckwell在陣的Nickell以及前隊友Brad Moss(搭檔Joe Grue)所屬的Fleisher,失去代表美國參加今年百慕達盃的機會(第43屆,8/12 - 26將於法國里昂舉辦),成為最悲情的隊伍--打了選拔賽的所有賽事,最終卻一無所獲。也因此這次的史賓果盃Diamond僅以四人組隊,最終卻戲劇化地奪冠,真的挺讓筆者意外的。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Diamond隊員是Boye Brogeland,他可是自2015年以來將國際橋壇搞得天翻地覆的翹楚人物。在前一年,他與以色列籍的橋壇新星Ron Schwartz及Lotan Fisher等人組隊,拿下2014的史賓果盃冠軍。但是當Brogeland發現這對以色列橋手之間似乎存在著舞弊行為並傳遞非法訊息以後,毅然決然地架設網站提出自己的調查結果,檢舉這兩位前隊友。後來事情的發生,引發一連串骨牌效應,包括當時的「天下第一對」Fantunes也涉及舞弊,當年的百慕達盃參賽隊伍也因此產生大洗牌,那年的比賽就在繪聲繪影中,不甚風光地結束了。(筆者現在連上屆冠軍是誰都不太有印象....事實上是波蘭,剛好就是賽員資格有爭議的隊伍。)

Brogeland成名已久,是Geir Helgemo及Tor Helness尚未移籍摩納哥時的挪威隊友,主要拿過1997的百慕達盃銅牌,2001的百慕達盃銀牌,2007的百慕達盃冠軍。而在他2001年轉為全職職業橋手以後,其實上一回2014的史賓果盃是他的第一個重要獎項(代表國家出賽百慕達盃不算的話),但卻在他檢舉隊友以後,自願繳回該項名次資格。也因此這回他加入Diamond再次把史賓果盃贏回來,其意義想必十分重大。

如前所述,最後比分差距僅有5個IMP;就某種角度來說,恐怕也跟橋牌之神的心情有關:即使橋手的精神狀況與技術都齊備,但偶而就是會遭到命運的撥弄。以下整理幾則有比分差的牌局,讓大家看看「運氣」扮演了多少成分。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22:46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比賽,橋藝,牌局,Diamond,Boye Brogeland

February 5,2017

基礎橋藝教室 – 保留同伴所沒有(Keep What Partner Can't)


對橋藝初學者來說,防禦時的墊牌是相當苦惱的;什麼該拋什麼該留,常常一點頭緒也沒有。但其實只要知道怎麼思考跟計算,該怎麼墊牌多半有跡可尋。

csbnews.org橋藝網站去年刊出這一篇文章,作者為近年頗活躍的橋藝作家Julian Pottage,其著作《Play or Defend?》曾被國際橋藝記者協會IBPA選為2003年的年度橋書。該橋書非常有意思,版面上直接呈現四家牌,讓讀者判斷該牌局是主打或防禦比較有利,對於橋手牌局分析能力的培養非常有幫助。

Julian Pottage的原文應該是發表在Mr.Bridge網站2008年10月號(第91期)的雜誌上,篇名為〈Keep What Partner Can't〉,告訴橋手面臨墊牌時該如何思考以正確判斷,保留真正關鍵的牌張。試翻譯如下。

面臨墊牌往往讓人感到困難,拋錯牌張可能免費奉送莊家贏磴。假設你手上有某門Jxxx,而夢家正擺著AKQx,這時你很確定這門花色你必須保留。只不過在現實世界裡,事情往往不是那麼簡單;你通常得要想辦法搞清楚莊家手上的花色長度,或者得倚賴同伴在防禦上的幫助。以下的幾個牌例中,你跟同伴通常各有必須防守的花色。 ...繼續閱讀

July 20,2016

Fantunes組合從此絕響!


歐洲橋藝聯盟(EBL)的紀律委員會針對Fulvio Fantoni與Claudio Nunes被指控舞弊一事,7/18做出判決(筆者非法學專業人士,如有誤譯,還請見諒):

1. Fantoni與Nunes禁止參加EBL的任何賽事與活動,時間為5年。

2. Fantoni與Nunes終身禁止搭檔參加EBL的任何賽事與活動。

3. Fantoni與Nunes應負擔本案調查的相關費用兩萬歐元。(本項筆者僅略譯)

4. 其他所有救濟請求行動均不再接受。

由於EBL主辦的歐洲隊制錦標賽,同時也是世界隊制錦標賽百慕達盃的參賽資格選拔,因此我們可以確定,Fantunes組合從此不可能出現在百慕達盃了。

Fantunes組合,近年來高居WBF(世界橋協)正點排名榜首。原籍義大利,2005年擊敗Meckwell在陣的美國一,幫義大利拿下暌違30年的百慕達盃。2011年,與義大利橋協不合,同時受到瑞士商人Pierre Zimmermann招攬,移籍摩納哥(Monaco),並得以代表摩納哥參加世界橋壇賽事,隨即拿下第51屆(2012)歐洲隊制錦標賽冠軍。只可惜,隔年的的百慕達盃摩納哥負於義大利屈居亞軍,Fantunes總是心中有憾吧。而2015年的百慕達盃,比賽前爆出舞弊事件,Fantunes黯然退賽靜待調查。只是調查結果出來,讓廣大橋迷失望了:紀律委員會認為舞弊事件屬實,那我們該說Fantunes是罪有應得嗎?

在轉播技術與影像記錄突飛猛晉的現代,賽員於競技場上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檢視。Fantunes舞弊事件,大眾從一開始的半信半疑,到Kit Woolsey在bridgewinners網站張貼了一篇〈The Videos Speak〉,總結了數位橋手合力檢視影片與牌局的整理歸納,幾乎成為指控舞弊的最有力鐵證。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2:19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橋藝,Fantunes

May 26,2016

令人畏懼的Meckwell


Meckwell是Jeff Meckstroth與Eric Rodwell這對搭檔的膩稱縮寫,雄據世界橋壇頂峰已久。近十來年崛起的Fantunes搭檔(義大利籍的Fulvio Fantoni與Claudio Nunes,後移藉摩納哥)雖與Meckwell並駕齊驅,但去年Fantunes爆出舞弊醜聞,目前還在調查中。這也讓Meckwell的豐功偉業更顯珍貴。

本文是csbnews.org橋藝網站2015年五月刊載的文章,作者是Zia Mahmood,原始報導刊載於2008年的英國衛報。Zia是知名橋手,巴基斯坦籍,曾經幾乎靠一己之力把巴基斯坦帶進1981年的百慕達盃決賽,最後輸給Meckwell在陣的美國屈居第二。當然,Zia後來反倒是代表美國出賽,跟Meckwell一起拿到2009年的百慕達盃冠軍,搭檔是BobHamman。Zia自己其實也有太多故事可以講,我們有空再談;這回不妨先看看,在Zia眼中他的隊友Jeff Meckstroth與Eric Rodwell(一起在Nickell隊中)是如何的令人畏懼。

美籍橋手Jeff Meckstroth與Eric Rodwell可說是當今橋壇最令人畏懼的搭檔之一。他們在橋桌上所醞釀的恐怖因子,也是成功的關鍵因素;橋桌上對手採取的任何競爭行動,都要冒著極大的風險,都有可能付出代價。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21:36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橋藝,牌局,Meckwell,Zia

May 17,2016

選對王牌比線位更重要


這是csbnews.org橋藝網站(應該是Confederación Sudamericana de Bridge南美橋協的網站,內容相當豐富,有英文版與西班牙文版)2015年底刊載的文章,篇名是〈Better to be in the right suit than At a Lower Level〉,作者是英籍的David Gold,2015年百慕達盃四強英格蘭的橋手。本文採「轉述報導」方式,並非逐字翻譯;如對原文有興趣,還請點選連結參考。

左敵開叫3,兩家Pass到你,手持下牌,該叫什麼?
:AK932
:AQ653
:92
:10

這裡有幾個選擇:
1.賭倍出聲—合理,但很可能你們將會錯過5-3的高花配合。比如說同伴若持:
:104
:KJ7
:KQ765
:Q32
那麼他最可能的答叫是3,你的牌力足夠再叫3或3嗎?

2.3(譯註:原網站此叫品應有誤植,可切換至西班牙語版本,可以發現有所差異)—如果同伴可以配合,那OK;但同伴如持上牌,3亦非好叫品。

3.3—同伴如持前牌,找到紅心配合自然是好叫品,但如果高花組合換一下,同伴拿這樣的牌呢?
:QJ7
:K4
:KQ765
:J32

4.4,表示兩門高花—不論遇上同伴持前述哪手牌,這個叫品可以幫助你們找到正確的合約。以這手牌來說,4叫品的目標相當明確:就是希望尋求同伴任何一門高花至少三張的配合。當然,不可否認在某些情況下你們可能會錯過3NT合約,或是處罰敵方3的機會,但那種可能性並不大。 ...繼續閱讀

April 30,2016

Reload 001 – 閱讀:《至死方休》、題目:「觀光景點」


前言

近半年來工作忙得要死,平常休閒就是睡、打幾局牌、上Steam、偶而還是會讀讀小說,但難免會有空虛的感覺。想創作寫點東西,想給這時間的自己留下點什麼:書評、書介、橋局、比賽、雜文,什麼都好;但就是覺得心靜不下來,無法下定決心把時間花在什麼創作上頭。什麼都好,但又覺得什麼都不妥。想寫這個,但又覺得需要多點時間,多點準備資料才比較適合碰這個。硬碟裡寫到一半的東西是越來越多了。寫個短文也可以只寫一半,真是夠了。

於是上久違的噗浪發發牢騷。友人只說一句:「何不每天起床寫五百字啊?雷布萊伯利都這樣建議他學生。」(不妨猜猜我的這位友人是誰。)

一語驚醒夢中人:寫什麼都好,重要的是開始動手指。所以就有這一篇了。

我給自己的規則是:每週一篇,週六或週日刊出,字數不限,題目從最近正在閱讀的書中抽出,同時可以的話,順便很快介紹一下正在讀的這本書。

我的閱讀習慣還是沒有變,同一時間可能正在閱讀著超過十本的書,散落家裡各處;睡前、如廁、等電視廣告、等檔案下載、等女兒們用電腦、陪女兒們做功課或閱讀時,隨手取閱

選了李查德(Lee Child)的系列作第2部《至死方休(Die Trying)》拿來抽題目,瞥向時鐘是早上8點21分。本書正讀到134頁,第8行,第21個字前後的詞剛好是「觀光景點」,於是這便成了以下雜文的題目。

李查德這套書台灣出版好一陣子了,應該沒有斷版過。這個月(Apr, 2016)才有新譯系列作第16部《臥底正義(The Affair)》出版。先前讀過的開幕作《地獄藍調(Killing Floor)》相當精采,故事安排不落俗套,絲毫沒有一般作家處女作的生澀感覺。本週國內發生的某社會刑事案件,正好就是《地獄藍調》一書的故事背景;因事涉小說情節,我不好明說,關鍵字是「百萬」,讀過本書的朋友一定知道我在說什麼。

系列作第2部《至死方休》仍閱讀中,很欣賞作者這回採用的多線敘事筆法。其中不直接描寫女主角荷莉的背景,而是透過她聯邦調查局同事的觀點來述說荷莉這個角色,這種小說技巧相當具水準。

小說談到這邊,以下就是我的每週作文了。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5:29回應(0)引用(0)生活雜感 │標籤:推理,散文,近況

September 29,2015

2015第42屆百慕達盃報導 - 星光黯淡的一屆



兩年一度的橋藝界盛事,第42屆世界橋藝錦標賽,包括公開組的百慕達盃(Bermuda Bowl),女子組的威尼斯盃(Venice Cup),以及長青組的德奧西盃(d'Orsi Trophy)在9/26至10/10於印度東南部大城清奈(Chennai)舉行。關於本賽事的背景資料,可以參考對岸橋友詳細的報導

本屆賽事舉辦前可說是烏雲密佈。三支歐洲區的參賽隊伍--亦即2014年舉辦的第52屆歐洲錦標賽(52nd European Team Championships)的冠軍以色列,亞軍摩納哥,以及第六名德國,紛紛因為「橋藝道德問題」,這些國家的橋協紛紛主動(被迫?)退出本屆賽事,由後續名次的隊伍:瑞典、丹麥、以及法國遞補出賽。這其中,想當初德國組隊參賽時,還曾因為Roy Welland的國籍資格問題受到質疑;而現在看來,至少Sabine Auken想在公開組掄元的夢想得再等等了。人生起起伏伏,誰料到會遇上「隊友作弊」這種鳥事?

這波事件當然在橋壇掀起大地震,筆者最近事忙,有機會再跟大家做個整理報導。但這次事件與其暗示近日橋界作弊情事嚴重,或許不如承認橋界始終疑雲重重,只因今日電子科技大舉進步之後,許多伎倆在嚴密監視之下,再也無所遁形。只是以這次風暴中心的天下第一對Fantunes為例,筆者大略看過Kit Woolsey 在Bridgewinners.com的文章,再比較雙方成績之後,大致上認為:一、從影像與對照牌局看來,Fantunes恐怕很難脫身。二、他倆利用這些非法訊息的獲利到底有多少,是筆者比較不解的地方。首先,這套非法訊息的傳遞方式,僅在防禦時有用;這跟先前「德國大夫」事件不同,後者利用咳嗽所傳遞的非法訊息,幾乎從叫牌開始,包括在競叫判斷上就可以因此而不當得利。再者,始終存在某些合約是鐵成或鐵倒,並不會因為這些非法訊息而造成不同的結果。當然,對於Fantunes這種段數的橋手來說,一點點額外的非法訊息就可以讓他們搶得優勢;但是在比較文章中所列舉的85副牌成績之後,不太容易確認有哪幾牌是由於這個非法訊息因而得利。然而,道德一旦受到質疑,其範圍將是無邊無際,誰知道他們還有哪些未被破解的手法正在進行呢?

總之,筆者也相當同意這些充滿爭議的隊伍最好還是靜待調查,放棄參加本屆百慕達盃,以免不當效應擴大。但如此一來,就是歐洲區參賽隊伍「元氣大傷」,傳統強權義大利早有自己的內部問題待搞定,根本沒搶下參賽資格--就連遞補參賽也排不上。這使得Bridgewinners.com網站的冠軍隊伍預測美國一Nickell一面倒地被看好。

首日賽程三輪比賽下來,遞補出賽的法國暫居第一。是由於平常心得以發揮高水準,或者僅是由於這三輪對手狀況也不好?賽程仍長,大家繼續觀察看看吧。 ...繼續閱讀

April 11,2015

2015 馮德比盃 - Hampson的複合擠牌



2015 馮德比盃 - Hampson的複合擠牌
2015 NABC Spring Vanderbilt - Compound squeeze by Geoff Hampson

2015北美春季大賽(NABC Spring)馮德比盃決賽在上個月(3/22)由義大利前國手班底組成的Lavazza(第3種子)擊敗Diamond(第16種子)拿下冠軍。前兩序位種子Nickell與Monaco雙雙落馬,連四強都沒打進,足見北美大賽競爭相當激烈,各隊實力皆在伯仲之間。這次比賽還有點意外插曲,第六種子Cayne的James Cayne打到一半突然身體不適上擔架送醫,該隊也就此落敗,止於八強。

筆者原本非常看好一向支持的Diamond,這支由前美加青年國手組成的隊伍,前幾年逐步走上高峰,也拿過幾個重要的冠軍。但在Fred Gitelman與Brad Moss拆夥離隊以後,跌跌撞撞了好一陣子。筆者曾在BBO遇上Diamond某隊員,給他丟簡訊打探消息,據說Gitelman-Moss這一對之所以離隊,是因為兩人拆夥不打。但好像也不是鬧翻,因為他倆目前同為Grue(本次為第9種子)之隊友,只是Brad Moss通常跟Joe Grue搭檔,而Fred Gitelman則與Justin Lall搭檔。鬧翻的人會當隊友嗎?我也不清楚。但少了兩位戰將的Diamond,戰力確實受到影響,而這回補上Marc Jacobus與Eddie Wold這兩位老將,再度鎩羽於決賽;一方面或許是戰力整合得宜,但似乎仍缺臨門一腳。Eddie Wold的長期搭檔應該是Mike Passell啊,但在2013百慕達盃長青組決賽揭穿The German Doctors舞弊事件時,這三位老將也曾混合搭檔過。總之Diamond的未來仍然非常值得期待。

Diamond這回雖然被Giorgio Duboin, Zia Mahmood, Agustin Madala,以及 Norberto Bocchi在陣的Lavazza所阻,屈居亞軍,但Geoff Hampson於R16對陣Kasle所遇上的一副4,倒是讓人津津樂道。這牌存在著一個複合擠牌(Compound Squeeze),根據《擠牌大全》作者Clyde E. Love的說法,複合擠牌不算罕見,只是更常因狀況不明而被莊家搞砸。


第25牌,北家開叫,東西身價。我們先看關閉室莊家的處理。南家身價有利在第三家位置輕開叫1,西家賭倍出聲,北家的再賭倍表示紅心牌組。在南家叫回2之後,西家第二次叫牌跳出3,東家叫上一局結束叫牌。攤牌來看當然知道因方塊阻橋緣故,東西家3NT輕鬆可成,但4還算是正常合約。

北家正常首攻Q,莊家似乎只有九副牌,從叫牌來看偷K是沒有希望的。另外,南家也不能用K接過Q,否則莊家可以簡單建立一副方塊即可成約。北家Q吃到後,安全地回出黑桃,莊家清三圈王後停在夢家(南家拋兩張方塊),然後拉小方塊逼南家K吃進,北家這時拋5。南家上手後,馬上穿出J解除北家可能被投入的隱憂;莊家手上放Q被北家K吃去,北家穿出8,一路擺小到莊家的A。莊家再提兩圈王牌,來到以下的情勢: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6:53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比賽,橋藝,牌局,Diamond,Hampson

January 25,2015

媽~我上橋書了!《52 Bridge Mistakes to Avoid》


拜網路發展之賜,透過線上轉播,全球橋迷得以即時欣賞橋藝大師們在橋桌上的臨場表現。而同樣地,由於轉播技術的改進與簡化,使得各級賽事都可以享受同樣的轉播服務。也就是說,即便您不是世界級的高手,但只要該項賽事有線上轉播,全球橋迷都有機會看到您的表現--記住,不論好壞喔!

台大盃是學生橋界行之有年的大型賽事。筆者早生了幾年,又考不上台大,始終與該項賽事失之交臂。但對於學生賽事可以辦得如此有聲有色,著實欽佩。台大盃會架起線上轉播,光這一點就很值得其他包括社會人士的橋賽參考了。於是乎,參加台大盃的橋手,就有機會在全世界都看得見的舞台上,展現自己的橋技。而當某位橋藝作家為了寫作取材,上資料庫搜索牌局時,某些人的表現就這樣被寫進橋書裡了。

可能有些朋友會好奇,這些牌局的檔案會有版權問題嗎?根據國際橋藝記者協會(International Bridge Press Association,簡稱IBPA,每年會選出最佳主打、最佳防禦、最佳橋書等項目)的見解,牌局本身包括其打法分析,是不受版權保護的;受版權保護的是其他相關文字等。牌局的進行跟某些球賽的轉播一樣,大家都可以評論。牌局的分析不受版權保護,亦即某人發現這牌有個罕見的擠牌,並不能因此就阻止其他人提出這個擠牌的見解。如果牌局分析或打法受到版權保護,那可能會發生某人以偷牌完成合約後,限制他人不得偷牌只好倒約這種怪事。而受版權保護的其他文字,就跟一般著作權法的精神類似,筆者不是這方面專家,就此略過不表。

把台大盃牌局寫進橋書的,是David Bird這位成名已久,以「橋藝修道院系列(St. Titus)」著稱的橋藝作家。在他最新的橋書《52 Bridge Mistakes to Avoid》(2014,11月出版)中,選錄了台大盃的某牌當做例子。筆者好奇去比對了相關資料,確定這牌出自於2010年台大盃準決賽,就連相關橋手的姓名都查得到。比較遺憾的是,作者誤以為這賽事在「China」舉辦;沒辦法,政治問題本身就相當複雜。其實原書中並未提及橋手姓名,因為作者認為沒必要指名道姓,這對牌局本身沒啥意義。但為了表示有所依據,作者還是留下了牌局出處的賽事名稱。由於網路時代很多東西都會留下記錄,要確認登上該書的橋手是誰,其實並不困難。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1:32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比賽,橋藝,牌局,叫牌,David Bird

August 30,2014

引起爭論的1NT



很多專家覺得2NT是最難打的合約:點力不夠上無王一局,但卻可能又叫得稍微過高。而1NT或許是另一個難打的合約,攻防雙方點力接近,輸贏往往就在一線一念之間。序分賽實戰牌局,北家開叫,東西身價。這牌打完,防家吵起來了,大家不妨看看誰說得有理。西家首攻6,開啟了攻防序幕。

從莊家角度來看,K偷到的話,至少可以吃到五磴梅花(防家分配不壞於3-1)跟A,然後黑桃或紅心如果防家想提吃贏磴,必須讓莊家拿到成約的第七磴。但問題是莊家(南家)不但無法回手偷梅花,甚至梅花也沒有偷到的保證。拉紅心回手(如果可以的話)仍然太過冒險,一旦偷梅花失手,紅心連帶也被攻穿。這合約太勉強了嗎?其實倒也未必,即使梅花只吃四磴,加上A跟防家首攻因而可能建立的黑桃,已經有六磴牌了;能否即時建立一副紅心,似乎成了攻防的焦點。

夢家首圈放小,東家K吃到後,續攻黑桃;莊家手上跟J,西家A吃,再打出第三圈黑桃到桌上,東家這磴也跟牌讓莊家暫且鬆了口氣。接著莊家決定直接拔A,再送梅花;東家K吃住第二圈梅花後,攻出7,莊家手上9順勢蓋上,西家看著夢家的方塊AJ嵌張,臉色很難看,於是放了張2,讓莊家吃到這磴。這時莊家合約已經沒有問題:四磴梅花、一磴黑桃,撿到一磴方塊再加A已有七磴。莊家提吃梅花後,簡單對著K射小紅心,合約可以超一。

牌還沒打完,兩位防家已經吵起來了。西家直怪東家為何對著桌上的方塊AJ自投羅網,而且還打7這麼重要的點數。西家認為東家應該引紅心讓他上手提吃黑桃。東家則是責怪西家沒有下方塊大牌,並解釋自己的7已經是最小牌了。這副牌南北家打到1NT超一成績很不錯,某些南北家可能打2剛好成約。東西家的壞成績,誰該負責?這場爭論,誰比較有道理?對抗1NT,防家有什麼機會嗎?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7:35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橋藝,牌局,基礎橋藝教室

April 6,2014

2013百慕達盃長青組(d'Orsi Senior Trophy)冠軍德國隊賽員被控作弊



上週(三月底)的國際橋壇大事:除了北美春季大賽馮德比盃(Vanderbilt)冠軍出爐以外—Nickell以些微差距擊敗Monaco,稍晚有空再為各位介紹幾則牌局—另一件大事就是WBF(世界橋協)的委員會在達拉斯舉辦的聽證會上,提出一份16頁的震撼性報告。報告中指出,去年(2013)在印尼峇里島所舉辦的第41屆百慕達盃,其德國賽員,Michael Elinescu(61歲)以及Entscho Wladow(71歲)在長青組(d'Orsi Senior Trophy)決賽中,以一套「咳嗽」的系統方式,傳遞非法訊息。該項比賽最後德國以11個IMP差距(172比161)擊敗美國二,拿下冠軍。

德國人當然辯稱,咳嗽是由於對印尼氣候不適應,再加上室內極低的空調所影響;「賽場內誰不咳嗽個幾聲?」「咳嗽聲此起彼落。」被指控作弊的兩位德國橋手甚至連聽證會都不出席:「WBF的主席跟案件的起訴都是美國人,我們怎麼可能得到公平的判決?」不管如何,依據WBF目前的宣判,Elinescu及Wladow終身不得再搭檔參加任何WBF舉辦的比賽,而且個別也被判橋監十年,十年內不得參加任何WBF賽事。至於這兩位橋手的世界冠軍頭銜,甚至其隊友的金牌資格是否被追回,則有待更進一步的消息。

相關報導參考網址
The Telegraph 報導。
The Independent 報導。

Michael Elinescu及Entscho Wladow據報導兩人都是醫學博士,因此這個搭檔在橋壇上被稱為「The German Doctors」。根據WBF資料,這對橋手從1987年起就有搭檔出賽的紀錄,在歐洲橋壇也有不錯的成績。2008年在北京舉辦的第13屆World Bridge Games(原奧林匹亞橋藝賽)拿過公開組第四名、2009的百慕達盃公開組則是進入複賽的五至八名(進複賽後落敗淘汰)。由於百慕達盃長青組賽事規定60歲以上才能參加,因此這回必定是時年61歲的Michael Elinescu首次在長青組參賽;雖然一舉奪冠,卻偏偏惹出這麼大的事情。

我們暫且相信WBF的判決,畢竟作弊這種醜聞對於橋藝活動是有重大傷害的;但為了維持賽事本身的公平性,WBF必須正視這類作弊的傳聞,並且妥善處理。根據目前的報導資料看來,向WBF提出檢舉的,正是當時與德國對陣的美國二成員,Eddie Wold。早在1978年,Wold跟Bob Hamman及Bobby Wolff一起當過隊友,拿到羅森布倫杯(Rosenblum Cup)的第三至四名(準決賽落敗)、1983年則是與MeckWell組隊獲得第26屆百慕達盃公開組第四名(該屆冠軍為Hamman-Wolff在陣的另一個美國隊),2001年則是在第35屆百慕達盃副盃跨國隊制賽拿下冠軍。Eddie Wold經常的搭檔是Mike Passell,1979年就拿過百慕達盃冠軍;像他們這樣的老江湖,當然能夠注意到賽場上可能的風吹草動。

Eddie Wold在bridgewinners.com網站上應橋友要求,跟大家聊了一下自己的「辦案」經過。其中他強調,在整個「探案」過程中,橋藝賽事仍然持續進行,他必須分心去追蹤敵方可能傳遞非法訊息的蛛絲馬跡,同時還必須在橋桌上做出叫牌以及攻防的正確判斷,十分辛苦。或許由於揭發弊端非常不容易,才讓這對德國專家鋌而走險,犯下這起算得上讓整個橋界蒙羞的重大舞弊。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23:46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比賽,橋藝

November 24,2013

Bridge in the Village (翻譯)





這是篇Fred Gitelman於1992年發表在加拿大Master Point雜誌的橋藝短文,筆者第一次是在《Northern Lights (eds. by Ray & Linda Lee)》這本2003年出版的短文集中所讀到。2012年初時,BBO網站再度刊出這篇文章,筆者覺得很有意思,在這邊跟大家分享。BBO網站刊登的僅有正文,而《Northern Lights》收錄的文章,還包括主編Ray Lee的一些說明。

編輯評語:如果你對Fred Gitelman不是那麼熟悉的話,你可能會以為他是個內向的電腦怪咖,只是剛好他比世界上大多數人牌打得都好。但事實上,Giteman不但充滿活力,且深具幽默感;以下這篇文章將他這種特質表露無遺。這篇小故事其實採用了The Prisoner(台灣譯為《密諜》,可參考維基百科)這部1967年英國電視劇的哽,該劇由Patrick McGoohan(派屈克‧麥古恩)主演。如果你對這部經典劇集不熟的話,那不好意思,這裡沒有足夠篇幅解釋給你聽。但如果你對這劇集夠熟悉的話,那其實我們也不必解釋了。

(以下正文)

他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是那道氣體。那天晚上他剛辭去世界橋協的執行長位置:反正也撈夠了。他正回到公寓,收拾一些重要檔案,準備開始他的全新人生。正當他準備離開時,公寓開始漫出陣陣氣體。藥效很快,他幾乎馬上就不省人事,腦中閃過一個念頭:他們終究逮到我了。

他醒來時,坐在南家的位置上。這是個大房間,中央擺了張牌桌,四周圍滿了聚光燈跟攝影機。對家是個他沒見過的男人,左敵家是個矮侏儒,穿著管家的服裝,右敵家甚至不是個人類:看起來像個大大的白色氣球,直徑足足有六呎。這氣球扭來扭去,同時還發出不太高興的咯咯聲。

他對家開口說話了:「不要怪Rover,它太興奮了,畢竟我們好不容易才湊齊第四個人來打牌。」

「這是什麼地方?」犯人開口問。

「Village橋藝俱樂部。」

「你又是誰?」

「我是新的二號。」

「誰是一號?」

「你是六號。」

「我才不是什麼幾號,我可是個活生生的人。」

但大家好像都等著看好戲。搞不清楚狀況的六號,這時發現自己拿了這樣一手牌:



他又發現桌上每個人的面前都已經擺了張叫牌卡,很顯然牌局已經開始進行了。由左手邊(西)那個管家發牌,目前叫牌過程如下:



六號在桌上翻找了一下,看看有沒有敵方的制度卡,但什麼也沒找到。

「你要什麼?」二號開口問。

「資訊。」六號回答。

「這裡什麼也沒有。」

「你到底幫誰?」

「等等你就知道了。」

六號當下打定主意,絕對不可以讓動向未明的同伴主打這牌,因此排除迫伴賭倍出聲。他試著叫出3NT,侏儒管家Pass,同伴直上6NT,Rover(氣球)賭倍,六號Pass,侏儒管家也跟著賭倍。二號很快地揮揮手表示,對於這種不合法賭倍的處罰,就應該馬上給它再賭倍。為了秉持Village橋藝的精神,六號也跟著再賭倍,隨後大家都Pass了。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4:00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橋藝,牌局,Gitelman

September 22,2013

2013第41屆百慕達盃報導二 - 戰況激烈



延續上一篇報導。比賽持續進行中,名次屢有變化。打完15輪時(剩下6輪)前六名大致形成領先群,依序是:義大利(212.47)、美國一(201.26)、摩納哥(195.73)、荷蘭(191.11)、日本(187.94)、波蘭(186.74)。這其中位居第五的日本風險較高,剩下六場比賽中,有五場要跟除自己之外的其他六強隊伍對戰,備受考驗。七到十名依序是德國(172.65)、中國(167.97)、英格蘭(164.11)、以及加拿大(163.81)。再後面的三個名次阿根廷(146.97)、印尼(146.01)、美國二(145.91)。美國二自認為還有機會,剩下六場皆對上八強以外的隊伍,如果可以大量取分,再加上前面的隊伍出點狀況,要追上第八名22勝分的差距是有可能。但問題是其他隊伍也有相同機會,誰能脫穎而出擠進八強,還有一番廝殺。

第13輪第1牌,北家開叫,雙無身價。


義大利對印尼。兩桌經由不同的叫牌過程,最後皆由南家主打4。公開室義大利西家Versace首攻J,東家Lauria連吃兩磴梅花以後,保守地回出黑桃,莊家跳A定住。拔掉兩張紅A後,對著桌上的Q射小紅心,西家拋7,夢家上J,東家K吃進。事實上這時已經無法阻止莊家成約。東家再度回攻黑桃,莊家手上吃住後,王吃梅花下桌,提兩磴方塊手上拋去兩張黑桃失磴。接著可以從夢家引王牌偷東家,攤牌成約。

關閉室印尼西家Tobing一樣首攻J吃到,續攻梅花進東家手後,東家Asbi續攻梅花迫夢家王吃,讓莊家陷入麻煩。義大利的南家Madala一樣先提吃兩磴紅A,接著打出Q,發現王牌壞消息,東家K吃住這磴後,10躲在夢家的J後面,一定可以吃到一磴,合約倒一。

因為橋引問題,第三圈東家如果續攻梅花迫夢家王吃,在錯誤的時效進夢家手,莊家即使可以偷到一圈紅心,仍無法保證成約。在美國二對上加拿大的比賽裡,觀戰的Kit Woolsey提出解決的方法:第四圈從夢家拉J,迫東家蓋上K,然後手上吃住。接著疏通A,提兩磴黑桃,夢家王吃第三磴,東家雖然可以超王吃,但已經被投入,得讓莊家成約。只是這種打法太「雙夢家」,實戰中並不容易實現。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8:22回應(1)引用(0)橋藝 │標籤:比賽,橋藝,牌局

September 21,2013

2013第41屆百慕達盃 (41st Bermuda Bowl)




2013是奇數年,依照往例是世界橋壇最大賽事百慕達盃的年份。對某些橋友來說,百慕達盃才是「真正」的橋藝世界盃。其他四年一次的「羅森布倫盃(Rosenblum Cup)」或「奧林匹亞盃(現已改制為世界心智大賽World Mind Sport Games)」,其「含金量」總有那麼一點不足。除了賽制不同以外,參賽名額的限制,也是百慕達盃跟其他兩項賽事大大不同的地方。世界橋協(WBF)目前將世界橋藝分成八個區域,分別給予不同數目的參賽名額;例如一級戰區歐洲有六個名額,而我們台灣(或稱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所在的第六區(簡稱亞太區APBF)則有三個名額。但今年跟我們同區的印尼是主辦國,不占名額,因此我們這一區今年在各項賽事均有四隊參加。三個主要盃賽:公開組百慕達盃、女子組威尼斯盃、長青組d’Orsi盃含地主國在內,各有22個隊伍,爭奪這三個冠軍頭銜。

相對於百慕達盃參賽名額的限制,世界心智大賽倒沒有相關規定。由於世界心智大賽乃是承襲四年一次的奧林匹亞盃而來,因此以國家為單位,各國皆可派出代表隊參加,但僅能一隊。不知道是否仍在「推廣」階段,目前似乎沒有名額的限制,參賽隊伍也不算多。至於羅森布倫盃,更是沒有參賽資格限制,世界橋手大可跨國組隊參加,彷彿一次橋藝嘉年華。也因此限制名額的百慕達盃其實很像兩階段賽事:先取得參賽資格,再正式進入大賽本身。加上賽制的不同:限制參賽名額22隊的百慕達盃近年來一律先打一個禮拜的預賽大循環,每個隊伍皆有交戰機會,然後再取前八強進入複賽。複賽以後單淘汰捉對廝殺,打96牌以總IMP決勝負,而決賽更是延長到128牌。至於其他賽事的牌數或強度,通常不太容易跟百慕達盃相比。也難怪儘管世界冠軍頭銜那麼多種,百慕達盃始終是某些橋友心目中唯一的聖盃。

今年賽事由亞洲的印尼舉辦,對台灣的橋友來說觀賞轉播賽事不須熬夜;再加上剛好遇到中秋連假,實在非常適合以上網方式參與今年度的橋藝最大賽事。到週五為止,預賽已經打了12輪,大約進行了一半賽事。當然,循環賽事的對手狀況時有變化,可能先強後弱或先弱後強,暫時的名次變化不必太在意。但參賽隊伍皆是各國菁英,能夠擠上前面名次的隊伍,進入複賽總是多點機會。預賽計分採用新制20勝分,12輪結束時前八強依序是義大利、摩納哥、日本、波蘭、德國、美國一、荷蘭、中國。緊追在後的還有英格蘭、印尼、美國二以及加拿大。中華台北暫居第20名,仍在力爭上游。賽況可參考此網址。


筆者一向很喜歡這種共牌的比賽(各桌比賽皆面對相同的牌局)。儘管參賽橋手皆是頂尖水準,但相同的牌局往往產生不同的結果,在在表現出橋牌的迷人之處:技術很重要,但運氣始終扮演著它的角色;這跟真實人生是不是非常相似呢?

第2輪第15牌(牌號31),南家開叫,南北身價。



前幾年電腦發牌剛開始流行時,包括我在內,很多橋友對於電腦發牌都有種說不出的排斥感:除了沒有根據地主觀覺得容易出現怪牌以外,還會覺得自己被人(或電腦)給玩了。但電腦發牌其實有很多好處,除了發牌機的使用可以迅速且大量地製作出共牌以外,對於紀錄的建立跟資料保存上網,皆大大地提高便利性。到了最近幾年,已經不常聽到橋手對於電腦發牌的抗拒或質疑了。但是這牌的出現,還是不禁讓人感覺到電腦發牌的「怪異性」。

在美國一對上摩納哥的關閉室這一桌,美國一的東西家年輕好手Kranyak-Wolpert對經由下述過程叫上7。西家於第二家位置正常開叫1,東家2二蓋一答叫;西家再叫2也屬正常,光看西家的牌,缺門對上同伴的牌組,牌值不算大好。東家的再答叫可能是不同結果的「分水嶺」:美國一的東家Wolpert決定再次強調方塊而非介紹第二牌組的梅花。東家牌值沒有增長,繼續叫出3,等待進一步消息。於是東家的3沒等到任何有用訊息回應,或者至少知道西家沒有額外力量,只好叫出4NT,應該是針對黑桃牌組詢問關鍵張;也對啦,對東家來說,西家有沒有A才是最重要的問題。西家回答6不確定是兩個關鍵張帶一個缺門,或是兩個關鍵張帶梅花牌組。東家決定逕自叫上7,反正西家還有選擇的機會;但西家Pass接受了這個合約。

其實光看莊夢兩家牌的話,這個合約還不錯,只有王牌得要處理。北家首攻10,夢家A吃住以後,試拔A驚見南家墊出5,王牌分配現型,但一定得掉一磴了。7倒一。

公開室的東西家則是Helgemo-Helness這一對,前一輪叫牌與關閉室相同,但在西家再叫2後,東家決定3叫出第二門牌組。於是西家可以放心地加叫4,東家此時做了個「高風險」叫品4;據說有人示警,但西家卻Pass掉了。除非有人誤會或記錯特約,否則光從西家牌來看,不太可能自行發動特約嘗試滿貫。而從東西家牌來看,沒有叫上滿貫實在是大有問題;只是關閉室美國的東西家叫上倒一的七線,公開室這兒不管什麼合約,只要打成就有賺了。最後4打成七線,替摩納哥拿到11IMP。

在三個組共66個橋對中,這牌最大比分來自長青組蘇格蘭對印尼的比賽中。蘇格蘭的東西家打成被賭倍的7,而印尼的東西家卻搞砸了6,讓蘇格蘭進帳18IMP。撇開可能記錄錯誤不說,這牌僅有三對叫上7,而且都打成了。這三桌對抗7負責首攻的北家,都沒有找到首攻梅花讓同伴王吃的致命防禦。老實說7不能算是最合理的選擇,但就牌張分配來說,黑桃雖是4-2分配但北家雙張帶J,兩位防家的方塊又剛好3-3分配,沒有找到梅花首攻的話,7合約是擊不垮的。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7:00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比賽,橋藝,牌局,叫牌,Fantunes

July 20,2013

Mike's Advice (2012 Nov)

在ACBL Bridge Bulletin的各種等級專欄裡,Mike Lawrence是少數同時主持兩個專欄的橋藝專家(另一位是Eddie Kantar)。除了我們先前介紹過初學者等級的Mike’s Bridge Lesson以外,他在Advanced等級還有一個Mike’s Advice專欄,內容主題雖不固定,但對於想要更進一步的橋手來說,絕對可以從這專欄獲益良多。

在2012年11月號的專欄文章裡,Mike以兩手差異非常小的牌做比較,介紹非常細膩的打法差別。我們都曾經有過這種經驗:在某桌看似鐵當的牌,在另一桌卻被打成了。是隊友防禦不力,或是主打功力的差別呢?看完本文,或許我們可以找到一些答案。以下文章儘量維持原文語意,但或許力有未逮,還請多多指教。

孿生牌(Twins)

底下是兩手幾乎一模一樣的牌。如果你在序分賽中遇上這兩手牌,牌張上的微小差異,理應讓你採用不同的處理方法。




這兩手牌僅有南家的9換成8這樣的差異,但這讓處理牌的方式變得不同。暫且假設這兩牌的叫牌過程相同:南家開叫3,北家加叫4,結束了叫牌。西家首攻連拔AK,再打第三圈梅花,東家跟Q,莊家小王吃。接著莊家試拔A,東家拋牌,亦即西家持有四張王牌;在第一手牌裡西家黑桃持有Q873,第二牌則是持有Q973。

如果你是南家的話,接著該怎麼打?如果對於極相似的這兩手牌,你的打法都一樣的話,那我建議你繼續讀下去。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22:11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橋藝,MikeLawrence

April 7,2013

上專欄的首攻 – from 《Kantar on Kontract》



橋書讀得夠多的話,一定看過這種首攻:為了上同伴手獲得王吃或穿梭另門花色,拿AKQ帶頭的牌組卻偏偏首攻小牌。首引建功之後,這位大膽的防家還會「謙虛」地說:「這是擊垮合約的唯一機會!」我們看到的報導都是成功的例子,那有沒有糗爆的例子呢?

Eddie Kantar在《Kantar on Kontract》一書裡就「貢獻」了這麼一副牌。某年於克里夫蘭所舉行的全國雙人賽,南家開叫,雙有身價。

如果你是西家,在經過上述叫牌過程以後,你會選擇什麼首攻?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01:34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橋藝,牌局,E_Kantar

March 23,2013

歲月催人老 - 2013 Vanderbilt 馮德比盃 R32



橋牌比賽當然是極花腦力的活動。但我想任何一個橋手都可以告訴你,體力一樣是關鍵因素。在承受極大壓力的長時間賽事裡,還必須全神貫注專心一致,其實體力(或說精力)的流失是非常快速的。雖然比起其他心智比賽來說,年齡對橋藝的影響算是比較輕微;超一流橋手往往可以獨領風騷好幾十年。但再怎麼說,年紀大了,總有體力不濟的時候。

由Larry Kozlove、Gaylord Kasle、Peter Boyd、Steve Robinson、Kit Woolsey與Fred Stewart等老將組成的Kasle隊伍,曾在去年(2012)北美春季大賽拿下Jacoby Trophy冠軍;而這回在2013馮德比盃(Vanderbilt)32強對決Lynch隊伍(由Carolyn Lynch、Mike Passell、Aleksander Bubinin、Andrew Gromov、Cezary Balicki以及Adam Zmudzinski所組成),由BBO安排轉播。但殘酷的是,曾擁有世界冠軍頭銜的Kasle這些老將,在比賽末段卻在全球橋迷眼前,連續五牌匪夷所思地輸掉51個IMP。連BBO的轉播評論員都只能無奈地說,他們都很累了。

在第四節(本賽事共64牌,分成四節比賽,第四節牌數為49到64)開打之前,Kasle小幅落後10個IMP;打完第57牌,Kasle變成落後13個IMP;然後從第58牌開始,Kasle遭遇了一連串的厄運。

第四節,第58牌,東家開叫,雙有身價。



在公開室這兒,東家開叫2是表示紅心或黑桃的弱二開叫,西家答叫3,而東家如果是弱二黑桃則可以改回3。北家賭倍出聲後,東家Pass不叫即表示紅心牌組。而南家叫出3後,北家持牌很難不叫上4。於是最強的一手牌便攤在桌上成為夢家。

西家正常首攻Q,夢家A吃住,東家跟了2。莊家這牌最大問題當然是難以回手,如此不僅無法順利處理低花,連建立方塊都有問題。合約不是沒有機會,比如說,如果王牌可以不丟,方塊又可以建立起來等,但成約機率實在不高。這桌的莊家決定連拔王牌AK,但Q仍不露面。莊家從桌上拉J,被西家的Q吃去;西家拔掉Q,再打J迫莊家王吃進手。莊家再打方塊,西家跳出A,於是莊家桌上拋去K。西家再攻紅心迫夢家最後張王牌王吃,但莊家可以10回手提方塊。但CK不對位,莊家最後再掉一個梅花,合約簡單倒一。

西家如果仔細計算,A應該扣住一圈,如此可以阻止莊家建立方塊;除非東家的2弱二可以弱到連CK都沒有,否則扣住A應該很安全。如果知道另一桌的結果,西家可能會後悔沒有扣住A。

關閉室的東家並沒有開叫,於是第三家的西家開叫1C(波蘭梅花,三種可能),北家賭倍,東家答叫1表示四張以上紅心。西家再叫1表示三張紅心以上支持,北家再度賭倍後,南北方一樣叫到由南家主打的4

這裡的西家一樣首攻Q,夢家上A吃住後,僅拔A,然後莊家做出不一樣的嘗試:打出K!如前所述,如有防家持黑桃帶Q雙張以及某種分配下,合約是有機會的;但依這牌的實際狀況,莊家這樣處理卻帶來災難。西家A吃進這輪後,續拔Q,然後打出第三圈方塊讓同伴王吃!對莊家來說不幸的是被短王牌的防家王吃贏瞪,而且還無法利用方塊上手。

東家接著回出紅心,莊家手上王吃,這可是唯一上手的機會。或許是因為莊家打定Q可以敲落,所以利用這唯一的上手機會偷梅花。在CK不對位Q又沒辦法擊落的情況下,合約最後垮了三磴。有身價多當兩個,Kasle掉5個IMP。

第59牌,南家開叫,雙無身價。



在公開室這兒,北家的1插叫僅保證四張,事實上這是危險動作。我們從四家牌可以看出,東西方缺兩頭A沒有滿貫可以打,處罰2使其倒四是最划算的交易,但實際牌桌上恐怕很難看出這一點。東家的1答叫是迫叫成局,西家再叫Splinter 4表示黑桃支持下的短方塊。問題在於東家的4叫品:這可能僅表示滿貫興趣(所謂的Last Train),但也可能表示紅心控制,端看雙方如何約定;只是從結果來說,顯然有人判斷失準,叫上缺了兩張A的小滿貫。防家沒犯錯,A沒餓死,合約倒一。另一桌合約正常停在一局,這讓Kasle再掉11個IMP。

接下來這牌除了歸咎於因過度疲勞而失神以外,實在想不出任何理由。第60牌,西家開叫,南北身價。



公開室的東家在兩家Pass後直開4搶到合約。南家首攻3,北家A吃進,續攻方塊,莊家K吃進。莊家能做的事不多,先送Q,南家跳A吃住後,再攻方塊讓莊家王吃。莊家敲兩圈王牌停在桌上。其實從雙夢家可以看出,桌上這時如果拉J叼下南家的10將可以成約;但實戰中莊家僅是簡單的拉小梅花手上王吃,儘管南家掉出10,但莊家並沒有足夠的橋引建立梅花。於是只好一路拔王牌,但北家只要跟著桌上拋牌即可,最後合約倒一。

莊家處理梅花的方法,僅能對付某位防家梅花僅持AK雙張,或是持雙張帶大牌的人第一圈沒擺上大牌—這在另一桌真的發生了!

關閉室的東家正常開叫1,在沒有人插叫的情況下,一樣叫到紅心一局。前兩輪的攻防與公開室相同,一樣是兩圈方塊後由莊家K吃進。接著這邊的莊家一樣打出Q,南家這時卻跟出10!這實在有點叫人傻眼!這不太像刻意的假牌,畢竟夢家梅花J9擺在那邊,10掉出來後,莊家只要繼續頂梅花就可以簡單建立第十磴。這也不像誤導莊家打錯誤認AK都在北家所以王吃偷牌,畢竟北家若拿AK加上A,他應該會開叫,而且防禦上也可能不是這樣進行。總之南家跟出10除了恍神以外,不太容易想出其他原因。

南家跟10不上A,北家只好用K吃住,做他此時少數能做的事:攻擊莊家的下桌橋引,引出5;但依實際牌張分配,這樣引牌結束了防禦。南家再吃A,莊家就攤牌了。無身價一局,Kasle再掉10個IMP。

厄運還沒結束,接著是這副有身價的滿貫。第61牌,北家開叫,雙有身價。



在經過類似的叫牌過程以後(東西家都不叫),兩邊的南北家都叫到由南家主打的6。我們先看關閉室的情況:西家首攻J,如果是你會怎麼主打?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0:31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比賽,橋藝,牌局,Woolsey

January 15,2013

Making the Transition



如何提昇自己的橋技?我想對於稍微有點企圖心的各級橋手來說,這始終都是追求的目標。前一陣子(好一陣子了)BBO的News出現了一篇關於如何從Intermediate到Advanced甚至到Expert的文章,我想對很多朋友會有點幫助,特別轉譯如下。原文網址在此,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選前往觀看。
http://webutil.bridgebase.com/v2/news_fetch.php?id=1348


你在BBO面對跟自己程度接近,甚至比自己還好一點的橋手,但你仍然取得不錯的成績。你找到一個固定對家,他跟你一樣願意努力,想一起變強。你們相約到附近的橋社,參加一些比賽。你們開始在BBO固定搭檔,並且加強訓練。你們都還有其他全職的工作,但還是盡其所能地抽出時間,相約打牌。

那麼接下來呢?人們是如何變強的?很顯然地,有些人對於橋藝特別有天分,但是其他一般資質的人呢?他們是透過哪些途徑逐漸變強的?是靠橋書嗎?還是靠名師?或是透過經驗?還是逛遍各大橋藝討論區,吸收各類能讓自己變強的橋藝知識呢?

至於在橋桌上又該注意什麼呢?想要進步的話,該專注在哪些地方?有沒有任何有用的建言,可以讓人在最短的時間裡獲得最多的進步呢?

可能還有很多問題,不只一次在你腦海中閃過;尤其是你家裡又沒有橋藝專家或是世界級橋手讓你詢問,你生活周遭多半也沒有。BBO當然是一個很有用的橋藝學習環境,但是又該如何好好利用呢?只靠BBO足夠嗎?

這些問題常常在BBO討論區(BBO Forums)被提出,也有許多世界級橋手大方分享他們的經驗,並且說明他們是如何讓自己從一個橋藝好手晉身成為地區或國家高手,甚至是國際高手。
BBO討論區網址 http://www.bridgebase.com/forums/

Fred Gitelman,BBO的創辦人,多年前曾在BBO討論區列出一些他自己的秘訣。

要回答這個問題,或許你該先想想『專家』應該代表什麼意義。就我自己的看法,我覺得『專家』這個稱呼不論是在BBO或是真實的橋藝世界裡,都被大大地濫用了。我認為最多僅有百分之一的橋手可以被稱之為專家。對我來說,專家唯一可靠的標準,就是必須能夠在大多數的比賽裡,獲得經常性的勝利。

這邊有幾個秘訣:

1. 你得有心理準備,橋牌想打得好,得花上好幾年的時間。

2. 儘可能地多打一些牌。

3. 仔細檢討每一副你打過的牌,評估你的缺點,並從錯誤中記取教訓。別相信那種「我今天打得非常完美」的鬼話。每個橋手只要他打牌,或多或少都會犯下一些錯誤。對於「犯錯」這件事抱持正確的態度是非常重要的。

4. 跟最強的橋手一起打牌,並且試著與他們對抗。

5. 向有經驗的橋手請教,並且仔細聆聽他們的答案。不要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而提出問題。發問的目的是要讓自己知道事實。不要向有經驗的橋手發問後,接著指出他是錯的;即使你相信自己是對的。謝謝他們的忠告,並且思考他們應該如何回答。如果你堅持的話,稍後你大可以忽略他們的說法。

6. 儘可能地多讀橋書。

7. 試著使用各種軟體工具提昇自己的技巧並加以理解。BBO已經發展出很多有用的教育資源,這可能很有幫助。

8. 不要花太多時間學習特約或是很新奇的叫牌制度。專注在打牌過程,並且加強自己的判斷。

9.或許可以考慮聘一位橋藝教師或是職業橋手幫助自己學習。

想成為真正的專家,你必須在橋藝叫打各方面皆非常嫻熟。對叫牌嫻熟並不表示你得知道成千上萬種特約,而是在需要下判斷時,你往往可以做出致勝的決定。」

這邊還有一些BBO討論區的專家們提出的其他建議:

每手牌都要計算,並且非常專注。算清楚每一牌,算出所有牌。把每一手牌都當作生死交關的性命問題。在腦海中描繪出四家牌的分配狀況,對每一手牌都養成這種習慣。即使你知道牌局已經結束,正等著莊家攤牌,但還是問問自己,你知道四家牌的分配嗎?

不要躲在你的錯誤背後,而是應該分析你的錯誤。如果犯錯的是同伴,那你得想想自己該如何幫助同伴免於犯下該項過錯。

絕對不要在賽事進行當中討論牌局,但賽事結束後一定要檢討牌局。

找到一位固定的同伴,然後開始發展你們的制度—事實上,幾乎所有的制度都管用。

好好享受橋藝的樂趣,橋牌終究只是一種休閒嗜好,而不是一份工作;即使你打的是「很正式的橋牌」,也應該懂得享受。

BBO討論區還有更多世界級專家提供了很棒的建議,有空可以前往討論。

sakarq發表於 樂多22:37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橋藝,Gitelman

July 22,2012

2012北美夏季大賽GNT Championship


這是近來在網路上引起諸多討論的一個首引問題。在經過如圖示的叫牌過程後,該你首引,你會攻什麼?好好想一想,這可能牽涉到你一輩子才一次的GNT大賽冠軍喔!

這牌出自2012北美夏季大賽(Summer NABC)的Grand National Teams(可譯作全美隊式大賽,簡稱GNT)決賽,坐西家(方位已經過調整)的John Hurd決定保守地首攻小王牌,但這讓他們失去了GNT Championship!全手牌分配如下:

首攻沒中的情況下,莊家還沒成約;但或許叫牌過程給了夠多的訊息,莊家判斷正確地建立黑桃,拋去夢家兩張梅花,讓桌上王吃一次,驚險成約。您首攻對了嗎?您會拔A嗎?還是跟大多數橋手的見解類似,決定首攻紅心呢?

從叫牌來看,南北方一度想打再賭倍的4,因此攻黑桃不太像是對的。自己手上拿那麼多點,還有兩頭低花A,敵方卻仍逕自叫上滿貫,顯然持牌極具分配力量。雖然如果合約有當品,很可能是敵方低花上有失磴,但該拔哪一門,實在是大問題。萬一拔錯張吃到空氣,還讓莊家馬上建立贏磴,風險很高。首攻王牌的確是合理的考量,讓莊家自己去掙扎,如果有當品,被動地讓莊家自己把合約打當掉。更何況,如果在另一桌上隊友也叫上相同的合約,那麼敵方想必也會採取類似的行動;沒理由在這裡要貿然行事。

但事實上,在另一桌的隊友「合理」地只叫到6,雖然順利完成合約,但在這桌敵方叫得太高,卻反而因為自己的防禦瑕疵,讓己方大輸一牌。更讓人悲傷的是,這是整場比賽64牌裡的最後一牌,在此之前己方還領先4個IMP,這牌打完卻輸了整場比賽,真叫人情何以堪?

這牌在bridgewinners.com被提出來討論時,具橋藝教師身份的橋友Steve Bruno說得很好:「在橋藝比賽裡,運氣還是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有些時候你做出合理的決定,但卻導致很糟的結果。這結果並不能忠實反應你的能力,僅代表你運氣不佳,目前還沒輪到你拿冠軍。或許下一次這種事情發生時,你會在獲勝的那一方。這就是橋牌的一部份。

其實我們回頭再看看這副牌,實在算不上「精彩」。在比賽當中,賽員不會知道目前的真實比數;也就是說,這桌的南北家不會知道在另一桌敵方只叫到六線,更不會知道要拼七線才有逆轉勝的可能。換句話說,這根本就是這桌的南北方叫得太高,「運氣好」合約沒倒才大贏一牌,否則輸掉的搞不好就是他們了。是啊,又是運氣。高階比賽出現運氣的捉弄,總是讓喜愛橋藝的我們津津樂道。

那麼,到底有沒有線索能夠看出該拔哪張A呢?具BBO播報評論員身份的橋友Aviv Shahaf提出了一點看法。「考慮要拔A或A時,根據叫牌過程來看,試拔A應該是相對安全的。即使A只吃到空氣而讓莊家建立了梅花贏磴,由於同伴支持過梅花,莊家因此產生的梅花贏磴也不會太多。反面來看,莊家即使有梅花失磴也不會太多,很可能有機會可以拋掉;但如果莊家有方塊失磴,即使你首攻不拔A,他也不太像有機會可以處理掉。」這當然是一種看法,但我個人覺得這比較像是「看到四家牌後」給出的解釋。他的理由歸結起來就是:同伴支持過梅花,所以莊夢兩家應該梅花少而方塊多,拔梅花即使會造成損失,但傷害應該有限。然而,我們可以看到,把南家的小梅花跟北家的一張小方塊換一下,這時拔A就糗大,反而保守引王牌可以擊垮合約。

只能說橋牌之神要讓來自District 9(大約是佛羅里達一帶)的Spector隊伍(隊員包括Warren Spector、Michael Becker、David Berkowitz、Gary Cohler、以及Jeff Meckstroth與Eric Rodwell)衛冕成功,蟬聯GNT Championship組冠軍。

當然,要說Spector隊伍靠運氣獲勝是不公平的。底下這牌由於Meckstroth精湛的防禦,擊垮看似必成的合約拿到12IMP。 ...繼續閱讀

sakarq發表於 樂多19:04回應(0)引用(0)橋藝 │標籤:比賽,橋藝,牌局,Meck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