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2012

舞伴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11:53回應(0)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Poem

October 8,2012

不能相信 10.1 - 10.4 完

<<不能相信>> 完

10.1

「先生,病人有什麼狀況嗎?」

「我剛才好像看到他眼睛睜開了。」

「你等一下,我馬上叫醫生過來。」

「小李、小李,你醒了嗎?」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20:22回應(0)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narration

October 7,2012

不能相信 9.1 - 9.3

<<不能相信>>

9.1

「喂?」

「喂,是李醫生嗎?」

「對,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之前給你看過診的病人,李修文。」

「......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請再說一次你的名字。」

「李修文。」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16:49回應(0)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narration

October 6,2012

不能相信 8.1 - 8.5

<<不能相信>>

8.1

修文今天如往常一樣起了個大早。

同樣在七點左右離開家裡,關上鐵門時,隔壁的陳醫生也正好準備要出門。

「陳醫生早啊!」

不知為何,平常會微笑回禮的陳醫生,卻像是沒有聽到修文的聲音。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23:28回應(0)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narration

October 5,2012

不能相信 7

<<不能相信>>

7

「喂,Nancy嗎?」

「小李嗎,有一陣子沒連絡了......」

「恩,兩個禮拜了。」

「......有什麼事嗎?」

「我們需要談談。」

「......我們上次不是談過了......」

「不,那時我太激動,也太情緒化,我想跟你坦白一些事,我們需要談談。」

「好......約在哪?」

「我公寓好了。」

「恩,那我下班後直接去找你。」

「晚上見。」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21:30回應(0)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narration

October 4,2012

不能相信 6.1 - 6.3

<<不能相信>>

6.1

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原本趴睡在課桌上的修文,無精打采地動了一下,接著便懶洋洋的深了一下懶腰、揉了揉眼睛。知道剛才是下午第一節的上課鐘聲,修文努力地用著神智不清的大腦,一邊想著等一下要上什麼課、一邊在抽屜裡翻找著課本。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21:36回應(2)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narration

October 3,2012

不能相信 5.1 - 5.4

<<不能相信>>

5.1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查一下702加護病房的探訪記錄嗎?」

「請問你是......」在櫃台另一側的護士面帶疑惑。

「我是病患的家屬,我想調查一下來探視的人的大多什麼時候來,這樣我比較好安排時間過來照顧她。」

「請你稍等一下。」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11:22回應(1)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narration

October 2,2012

不能相信 4.1 - 4.3

<<不能相信>>

4.1


-Desperado, why don't you come to your senses?-


歌聲直接在腦海裡響起;彷佛是修文自己想像著歌曲的旋律,以及歌手的唱腔。


現在的他有如被操線的木偶,冥冥中是誰在控制自己的動作?


-Oh, you're a hard one. I know that you got your reasons-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12:55回應(0)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narration

October 1,2012

不能相信 3.1 - 3.4

<<不能相信>>

3.1

放鬆地靠在座椅上,修文看著火車窗外的景色。外邊的林木風景,和台灣西部的青翠相比的話,可說是一種陌生的綠色;不論是那一處處的農田,或者起伏的山形,都和平常所認知、看過的都完全不同。尤其是對從來沒有見過台灣東部風景的修文來說,現在所見的青山綠水,彷彿已經越過了國境。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16:00回應(0)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narration

September 30,2012

不能相信 2.1 - 2.4

<<不能相信>>

2.1

漂浮在水面上,無重力的狀態給自己帶來不確定感,修文無法分辨自己身在何處。不過他知道,這裡是他熟悉的地方;他曾經在某處聞過這種微微刺鼻的漂白水味道。

過了許久,修文才記起來自己現在還浮在水上,而試圖找到可以靠岸、或者離開水面的方法。一翻身,嘗試游起久未練習而顯得生疏的自由式;但是當雙眼甫一接觸水面,便感受到灼熱的刺痛感。還來不及後悔自己因為魯莽,而沒有考慮到水裡可能會有漂白水的成分,以及其會給雙眼帶來的傷害;掙扎的動作造成修文的肌肉僵硬,而往水底沉去。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19:23回應(4)引用(0)黑夜的故事

September 29,2012

不能相信 1.1 - 1.5

<<不能相信>>

1.1

計程車上,後座的乘客一言不發,只是低著頭、看著雙手,並且不停的搓弄,像是指縫、手掌之間沾染上了蜘蛛絲,想要擺脫那纏上的黏膩。修文利用眼角的餘光,透過照後鏡觀察著這位沉默的乘客;但是這樣似乎不能為這無聊的旅途上增添樂趣,而收音機撥放的流行音樂,也不能掩蓋這位乘客帶來的寂寞。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20:04回應(2)引用(0)實驗創作區 │標籤:narration

September 7,2012

August 24,2012

August 20,2012

August 16,2012

December 4,2011

有鬼啊! 弟兄

軍中枯燥無味的生活,並非會讓人神經緊繃,而是鬆弛疲乏。因為軍隊裡要求一致性的緣故,做任何事都要按規定來,如果不照程序做,又出了包,那真的會吃不完兜著走;以前有句話說「當不完的兵」,就是這麼來的。因此,我認為,軍隊大概是最忠實執行SOP的組織了。

 

呆版的生活步調過久了,需要多一些刺激,來讓快成為行屍走肉的自己,多一些不一樣的色彩。如果心臟夠大顆,可以學我認識的一位強者,把車子開到司令台前甩尾(當然,要在夜黑風高的時候做,但是他還是被發現了,差點被勒令退伍)。如果你的心臟只是顆雞心,不適合做太刺激的事,那「鬼故事」是不錯的選擇。況且在台灣,軍隊營區常常在墓仔埔附近,甚至蓋在上面;似乎,在軍中會發生些什麼離奇的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10:09回應(5)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生活記事

December 3,2011

慘綠少年

國軍兵種類別,除了以不同專長、不同服務單位,來區分為陸、海、空三軍,及後備、憲兵等等。其實還有一種清楚明瞭二分法:志願役(意)與不願役(意)。很不巧的,在下就是屬於後者。


...繼續閱讀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20:30回應(1)引用(0)黑夜的故事 │標籤:生活記事

July 19,2011

July 16,2011

July 14,2011

蘭嶼菜鳥騎士

s3300750發表於 樂多23:07回應(2)引用(0)離島 │標籤:漫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