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9日 15:38

Google Android 又涉嫌違反 GNU GPL

「石頭閒語」已轉移到 rocksaying.tw 。 本文新網址請點擊此連結:《閱讀全文》。
Google Android 又涉嫌違反 GNU GPL

  • shirock 發表於樂多Copyleft/Free Softwa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贊助商廣告
     
    回應文章

    Linus 不認為header 檔是GPL 的一部份

    我也很不喜歡google 在android open source 的態度,source 是release 了,commit log 砍光光,今天又看到honeycomb 要晚一點release,哀...
    | 檢舉 | Posted by cmchao at 2011年3月29日 16:45
    我記得我之前也有看到一篇 Linus 的專訪,就像 cmchao 說的,他已經跳出來說過他不認為使用 headers 會構成 derivative work。

    甚至連 Richard Stallman 也承認在 GPL 2 的規則下,headers file 並沒有感染力:http://0rz.tw/u096f

    只是我也不喜歡 Google 在 Android 上表現出的態度就是了……
    | 檢舉 | Posted by BrianHsu at 2011年3月29日 18:22
    雖然如果 Google 敗訴的話,眾多的優質軟體會變成自由軟體,這一點很吸引人,但我要「補充」這 blog 文的說話,(以我不濟的英文理解,那篇英文文章及其引自的另一篇英文文章的意思是指)Google 用自製程式抄寫的是 Linux kernel 的標頭檔,而要避免 Android 生態圈瓦解的風險,可能必須把 Bionic library 替換為 GPL'd library (GPL'd 為「以 GPL 授權的」之意),很可能是 glibc (不過準確地說它是 LGPL'd )。

    引用原文:
    http : // www . linuxfordevices . com/c/a/News/legal-experts-address-Android-GPL-issues/
    「By copying "2.5 megabytes of code from more than 700 Linux kernel header files with a homemade program that drops source code comments and some other elements," and then claiming the information is not copyrightable,」
    「To avoid this potential "collapse of the Android ecosystem," Google may have to replace the Bionic library with a GPL'd library. This would pretty much narrow it down to Glibc (GNU C library),」

    http://fosspatents.blogspot.com/2011/03/googles-android-faces-serious-linux.html
    「Google copied 2.5 megabytes of code from more than 700 Linux kernel header files with a homemade program that drops source code comments and some other elements, and daringly claims (in a notice at the start of each generated file) that the extracted material constitutes "no copyrightable information".」
    「The only real viable alternative is a library called glibc (GNU C library).」

    用程式生程式,很程式師。面對 700 多個檔案, 2.5MB 代碼,用程式處理很工程。

    繼之前在《Google Android 涉嫌違反 GNU GPL》的回覆:
    我對 GNU/GPL 主張的自由軟體的自由的看法很簡單,就是整體自由最大化,既不只得作者的自由最大,也不只得第一手被授權者的自由最大。
    | 檢舉 | Posted by LungZeno at 2011年3月29日 23:38
    在處理標頭檔的手法上,Google 正在做一項最壞的示範。

    我在正文中就已經指出,在著作權法中,基本上不保護軟體規格的符號與結構。所以 Stallman 及其法律顧問才會表示 "just using structure definitions, typedefs, enumeration constants, macros with simple bodies, etc., is NOT enough to make a derivative work." 但 Stallman 說的這句話,也隱隱指出這是有條件的,例如 macros with simple bodies.

    我說明一下,標頭檔本身還是受著作權保護的著作,但是標頭檔中的部份內容不受著作權保護,自然也不受 GPL/LGPL 約束。因此僅僅使用那部份內容並不侵權。所以我們去看 linux kernel 或 glibc 的標頭檔,它開頭還是明確地宣告 GPL/LGPL,因為他們要保護標頭檔中那些仍然受到著作權保護的其他內容。

    這也是為何 Google 不敢直接搬標頭檔來用,而要用自家的工具去撈部份內容。我也在正文中提出我的質疑,它們自家工具的手腳真有這麼乾淨嗎?

    再來回到著作權的基本範圍,標頭檔中受到著作權保護的內容又是哪些?例如作著寫的註解說明,這些內容就是作者的著作,受到保護的。偏偏 Google 自家工具去掉的就是這些註解內容。事實上, Google 的工具必須去掉那些內容。因為不去掉它們,就會受到 GPL/LGPL 的約束。但去掉之後,又有忽視作者著作的問題。這問題可大可小,大處來說是道德問題,小處來說就是法律問題。

    事實上並不是所有軟體的作者(不管是否為自由軟體),都像 Stallman 和 Linus 這麼想。也許其他作者的標頭檔中有一堆受保護的程式碼。例如複雜的 macro、非規格中的符號,又如 C++ 的標頭檔也是包含了許多 inline 的程式碼。這些都是受著作權保護的。Google 如今處理 Linux/glibc 標頭檔的方式,只能說是特例。

    有多少程序員清楚知道這些法律問題?就我所知,不到一成。從著作權通識觀點來看,Google Android 的粗暴手法簡直是負面教材。讓程序員以為對待其他自由軟體的源碼時,也可以這麼做。

    正文最後我也明確地說明 Google 還有很多自由選擇。例如他們可用 NetBSD 為基礎去開發 Anrdoid。NetBSD所採用的 BSD 授權書完全與 Android 主要採用的 Apache 授權書相容。為什麼 Google 不用?在整件事中,我只看到 Google 為了自家的策略與方便,不斷地在佔自由軟體的便宜。
    | 檢舉 | Posted by 遊手好閒的石頭成 at 2011年3月30日 10:37

    這是否一項最壞的示範?我覺得有好有壞。

    與其說「真有這麼乾淨嗎?」,我認為是「踩界」。

    這樣現在大家在網路上討論起來、辯論起來,很多人都上了著作權通識課。

    雖然如果 Google 的做法在法律上被承認沒有問題的話,未能成功把自由感染開去,但能明確化著作權灰色地帶,把著作權限縮回去,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那些簡單而制式化的東西 _變相_ 進入公有領域,是好事。現代著作權法中是有「合理使用」的概念,過份依賴授權條款會擴張「授權市場」,從而 _變相_ 限縮合理使用,因為合理使用的定義是基於「潛在市場」的概念。

    雖然這不是 copyleft 式的自由,但只要這樣做是不犯法,整體自由還是有增加,不過以 copyleft 的角度,是會恐怕這只是理論上的自由而非實質上的自由,因為別人不把這些原始碼發放出來也同樣不犯法,又不過,因為沒有授權條款相容性的問題,所以在另一角度,比使用了授權條款的東西還自由。
    | 檢舉 | Posted by LungZeno at 2011年3月31日 09:50
    "The premise of a true open software platform may be where Android started, but it's not where Android is going," says Nokia Chief Executive Stephen Elop.
    - http://www.businessweek.com/magazine/content/11_15/b4223041200216_page_2.htm

    Google 當初要涉足行動設備作業系統時,在整個開放源碼領域中大有其他選擇。
    例如 Google 若是用 NetBSD 為基礎發展出今日的 Android,那我不會在著作權上多置一語。
    我實在找不出 Google Android 「踩界」的理由。
    更何況它踩的方向,是把自由軟體的內容拉到私有領域。這我可不樂見。

    自由軟體與開放源碼運動發展至今,已經有很多的內容覆蓋在源碼著作權的使用領域上。
    copyright, fair use, copyleft, BSD license, public domain.
    自由軟體界目前焦點已逐漸轉移到軟體專利領域。
    Google Android 真有心為自由軟體與開放源碼運動開拓新的使用領域,應該去踩踩軟體專利。
    不過 FSF 一直在抱怨 Google Android 未積極地處理這些事。
    | 檢舉 | Posted by 遊手好閒的石頭成 at 2011年4月6日 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