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5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y 27,2005

手帕交群像(3)---美少婦小芋頭

我一直覺得這個人上輩子可能是我的姊妹或我媽媽。雖然我從沒對她說過。

這個生性勤儉持家的女人是我的大學同學。剛上大學時因為兩人對認識班上同學都興趣缺缺因此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麻吉的程度只能用“師功筊杯”來形容,也因為這樣的緣故使得小芋頭成功的混進我們的同鄉會,除了那一口彆腳的台語,小芋頭幾乎沒有任何的破綻。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8:22回應(2)引用(1)手帕交群像

手帕交群像(2)─色的有質感:射手塔拉

說起塔拉,我便不得不相信星座這回事。

塔拉可說是我見過最射手座的射手,她擁有射手座所有的特質:熱情、直爽、感性而又善良,但最重要的是她常highlight的一點:好色。你以為塔拉一定是個見色忘友的人嗎?完全相反,她是我見過最不見色忘友的人。

塔拉是我的大學同學,起初我們並不是一掛的,她走同學派,我走社團派;我們可謂兩條平行線:毫無交集可言。但因為這女孩子將自己的名字介紹的挺精采,所以我對她的印象也只是叫得出名字。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8:11回應(0)引用(0)手帕交群像

死者的傲氣

最近看起大江健三郎的小說,『死者的傲氣』讓我想起了看大體解剖帶給我的衝擊與感受。

在看過大體解剖之前,我一直認為在人死後捐贈器官或遺體不是件困難的事。甚至想著以後我也可以這麼著。

但有一年參加同學學校園遊會,這樣輕鬆且理所當然的想法受到極大的衝擊。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7:59回應(0)引用(0)我聽、我看、我閱讀

May 20,2005

我哥哥

Image31.JPG
我哥哥,帶著父母的期待降臨這個世界,O 型雙魚座,生肖豬,家中排行老大,老式家庭教育中典型的不打不成器的孩子。

我的爹娘稱不上重男輕女,但是對家中唯一的男孩又是老大的哥哥卻也免不了另眼相看,期望甚高。因此,小學時哥哥便開始補習,補作文、補書法…….但是年紀小小的他,不愛唸書也不愛寫書法,卻每天沉浸在老夫子、玉女英豪等漫畫人物的世界中。因此考試吊車尾伴隨而來的藤條伺候司空見慣,但是這對許多小孩來說並無法改變學習的困境與障礙,遊戲照玩、考試照慘,當然也造成被修理;但是哥哥卻發揮他這雙魚座的天真個性,與另外吊車尾的兩位同學結成「芭樂園三結義」,繼續過著快樂的小學生活。

升上國中哥哥,腦筋似乎突然開竅,他很用功唸書,不僅愛寫作文,其他科目也都學得不錯;當其他學生已經開始注意外表、穿高腰褲時,我的哥哥卻沉迷於金庸小說、讀者文摘….當年的樣子或許有點書呆子+文藝青年的味道。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8:22回應(0)引用(0)我最溫柔的港灣

給 J 的一封信

你常說我和老人合得來

你常說我是個超齡的妹妹

你常說我老是結交些沒利潤的朋友

你常說我很敢,出去旅行是這樣,換工作也是這樣….

以前你常說我比你更像姊姊,

我想在某些部分,我很不像個妹妹

但是,就在昨夜啊

我突然發現自己開始像個妹妹了

你的說話帶給我一種安定的力量

你的神情讓我覺得有為者亦若是

你的自信讓我感到一種可以依賴的放心

我突然在一夜之間變小了(或說回到一般妹妹應有的狀態?)

姊姊啊,從來沒有這麼叫過你,但是我下輩子還要當你妹妹啊;

和你一起種草莓,和你一起洗澡,和你一起裝瘋賣傻搞笑不正經,和你一起檢討你老闆,吃你作的泡菜小黃瓜,聽你對我的叨叨絮絮……….
.
姊姊啊,你喜歡我這個妹妹嗎?我還是喜歡當你的妹妹。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8:16回應(0)引用(0)我最溫柔的港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