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4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April 21,2005

Who Moved My Cheese?

很奇怪,也很巧合,最近常有人問我,你到公司多久了?我掐指一算快要夠一個小孩上幼稚園了,這樣的年資在我們公司雖然不是排行前五名,但卻有可能是前十,這‧真‧是‧令‧人‧不‧寒‧而‧慄。

這究竟是這麼一回事,本來,我對這個工作的時間期許只有一個月呢!

因為個人學習背景的關係,我一直認為自己在這家公司可以撐個3個月就了不起了,沒想到3個月過了、半年過了、一年過了....時間就這麼匆匆過了;我竟然在這裡待了這麼久的時間。

有些積極往上爬的人會覺得我沒出息、太安於現狀,有些一年換365個頭家的人會覺得我太不善變、太穩定無聊....關於這些“指控”或良心的建議,我都一一虛心接受檢討中;不過說真的,我從來不是個對事業有太大企圖心的人,在還沒有找到我心中理想的事業前,這些對我而言其實都只是職業

然而,對於職業的要求,我的標準可說在世俗標準之下,我的重要性排名是這樣的:
1.符合興趣
2.工作夥伴對味
3.老闆不要太刻薄。

這時親愛的讀者你一定會問:錢呢?福利呢?騙鬼你不 care 這些嗎?說真的,我真的不太 care (我並沒有一個富爸爸!),錢確實能滿足你很多,但是也能讓你很空虛。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4:29回應(0)引用(0)五斗米

April 19,2005

田徑隊事件簿(完結篇)---運動員宣示

本校的田徑隊從來都是志在參加不在得名,因此什麼奪標呀、領獎之類的榮譽都是離我們很遙遠的。

這是我在小學的最後一年,一年一度的校內運動會終於來臨,據說今年的運動員宣示不找游泳隊(游泳隊是本校頗出色之項目),要從肉腳的田徑隊裡頭挑。

一大早訓導主任就廣播了幾位好姊妹去唸稿,不一會有人歡天喜地,有人哭喪著臉回來,而我正好聽到廣播呼叫我,請我到訓導處報導。

『不會吧!我不會唸啦!』訓導主任肯定是爬帶了,他手裡拿著一張稿子叫我大聲的唸出來。對於生性害羞內向的我來說,別說是在運動會上唸給那麼多人聽,現在這辦公室唸出來,就已經叫我很尷尬了。

我跟訓導主任推說我國語不標準,但他就是要叫我唸,他說你如果不唸,以後就每天來這裡寫作業。

事到如今我只好硬著頭皮唸了。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5:37回應(0)引用(0)運動迷記事

田徑隊事件簿(3)---摑掌風波

雖然我很喜歡田徑隊,但是你知道就跟職業倦怠症一樣,小朋友其實也會有倦怠的。

距離比賽沒多少時間,這一天,練習的時間特別長,趁著中場休息的空檔,我們幾位好姊妹講好不想再練習了,也不跟老師報告。我們躲在器材室玩耍,直到有人密報,被老師發現。

帶我們的胡老師非常的生氣,她看著我們腳上還穿著釘鞋,不去參加練習卻在器材室裡玩跳高、跳箱子,她簡直快要氣炸了.....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5:31回應(0)引用(0)運動迷記事

田徑隊事件簿(2)---學習如何講粗話

像我這種規矩穩健的小朋友,參加田徑隊可得要有一番大改造。

尤其田徑隊的成員多是性格豪邁的大哥大姊型人物,說話都在比大聲的,喝水不用杯子,最好水龍頭一開就灌,方能展現那種豪邁與氣派。

當然啦,田徑隊小朋友的語言都是很直接的,諸如代我問候你媽媽之類的語言是很重要的身分象徵。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5:26回應(1)引用(0)運動迷記事

田徑隊事件簿(1)---WANTED!!!

看『去吧!稻中桌球社』,讓我突然想起小學參加田徑隊的種種趣事。年代十分久遠,待我還記得起,且為那短暫的運動員生涯留下些紀錄。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日,上午第二堂課,訓導處廣播要所有的四年級學生到操場集合,眾人不疑有他,還嘻嘻哈哈的老爺散步到操場,殊不知大難即將來臨,汝等將永不得超生咧。

鄉下小學校,人少,但素有惡人之稱的訓導任及其徒子徒孫還是很嚴謹的要大家整好隊形,七人成一列。

訓導主任帶著一個擴音喇吧,闡明今天聚眾於此的目的:ㄟ…為了要使本校的田徑隊更加茁壯、得以傳承,我們要招募新的隊員……..。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5:23回應(0)引用(0)運動迷記事

越南紀行(完)

儘管天氣依然燥熱,路上飛屑依舊,但我卻忘了如何去挑剔這個國家。

◎避暑勝地頭頓

那天,從胡志明市坐了三個鐘頭的車才抵達頭頓。到頭頓去看法國人在越南的殖民史。

頭頓最著名的建築要算是『白宮』。白宮面積雖稱不上大,但因紅瓦白屋建在相期山上,顯得格外引人注目。若不知其背景,飛車而過,恐怕會以為是座現代化的飯店。一旦你走進他,才知這座避暑山莊著實奇特。

白宮建於十九世紀,是法國殖民統治時期,由印度支那總督保羅杜默所建,白宮的庭院種滿了越南的國花—雞蛋花,此時的雞蛋花開得滿庭院,如雪一般的花朵與白宮的建築相輝映。在這座完全西式的西方建築裡,除了總督留下來的生活寫照,還展出越南政府在檳榔嶼海域打撈到的十七世紀古董。十七世紀的東方瓷器仍被囚禁在十九世紀的殖民建築裡,白宮在條頓幾百年了,卻始終自身於這個國家之外,而且越來越不像自己。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4:09回應(0)引用(0)出去走走

越南紀行(2)

就在微小的咒罵聲中,我度過了在越南的第一個晚上。雖然心裡直碎碎念,但這趟『共產國家』之旅還是要繼續下去。

◎堅決反戰!

越南之行第二天的伴遊是一位來自台灣的「正港」同鄉。他在越南娶妻生子,當起大老闆,氣派的賓士車讓他顯得特別引人注意,他很貼心的找了一位女性員工陪我們一起去玩。她的名字叫阿V,今年剛從大學畢業,會講英文,還有法文,我們用很破的英文和她交談,她是最年輕的伴遊,今天要去的地方是著名的古芝地道。

古芝地道是當年越共游擊隊的基地。當時的地道現已成為觀光勝地。我們跟著解說員鑽入層層下挖的密道,這些地道狹小無比,若非東方人的身材恐怕很難鑽得出去,在這陰暗、有點恐怖、伸手不見五指的密道中,幾個壯碩的法國人用欣羨的眼神看著我們在裡頭穿梭自如,一到出口,看著我們狼狽的爬出來,這些法國人問我們有何感想?我用殘破的英文說著:「我,堅決反戰!」。

走出古芝地道,我的心情開始有些嚴肅了,越共在我的歷史記憶中總是被描寫的如何殘酷、如何好戰,但此時才真正體會到歐美帝國主義侵略者的野心,對於越南人的苦難,我由衷的感到同情。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4:05回應(0)引用(0)出去走走

越南紀行(1)

為了讓第一次出國的老姐不至於都是和一群老男人一起,我帶著些許勉強的心情,在匆促的準備下,搭上美麗的華航班機,前往那個印象中都是共產黨的國家。

因為前晚收拾細軟的疲累,顧不得機上哭鬧不停的小娃兒,就像坐火車回家鄉一樣,不一會,胡志明市已近在咫尺。

在擁擠的胡志明國際機場,我們穿過層層人牆,好不容易出了關,38。C的豔陽,夾道迎接親友的人們,這是我對越南的第一個印象。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4:02回應(0)引用(1)出去走走

戰地鐘聲金門行

我沒當過兵,不知道抽到金馬獎是如何一個慘字可以形容,對於過往台灣與大陸發生的戰役,我太年輕亦無太多的感受與認知,只知道金門為台灣付出了很多,而這些戰爭的影響現在都繼續在這片土地上見證。

我因公務之便得以一遊金門。著實對金門有所改觀,除了戰地,金門真是個人文薈萃的小福爾摩沙。

前往金門最重要的便是班機能否按時起降,對於地理成績超爛的我來說,很難想像在金門的夏天竟會有濃霧問題會造成起降時間的不確定。

我暗自祈禱,我暗自念佛,能到金門去可是我盼了好久的呢。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3:41回應(0)引用(0)出去走走

蘇州河上的滄涼愛情

看蘇州河坦白說完全是衝著『人間四月天』徽徽----周迅的一人分飾兩角。

這片子對一個沒到過上海沒親臨蘇州河的人來說,片名給人產生的聯想我想多會是美麗而優雅的。但事實完全相反,一個現代的愛情故事發生在代表殘舊上海的蘇州河。

蘇州河並不美,她是一條風華盡失、垂垂老矣的河,她的灰暗與光鮮的新上海形成強烈的對比。

片頭一開始便由一位男子以類似旁白及影像紀錄的第三者方式告訴你蘇州河的一切。

在河上討生活的人民、在河岸找機會的青年、在河畔談情說愛的愛侶…….蘇州河不過是條生活的河流,但每天卻都有最真實的情感與慾望在此發生與結束。

...繼續閱讀

Posted by robbie1976 at 13:34回應(0)引用(0)我聽、我看、我閱讀
 [1]  [2]  [3]  [4]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