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子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10,2018

過去並未出土的



2018/06/01


自溺。


「如果不想再來一次,那麼就得在來臨之時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即便難受。那次的回返是難受的,如果可以,就再也不要回到那城市就好了。那些隱藏在很好底下的事實是有好就會有不好吧,怎麼可能會都是好的或是不好的呢?



如果我可以是我真實的樣子,而不用怕別人不喜歡。比如,不太想跟人聊天的時候,任性嫉妒生氣有了不好心計的時候,又或是越長大就越無法的一群人障礙。


人與人之間的不一樣,如何在尊重底下依然有自己的主見,卻又理解那是別人的選擇與人生,應該就像是有些人沒有辦法接受那過於自然的樣子般,有時候感覺到人的很寂寞、人的很快樂,真的差不多大家都是一樣的嗎。那些過於擁擠、高大密集而不透風的、汗水迅速在冷熱交替之際成為皮膚上濕濕黏黏極細微的垢。



會被以為的相似性又或差異甚大所好奇、著迷,然後到頭來還是一樣的。有病的一定是自己,才會在每次大島與小島的穿梭間迷失,是自己還不夠吧。」




2018/05/29


每天死去。

 

「好像停下來卻又似乎不停過去的日子,當我再一次看見時,於是知道一切都還未過去。


越是清楚的想望,那些自己可以下的決定,奮不顧身。差異所造成的想像與了解,如果將每一次都視為最後一次,那些起伏的思緒也是,不再冀求、摸索與探底,那些改變不了,你的,我的,生成。


無用,自始至終,循環,再一次。妳不是這樣的人,也不屬於這裡,片段的記憶,並不踏實的安全。



2018/04/17


荒涼。


「每當好不容易有了一丁點的期待以後,隨之而來的總是即刻墜落,再撐一下吧,但又能去到哪裡呢,什麼地方都不會是吧。」

 

「如果我們都不相信不會過去的會過去,不相信會過去不會過去,都是一種乍然與徒勞吧。」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4:12回應(0)引用(0)

November 19,2018

無以知曉



「當我以為沒能在寫出更加傷感的文字之時,只是被擺了一道,像是骨頭擰出血般的離奇,如果你問我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我只能和你說,我不知道,一個無可抵達之境。」



deca joins /巫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3r_2ulkuKY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02回應(0)引用(0)

永劫



「那天以後,你就未曾再為了我們寫下一字一句,後來的幾次碰面,實則匆忙或淡的像一碗水餃湯,用盡的本錢,時間堆疊交換而來的,也都並不足以成為什麼值得讓人甘願存活下去的慾望,那個被棄逐的可能、假定和臆測,或許都像是青春一樣,只能朝遠方走去,而無關乎誰的過去,一個無人之曉的盛夏與森林,我們看似都過著一種新影的日子,卻渾然不覺尼采永劫回歸的必然。


其實後來,也漸漸遺忘而不那麼確定,我們是如何相愛或與否性的問題,就像夜裡安九那過於甜膩的西瓜汁、派克酸臭的雞排,也都只不過是,一時傷感罷了。」



陳奕迅/我們(金馬獎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gLaX6C3OBY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0:48回應(0)引用(0)

October 22,2018

沒有記憶的人



「如果活成一個沒有記憶的人,早晨醒來,都彷如新生的一張白紙,一日一日這樣過去,一切只有如新沒有如舊。
   
沒有了過往的苦樂、悲喜或暢懷,僅是無法量測的第一次,唯一一次。」

   
Bahamas /All I've Ever Know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PjqWwkAymg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08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4,2017

斃命



那些沒有辦法再一次的東西

不是回不去

而是關於起步

很小很小的事

很大很大的事

卻又在比對以後可以說本質上是一樣的



那些或許明白的事

那些未竟與孤注一擲的假性與悖反在醒來或怎麼走上一遭以後

當人說離開是為了家之所在



低估示弱

又或是錯認

可以說本質上是一樣的

栽進溫度的巨大與些微以後

那些無可諱言的必然與可待



時間的逼視與叛逃

甘於迷途半刻與揮霍以後

灰燼或是情色獸慾的虛構與辯證



坐視前方直又彎曲的車行路途

那些靈肉分離的誤以為

估摸那些以為之慣性與倫常

捉住以後的缺漏



禁不住闔不起的口眼

在軟爛撕裂力道裡的回頭路

幼獸魔鬼的誘騙與荒蕪

如果那是要人命的東西

或是相信那些說出口的話

見骨



徐佳瑩/言不由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8jAqe9QZ7I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38回應(0)引用(0)

運屍車



「果以敲碎時間的間隙去看極微小的日常,會一愣一愣的想,何以沒有一天是和穩與極似的。詭譎的又若以拉長延綿的極大區塊瞥過一眼,便又難以承受一切的從未改變。」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31回應(0)引用(0)

November 10,2017

慢慢



「許或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能夠不再那麼咳血般地在意那些說好了卻仍舊沒有辦法的未竟之事。時間帶走與留下的,如果記憶不再那麼精準,身體會記得,慣性、直覺與猛然的幾個文字也是。如果能夠打從心底明白與接受,這樣的一條路是怎麼走出來的,那這般堅決的心意也會隱隱的隱隱的在心裡醒酵著。謝謝那些用極微小、極細微的存在來作陪的你們。」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01回應(0)引用(0)

附魔



「回到房間以後,讓黃燈照一下昏暗的屋子,或許需要先脫光一切的衣物,倚著枕頭掉下幾滴淚,睡著以後再來想想能夠吃些什麼,請不要擔心,試著陪伴這樣軟弱與無能為力的她。在忘記一個人怎麼存活以後,在著迷於身體的柔軟與溫熱以後,在魂不守舍以後,只要還能夠好好的哭與笑。試著對她說,沒關係就這樣吧。」
  
 
ONE OK ROCK /Heartach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9v8aNl6Aps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0:59回應(0)引用(0)

October 24,2017

說好了



一次又一次以後
要笑 不要哭
說好了
繫上
安全帶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7:17回應(0)引用(0)

最後



「夏天的時候,颱風夜的舞台下聽馬頔唱著這樣的旋律與一首歌。站在身邊什麼也沒說的,眼淚如雨一般的下,如果沒有記錯,那是在絕望邊頭的時日裡,第一次的哭泣。

  
後來在雨下著的時候撐了傘,去吃了不知味、脹氣、沒有胃口、作嘔的粥與魚湯小菜。
  
會想要記得那時候的脆弱與義無反顧的相信。」
  
馬頔/傲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r6nqfZ0Z3A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7:14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