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18,2018

和你們一起長大


和你們一起長大。
  
其實我不是一個沒有辦法壓抑(管理?)自己情緒的人。但這段感情幾乎都是你們陪伴著我的,跟著我一起小鹿亂撞,一起發洩出氣,一起經歷初戀這件小(?)事,聽著我們分手又復合,看著我痴傻的對著手機笑,嚷嚷著要留一桌給你們。
   
     
謝謝你們在看見莫名其妙就哭了起來的我時,衝向我,想看清楚到底是在哭還是在笑。認真在意起我的眼淚,抽了一團衛生紙給我,要我不要哭。
   
     
應該也是一種信任,讓我可以在你們面前脆弱,謝謝你們撐住我,讓我更能夠感受我們之間細微的思緒和情感,其實是不需要讓你們看見這些的,卻還是期待對於真實,我們還能不能有更多的理解和靠近,卸下防備,也想讓你們知道,是多麼心甘情願地成為你們的安全地帶。
   
     
謝謝你們認真想著要幫我介紹誰,幫我做市場分析跟調查。女孩看著老師眼睛紅紅的時候說:老師強摘的果子不甜啊。或是一句:他要是敢再甩你,我就去台灣把他揍死。男孩看著我認真的說:老師好了拉,打起精神,難過太久了喔。還有那句:老師那是他不懂你的好拉,不用哭,我們愛你就好,不然你等我們長大(!?)。
   
     
小孩,謝謝你們忍受這樣一個灑狗血的八點檔老師,冬天我們一起走路去環島,夏天來的時候,一起去台灣畢業旅行。
   

沒關係是愛情啊/I Love You(這齣韓劇真的世界無敵好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ZB_gQncO1Y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4:02回應(0)引用(0)

November 2,2018

之中



有點想念陽光想念森林,想念在海之中。


關島快要一週了,日子濕黏夾雜著墨灰的海天一色。好似活在兩個極端點,早晨醒來總是先查看是否停班停課,看了幾日自遠方席捲而來的長浪淹沒礁岩之後,突然有一日,一切都安靜下來,那刻的安寧,像是連海都不會動了,瞬間停了下來。停電幾日,教室裡小孩黑黑暗暗的寫著考卷,廚房的媽媽掛著頭燈煮飯,和小孩打鬧著說,有午餐可以吃我們就要偷笑了,在一切都沒有了訊號以後。
  
  
那日,突然洩氣的感到震驚。那樣的震驚是,從未想過,會有一天,竟然質疑了「老師」存在的必要,一點點懂得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有人說到,為什麼「此刻」我們還需要學校?
    
  
於是時至今日,我們的學習竟需倚賴一位除了自己以外的他者,而無論是被倚靠或仰賴著的人,會不會都是一種荒謬,失去了去學習的能力。
  
  
我們長成與被養成的教與學模式,會不會存在著一種隱約細微或巨大的暴力,會不會我們給出去的,在「此刻」與「未知」裡大多無用,尤以在一個人類失去速度、沒了耐心、過於便利的時代。重要的或許不是我們告訴了你們什麼,而僅是出於一種「我」所看見的分享與「我」所相信的見證,去回應孩子對於世界還存有的各種熱情與好奇,可不可以保有無限並看不到邊界,可不可以創造、撐出這樣的一個空間,和他們一同經歷「我」和「我以外」的世界,在這之中的萬般可能性與關係。
  
  
洩氣並質疑自己所給予的無用,不是否定知識本身的必要,而是忘記了生命活生生的存在,失去了創造與「此刻」。
    
  

Alec Benjamin / My Mothers Eye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VzA5Ie4J5g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5:57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28,2018

沒什麼能給你的



在一個名為教師節的一早,還是發了脾氣,心裡卻又是欣喜,似乎明白所謂節慶的意義,或許是種對於豐收或付出的期待,即便不知道這樣的期待是否健康,卻是教書五六年來第一次真正對於這樣的日子有感覺,真的好喜歡這工作喔,彷彿也懂得所謂母親/父親節日的存在,一種被賦予的身份與某種角色的見證和可貴。
  
  
昨夜的班親會,感到緊張也感覺累,回到房間後湧出許多感動,自己的表現或許並不完美,卻真實。本預期人數不多,卻來了一半以上,並且是那種認真來開班親會,想關心小孩在學校的生活與分享。製了一張極小的問卷,問問父母親,認為此刻的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家長,以及對孩子成長的期待與焦慮,寫完後有了一小段分享的時刻,好美。
  
  
早晨,讀起家長一字一字寫下的,回想一些個別的對話與討論,似乎活生生的在眼前寫進生命的姿態,孩子與大人的,珍惜每一瞬間的真實 、停頓與煩惱。
  
    

「試著放手的母親」、「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母親」、「亦師亦友的爸爸」、「目前還是一個不及格的母親,但會盡力教育陪伴孩子成長的過程」、「我是爸爸」、「威嚴的父親」、「忙碌,無法定晴孩子的母親」。
  
  

裡頭都是愛啊。原來,我們所希望的都好簡單,想要他們快樂、期待小孩活出自己的樣子。但其實啊,這樣越多的自由與無所限制,往往彼此自身要承受的辛苦、對自我的質疑、妥協或對話,往往是更多的。因為,大部分的我們,也許都未曾被賦予過這樣的信任。
  
  

「教育,幫助他人為(ㄨ ㄟˊ)其自己」
  
關於成為自己從來都不是一種好聽話,也不是一種我們一直說就會發生的事,其內裡反而是件極其辛苦、痛苦與孤單的路,而那樣的美好,卻往往只是使自己能夠深刻的,活著。
  
  
很多時候,只要想到一年後,我們的分離,便會升起一股熱熱的情感,得以理解父母親對於放手的練習,是多麽的不易;知道關係的重要,因此當聽見孩子回家願意分享在學校的發生時,又有多麽的珍貴;因為我們都想要完美,而知道要承認自己的不及格,是因為我們都還有著想要善美的趨力,愛的顯現。
  
到底有什麼是我們能夠一起練習的呢。不是出自一種幫助、付出或給予,而僅僅只是想用自己活著的方式,讓你們看見一種或許不一樣的選擇與相信。
  
  
所有一切我能做的,只有用盡力氣呵護你們的自然、好奇、善良與勇敢,然後知道你們自己是誰。無論是什麼角色的日子,希望的總是,心裡頭對你們有愛的每一個人,都快樂。
  

  
艾熱/巨人(謝謝小孩的點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pgx1ewnHq4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4:00回應(0)引用(0)

December 29,2017

現下或是我們的十二月


 
當影像純然試著去捉抓住一個其實你看不見的瞬間時,才能由著這樣一個又一個的拼湊,猛然發現原來日子是這樣過的。

 
常常想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生活,是一份什麼樣的工作,是一個如何的角色。沒能有些什麼特別的,就是每天張開眼睛之後,我和你們一天又一天的長著,眼裡看你們是小孩,聽你們說著我是大人。

 
遠遠看應該是一件很美的事吧,可以這樣漫漫長長的看裡頭的變化,生命影響著生命,時間幾乎是不著痕跡的。

 
你們的每一個模樣,我的每一毫思緒,未知的抓狂與驚喜,沒有辦法去說像是有了九個小孩一樣,而是擁有了9+1個真心,這是活著最珍貴的事吧,而不願去想像、猜測有更多的期待與美好
 

在這東北季風強肆的冬日裡,仍然還是會有像這樣溫暖的顏色出現。就像去年這個時候在烏來的山頭裡,在種籽看見的那道天光。
 

蘇打綠/當我們一起走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AWPPcPaiQo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0:58回應(0)引用(0)

November 18,2016

想讓你看見的是這樣的我

 


想到的時候還是會哭,是因為愛還是恨。


妳受傷了,出其不意地狠狠被亂傷了一大把,在一個從未有人如此質疑過妳,在關係裡頭的盡是不被信任之時。就這樣赤裸裸站在她的面前,聽她斥聲數落妳近乎一個多小時,在這週間裡的接二連三。



妳何嘗會不知道人世裡頭的刺,他們要妳懂得保護自己。然而眼中望出去的盡是對人的信任,不願懷疑身邊的每一人,以為溫柔與真實是唯一的武器。在想是不是妳的不夠柔軟或是愛沒能好好地傳遞出去,才會讓她張牙舞爪般不清楚自己正對著妳說些什麼。妳說妳並不理解,怎麼能夠有人那麼壞,對著一個人說上千百萬句帶刺繼續攻擊力道的語言,線斷掉了,在她的世界裡她說要不非黑即是白,妳不是不知道生活的組成裡頭盡是些這樣的人。是妳活在自己的舒適圈裡頭吧,他說妳就是過得太好太天真了,未出社會的蠢,竟到了這個時候都未曾被如此殘暴的對待。妳說是因為愛,因為想要好好的愛自己與你們。



她知道危險,所以保護了自己。妳看不見危險,妳相信危險不那麼理當存在的,在人的世界裡頭妳相信人。在妳選擇在臨危之時先保護別人而不顧自己時,在妳背棄理智只為了等待讓愛發生時。在妳用了七年的時間看著他,在妳與孩子的世界裡頭活生生的都在長大。



妳怎麼會不知道人是怎麼活下去的,只是妳相信那至高性。會受傷是因為妳毫無保留,孩子也是。會受傷是因為妳站了出去,守護這般妳日漸不疑的。



他說就像是小時候的妳撞到桌角後不會再撞第二次,然而妳的選擇或許、仍然、還是會不顧一切的想知道那是什麼。

他說妳不要再拿妳軟爛良善的心去擁抱那迎面而來的尖銳,但如果不這個樣子,還需要怎麼活。



當妳擦掉行事曆上那些小小圈著圓的數字時,想要她好好的活著,孩子好好地長成人。


Baby Song /陳奕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uiZJl1Yp_4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4:19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21,2016

山的那處

好像在這裡,一切都變得多餘。


早秋好像真的來了,這學期回到那山裡頭的學校兼課,開了一門人啊這東西的課程,想跟高年級的小孩玩玩身體,聊聊腦袋與哲學,想知道那些在身上發生的奇妙事兒,在孩子身上會有什麼樣的發生。


先前總是坐友人們的車上下山,但這學期想試試騎車,這是在城市生活的週間裡頭,與風最靠近的、與大片厚根植的樹最靠近的,有著放眼望去遮也不住的綠與頂頭上的灰與藍。即使掛著口罩迎面而來的仍滿是土的、草的、雨的氣味,這裡並不完美,卻是真實有自然有人的小仙境。


前面幾年來上課時總是很有壓力,在一個自由、自主、民主的校園裡頭,混齡、沒有課本、沒有所謂制式的教案與文本,一切都是從人與關係出發,學習不會只是小孩的事,大人也總是如此,是活生生的你如何與世界有所連結,是你對世界的好奇與追尋走到了那裡,是你面對自己了嗎。


以前在這裡妳是害怕對話的,不知道怎麼說話,而人們卻總是好好的在位置上給出等待的空間,會害怕小孩不喜歡你,會擔心小孩不選你的課,怕自己是個無聊的人,時間卻悄悄的在這裡發生了變化,不是一股腦的想要填塞時間讓它感覺是充實與豐富的,而是學會等待與在許多的當下,不再有那麼多的害怕,而是相信,相信人之間的善意,聽自然和你說的話。


開始感覺得到所有的語言,知道小孩與妳的關係正在建立,那些以往陌生的與曾經熟悉的,就這樣看著他們在這裡的自在與不自在,眼珠子裡頭的光與自信是騙不了人的。會開始想要在教室裡頭用石頭圍出光火,看著小孩在雨中騎單車與獨輪車、踩踏著高蹺,邀請你和他們玩著各式屆屆相傳的童年遊戲,午餐是孩子的爸與媽們上山來煮食的體貼與用心,你會看到小孩輕輕抓拾起蚱蜢蟋蟀後再輕輕放下,其實大部分是生靈們自己驚嚇的跳走,也會有小孩好奇的甩丟牠們就像我們曾經都做過的,當然妳根本是碰也不敢碰。


那天在新建好的頂樓平台,往小樹屋那處望去,竟有隻不具攻擊性採蜜的蜂就這樣停歇在妳的手指上頭,曾和小孩介紹過這樣的蜂,然心中仍有恐懼,在牠停靠了幾秒後輕輕的晃了晃指頭要牠離開,卻仍驚喜著這般遇見,錯以為的朵蜜。


點亮了的火燭,小孩說想拿疊疊樂的木頭燒燒,若孩子顧自做了這樣的事大多時候可能招致一頓怒斥,更何況那還是從日本帶回的友善樹木製品,沒想那麽多只說好啊待會下課的時候可以取一試試,其餘小孩接二連三的加入,拾著那片小小的木片輪流燒著,聞著它焦了、變得黑黑的,然後說原來是這樣啊!


就像很多時候妳的無智之舉,他們仍笑看著妳的天真與無知。


山裡頭下著雨,平地上頭的柏油,是乾的。


徐佳瑩/喜歡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RPrNV6lPGQ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23:34回應(0)引用(0)

June 17,2016

課堂上胃腸翻滾地說著(摘節)

《身體的白》

身體帶著一身的群色來到了這裡,為了要掩蓋那樣的雜穢,因此用了許多東西來打包它。身體怎麼可能會是白的?駛離母體的羊水層後,便很難再是白的了,那麼為什麼又企圖去尋獲那樣的白呢?

 

《毫無限制的選擇是好還是壞》

這些看似無限選擇的現代性與時間裡頭,選擇似乎常常伴隨著自由。那麼究竟什麼是自由,當它常常被包裹著在以學生為主體、那些關於彈性、多元、開放、民主等理念裡頭時,自由怎麼被實踐。

而它仍然會以一種流動中的動態來回摸索與變形,在這一片並不靜止的海域裡段段地開啟一個又一個的如新如舊。

 

《白的想像》

每個人對於白的想像會是一樣的嗎?在一堂課程的經營裡頭,你會想要留多少白給身為教師的自己,留多少白給學生,留多少給未來時間裡頭的猛然想起。

並未發生。使我重新去思考關於留白的這件事,在不同的角色裡頭、不同的運作系統裡頭、不同的關係裡頭,那些皆可能將至的知與未知。或許在這樣的反思、檢討與實踐裡頭,創造才能夠真正地得以發生,在那些出其不意,在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與反覆,一層又一層的堆疊裡頭。


《站著的地方》

你是用一個什麼樣的形體,站在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呢?當我們以一個有形的個體站在一個這樣的空間裡頭,能夠產生出些什麼樣的關係。聲音、語言、色彩、物體、節奏、身體等都存在在這樣的一個域裡頭,我們試圖掌控它、使用它們、與它們相處。我們先是柔軟地靠近認識它,然後再加進自己的詮釋與理解,吸收吐納後分享傳遞出去,這聽起來似乎無所不在,好像我們站著的分秒這一切都不斷發生著,而此與彼的差異之處在於你當下的意識裡頭,你是如何做出選擇與反應,無論是在場的感受與行為或是回望後的凝視與觀看,這裡頭差異的距離又是如何,是巨大的落差還是區區的些微。你試圖做些補救還是雙手一攤讓它就這麼流過,但無論你的選擇是什麼,它總是會留下了些什麼。


Szonáta gordonkára és zongorára Op. 4 I. Fantasi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qH3l2jB0PU

(最近偶爾的早晨與通勤路上都是這種)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7:43回應(0)引用(0)

December 25,2015

尋常的日子

20151009

這小子總是逗得我又哭又笑,搬了家回到離家後的第一個棲習地-文山區,那些熟悉的人事地景。大學四年、畢業後一年、碩一結束後的暑假,又回到了有這小子的日常,眼前的男孩有了巨大改變,以前他小學時和他說話就像是對牛彈琴,十句話有五句話打進他心裡已是難能可貴,甚至許多次不知怎的課上著上著便打鬥了起來,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回他直狠狠咬著我的鼻子不放,我立刻爆哭起來,他慌張的在屋裡東奔西跑,嘴裡嚷嚷著天啊我幹了什麼好事,天啊我要被抓走了嗎?因此不知所措的把頭放進炒鍋裡、探進烘碗機裡甚至意象天開的要用剪刀剪斷好了,是不是很讓人驚心動魄,每回見到我總說天啊妳怎麼又來了、怎麼又是妳啊。

 

兩年不見後,這幾次他每每讓我又驚又喜,先是說欸妳遲到了,所以要晚十分鐘下課,要不看我嚷嚷著沒吃晚餐趕過來上課累極了,將吃了一口的巧克力派遞給我,喏拿去,我又是笑又是演的說怎麼可能你是不是又惡作劇了,一定是這超難吃,還是它掉到地上了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吐口水在上面,啊再見我走錯樓了,他偷笑竟懂得我的玩笑話,他對著我說分享,我大笑你是說要和我分享的意思嗎,他點了一下頭說對啊,真是有種苦盡甘來之感。


有一回我開了一段他小學四年級我和他一起上課的影片,他直比著裡頭這個人說天啊這是怎麼一回事,那時候我怎麼了啊,沒關係青少年的我清醒了,我現在變聰明了,可是那時候的你好可愛啊和現在都不一樣,他露出他招牌猥瑣詭異的笑容說現在不可愛了嗎?逗得的我心花怒放,以前和他上課時我的腦細胞總在快速的陣亡中,然而這回每次都能夠有些新的發現,這陣子我因為媽媽的病情受到些許起伏,很多時候離開醫院後仍要趕著和他上課,但每每都有種被他療癒之感,很高興現在十句話裡頭他幾乎能夠完整接收到,或許在學習的這條路上我們還有許多要克服、挑戰與發現的,但很高興這一次你打開來讓我邀請你一同前行,親愛的孩子啊。

 

你看看,都八年級了還是老大不小的將那比我高壯粗肥的腿挎在我身上,小撒旦真是變成小天使了呀!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8:49回應(0)

December 20,2015

關於學習,我想的是

20150107

 

當我總是說著需要經由親身體驗來感受一切時

其實裡頭所包含的層面是非常多的

當然情感知識與學習是不能分開的

理性感性早已並非絕對

 

這學期越靠近期末

其實在想的思緒非常多

 

回到種籽兼課

即便遇見這說來也兩年還是三年呢

中間的聯繫與看見斷斷續續

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

自上了大學以來一直做著教與學的相關事務

然當時的衝擊與重新打開的震撼始終記得

 

這學期剛開始準備課程時

可以說每一週每一天都非常焦慮

甚至在期中前週四夜晚總是失眠

非常清楚壓力從何而來

也明白自己不足的太多太多

 

課程中必須放入很多元素在裡頭

真實學習 與生活連結 保留彈性 有架構的認知等等等

必須省思著每一個動作設計背後究竟我想要傳達的是什麼 

這是必要的嗎

是貼切的嗎

會有盲點嗎

是應付了事嗎

小孩抓得住嗎

這是有意義的嗎

都在心裡問著自己上百次

 

當然這一切還包含必須從頭和小孩相處與建立關係

(我不認為這絕對是最重要的,卻也是進行中不可分離的要素)

有些時候的狀況並不能完全掌握與迅速知道該怎麼處理

也明瞭有些時候是經驗的堆疊

卻慢慢體會到有些當下直覺的處理反應

你誤以為是直覺其實裡面需要更深入思索與判斷

 

其實到了後來

我很少再提及去年一年在體制內的經驗

別人記得的是我很痛苦

而我也怪著這些無理制度

然而漸漸明瞭

這無關乎所謂體制而是我自己未明朗的原則與價值選擇

(當然所謂行政官僚體系我還是抗拒到底,但或許仍有其必要性而是彈性問題)

 

坐在種籽圖書館裡

試著記錄下自己在親師懇談中自婉如與國生以及家長們的對話

關於種籽為二必修課(國數)在高年級時的所思所想

 

我才恍然大悟某些我習以為常卻未認真視之的事物

我們都清楚每個人的價值選擇與學習風格與策略絕對不同

然而在教與學的過程中

你要如何看見小孩的學習風格

你要如何建構出不同的學習策略

小孩的風格與策略

有些時候是自我摸索 

有時是相互影響模仿

(這裡指涉的很多,如小孩同儕家庭與學校甚至與社會文化的導向之間都是分不開的)

而你如何在過程中幫助他們看見自己正在走的學習之路

理解之後才能有所選擇

 

然而在這之中不單單是小孩的選擇與面對

陪伴者同時應一同省思著自己

如同在那個當下

才開始想著那我思考事物的邏輯與學習的風格策略又是什麼呢

好似隱約說得出些什麼卻說也說不清楚

而這會是非常重要的 

試著讓對方來知曉明白而非自忖度猜測

透過對話試著了解彼此

 

因此會回到所謂自我的原則與各自的價值信仰

不可能百分百契合 到位

卻必須各自表述說清楚

最好的會是能夠在過程中找到連結與有共識下的平衡流動狀態

 

相信嗎

我時常對自己的認知處理系統看似信任同時卻也困惑著自己

一些習以為常的價值與所謂理所當然的系統

為什麼我理智上看似清楚明瞭這一切

然實質上仍認為那些離我是遙遠的

除非自己有天想明白 體驗了

於是才驚呼著啊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這一切被認為重要的 嘗試的 試誤的過程

是以前缺乏這樣子的機會 延遲了自我認同的建立

還是這本該是人生中不斷運作的

 

在這樣成長與學習的路程當中

我吸收到的 

我以為我懂得的習得的到底是什麼呢

才發現接收 懂得 理解 到所謂是自己的甚至是我能使用的

其實是需要某種以為看不清卻實然存在的架構與處理系統

而我們能夠幫助小孩

是在我們教與學的交融中清楚我們自身的

接著協助他們看見自己的 陪伴他們建立自己的

 

這時如何清楚 協助 建立

便是我們在這所謂變動的後現代社會文化中需要不斷去思索建立與學習的

 

這時我便想著

這裡的小孩之所以幸福

並非只是因為有空堂 可以選課 課程好玩 

學校有趣等制度上的各種嘗試與可能

 

而是裡面的人們總是不斷思考反思著

如何與自己 自己以外的世界

透過學習各自發展出身為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與之共處的關係

這一切無關乎特定人事時地物

而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做的

 

謝謝遇見的 碰上的 知覺的

讓我得以思索這一切.

 

 

 

P.s

一直很喜歡在14年最後一天

路上攔便車上山所拍下的照片

我想是因為一種真實的樣子吧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5:18回應(0)

兒童營

20150723

 

暑日的第一週,在北藝大與同屆的藝教所同學們共十八人,指導老師二人,辦了為期五天四夜的兒童藝術營隊,前前後後1.5個的工作週。

各式樣的兒童營隊經驗不算多亦不算少,距離最近的一次為阿正淑明的怪獸共和國,將小孩帶到烏來屈尺山中玩無聊,體驗慢與自然,我們無裝備的朔溪、在阿正夫妻倆自搭茅草屋中生火、煮食,用自然素材創作,釋放想像力發想故事。
說遠了,回到這次的藝術營隊,其有個元素喚起了大學時的社團經驗,為了晚會的表演大夥約了時間練舞,而我總和身邊的朋友們嚷嚷著為什麼25歲的我還要做這件事呢?這不是大學時代做了一百萬次的事嗎?

回想著經歷過的營隊,大一時學長姐哄騙加入的台東初鹿為期一週的教育營,那時候帶的課程是認識自我嗎?還是廣告文案,阿真是記不得了,爾後台東新港一個月的史懷哲計畫,開始明瞭得到的遠比付出的多上太多。在服務學習的浪頭上,大專院校便開始鼓吹國外志工的體驗,亦搶搭了這個風潮,接連參與兩年,至中國的農村文化教育交流,中國寧夏的健康教育以及中國雲南多元智慧課程,營期皆為一週左右,並不包含踏青遊歷的時間,那時為了什麼而去又是如何回來,大多已不可考,我想仍是莫名浪漫地想著造就自己吧。

然而你會相信嗎,許許多多孩子們圖像三不五時仍會出現在心頭上,有些斷了聯繫,有些是自己冷酷的將話兒擱在心頭,有時總會收到一些片段的信件與消息,想起每次的再見不也哭個淚人兒似的,然而我仍舊相信著總會留下些什麼的,不全然好或壞,更加不會是我們當初自我良好的教學目標,而是人與人之間生命的擴充與關係吧。

這次營隊,自己的參與介入不知是多是少,我想有許多話兒是沒說出口的,這部分始終如一,檢視著在許多當下出現評斷時的說與不說,為什麼說又或為什麼不說,我想是因為看見了許許多多以及每個人對於教育與學習的想像與信仰,每個人在意的肯定都有所不同,二十個人會有二十種聲音二十種想法,加上人心與腦袋的重新組合與演變,變化更是多了,會有不滿嗎?會有抱怨嗎?肯定有的,但我緩緩地在心頭上辨識自己的每個情緒,友人說那些出現在你眼前的,到底回過頭來都是你自己,都是你的一部分,那自我的膨脹對於不同聲響的彈性與多元的理解協調,走了這一遭,看見許多不同的系統與風格,始終都沒有什麼好憤恨的甚至無關對錯是非,而是謝謝每一個人,每一個走進停留或是走出的人們,大人與小孩,都是感謝。
那日睡前,在營隊後期讓我們掛心的小女孩,說了晚安準備關燈歇息後,偷偷將我拉了過去,對我說妳別擔心,明兒國王會盡力的。營期最後一天的上午,是一個邀請家長來到學校看看小孩這五天所學的呈現活動,戲劇的部分透過牌卡的發想與創作,呈現的是一齣齣看似無厘頭、表演技巧生疏的演出(當然不完全是這樣啦)但在這個過程中,看見小孩冒出的自主投入與無邊際快樂的發想,它不會是完美的,肯定有許多再改進的空間,然而看著小孩的羞怯卻練習勇敢,無論是在什麼樣的場合,不分台上台下,每個小孩展現的狀態,裡頭高成分的自然即使受到些許束縛,仍是真的不得了,這也是為什麼和大人相處時總是障礙重重,習慣了與小孩工作的我,涉入不了應有的運作機制,這絕對是不好的,清楚亦明瞭,卻仍舊讓自己如此,在許多的關係與場域當中,看見了可以不必然是這個樣子的,而那樣子的運作僅是個人的擇地而居而棲息吧。

效率、便利、秩序是很好的中介,中性的,然而什麼時候我們有了一個對於這些的標準做法與詮釋,那與自然、與人實然是沒有衝突的呀,而是對映著每個人心中那把尺的鏡子,如同愛與被愛般始終是核心本質的事,就像是表達與被聆聽一樣,不同的規模與組合,總是會有各種不同的可能與異議。

檢討自己的,始終是讓自己再慢一點,對於小孩的是與非或是點滴的觀察與線索,那些我們冒出頭的理解,除了就自身經驗來出發外,我們是否能夠更彈性充分的包容去理解人,前些日子參加了一個實驗教育的論壇,結束後我不斷反思自己,那天的論壇中人們討論著關於教育與學習的零零總總,當下起了許多的情緒與疑問,試圖找個信任的人描述時,在她的話語中被打到了,有些時候我們在應對小孩的狀況時,那份理解包容與耐心,評斷的下與不下其實是緩慢而細緻的,但有些時候我們對待大人時卻不見得如此,這個是我們一直在練習的。

簡報中,聽著柔軟而堅定的種籽校長娓娓說著,她說有些時候再找新老師時,
期待著一份對人的理解,想起了、看見了這份理解臉龐亦緩緩落下,是啊是啊對人的理解啊,千堆萬疊的,許自生活、關係、閱讀、凝視、氣味等等,真是一直一直在修的事呀。

對人的理解,在自我判斷下的之前與之後妳如何去省思這樣的自己與別人呢,太快評價是意識到的課題,苦惱地看著這樣的自己,對自己生氣,覺察到的是那自私、不慈悲與自我,不慣的運作機制為什麼固執的拒絕呢,不解那正常的網絡為何不願屈從,在說與不說、心頭上抑或嘴邊不斷忖度著,於是拉出一條線如是看著自己,糾結嚷嚷時熱水淋落片刻明瞭,原來是許許多多的層次與選擇呀,於是想望與信仰更清晰了,那些固執的不願,原來妳要的愈發穩固、愈能穩穩地紮,辛痛已成喜悅,那如真如實的成長以及那對人的理解呀理解呀,於是便慢慢修慢慢練慢慢來吧。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5:07回應(0)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