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22,2018

關閉




「那是一種感覺,每個人必然會認出注定會愛上的東西。」


生而死而生

https://road13blog.wordpress.com/

樂多要關起來了,映辰的文字,之後都會在這裡。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3:54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9,2018

眼淚

 

從昨夜開始,就是一個不太好的狀態。



過去,曾經知道那裡有洞,不知道哪裡來的決絕,想一頭栽進去,看看那個地方可以有多深邃和黑暗,有人瞧見過那個,我的所在。而如今,當我遲疑著,此刻我們持續性的聯繫,到底可不可以,應不應該時。


你帶我試著去想一想,即使這樣的討論換句話似乎是長痛或短痛的選擇,因為對他來說知道已經是朋友了,所以都是可以的。


:這樣好像沒辦法好的那麼快,腦中浮現出這句話的時候,哭了,不會好的那麼快,卻也不會那麼痛。因為那一瞬間可能侵襲而來的疼痛無可名狀,那裡已經不再是一個我願意或是有能力去逼近的地方,那裡無邊的引力和巨大的幻象我都無能為力,而我懼怕。



只能,很慢很慢的,去相信,他能夠以一種不一樣的關係和方式來陪我走過。即使聽起來有點荒謬,有點愚蠢,像是你說的竟然是前男友陪我走過前男友的失戀。因為有時候,對於別人所告訴我的一切道理和明白,我始終懷疑。



「你愛的每一件事,有一天都會離你而去,但最終,愛會以不同的形式回到你的身邊。」




孫燕姿/尚好的青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zRd-cvU1oU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6:42回應(0)引用(0)

完整的笑



這樣也可以?
   
原諒我只能在各個平台上幫自己刷存在感,每一個不同的平台就像是把自己切換到不同的頻道,每一個地方留下的文字,都不一樣,也都是我。相信揭露了這樣的自己,就像是也把自己曝曬在太陽底下,淚水曬乾變成鹽巴,自己吃下就會好了,去感覺那樣的疼痛,大概可以好的比較快,所以請大家將就一下,這個沉醉在哀愁裡起起伏伏的我。
   
   
這兩天,小島的天氣很完美,小孩也不時像個太陽和天使,莫名其妙的被他們療癒。下午,坐在操場一旁看著他們上體育課,突然感受到一種好完整的笑,一種好完整的奔跑,毫無保留的那種。   
   
那些快樂、傷心、生氣、調皮都那麼完整,那種就算世界崩毀也毫無畏懼的身體和神態。   
   
她說,放棄也可以是一種自由。長那麼大,沒想過放棄竟然會是一件困難的事,放棄和接受之間的距離,可以極大也可以極微。只能把自己丟躑到大量的文字裡頭,心靈雞湯的那種、女性主義的那種、新時代的那種、批判理論很硬的那種、張狂飄渺的那種、詩比歷史更真實的那種。   
   
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完整的走完。就像是突然不知道為什麼,重新戴上錶,專注時間,凝視外頭的光線,跟著海的呼吸走,被人們不經意的逗弄和溫暖。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擔心,一個這樣過著比悲傷更悲傷日子的老師,有在好好教書嗎?放心,根本是比日常更用心的在和孩子們一起過著。   
      
   
Sasha Sloan / Old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1Fx0tqK5Z4
(這首大概是這陣子常聽,唯一一首輕快的歌了吧)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27回應(0)引用(0)

每樣可怕的東西都需要你的愛


昨夜睡前並不好受,幸好還是睡著了,也沒有做夢,面對你的斬釘截鐵,你的賭定和明確,或許在敲打幾次,也就能放棄了,謝謝妳和我說,放棄也可以是一種自由。

___________________


收藏下,這則好美好美的文字。

節錄自全人日報,寫字的人:陸凱云(全人高二學生)


受傷的濫情者

每樣可怕的東西都需要你的愛──里爾克

 


我們都希望自己是那樣好的人,但事情發生,才會發現自己沒那麼善良,看著妳傳來的訊息,憤怒湧上,我才發現自己有傷口,我的第一個念頭是恨你,去怪罪你造成了傷口,這樣我就不會討厭自己了,把這個念頭像護身符一樣帶著,但現在它又失效了,我並不想恨你,我想知道你恐懼,的樣子,想和你談談傷害,你的和我的,恨太彆扭了,它因為害怕而去隱藏愛的願望,不過恨其實蠻美的比起冷漠,但愛更難。


冷漠

如果說要我形容進全人之前的我,是一個造繭的人,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王國,靜靜的待在裡面裝聾作啞,不在乎別人,也不再在乎自己,沒辦法愛別人的人,是也沒辦法愛自己的,等著自己腐爛,然後不知道什麼漸漸失去感覺,來到這個環境後,它也沒有教我怎麼做,它做的事只是慢慢把外面的雜音關小,留下空白給我思考,我對著空白,好像一點一點的醒過來,我開始試著發出聲音去回應,我也不知道我在回應的是什麼,進行談話時,卻發現腦內雜音非常的吵,積累的沉默的聲音開始爆發出來,世界開始只剩下自己的苦難痛苦。

後來我遇見喜歡的人,對內在的注意開始轉移到感覺愈來愈強烈的外界,我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就像迷航的人看見星星瘋狂奔跑一樣,自己和世界的距離也開始出現,我不斷的想要證明自己多喜歡她,但我並沒有想回應她的生命,就像神隱少女的無臉男,匱乏所產生的飢餓感,變成佔有,佔有的慾望開始出現可怕的想法,甚至可以蓋過他的意願,像是怪獸,那段時間我害怕吃肉,害怕她,處在一個非常自溺的狀態,我每天的任務就是和自己內心的怪獸打架,直到筋疲力盡為止,或許是因為我打累了,我開始去想它的可怕來自什麼,然後我們就和解了,我想愛著這樣的自己,所以我又接近了恨。

愛,不用有愛人,也可以愛人

好像不管你投射什麼出去,它的另一邊總是對準你的心臟的,我可以愛這樣的自己,我又何必恨你,當一個冷漠的人很糟,明明身邊都是心碎的人,恨我漸漸也不需要了,所以我想我可以試著愛了。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9:29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8,2018

Flow

 


睡前,抽了一張牌卡,想找找關於報考新的研究所一事的可能,是一張Let go and flow 的牌,或許是英文退化了,也不太清楚是一張什麼樣的隱喻和暗示,總的來說在午夜以前,還是做出了決定。



早晨看到陳雪的一句話:不愛了,也是一種愛。似乎得到一種關於過去的解法和可能,其實是知道的啊,所以才能夠保有今年初春後才開始明白的節制和距離。



近日夜裡,偶有不同的男子進到夢裡來,多是一些曾經有過關係的人,每個人只會夢這麼一回,可以感覺到是一種告別,好似夢完,一切就再也記不得了。有些是發生過的,有些並未發生卻又似曾相識,那不是一種預知夢的感覺,而是知道,人們終將要離開了。



好像,可以重新相信時間了吧。



Gregory Alan Isakov / If I Go, I'm Go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3gnxO8bUxQ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0:53回應(0)引用(0)

November 19,2018



原來在看似一季的芒花節裡,芒花仍然有他的時序,自毛絨絨的花蕊一般,長成細瘦的掃把乾枝,像是早夭的什麼一樣,都是眼見,卻不曾發覺的。


人類世界之中,試圖用語言去捕捉所聊起的,半夢半醒之間說起的那些假如、萬一、會不會、有沒有可能的某一天。



代鑫、陳鴻宇/遇見相似的靈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aKDOaqrD1Y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32回應(0)引用(0)

October 2,2018

粒子



無法去描述昨日有多麼絕望,如果試著解釋,那就像是夏天嘎然而止,被殺個措手不及,光線不再足夠,膚色退白,突然,一切靜悄悄的,所有巨觀的一切,都被縮的極小極小。
    
突然承受不住孩子們的精力旺盛,似乎身體裡的一切力量都給了出去,徹底的被掏空,全都給了夏日,大概跟月亮太陽都有關係吧。如果你也能細微感覺所有關係裡的牽動和引力。
    
「生命,不是這麼機械性、這麼方便的東西」———黃以曦《謎樣場景》
      
於是早晨,被這樣的文字打動。是啊,生命是活生生的,自然是,呼吸是,孩子和我都是,我們的衰敗也是。你和我說,人生好比海上的波浪,有時起有時落,是一樣的吧。
  
秋冬,身體與節氣都在變化,修養生息的過渡,提醒自己慢慢收回奔躑出去的茂盛與纍纍,回到那一。也有可能是隱性恐懼秋冬的到來,一切都要自己來的步調,像是突然宣布下午開往富岡與後壁的船,這週便關島了,都是靜悄悄的。
  
收束自己的突如其來,秋冬,也會有好事發生吧,慢慢的靠近。
  

「如果把次結構、零件、部件、與器官、細胞、基因,等各種很小與更小的單位,看成粒子那樣的東西,生命體需要的是粒子之間得互相產生關係。換句話說,對生命體而言,粒子得發生關係,讓關係的總結,來承諾生命微小或巨觀的種種。當關係被催生,粒子可以有自己的消亡與新發生。」——————黃以曦《謎樣場景》
  

《謎樣場景》讀的很慢,會有一種捨不得的感覺。
  
  

鄭宜農/還是會害怕失去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OU52qkxeVI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4:46回應(0)引用(0)

迷夏之星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今年夏天就到昨天結束了。夏日的魔法,什麼時候開始的。
  
去年冬天,生了一場病,幾乎是隨著春夏的到來而極緩慢的轉好,幾乎沒睡過的醒著,若不是經歷這番跌落,大概也沒能說出現下的快樂,一切可以自十年、五年或兩年前開始想起,在人與自然的世界裡不存在、消亡。
 
盛夏,見了許久不見的朋友,有了一些突如其來的旅行,有時候想到你們愛我就會想哭,或許也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無消無息的便消失在彼此的生活裡了,相愛過的日子,不知道去哪裡尋找。那些,為了我們而寫下的。
  
長成一種隨遇而安,跨開一帶界域,破壞一種安排,有了一些新的身體和慣習。總想去到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荒蕪所在,卻沒想到,有你,像是有了一切。無所遁逃的真實世界,只有時間能讓這一切來去自如。
  
有一日,去了一座小島旅行,整個下午什麼也沒做,只靜靜等待飛機起降。結束以前,仰漂在海上,喝一碗魚湯,和一切告別。夏天的魔法,夏天的不可思議,夏天的我們,秋天也可以吧。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0:46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3,2018

讀鯨向海的詩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風涼涼的。前幾日突如其來的停班停課後,島上的人們似乎正平心靜氣等待山竹的到來,船停開了,似乎一切都快安靜了下來,這樣的夏天尾巴。
  
  
於是,突然,好想讀詩,翻起一本前些時候買了而一直未打開的詩集。放學後安靜看著空空的海上,盛夏裡孩子們的嬉耍,海邊正捲起長長的浪,多麼希望在夏日宣告結束以前,可以再一次赤裸地,在海裡呼吸、讓身體慢慢的跟水以及光玩起遊戲。
  
  
這樣的兩首詩,都好,都美。
最近在想的字眼,是老。
  
  
鯨向海 《夏至》
  
相遇是這樣
  
一種稀有金屬
忽然燦爛
硬起來的質地
閃光不能稍止
是你以浪花之眼
將我鍛鍊成礁岩——
原以為
注定從此一輩子
被蓋布袋的
幽暗絕望之前
一陣從十九層地獄趕來的
深情的感覺
  

超展開的窗簾
被眺望的永恆
別捻熄這座海——
彷彿夏天的那個
最長的時候
快往窗外看啊
從今以後都只會更短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鯨向海 《雪後》

初老
總是一覽無遺的樣子
  
  
保持
神祕穹頂
彩繪玻璃
需要
多少瓶瓶罐罐?
  
  
歪樓的預感
顯示為骨質疏鬆
被世界遺忘
在一座孤獨的冰山上
雪後難行也是有的

總有情濃的
血氣故事,循環
良好著
某些片刻的自我
對春天的野菜
特別感到赤誠
也是有的
  
  
鏡前
枯藤朽樹
如露亦如電
帶著慈悲
便會一再重新
發現
對方的美──
  
  
老得這樣好看
(忘路之遠近)
何須回返。
  
    
    
  
真的會有人讀這兩首詩嗎?

房東的貓/愛你就像愛生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l653w9rHig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3:49回應(0)引用(0)

August 6,2018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

 

在想回到大島後,這些日子怎麼了時,這句話冒出來,會不會是幾日看似的了無變化、平緩或些微的焦躁。

 

回過頭找到三年前寫下的文字:
 「瞬時明瞭了『定錨』二字,書裡頭是這麼說的,當男人自母體的巢穴而出後,終其一生都在尋索著一個可見可不見的洞,聲望的洞、知識的洞、情感慾望的洞等,在異性戀的狹隘語言當中,女性便是提供這樣的洞、這樣探索的重要供需者之一,因為女人提供了一個名為家的地方,如同漂泊的船隻有了岸頭得以定錨,或許這些並不僅止於男人吧,會不會一切的存有皆尋找著這樣的定呢?即使是再孤僻冷傲的生物,都還是會有這樣的需索吧。
  
突然,被這二字打了一下,會不會那看似叛逆反骨抗拒、惟恐破碎、瞧著別戶人家、不知能否組成的,只都是在找尋一個最後還可以回去的地方。」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是一個很憑靠著感覺活著的生物,也慢慢相信自己所能看見的只有眼前,而失去太久遠以後的將來,也不是太明白這樣是一件好或壞的事。有時候也會好想遇見(還未出現)的你,如果我們都不是彼此認為的那一個,在越來越能夠掌握、放任與節制自己的時候。其實無論離開或是留下,心裡總是祝福與感謝,即使一次又一次的重新來過都還是會有變化的。待不住與留不下,就像是一直在節點裡找位置,在光譜裡找平衡,都是為了回來,回到一個還不知道的地方,也或許並不存在的地方,只能跟時間抗衡於是不向名為我的對象屈服。

 
我們以為我們不是因為不愛才分手,而之所以分不開,都只是因為軟弱。放進很多關係裡都會成立,是的那份軟弱。有的時候,常常覺得與你們像一場夢,有的時候太美,有的時候因為太美而不捨活下去,而只想停在那個片刻,就像每一次的方生方死,至死方休。
 
 
鄭宜農/人生很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Y-oY1RekHg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47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7]  [8]  [9]  [10]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