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6,2018

這樣的天是何等大


   

「記憶有兩種,一是記得敘事,一是記得感覺、記得『記得的當刻』。」
   
   
謝謝你愛我。那種感覺就像是,長年都緊繃著的肩頸,突然,鬆開。於是,每一天醒來,都感覺安穩的,睡了一覺,即使物理距離,那麼遙遠。
   
謝謝你靠近我,消逝碎片的敲磨。謝謝你跟自己的拔河與不那麼絕對。謝謝你擁抱我,在真實世界的荒謬與虛無裡。
   
你總是問我,為什麼喜歡。因為你是你,所以喜歡;因為可以我是我,所以喜歡;因為可以練習從你我,變成我們,所以喜歡。

這些都讓我想好好活著。
   
   
「時間能有多冷酷?連點成線、連線成面,時間能破壞的不過是線與面,若能從敘事的秩序解放,沒有誰能帶走發生過的事。我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我認為歲月可以重來,或至少,可以重新被感受。或至少,必須可以重新被感受。」———黃以曦《透有氯之味道的藍色曳影》

Gert Taberner / Falle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CSs8gD6ZXs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13回應(0)引用(0)

October 2,2018

粒子



無法去描述昨日有多麼絕望,如果試著解釋,那就像是夏天嘎然而止,被殺個措手不及,光線不再足夠,膚色退白,突然,一切靜悄悄的,所有巨觀的一切,都被縮的極小極小。
    
突然承受不住孩子們的精力旺盛,似乎身體裡的一切力量都給了出去,徹底的被掏空,全都給了夏日,大概跟月亮太陽都有關係吧。如果你也能細微感覺所有關係裡的牽動和引力。
    
「生命,不是這麼機械性、這麼方便的東西」———黃以曦《謎樣場景》
      
於是早晨,被這樣的文字打動。是啊,生命是活生生的,自然是,呼吸是,孩子和我都是,我們的衰敗也是。你和我說,人生好比海上的波浪,有時起有時落,是一樣的吧。
  
秋冬,身體與節氣都在變化,修養生息的過渡,提醒自己慢慢收回奔躑出去的茂盛與纍纍,回到那一。也有可能是隱性恐懼秋冬的到來,一切都要自己來的步調,像是突然宣布下午開往富岡與後壁的船,這週便關島了,都是靜悄悄的。
  
收束自己的突如其來,秋冬,也會有好事發生吧,慢慢的靠近。
  

「如果把次結構、零件、部件、與器官、細胞、基因,等各種很小與更小的單位,看成粒子那樣的東西,生命體需要的是粒子之間得互相產生關係。換句話說,對生命體而言,粒子得發生關係,讓關係的總結,來承諾生命微小或巨觀的種種。當關係被催生,粒子可以有自己的消亡與新發生。」——————黃以曦《謎樣場景》
  

《謎樣場景》讀的很慢,會有一種捨不得的感覺。
  
  

鄭宜農/還是會害怕失去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OU52qkxeVI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4:46回應(0)引用(0)

迷夏之星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今年夏天就到昨天結束了。夏日的魔法,什麼時候開始的。
  
去年冬天,生了一場病,幾乎是隨著春夏的到來而極緩慢的轉好,幾乎沒睡過的醒著,若不是經歷這番跌落,大概也沒能說出現下的快樂,一切可以自十年、五年或兩年前開始想起,在人與自然的世界裡不存在、消亡。
 
盛夏,見了許久不見的朋友,有了一些突如其來的旅行,有時候想到你們愛我就會想哭,或許也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無消無息的便消失在彼此的生活裡了,相愛過的日子,不知道去哪裡尋找。那些,為了我們而寫下的。
  
長成一種隨遇而安,跨開一帶界域,破壞一種安排,有了一些新的身體和慣習。總想去到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荒蕪所在,卻沒想到,有你,像是有了一切。無所遁逃的真實世界,只有時間能讓這一切來去自如。
  
有一日,去了一座小島旅行,整個下午什麼也沒做,只靜靜等待飛機起降。結束以前,仰漂在海上,喝一碗魚湯,和一切告別。夏天的魔法,夏天的不可思議,夏天的我們,秋天也可以吧。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0:46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27,2018

關於愛



「自由,是安心做自己」
  
喜歡轉頭就有海的窗戶,喜歡在大大的日光裡有涼涼的風吹著,喜歡可以在一天裡聽見為之一亮的音樂,喜歡有一段空白的時間可以安靜讀進一些文字,喜歡可以在教室裡頭和小孩一起快樂的笑,假裝的生氣,喜歡這樣不用力思考生命,就只是活著,然後深刻經歷這些狂喜的片刻。
  
「看見自己的脆弱,原諒曾經的傷害」
  
再遇見以後,慢慢的,自已出現了一些些的狀況,如果我能夠意識到這些過去沒理會的,到頭來還是會再來一次,是不是這一次可以練習一些些的不一樣。就像照著鏡子,在和你的關係裡看見這樣的自己,在愛與真實裡。
  
  
還需要一些時間。

關於這樣的太愛了,而感受到的傾斜,甚至是意識到的不甘願不服輸甚至比較,自己設下以他的尺度作為規則即便是溫和的,彷彿視自我為不存在的塵埃。若每次的愛都像是一場飛行,希望可以相信就算不完美,還是可以相愛的可能。
  
  
「假如明天死亡來臨,今天你想做什麼?」
我想誠誠懇懇對你說:我愛你,然後只有擁抱。
    
  
謝謝這些文字,在眼前這般溫柔的說著。
(這三篇都好好,好重要)

是依賴還是愛?
https://womany.net/read/article/8566
愛,就是喜歡我最真實的樣子
https://womany.net/read/article/4876
爸爸給兒子的婚姻箴言
https://womany.net/read/article/3650?ref=readout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5:23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8,2018

塵埃



張愛玲說:「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大部分的時候都並未發生,卻總有意外,只是靜靜感覺這樣的自己,想寫下關於這種喜歡到連自己都害怕的感覺,也沒什麼不好,因為是那樣的好。
  
今天的海變得好平好平像是睡著靜止了一樣,風也輕輕的,然後他說,妳只要開心的做自己就好。
  
I'm getting to like you so tremendously that it sometimes scares me.
  
  
安溥/秦皇島 (好像每天都得聽一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rjuTOW9whw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2:32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3,2018

讀鯨向海的詩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風涼涼的。前幾日突如其來的停班停課後,島上的人們似乎正平心靜氣等待山竹的到來,船停開了,似乎一切都快安靜了下來,這樣的夏天尾巴。
  
  
於是,突然,好想讀詩,翻起一本前些時候買了而一直未打開的詩集。放學後安靜看著空空的海上,盛夏裡孩子們的嬉耍,海邊正捲起長長的浪,多麼希望在夏日宣告結束以前,可以再一次赤裸地,在海裡呼吸、讓身體慢慢的跟水以及光玩起遊戲。
  
  
這樣的兩首詩,都好,都美。
最近在想的字眼,是老。
  
  
鯨向海 《夏至》
  
相遇是這樣
  
一種稀有金屬
忽然燦爛
硬起來的質地
閃光不能稍止
是你以浪花之眼
將我鍛鍊成礁岩——
原以為
注定從此一輩子
被蓋布袋的
幽暗絕望之前
一陣從十九層地獄趕來的
深情的感覺
  

超展開的窗簾
被眺望的永恆
別捻熄這座海——
彷彿夏天的那個
最長的時候
快往窗外看啊
從今以後都只會更短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鯨向海 《雪後》

初老
總是一覽無遺的樣子
  
  
保持
神祕穹頂
彩繪玻璃
需要
多少瓶瓶罐罐?
  
  
歪樓的預感
顯示為骨質疏鬆
被世界遺忘
在一座孤獨的冰山上
雪後難行也是有的

總有情濃的
血氣故事,循環
良好著
某些片刻的自我
對春天的野菜
特別感到赤誠
也是有的
  
  
鏡前
枯藤朽樹
如露亦如電
帶著慈悲
便會一再重新
發現
對方的美──
  
  
老得這樣好看
(忘路之遠近)
何須回返。
  
    
    
  
真的會有人讀這兩首詩嗎?

房東的貓/愛你就像愛生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l653w9rHig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3:49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6,2018

禮物




「心靈相通的溝通並沒有什麼標準模式,如果要我做個建議的話,我想說:請先喜歡自己。」 
日野原重明《生命的禮物》

  
這本書是幾年前瑋寧媽媽向我推薦的一本書,最近因為想面對論文而讀了起來,後來我們有了幾次的碰面與談天。夜裡讀起部落格裡約莫三年前的文字,安靜的留下許多眼淚,大概是驚訝並謝謝自己在那時後的勇敢、逃避與選擇,然後謝謝那些發生的與沒有發生的,即便有些告別,仍有缺憾。
  

回到小島,開學約莫一週,每天都安穩、踏實,像是在夢裡。和小孩的每一刻彷彿都有著火花與驚奇,驚喜他們的長大中,也欣喜自己的有所意識。就像是一起跳起舞步,感覺那股彼此的牽動,生命影響生命,裡頭的變化與極其細微時間性的存在,流過的痕跡。
  

這樣的每一個日子,藉由一個畫面傳遞到你那裡,便是一份輕柔的禮物與相伴。話沒有說得特別多,只是懂得表達愛,或者感覺,然後真實的。
  

這兩首都好聽的選不出來,歌詞也都美。
Kodaline - Love Will Set You Fre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ZCmCxB0x9M
Kodaline - Follow Your Fi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3b58gkjKJ0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5:26回應(0)引用(0)

August 14,2018

早晨不經意的慢慢醒來


喜歡這樣輕輕的,彷彿心裡荒蕪的什麼也沒有。有光的窗戶、背景的音樂、不那麼起眼的氣味。

有時候還是會說起那日夜晚的揮之不去,死而復生。細細想在岩壁邊被風吹,被海看,手伸出窗外感覺到山裡頭與海邊空氣裡的水,涼涼的,乾乾的,濕濕的。那些在日落以後,海上眼睛成群所發出的亮光,都是未曾見過的海,一切的鬆軟與簡單。

和煦輕柔的像是在同一分秒醒來與睡去,像是喝白開水就以足夠,吃食與睡眠是為了活著,支撐去愛的必要。

  
可不可以不要再有以後,這樣靜靜的死去就好,就在此刻睡著。

一天變得好長,一週變得好短。看似什麼也沒做,卻走了一段又一段的路、吹一些風、看一些日落、小小的村落。因為一望無際所以知道地球是圓形的海洋,然後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完美其實是在那偶然的瞬間,有人一起,好比努力或者舒服。

  
安溥/這個世界(原唱:蔡藍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uK-X5azREU
(但原來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陳永龍唱的)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2:05回應(0)引用(0)

August 6,2018

必須有了告別以後一切才會有了新的可能

 

 


好多年前,讀了村上春樹的1Q84,不是很能記得書裡的內容,留下印象的是裡面提到的歪斜與四維的時空,於是在母親生病的那一年起,幾乎的毀墜與死亡,彷彿就是活在一個歪斜的世界裡。H說姑且就讓我們稱那樣的時刻為20F5年,一種control+F5的概念。關於向死的哀傷、光譜間的迷失就是那時候開始的。

開始的十年,後來的五年都已經沒有辦法去數算、描述那些被植入的顛三倒四與妄為。前幾天的夜裡,哭著幾乎沒睡,應該可以說是這段時間回到大島與房間後種種的難堪與不耐,跟記憶有關,跟物件有關,跟地理位置有關、跟時間有關。直狠狠在眼前揭示真實與過去。如果直的與歪的可以用來標示一種指稱,那麼突然好想要擁有一種極簡單的身份象徵。
  

傍晚和十幾多年沒見的K碰面,聊到和H的這段過去,他說我和H都太聰明了,不能確定聰明這般的形容,後來想想會不會是我們真的太清楚彼此,而從未見著那些極微小的隙縫與全部的真實,那夜的淚水是突然好像明白,我們從來的不可能。恨這個字太輕薄了,愛也是,謝謝與祝福都是,然而這些字眼與概念已無關重量,它就是存在,時間就是這樣過了與過著,我們的一部份了。
  

可以回到2018年。或是,一個無須特意註記的切點。當我和K說,這些日子所能感受到的一切是渴望正常,也慢慢感覺自己快要正常了,他有了一些驚訝的說,在他心中我一直是個勇敢做著、過著、向著自己的路的人,不在乎外面的秩序與規則。關於所能控制自己的那種放任與節制,這樣的變化,是原來早已開始對於安穩一類的概念有了鬆動與好感。
  

當那些恐懼、黑暗與危險不再是唯一與絕對的需索時,想要了一種正常,自己尺度的那種正常,而不是你們的。也隱約看見並開始期待一抹微透光的蜜,而嘗試去感受或相信這個夏日可能到來的F5,是這麼想的吧,男孩與女孩。  

 

2018/7/22,是一位我們互稱彼此小子,佔了一定份量青春時期的友人成為人夫的日子,心裡有很深的祝福。後來慢慢覺得結婚與有了孩子,這樣的兩件事對我來說都是重量很重卻又極美好的事,相信了裡頭會有的掙扎與不容易。而身邊慢慢許多這樣的好日子都近了,若心裡愛著的你們可以幸福,也已經真的是最快樂的事了。

 

 

雷光夏/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ea-8M-Pl3A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52回應(0)引用(0)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

 

在想回到大島後,這些日子怎麼了時,這句話冒出來,會不會是幾日看似的了無變化、平緩或些微的焦躁。

 

回過頭找到三年前寫下的文字:
 「瞬時明瞭了『定錨』二字,書裡頭是這麼說的,當男人自母體的巢穴而出後,終其一生都在尋索著一個可見可不見的洞,聲望的洞、知識的洞、情感慾望的洞等,在異性戀的狹隘語言當中,女性便是提供這樣的洞、這樣探索的重要供需者之一,因為女人提供了一個名為家的地方,如同漂泊的船隻有了岸頭得以定錨,或許這些並不僅止於男人吧,會不會一切的存有皆尋找著這樣的定呢?即使是再孤僻冷傲的生物,都還是會有這樣的需索吧。
  
突然,被這二字打了一下,會不會那看似叛逆反骨抗拒、惟恐破碎、瞧著別戶人家、不知能否組成的,只都是在找尋一個最後還可以回去的地方。」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是一個很憑靠著感覺活著的生物,也慢慢相信自己所能看見的只有眼前,而失去太久遠以後的將來,也不是太明白這樣是一件好或壞的事。有時候也會好想遇見(還未出現)的你,如果我們都不是彼此認為的那一個,在越來越能夠掌握、放任與節制自己的時候。其實無論離開或是留下,心裡總是祝福與感謝,即使一次又一次的重新來過都還是會有變化的。待不住與留不下,就像是一直在節點裡找位置,在光譜裡找平衡,都是為了回來,回到一個還不知道的地方,也或許並不存在的地方,只能跟時間抗衡於是不向名為我的對象屈服。

 
我們以為我們不是因為不愛才分手,而之所以分不開,都只是因為軟弱。放進很多關係裡都會成立,是的那份軟弱。有的時候,常常覺得與你們像一場夢,有的時候太美,有的時候因為太美而不捨活下去,而只想停在那個片刻,就像每一次的方生方死,至死方休。
 
 
鄭宜農/人生很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Y-oY1RekHg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47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7]  [8]  [9]  [10]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