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y 21,2018

呼吸的渴望



最近的海好溫柔。今夏到目前為止下水的次數不比去年,一部分因為忙,一部分是身體的未好全(老人痰)與未曾與人說過關於海的陌生。

 
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是帶著恐懼下海,彷彿並不信任自己的身體一般,然而卻又每一次都徹徹底底的被接住。去年相機壞了,再也沒什麼機會捕捉在海裡所看見的牠們與自己,弔詭的是這樣的不經意,海一次又一次送來了禮物。那些去年總沒能看見的大魚魚群、花枝家族、誤以為是魟魚的超開超可愛比目魚、龍頭鸚哥、與就算看見甚至共游也難以相信的鮮紫色小魚群。當人們聊起妳可以下的多深時,妳也並不曉得今年的自己能不能夠,但確實能夠感覺到自己更加的警慎、鬆軟與緩慢,跟著他一起。不被那些數字所干擾,真正重要的是妳能夠多麼信任大海與自己,因著信任,才能有了放鬆的可能,才能去向那未知與平坦裡頭。

 

睡前,他說想到更深的海裡頭去。這是我們今年冬天一起的願望,雖然說小島的人不太願意將尚未發生或沒有把握的事先說了出來,但每每在看見那光灑進那深深藍藍海裡時,總是會閉上眼睛對大海許願,也一直相信她聽得見我們和她說著的話,關於海的溫柔。

 

陸地上的我們,如何去想像那樣的一口氣,對於想呼吸的渴望,在掙扎與放棄間那極微小的距離。

 
聽說今天是五月二十號,我愛你,也愛你們。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00回應(0)引用(0)

May 8,2018

那些藍吹來一陣風時


 
些許是因為晚風的清爽,才會特別想起白日的異常悶燥,慢慢明白那尚未好全的身體會再繼續作陪一些時日,心裡卻是輕快像是沉甸甸的錘擺失去引力,牽制太久的亂麻被快刀剪去,不要了。數字一零之間光年的復返,卻又在此時與他者與自我最是親密且疏離,彷彿在黑夜裡待了太久,彷彿齧咬自己透光暖白的軟殼,準備將它吃下育化。
 
 
一些莫名被吸引的字句,已經有好些時日沒有辦法好好讀完小說類這般長長的文字,猜想是太敏感了,每一瞬間的感受都來的太及時太切身太被不經意的感覺到。感官全都被自動打開,那些需要停頓下來的都太費力,卻也自自然然的被留在哪裡。
 

吹彈可破的淚水,太艱深難解的皆視為一種逝去與災難,是的災難。如果能夠再也不那麼想多與冀求,而失重與歪斜在毋須返正下也能成為一種自由與無際。
 
 
還是能夠寫出那些哀傷與墜落,又每每還是被輕巧的撿起,一種未曾看過的藍色漸層,一句孩子逗弄著的話、一個正在輸入的習慣與改寫的記憶,骨子裡也都還是那些深信不移的真實、野性與張狂。
 
 
方過的週末與你們一起為將到來的小旅行集資,在小小的卻又靜靜的海風旁,來一場夜市版代工的喧鬧時光。
 
 
Bruno Major /Ho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iP3Y8Hxre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9:50回應(0)引用(0)

April 16,2018

關於不急

等待身體讓身體慢慢好,這樣的時間要等,尤以在明白這夾雜欲吐不快的痰與包覆在那些說與不說繭縛裡的巨咳與困頓。即將過去的這一個冬日,幾乎是在病識裡求生,那些失眠、哀傷、未能察覺的遮掩與隱藏,碎落一地的小獸。
 
 

迂迴,若身體是丈量萬物的尺度。身體是經,時間是緯,爲二得以見證真實與存在的快活與苦楚。當它不計一切又一次顯現在眼前時,終於稍有氣力做出別於過往的選擇。
 
 

慢慢等待的日子,等待風的轉向,潮流的平穩,人們與飛魚與海的約定,接著等待自己的身與心再一次誠服於它,再一次被大海接受,等待海的恢復與生息,暴雨過後的沙泥。
 
 

有次他和我說妳應該是正在水土不服。他說著前些年他到了台灣工作爾後又回來蘭嶼生活以後,這樣的復返身體與土地氣象的變化與磨合,妳是相信的,是啊,慢慢的磨,像是筋骨,慢慢的拉。
 
 

許多念頭,也就這樣慢慢的,不急,那些還在等待成為完整的字句,也稍稍交代了一些這樣的日子。
 
 

「那些藏的很深的,慢慢地用如針般細細的線,抽拉出來」
 

「寫給你的鬼」
 

「好像在怎麼不會有變化的地方,也總是會慢慢地有所改變,在那些極細微不起眼之處」
 

「黑暗中竄出的海」
 

「海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
 
我們/陳奕迅

https://youtu.be/dhjomo8W6Lc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0:33回應(0)引用(0)

April 11,2018

關於笑


應該是要珍惜那一次又一次無所預期的笑,想來那些笑的不經意、笑的真實與笑的美麗。這陣子友人s一日復一日地在臉書上用自己的方式向一個佔據他一段長長時間裡頭的陪伴與存在告別,每日和空間裡頭的某一物件或人道別。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浪漫,或許是因為那份對於告別的慎重與捨離,想到了再見。

 

想起這些年的告別總來的突然,彷若捉不住自己似的,一邊明白生活不在他方,一邊逼退無所遁逃的自身,卻仍不斷不斷地遷徙與漂移,像是潮流、像是板塊或僅只是一小小片碎落的塑膠微粒。

 

關於長大是越來越能夠感受,說是老去,時間慢慢訴說的是錯過、轉身或回頭。是可以這樣分成兩類的嗎?無法留下的與離不開,像是時間開了玩笑,於是在我們以為是最後了以後急轉,只是一圈後的一大圈再一圈一圈又一圈。

 

在只剩下劇烈咳與微咳後的午後,帶著被刮出一塊又一塊慘不忍睹的痧體和孩子們來到了地瓜田、芋頭田,總覺得身體讓我知道膽子漸小屈服給了恐懼。看著那後方襯著小小山頭眼前的你們,在一片水海裡時還是覺得,可以笑,真好。

 

慢慢喜歡你/莫文蔚
https://youtu.be/-lEhWfucJMs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3:14回應(0)引用(0)

March 12,2018

汛期



當時間以一種半新半舊的狀態再來一次時,稍稍能夠分辨那些些微的不同。在小島生活一年有餘,母親生病近乎五年,初識近乎十年,而過去幾年的一二月,去到香港、印度、土耳其、無數次的生日與過節這些都是臉書自己跳出來被提醒的,早晨現身時幾乎招架不住,記憶不靠譜地這般逗弄人。

 
感冒來來回回也快要兩週,慢慢理解這樣的久咳、欲吐不快、止不住的鼻水,情緒上的壓力與張力收進來的與給出去的,隱隱知道來由,週末終能安穩睡上幾回。

 

招魚季過後新的一年又開始了,當日子開始不是用數字符號去數算,是以節氣、土地生息、潮流的方向 、物件與景致來度時間的環,那日分秒不差的驚螫雨,擺在灘頭上修補好的船隻、家戶前旁的曬魚架、重新栽種的地瓜、芋頭田的水源、晾曬的魚身、民宿電話開始響了。仿若過一個大夥一齊醒了過來的冬,一種穩定的規律與氣息,在經歷冬日這樣靜靜的日子後,有一種匍匐著伺機而動的張狂與喧囂。

 
一年過後,想起去年的匆促與蠢傻的新鮮,日子似乎可以慢慢的用身體來明白這裡。貼著田野的民族與習性,接連幾夜他出海,前幾回是用支竿撈,飛魚季初始飛魚還不是甚多,適用的捕法亦是保守與不貪,後一日以撈到的飛魚作為餌來船釣,回來的時候晚了,暗夜裡男人與女子的等待,一身濕透的海水味歸來,是那種即便沖洗過後還留在膚紋裡的腥鹹,天方亮惺忪著眼盥洗後,便去處理前夜大海所給予的獲得。有陽光的日子多了也暖和了起來,海水的溫度也漸漸不隨著風而那麼冷冰,希望那樣的愁苦與不得語也能夠慢慢地撥雲見日。那麼夏季迎來的又會是什麼呢?

 

看著小孩這般的身手與姿態,還是覺得這樣如實,真好。

 

鄭宜農/冬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L8anhepEAA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4:40回應(0)引用(0)

貳捌



「與其做好人,我寧願當一個完整的人」
榮格,《紅書》
 

親愛的,快樂。
 

和其它在小島上的日子大多無異,醒來後身旁有人,外頭幾日陰雨天後,放晴了。這個日子記得的人不多在沒有了提醒以後,謝謝你們的記得。慢慢的也已經不再數算歲歲年年,也開始不記得去年或以往是怎麼過的,只有在需要回答時才記憶起自己的年華,有時覺得啊怎麼還這麼年輕,有時候卻又驚覺時間的不經意與過渡。讓愛著的人失望與難以理解,降生的精卵。
 

這幾日讀情緒陰影這本書,開始慢慢地想關於這陣子的悲傷、失控、隱匿、依賴甚是暴烈。那些每日沒法控制的眼淚、不安、著急,那些衝進海裡的想死、摔裂的玻璃物件、難以置信的語言與留下的文字、一個又一個無法閉上眼的夜晚,其實這些都不是他造成的,而是時間堆疊的分秒所留下的,每一個你我都在裡頭。說過的退無可退,原來是在這裡靜靜的生活,慢慢看著那些留下的穿孔。
 

靜靜的生活,想一天的三餐,想天氣會不會有船或飛機可不可以叫菜,想小孩的學習與日常生活,想他在做些什麼。或許在你眼裡都是些小到不能再小的事,卻已是活著之必要,在經歷了近十年城囂的填塞以後,在這裡漸進地什麼都沒有了卻又什麼都有了。
 

你們說以前不是這樣的都是在這裡的錯要我離開。可以如何告訴你,這些都是會發生的,惟有在這裡才能很慢很慢的讓自己試著完整,而不是只想做個好的或完美的人。

 

揭露並跳進一個又一個意識很難察覺的、黑黑的、深深的窟。展露那些不可告人的心機、心事或是惡。在每一個情緒與原型裡頭拼湊,那些碎裂的、被傷害的、傷人的與完整。

 

在難得有天光海是一片藍的時候,到陽台一個看得到各種藍的地方讀書,那不會是完美的,卻是安適。在關島一週多與許久沒有吃到甜點以後,得以在前一日訂到一個自己買的小小蛋糕也是件幸福的事,不是為了慶祝,而是日子裡極微小的幸運。

 

Constantines & Feist - Islands In The Strea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kqOY9jKtJU
Bee Gees - Islands In The Strea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Sy3RbiIn_I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9:38回應(0)引用(0)

January 3,2018

熊也抱似的厚度


 

「總是在快要控制不住時盯著畫面裡頭的人,臆測那萬一假設你所看見的與我所看見的。一片雲散開以後的光亮,顧自在路面草地上奔也跑似地跳。還是不太能夠吐露,只能叨叨和自己說,他會說妳又陰沈了喔,當這樣的頻率從以月計算、雙週計算到一日裡頭的時不時,一下子就掉了下去,沒能完全被接住,也逐漸明白只有自己,呦呦的說是不是生病了呢,每個人都害怕的。乍見的美麗,張狂的笑與藍,僅有的。
 

灰塵、相片、紙張、筆跡,一張一張瞧一張一張撕,沒有辦法描述那除了自已以外的個體,他的人生不經意的在眼前跑馬似的轉了一圈,那樣的不安與惴惴,有些時候誤視了他也常常失了性子,只好躲在恐懼與失望裡頭等待,卻還是有捉摸不定,著魔般的相信,沒有賭就沒有活過。」
 
 
蔡依林/幸福路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YykvQA4mqM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5:48回應(0)引用(0)

那天,後來出了太陽


「那一天,後來出了太陽,這跟大半部分的時間都是違和的,謝謝你看似不情願卻又替我拍了下來。病識感,只能說給你聽,所能明白的或許不是一個良善的好人,給人的苦痛與失落總是比快樂與甜蜜來的多。第一天過去以後,海面上的日出才出現,寫了信的告別與開始,都好不容易。
 

沒了最後與保留,在車子裡頭跌倒,熱烈的與煙霧。沒有辦法說給你們聽,直狠狠而來的控訴,那些眼淚那麼多,睡眠那麼少,掙扎那麼多,卻又知道惟有在這裡,才能這樣徐徐緩緩、痠痠疼疼的揪住與明白。
 

那日在他人的牆上讀到傷心與幸福的比如,有沒有可能似於那哭與笑的不如此悖反,才想到,許或幸福的探問與認同不一樣,而這才是在田野裡的有趣與想起。

 

這些路的必得走過。」

 
方皓玟/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eJdwCUAOE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2:51回應(0)引用(0)

December 29,2017

留下



「只能不斷在心裡對人所訴說的,過節與末日裡,謝謝對不起人的善意、無意、理解或者惡意。
  
早晨不知道為什麼,小孩說老師每次都已讀不回,因此和孩子們提到其實是很害怕接收訊息與來電的,當然工作事務除外或是不得不。而那些讀了而無消無息的往往卻又是一些至親又極友善的關愛與問候,心裡是非常非常感謝的,原諒我對於這些的無能為力,卻又總是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拉回了一把,關於藏匿與穴居。
  
人類系統裡的秩序、角色與責任。這樣溫暖的顏色,還是沒有辦法,而一切的必要,在經過以後,也會過去。」
  
吳青峰/我留下的一個生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2bsAtY2FYI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02回應(0)引用(0)

December 14,2017

最後一次


   
「長大以後,仍然有些事是註定不會改變的,好比那些信誓旦旦以為可以做到或答應了的未竟之事。但也總會有些好事,比如明白了那些想望的幻象與真實,因著恐懼、自由、毀墜而準確。告別而充滿了愛,而這些與所想的許或無異,關於人意志與身體的限制與選擇。若非這般退無可退,也是無能走過這麼的一遭,而出口也只是無須的存在,因為根本沒想過要逃。」
  
 
你說:
「我們都還會有理想吧,是我們能做到的那些。」
  
 
汝是我的心肝
https://youtu.be/IwEaUyeKU0c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35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7]  [8]  [9]  [10]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