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August 14,2018

早晨不經意的慢慢醒來


喜歡這樣輕輕的,彷彿心裡荒蕪的什麼也沒有。有光的窗戶、背景的音樂、不那麼起眼的氣味。

有時候還是會說起那日夜晚的揮之不去,死而復生。細細想在岩壁邊被風吹,被海看,手伸出窗外感覺到山裡頭與海邊空氣裡的水,涼涼的,乾乾的,濕濕的。那些在日落以後,海上眼睛成群所發出的亮光,都是未曾見過的海,一切的鬆軟與簡單。

和煦輕柔的像是在同一分秒醒來與睡去,像是喝白開水就以足夠,吃食與睡眠是為了活著,支撐去愛的必要。

  
可不可以不要再有以後,這樣靜靜的死去就好,就在此刻睡著。

一天變得好長,一週變得好短。看似什麼也沒做,卻走了一段又一段的路、吹一些風、看一些日落、小小的村落。因為一望無際所以知道地球是圓形的海洋,然後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完美其實是在那偶然的瞬間,有人一起,好比努力或者舒服。

  
安溥/這個世界(原唱:蔡藍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uK-X5azREU
(但原來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陳永龍唱的)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2:05回應(0)引用(0)

August 6,2018

必須有了告別以後一切才會有了新的可能

 

 


好多年前,讀了村上春樹的1Q84,不是很能記得書裡的內容,留下印象的是裡面提到的歪斜與四維的時空,於是在母親生病的那一年起,幾乎的毀墜與死亡,彷彿就是活在一個歪斜的世界裡。H說姑且就讓我們稱那樣的時刻為20F5年,一種control+F5的概念。關於向死的哀傷、光譜間的迷失就是那時候開始的。

開始的十年,後來的五年都已經沒有辦法去數算、描述那些被植入的顛三倒四與妄為。前幾天的夜裡,哭著幾乎沒睡,應該可以說是這段時間回到大島與房間後種種的難堪與不耐,跟記憶有關,跟物件有關,跟地理位置有關、跟時間有關。直狠狠在眼前揭示真實與過去。如果直的與歪的可以用來標示一種指稱,那麼突然好想要擁有一種極簡單的身份象徵。
  

傍晚和十幾多年沒見的K碰面,聊到和H的這段過去,他說我和H都太聰明了,不能確定聰明這般的形容,後來想想會不會是我們真的太清楚彼此,而從未見著那些極微小的隙縫與全部的真實,那夜的淚水是突然好像明白,我們從來的不可能。恨這個字太輕薄了,愛也是,謝謝與祝福都是,然而這些字眼與概念已無關重量,它就是存在,時間就是這樣過了與過著,我們的一部份了。
  

可以回到2018年。或是,一個無須特意註記的切點。當我和K說,這些日子所能感受到的一切是渴望正常,也慢慢感覺自己快要正常了,他有了一些驚訝的說,在他心中我一直是個勇敢做著、過著、向著自己的路的人,不在乎外面的秩序與規則。關於所能控制自己的那種放任與節制,這樣的變化,是原來早已開始對於安穩一類的概念有了鬆動與好感。
  

當那些恐懼、黑暗與危險不再是唯一與絕對的需索時,想要了一種正常,自己尺度的那種正常,而不是你們的。也隱約看見並開始期待一抹微透光的蜜,而嘗試去感受或相信這個夏日可能到來的F5,是這麼想的吧,男孩與女孩。  

 

2018/7/22,是一位我們互稱彼此小子,佔了一定份量青春時期的友人成為人夫的日子,心裡有很深的祝福。後來慢慢覺得結婚與有了孩子,這樣的兩件事對我來說都是重量很重卻又極美好的事,相信了裡頭會有的掙扎與不容易。而身邊慢慢許多這樣的好日子都近了,若心裡愛著的你們可以幸福,也已經真的是最快樂的事了。

 

 

雷光夏/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ea-8M-Pl3A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52回應(0)引用(0)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

 

在想回到大島後,這些日子怎麼了時,這句話冒出來,會不會是幾日看似的了無變化、平緩或些微的焦躁。

 

回過頭找到三年前寫下的文字:
 「瞬時明瞭了『定錨』二字,書裡頭是這麼說的,當男人自母體的巢穴而出後,終其一生都在尋索著一個可見可不見的洞,聲望的洞、知識的洞、情感慾望的洞等,在異性戀的狹隘語言當中,女性便是提供這樣的洞、這樣探索的重要供需者之一,因為女人提供了一個名為家的地方,如同漂泊的船隻有了岸頭得以定錨,或許這些並不僅止於男人吧,會不會一切的存有皆尋找著這樣的定呢?即使是再孤僻冷傲的生物,都還是會有這樣的需索吧。
  
突然,被這二字打了一下,會不會那看似叛逆反骨抗拒、惟恐破碎、瞧著別戶人家、不知能否組成的,只都是在找尋一個最後還可以回去的地方。」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是一個很憑靠著感覺活著的生物,也慢慢相信自己所能看見的只有眼前,而失去太久遠以後的將來,也不是太明白這樣是一件好或壞的事。有時候也會好想遇見(還未出現)的你,如果我們都不是彼此認為的那一個,在越來越能夠掌握、放任與節制自己的時候。其實無論離開或是留下,心裡總是祝福與感謝,即使一次又一次的重新來過都還是會有變化的。待不住與留不下,就像是一直在節點裡找位置,在光譜裡找平衡,都是為了回來,回到一個還不知道的地方,也或許並不存在的地方,只能跟時間抗衡於是不向名為我的對象屈服。

 
我們以為我們不是因為不愛才分手,而之所以分不開,都只是因為軟弱。放進很多關係裡都會成立,是的那份軟弱。有的時候,常常覺得與你們像一場夢,有的時候太美,有的時候因為太美而不捨活下去,而只想停在那個片刻,就像每一次的方生方死,至死方休。
 
 
鄭宜農/人生很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Y-oY1RekHg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47回應(0)引用(0)

June 20,2018

夏日的陰天時候



 
不知道時間裡空白的我們,當身體說話時,是為了說而說、真心在說,又或口是心非。會被感動而留下的,都是出於真實。那麼,真實騙得了人嗎?
 

彷彿停下來卻又似乎不停過去的日子,再一次看見時,於是知道一切都還未過去。越是明白與能夠控制,那些自己可以下的決定,奮不顧身。差異所造成的凝視,如果將每一次皆視為離去前的告別,起伏的思緒不再渴求、摸黑、探底,那些停不下來的他者與自身的生成。

 

不在他方。看過一些在一瞬間讓人驚呼的景致,一種對於新奇的超乎想像,視網膜和腦神經共同形成的影像投射,也待過一個每天看似沒什麼變化,卻又總是出其不意因著感覺與熟悉而使人備感理解與溫暖的美麗,因為是一同經歷過的各種樣貌。
 

如果那些我們所談的認同,不單單僅止於是一種身分的認同,而是一種價值、一種選擇、另一種不斷重新築造生活的棲居想像,那會不會流動本然就是認同的屬性,隨之左右的是理解與勇氣的擴充能力。

 

其實我也不是很能明白究竟到底自己在說些時麼,應該只是忍不住想曬照片吧。

 

92914 - Okinaw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RLIB6cy1xo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5:25回應(0)引用(0)

June 12,2018

夏天



有些時間是要花來等待的。說真的,常常記不起來自己在地球上所謂的年紀,有時候多算了有時候少報了,或許是林林總總一切所經過的,年歲並不足以撐起什麼。
 
 
自那天和他說了過去的一切全部都不要了的重話以後,固態的影像與關係得以解除,而柔軟的記憶呢?一個佔據近三分之一的片段,後來還剩下什麼?三不五時會翻翻自己所謂現代性對外與對己的對話與展示,是定格的視覺揪出了身體的感覺。如果撇除彼此所共有的一切痕跡,大底剩下最多的是散落各處孩子們的臉龐,應該是沒有想過,也會有這麼一天開始記不得孩子們的名字 、說過的話、經歷過的掙扎矛盾與陪伴,那麼記不得的還存在嗎?或許像是名字與年歲不是太刻意的重要,而是在身體裡罷了,畢竟都還是會再來一次。
 
 
燥熱的盛夏、躁動的心、時間的復返。偶爾過去的孩子捎來問候與閒聊,其實也不是那麼確定留下些什麼,但能夠感受到孩子的自在、信任與被想起,無論是一個星期、一個月、一學期或是幾年所堆疊的片刻,謝謝你們還是接住了我,教育與學習還是有千百種的可能,心裡的路還是那一條,對於人的理解與想像,而謹守一切的有限與無限。
 
 
有些時候會遇到有人問一些當下沒有辦法回答的追問與好奇。比如,為什麼會來?有時沒有辦法回答或許是不確切問的人是否真的想知道,卻認真的回答了自己,後設的定義與詮釋可以有很多,其實就是在逃。逃家、逃那個待了十年的城囂、逃那個過於填塞縫補的洞,關於未知、恐懼、黑暗與自由的可能。
 
 
因為太過於生活在每一個當下,而不及寫下每一刻都在擴張的心緒與身體。大概是種奢侈吧,在或許可能快要三十歲的前夕,能夠覺得長大真是過癮,想來也覺得彌足珍貴。如果不回頭一看,有些遺落下來的,卻都是驚喜,除了自身以外的存有,也想謝謝自己。如果沒有那些誤視與錯待,現在或許沒有辦法對於想要的狀態稍有明白,慢慢可以掌控自己,在經歷瘋狂以後,那些還是會有,卻能將在慣習裡縮的很小的妳緩緩放大與直視,至少在要歪斜的時候是清晰的。那種感覺就像是不再那麼在意贅肉,而能自在的用最多的身體去感覺風的存在,然後明白無論那時後在你眼前的,是假意或是真情,那一刻都已是最真實的我了。
 
 
以前看海的時候以為海都是一樣的。現在看海卻發覺每一次都是不一樣的,極細微極巨大的不一樣,顏色、潮流、光影、高低、方向、強弱⋯⋯甚至是味道。
 
 

 

輕晨電/我們背對著青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rd-I6oU4II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3:01回應(0)引用(0)

June 5,2018

自然的事


 

自然的事

 
在房間裡接受陽光,知道該起身了。大概都沒有睡得太好,日子裡的波瀾與驚喜。一早的日頭依然太刺,昏沈到教室裡,小孩說妳怎麼看起來心情鬱悶,謝謝我們開始敏感的懂得,關於彼此。仍有些許呆滯時,女孩主動教起昨日缺席小孩昨天的數學進度,心裡極微小的笑著,時間過的匆忙,無法不教完的討人厭進度,謝謝小孩的體諒,完成的孩子自己自己協助碰到困難的人,需要協助的小孩自己自己尋求支援,分工合作時說了一句老師你怎麼能不破頭,哈哈,是不是,謝謝你們在這個火紅的夏日,在心裡吹起涼涼的風。

 
珍惜生活裡的靈光,高速腦動的久違,知道是一個又一個不會有答案的提問與掙扎,你說這是機會,靜止與流動從來就不是絕對的事,謝謝妳一次又一次的說打破框架。河流會找到自己的路,那是自然的事,不急不緩輕輕柔柔說著關於那些古老的文明。

 
 

Train - Drops of Jupit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Xf-Lesrkuc
最近好愛這首喔。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2:47回應(0)引用(0)

May 21,2018

呼吸的渴望



最近的海好溫柔。今夏到目前為止下水的次數不比去年,一部分因為忙,一部分是身體的未好全(老人痰)與未曾與人說過關於海的陌生。

 
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是帶著恐懼下海,彷彿並不信任自己的身體一般,然而卻又每一次都徹徹底底的被接住。去年相機壞了,再也沒什麼機會捕捉在海裡所看見的牠們與自己,弔詭的是這樣的不經意,海一次又一次送來了禮物。那些去年總沒能看見的大魚魚群、花枝家族、誤以為是魟魚的超開超可愛比目魚、龍頭鸚哥、與就算看見甚至共游也難以相信的鮮紫色小魚群。當人們聊起妳可以下的多深時,妳也並不曉得今年的自己能不能夠,但確實能夠感覺到自己更加的警慎、鬆軟與緩慢,跟著他一起。不被那些數字所干擾,真正重要的是妳能夠多麼信任大海與自己,因著信任,才能有了放鬆的可能,才能去向那未知與平坦裡頭。

 

睡前,他說想到更深的海裡頭去。這是我們今年冬天一起的願望,雖然說小島的人不太願意將尚未發生或沒有把握的事先說了出來,但每每在看見那光灑進那深深藍藍海裡時,總是會閉上眼睛對大海許願,也一直相信她聽得見我們和她說著的話,關於海的溫柔。

 

陸地上的我們,如何去想像那樣的一口氣,對於想呼吸的渴望,在掙扎與放棄間那極微小的距離。

 
聽說今天是五月二十號,我愛你,也愛你們。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1:00回應(0)引用(0)

May 8,2018

那些藍吹來一陣風時


 
些許是因為晚風的清爽,才會特別想起白日的異常悶燥,慢慢明白那尚未好全的身體會再繼續作陪一些時日,心裡卻是輕快像是沉甸甸的錘擺失去引力,牽制太久的亂麻被快刀剪去,不要了。數字一零之間光年的復返,卻又在此時與他者與自我最是親密且疏離,彷彿在黑夜裡待了太久,彷彿齧咬自己透光暖白的軟殼,準備將它吃下育化。
 
 
一些莫名被吸引的字句,已經有好些時日沒有辦法好好讀完小說類這般長長的文字,猜想是太敏感了,每一瞬間的感受都來的太及時太切身太被不經意的感覺到。感官全都被自動打開,那些需要停頓下來的都太費力,卻也自自然然的被留在哪裡。
 

吹彈可破的淚水,太艱深難解的皆視為一種逝去與災難,是的災難。如果能夠再也不那麼想多與冀求,而失重與歪斜在毋須返正下也能成為一種自由與無際。
 
 
還是能夠寫出那些哀傷與墜落,又每每還是被輕巧的撿起,一種未曾看過的藍色漸層,一句孩子逗弄著的話、一個正在輸入的習慣與改寫的記憶,骨子裡也都還是那些深信不移的真實、野性與張狂。
 
 
方過的週末與你們一起為將到來的小旅行集資,在小小的卻又靜靜的海風旁,來一場夜市版代工的喧鬧時光。
 
 
Bruno Major /Ho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iP3Y8Hxre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9:50回應(0)引用(0)

April 16,2018

關於不急

等待身體讓身體慢慢好,這樣的時間要等,尤以在明白這夾雜欲吐不快的痰與包覆在那些說與不說繭縛裡的巨咳與困頓。即將過去的這一個冬日,幾乎是在病識裡求生,那些失眠、哀傷、未能察覺的遮掩與隱藏,碎落一地的小獸。
 
 

迂迴,若身體是丈量萬物的尺度。身體是經,時間是緯,爲二得以見證真實與存在的快活與苦楚。當它不計一切又一次顯現在眼前時,終於稍有氣力做出別於過往的選擇。
 
 

慢慢等待的日子,等待風的轉向,潮流的平穩,人們與飛魚與海的約定,接著等待自己的身與心再一次誠服於它,再一次被大海接受,等待海的恢復與生息,暴雨過後的沙泥。
 
 

有次他和我說妳應該是正在水土不服。他說著前些年他到了台灣工作爾後又回來蘭嶼生活以後,這樣的復返身體與土地氣象的變化與磨合,妳是相信的,是啊,慢慢的磨,像是筋骨,慢慢的拉。
 
 

許多念頭,也就這樣慢慢的,不急,那些還在等待成為完整的字句,也稍稍交代了一些這樣的日子。
 
 

「那些藏的很深的,慢慢地用如針般細細的線,抽拉出來」
 

「寫給你的鬼」
 

「好像在怎麼不會有變化的地方,也總是會慢慢地有所改變,在那些極細微不起眼之處」
 

「黑暗中竄出的海」
 

「海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
 
我們/陳奕迅

https://youtu.be/dhjomo8W6Lc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0:33回應(0)引用(0)

April 11,2018

關於笑


應該是要珍惜那一次又一次無所預期的笑,想來那些笑的不經意、笑的真實與笑的美麗。這陣子友人s一日復一日地在臉書上用自己的方式向一個佔據他一段長長時間裡頭的陪伴與存在告別,每日和空間裡頭的某一物件或人道別。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浪漫,或許是因為那份對於告別的慎重與捨離,想到了再見。

 

想起這些年的告別總來的突然,彷若捉不住自己似的,一邊明白生活不在他方,一邊逼退無所遁逃的自身,卻仍不斷不斷地遷徙與漂移,像是潮流、像是板塊或僅只是一小小片碎落的塑膠微粒。

 

關於長大是越來越能夠感受,說是老去,時間慢慢訴說的是錯過、轉身或回頭。是可以這樣分成兩類的嗎?無法留下的與離不開,像是時間開了玩笑,於是在我們以為是最後了以後急轉,只是一圈後的一大圈再一圈一圈又一圈。

 

在只剩下劇烈咳與微咳後的午後,帶著被刮出一塊又一塊慘不忍睹的痧體和孩子們來到了地瓜田、芋頭田,總覺得身體讓我知道膽子漸小屈服給了恐懼。看著那後方襯著小小山頭眼前的你們,在一片水海裡時還是覺得,可以笑,真好。

 

慢慢喜歡你/莫文蔚
https://youtu.be/-lEhWfucJMs


choresa945 發表於 樂多13:14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7]  [8]  [9]  [10]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