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8,2018 10:53

Flow

 


睡前,抽了一張牌卡,想找找關於報考新的研究所一事的可能,是一張Let go and flow 的牌,或許是英文退化了,也不太清楚是一張什麼樣的隱喻和暗示,總的來說在午夜以前,還是做出了決定。



早晨看到陳雪的一句話:不愛了,也是一種愛。似乎得到一種關於過去的解法和可能,其實是知道的啊,所以才能夠保有今年初春後才開始明白的節制和距離。



近日夜裡,偶有不同的男子進到夢裡來,多是一些曾經有過關係的人,每個人只會夢這麼一回,可以感覺到是一種告別,好似夢完,一切就再也記不得了。有些是發生過的,有些並未發生卻又似曾相識,那不是一種預知夢的感覺,而是知道,人們終將要離開了。



好像,可以重新相信時間了吧。



Gregory Alan Isakov / If I Go, I'm Go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3gnxO8bUxQ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765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