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7,2018 14:46

無所遁形



一種很奇怪又違和的感覺。一方面既不能相信你,這裡的不能,更貼近的說法應該是不敢,卻又在同一時間相信了你說出來的語言,一份誠實的坦白和擁抱。


有時候會想,是不是沒有辦法再寫出透明直白的文字與心思了,那種透明不是理性過後的產物,而是無法克制而感覺到一股腦想要用文字去逼近、宣洩、傾倒出來的一個幽微世界。


試圖在別人的文字和經驗裡尋找人的慣性、分類、被理解或詮釋的可能,或是絕對存在在某處的,可能性答案。


卻仍然沒有辦法想明白,愛是怎麼一回事,愛究竟又是什麼。那不是一種可以被複製、被預設好、寫好的劇本或可重新再經歷一次的軌道。似乎必然的,只能經歷屬於我們自己的路徑,見證一種愛的形式,然後重新為自己創造愛的迴路。



想要我們一起嘗試真誠的,靜待著,體會愛可能會帶來的一切,安適的和不那麼舒服的。無關輸贏,只關乎軟弱和勇敢,在相似和差異的生成當中。



那個我們並不知道未來是何物,又會在什麼地方,一起走路,走一段未知的旅程和關係。好像知道,那些無法做出的決定以及關於接受的無能,是因為還有許多,只想和你一起的。像是一大片遼闊的草原,一場最赤熱的日光,一個最柔軟的擁抱。



這些日子,阻擋在我們眼前的種種困難、每一分秒的掙扎,那些連我們自己都猶豫懷疑著跨不跨的過的坎,害怕你突如其來的放棄,因此知道那心意的難能可貴,還願意試試看的勇氣和傻氣,唯一能夠相信的,竟然是那最是抽象卻又具體,本質上毫無根據,用盡氣力卻還是無能掌控和預測的,愛。



怎麼會就像是從未從未真正理解親近過、經歷過愛,如初的第一次。



「對話,是讓兩個個體之間界限消融的唯一可能。從我和你變成我們,是困難的,是脆弱的,如履薄冰,所以更加珍貴。而更珍貴的是在無數次瀕臨極端幸福與毀滅的邊緣後,我們仍選擇不分開。或許這樣的幸福永遠都存在於追尋的過程,沒有終點,更無法定格。」

__________________沈可尚《幸福定格》



王榆鈞/睡著醒著行走於那些無所遁形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G7eCVkuOY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信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5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756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