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0,2018 11:03

日光



很喜歡那天你拍下這樣的我,謝謝我們都是那麼柔軟的人,謝謝你說像到不可思議的兩個人,或許是誠實與面對真實的部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早晨讀到的,節摘自《謎樣場景》裡的篇章。
  
 
《一個洞見是一幢帝國的起點》
  
「常常,讀完一本小說,我立刻忘了全部的情節,留下來的,只有書中某個洞見。某個眼神,穿透地抵達一處,那裡提示了該個世界各種可能的輪廓。
 
 
人或許需要某個體系真被履踐、應允一套方式,我們的理性才能承認活在其中的這個或那個感覺。然而,一個洞見推衍打開,在那裡,人的心靈穿行於未寫出的邏輯,偵測它、連上它、全部接受。為尚未存在的文明所撫觸。」
 
 
《無數線段亦填不滿平面》
 
「心底深處我明白,即使是我唯一相信的事物,我亦無法把自己交出去,即使是我唯一想要的世界,我仍沒有一刻認為那是我完全屬於的世界。
 
穿越多少國度、錘鏈多少語言,仍是不夠的。這個現實即使在最深奧的時刻,仍無法每一格都照料到地將該個自我,從我這裡拿走、在另處錨定、在那裡棲居。就像無數線段亦填不滿平面,一部分的我,永遠那麼空蕩。」
 
 
亂彈阿翔/尋找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Wwl1bk1BJA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信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732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