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2,2018 13:01

夏天



有些時間是要花來等待的。說真的,常常記不起來自己在地球上所謂的年紀,有時候多算了有時候少報了,或許是林林總總一切所經過的,年歲並不足以撐起什麼。
 
 
自那天和他說了過去的一切全部都不要了的重話以後,固態的影像與關係得以解除,而柔軟的記憶呢?一個佔據近三分之一的片段,後來還剩下什麼?三不五時會翻翻自己所謂現代性對外與對己的對話與展示,是定格的視覺揪出了身體的感覺。如果撇除彼此所共有的一切痕跡,大底剩下最多的是散落各處孩子們的臉龐,應該是沒有想過,也會有這麼一天開始記不得孩子們的名字 、說過的話、經歷過的掙扎矛盾與陪伴,那麼記不得的還存在嗎?或許像是名字與年歲不是太刻意的重要,而是在身體裡罷了,畢竟都還是會再來一次。
 
 
燥熱的盛夏、躁動的心、時間的復返。偶爾過去的孩子捎來問候與閒聊,其實也不是那麼確定留下些什麼,但能夠感受到孩子的自在、信任與被想起,無論是一個星期、一個月、一學期或是幾年所堆疊的片刻,謝謝你們還是接住了我,教育與學習還是有千百種的可能,心裡的路還是那一條,對於人的理解與想像,而謹守一切的有限與無限。
 
 
有些時候會遇到有人問一些當下沒有辦法回答的追問與好奇。比如,為什麼會來?有時沒有辦法回答或許是不確切問的人是否真的想知道,卻認真的回答了自己,後設的定義與詮釋可以有很多,其實就是在逃。逃家、逃那個待了十年的城囂、逃那個過於填塞縫補的洞,關於未知、恐懼、黑暗與自由的可能。
 
 
因為太過於生活在每一個當下,而不及寫下每一刻都在擴張的心緒與身體。大概是種奢侈吧,在或許可能快要三十歲的前夕,能夠覺得長大真是過癮,想來也覺得彌足珍貴。如果不回頭一看,有些遺落下來的,卻都是驚喜,除了自身以外的存有,也想謝謝自己。如果沒有那些誤視與錯待,現在或許沒有辦法對於想要的狀態稍有明白,慢慢可以掌控自己,在經歷瘋狂以後,那些還是會有,卻能將在慣習裡縮的很小的妳緩緩放大與直視,至少在要歪斜的時候是清晰的。那種感覺就像是不再那麼在意贅肉,而能自在的用最多的身體去感覺風的存在,然後明白無論那時後在你眼前的,是假意或是真情,那一刻都已是最真實的我了。
 
 
以前看海的時候以為海都是一樣的。現在看海卻發覺每一次都是不一樣的,極細微極巨大的不一樣,顏色、潮流、光影、高低、方向、強弱⋯⋯甚至是味道。
 
 

 

輕晨電/我們背對著青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rd-I6oU4II


  •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93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