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8,2018 09:50

那些藍吹來一陣風時


 

些許是因為晚風的清爽,才會特別想起白日的異常悶燥,慢慢明白那尚未好全的身體會再繼續作陪一些時日,心裡卻是輕快像是沉甸甸的錘擺失去引力,牽制太久的亂麻被快刀剪去,不要了。數字一零之間光年的復返,卻又在此時與他者與自我最是親密且疏離,彷彿在黑夜裡待了太久,彷彿齧咬自己透光暖白的軟殼,準備將它吃下育化。
 
 
一些莫名被吸引的字句,已經有好些時日沒有辦法好好讀完小說類這般長長的文字,猜想是太敏感了,每一瞬間的感受都來的太及時太切身太被不經意的感覺到。感官全都被自動打開,那些需要停頓下來的都太費力,卻也自自然然的被留在哪裡。
 

吹彈可破的淚水,太艱深難解的皆視為一種逝去與災難,是的災難。如果能夠再也不那麼想多與冀求,而失重與歪斜在毋須返正下也能成為一種自由與無際。
 
 
還是能夠寫出那些哀傷與墜落,又每每還是被輕巧的撿起,一種未曾看過的藍色漸層,一句孩子逗弄著的話、一個正在輸入的習慣與改寫的記憶,骨子裡也都還是那些深信不移的真實、野性與張狂。
 
 
方過的週末與你們一起為將到來的小旅行集資,在小小的卻又靜靜的海風旁,來一場夜市版代工的喧鬧時光。
 
 
Bruno Major /Ho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iP3Y8Hxre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3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39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