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4,2018 14:52

那夜落荒而逃




是這麼和他說的

「過去的那些,全部  都不要了」

不會知曉那夜狼狽的落荒而逃



深夜抵至友人家,沖著熱水,或許能夠將發生在身上的一切視為一種祝福,然而對他只有怨恨,祝福更是不可能,話是這麼被說的。


 

是那種無論身在何時亦或何處,就能這樣嘩啦啦嘩啦啦靜悄悄流著眼淚,沒有辦法再去相信一切的真實,回小島的飛機上想起一段過去,高中時有一位親密的友人寫過一些關於後悔的文字給我,自那時起便再也沒有後悔過自己所做的任何一個決定與選擇,再也沒有。然而卻在那天的飛機上,心裡想要是這十年都未曾發生過就好了,對於自己這樣的念頭是驚訝的。關於一切,都沒有辦法再相信了,質疑一切的記憶、經過與存在,沒有辦法、失控的失去與改寫。


失去氣力再去相信我以為,你的良善。即使或許是善意的謊言,也都只是每一刀見骨的利刃,怎麼開始的,也就會這麼樣結束,原來從頭到尾,我們都沒有改變。



欺瞞、快活、模樣、日常。怎麼還能夠冀求那樣不變的存在,當你再一次要我回去那間屋子時,便一切都是錯的,你的殘忍,我的難堪,那些一次又一次的復返以後,終於撒手人寰,全都不要了。



每一句都在殺人,那些我信以為真,不曾懷疑過絲毫的,盡成為了謊言、毒藥與背叛。



田馥甄/愛了很久的朋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Jwyo5fH3jY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信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7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35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