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6,2018 10:33

關於不急

等待身體讓身體慢慢好,這樣的時間要等,尤以在明白這夾雜欲吐不快的痰與包覆在那些說與不說繭縛裡的巨咳與困頓。即將過去的這一個冬日,幾乎是在病識裡求生,那些失眠、哀傷、未能察覺的遮掩與隱藏,碎落一地的小獸。
 

 

迂迴,若身體是丈量萬物的尺度。身體是經,時間是緯,爲二得以見證真實與存在的快活與苦楚。當它不計一切又一次顯現在眼前時,終於稍有氣力做出別於過往的選擇。
 

 

慢慢等待的日子,等待風的轉向,潮流的平穩,人們與飛魚與海的約定,接著等待自己的身與心再一次誠服於它,再一次被大海接受,等待海的恢復與生息,暴雨過後的沙泥。
 

 

有次他和我說妳應該是正在水土不服。他說著前些年他到了台灣工作爾後又回來蘭嶼生活以後,這樣的復返身體與土地氣象的變化與磨合,妳是相信的,是啊,慢慢的磨,像是筋骨,慢慢的拉。
 

 

許多念頭,也就這樣慢慢的,不急,那些還在等待成為完整的字句,也稍稍交代了一些這樣的日子。
 

 

「那些藏的很深的,慢慢地用如針般細細的線,抽拉出來」
 

「寫給你的鬼」
 

「好像在怎麼不會有變化的地方,也總是會慢慢地有所改變,在那些極細微不起眼之處」
 

「黑暗中竄出的海」
 

「海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
 

我們/陳奕迅

https://youtu.be/dhjomo8W6Lc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88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13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