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2,2018 09:35

一條長長的路

 


關於一的這件事,象徵物、時間與模樣。不知道這些在三十底線前的改變與不變,該是為了自己這般還能夠的改變而有所慶幸吧,尤以關於習慣的。而那些以較大間距來觀看的時間隙縫,在走了一遭又一圈以後,沒有改變的也仍是依舊。

 

這樣劇烈的隔離(物理抽離),到底信誓旦旦的勇敢與必然,應證的是自私與不堪,絲毫沒有灰色猶疑的留白與假設餘地,一切使人病識、無能為力與充耳不聞。

 

如果說是被愛擺了一道,不如說是被時間捉弄,在一個近乎十年的文字裡跌落,在一個明白其身體上的舒心與解放,因為曾經太過靠近,而輕而易舉地判別了裡頭的背反,當自己都失去勇氣之時,是沒有辦法再給予勇敢的,為了不再回到那無止無盡的毀墜,若全了你而失去自己。

 

沒有辦法容下第三人的,兩個人都過於狹窄,是花了時間花了一片海才走到了這裡,於是輸給那個過於天真異想天開的假定。

 

安傅/see the sky about to rain

https://youtu.be/G03DQJiAYX8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信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0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651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