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5,2017 12:40

和好



躺在小丘上的涼亭吹風,是吹了會受涼的風,是戴上耳罩子仍聽見聲響的風。



在厭世了五個工作天以後,好像以為知道了些什麼,這樣的不容易、絕望與哀傷,是因為依然狂熱、也依舊有愛。在一片黑著僅有些些火光中窺視匍匐,好在好在幸好幸好,勇敢在、自由在,脆弱也還在。
  


想一切有美的字源,耽溺的果蜜無所臆測是雙刃的刀。

就像在在的片段裡,讓風吹落一切妳所擁有的,讓雲散佚一點一點毀墜的眼睛。

  
  
可以如何對你訴說,昨個夜夢裡去過宇宙,感覺到了地球、月球、星雲、星層、失去重力、慢速漂移、周圍一切撞擊、一層一層、然後有洞、網格、一抹一抹的黑、熾熱的芒光⋯

可以如何對你訴說,在身與骨的迸裂裡,看見了一片深深深深的藍,海裡面有星星,有大魚經過,而我在裡面進行媾合。

  
  
  
陳鴻宇/途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Nxxc0YI1pk&app=desktop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17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41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