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2017 10:10

戰地

 


起飛降落成為了一種日常。


起飛在一片海中,降落在一片田裡,起飛在一片田中,降落在密密麻麻的建築物裡,於是再回到島上。



在這裡幾乎忘記了時間,常常快樂的忘記還活著,好像活著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了,好像這樣活著就可以了。


常常也忘記了說話、忘記了文字、忘記了語言、忘記了閱讀,靠著本能生活。只聽見海的召喚與私語,在日的落下之際,開始不害怕逼近夜的餘暉,開始在那樣的殘光裡頭駛進海裡,或僅是待坐佇立在那。


妳輕易的進到孩子心裡頭去,孩子也是。有時候會想起要離開台北前與他的碰面,在連串的恨意、不願放過自己後,他說他不想要再愛妳了,多麼重的一摔,在車上妳卻還是留下手的溫度,自以為的舊習與自恃的良善說著最後一道防衛。


留下了幾本最是欣喜的詩集在他手上,前些日子他總是每日手抄一首情詩,即使沒人能確定他所傾訴的對象。



這樣一圈的小島環狀路線,即使21天了,仍然記不得每一處的彎轉,海都是新的、山也是,動物們也是,而妳卻開始安心並且相信,祂們不會離開,會一直在,終於有讓妳相信會一直有著的存在。



夜晚飯後或是睡前,會到海邊散步,無論是日與夜海都不一樣。在這裡乍見過幾乎要忘了呼吸的眼睛, 黑的只有自然光火的地方赤著身子奔跑嘻笑,仰躺媾合所擁有的只是片刻得以跟宇宙接合的星雲。




常常以為日子如在夢裡生活,和孩子在陽光灑下的日落奔跑。




白銀飯店/米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2wtsIwO8Q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20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780952

    回應文章

    米店是好歌,那年去北京的時候一聽就愛上
    | 檢舉 | Posted by 炳順 at March 17,2017 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