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8,2016 17:15

櫃子的不應當存在

 
    

失眠,起身。

在這風雨的日子裡頭,並不知道該站在什麼樣的位子,以為這樣打哈哈的就會過去,以為理當的意念正確,心想那樣的窒礙以後再來面對便是,然而該來的,是逃不了的。
    
    

沒有資格代言,只是想要真實的說自己,說自己的恐同。
    
    

是,我恐同。在曾經隱忍著心中的不舒服和他一起看著G片,心裡吃不消的無法理解那樣的情慾流動與張狂。不知道那樣的情緒是不是被過度渲染了,是因為愛,但原來是恐懼。

    
    

在想出櫃這樣的兩個子。是什麼讓人在櫃子裡頭呢,是櫃子的晦澀還是它那強而又有力的避世喘息。我愛他,愛著這樣的一個男孩,八年了。除了他之外的同與不同,愛和誰在一起一百竿子也和我不著關係,唯獨他,我恐他的同。
    
    

太害怕這樣的失去,害怕這樣的無能無力,只是櫃子的我,待在裡頭的他永遠差身衝破不了的結網。如果我不面對這樣的自己,那麼他也便無能面對那樣的他,是什麼讓我們都失去了自由捆綁住我們自己。    
    

是不是因為害怕,害怕一個不安全的未知,他往後日子的不可告人,而我在關係裡頭的不信任。然而卻開始知道,這些不是從我們身體長出來的,而是因為裡頭的不平等被強押在我們彼此身上。如果我們是自由的,那麼便不會在光譜中受到傷害,即便游移也會是愉悅的,因為是貼近自己的探索,那對於苦痛快樂的生長,都是真實的。
    
    

如果我不面對這樣的恐懼,我便不能真正的給予祝福,有的僅是有了包袱後隱忍的愛,而失去對於人的信任。
    
    

是什麼讓我們必須承受這一路以來的難言與末路,尋不著出口般的縛綁。是身邊的每一個人,你相信愛嗎,你相信人嗎,你們讓自由存在嗎?我曾經怪罪他的逃避,後來他勇敢的走了出來,但如果那樣的一個櫃子根本不存在,會不會那些不得不被剝奪的、被凌遲的分岔,便無須成為一條又一條的血肉之路。
    
    

我在想,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愛的各種可能性,我們真實接受每一個人他自己要的樣子,在自由的國度裡。於是家便能夠有了許多模樣,關係也是,即便僅是片刻,或許永恆。
    
    

這些都要發生的。
    
    

張懸寫過這樣的一些文字給青峰:
「你是我最親近的一首還沒讀完的長詩,太長,所以我有時還往前翻讀,有時斷續,有時只是流連。

在很久以後,你是永遠不會變成一個男人的男孩,曾經你走向我是因為這裡有我,

總有一天,我們相見會是因為你已只是充滿故事的你。在我身邊旁若無人地坐下。
旁若無人地依偎我們於是一句沒一句地說起話,男孩,無人察覺我們,我倆總是忘了回家,相伴在永遠的街上。」
    
    

在我心裡,你就是這樣的存在。

蘇打綠,是我的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Yoxv_PAJcE


謝謝一路走來並不容易的人們。

葉永鋕的媽媽說「你們手上的車票是到終點站的,絕對不要中途下車,絕對不要!」
我們到站以前絕不下車。
    
    
    
天亮了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信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2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10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