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0,2016 03:45

在那之後

會是因為秋日的來到嗎?


夜裡再也不輕易地睡去,初晨也不再輕巧地起身。於是,也再不能夠進到唯一惟二的關係裡頭。抵抗那被期待與等待,自那之後,也就再也無法成為妳的獨一與無二。


遁逃的關係裡頭,取而代之的是一直在玩嗎?沒有辦法沒有他,也沒有辦法沒有你。沒有辦法有他,也沒有辦法有你。


妳開始相信或許妳是記憶並不長久的魚,或許妳是水,或許妳真真是海包納那全有,而不被擁有。



仰躺在他圓滾的肚皮上頭,欲卻還迎在對面光體得以恣意窺探這一扇窗中熱火的胴體,被啃蝕的肋骨與果蜜。勾起的身時而如死魚般在沉睡裡頭,時而如耳裡暈沫的口液在那騷動的頸背。


那這樣是算什麼呢?


在捷運車廂裡不該的碰頭,屏氣夾隔的一席藍椅之間,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了嗎。


輕而得取的都太容易了。


馬頔/皆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_D96fOY4EQ


  •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信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5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231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