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4,2016 17:18

一口氣

那日沮喪煩悶的說,好想就這樣在水裡忘了呼吸。大哥說,這怎麼行是要妳好好練習憋氣而不是找死。


每每還沒能在海面下待上太久,遠不及他們隨意的三五分鐘,總想化為美人魚般游在水裡。雖然看過水深十五二十米的世界,仍舊沒能待上更久,關於一口氣。


幾週前第一次下了龍洞灣,海一直是勾人的,然而岸上周遭的人們卻不總是如此,海水灰灰的,有許多味道,游回來時必得先穿越一層漂浮在表面上頭的垃圾海,游著游著的時候,擔心漁網、垃圾袋與各式漂浮物。


海底下頭是乾涸的石頭,與偶爾乍見的珊瑚礁岩,當然也還有著數十萬計的沙丁魚群與零零總總的生物們,好想好想念各處的太平洋海。


試著褪下除了面鏡以外的裝備下潛。不知是脂油的堆積或是身體的不夠放鬆,不斷在海裡翻起無數個跟斗。後來在泳池練習了幾回,沒想到當你倒立拉直身軀後,身體便會開始緩慢的下探,要不泳池只有五米深,或許便能去到那更深更遠之處。


在五米處練習閉氣。三十秒、一分二十秒、一份五十秒,後來來到了兩分四十秒。在那時間組成的水立方裡頭,再也聽不見呼吸聲了,那聲響彷若在婦胎裡頭的轟隆轟隆聲,閉上眼,一切都停了下來。


那樣的最後一口氣,會是可以永遠留駐在那裡的嗎?求活還是尋徒。


萬曉利/北方的北方(收錄於美麗心民謠的走江湖專輯裡頭)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tnH6K7Cs7E/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5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59158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