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9,2016 13:43

門後

他說是他的畢業典禮,或許是我們的畢業典禮吧。


S唱著那首他自己創作的歌給予前妻祝福時,妳哭了。S代表前妻這方致詞,語畢後她緊緊摟著S的腰,她哭了,妳也仍然哭著,只有他悠悠地哈哈帶過。這一切都太不容易了,如S在主持時無意地不斷使用的神奇二字,我們曾一同在那段回憶裡頭,走著。


那時會越靠越近是因為許多莫名的相似性吧。比如他們離婚後,前妻在性向裡頭探索,有過許多的女性伴侶,S陪伴著她給予她支持與安全。和H在一起,妳也知道H的身體是渴望男人的,七年前以為能夠改變,後來他的一次出軌與後來我們的一團糾結。


這些重疊的情境,我們在裡頭進進出出,並不簡單也並不純粹,卻也擁有了很多。


拉扯、隱忍、慾望、想像、以為……


昨夜船艇上的婚禮,陪伴在S身旁是他新的另一半,原來妳的在場並非出自於需要,而是這段時間的停格或許妳應當在那,這是當初他在心上給妳的承諾。婚禮幾天前,他告訴妳她的出現,而妳仍然期待那樣的景致,原因有許多。


看著前妻在眾多女伴中,選擇了其中一個立誓下婚約的這一路。想著S當初說,他有一種很強烈的聲音告訴他,妳會是他最後一個關於愛的功課,後來妳總開著玩笑說,抱歉是我又搞砸了,妳突然不愛了、突然消失、突然不讀不回,斷了聯繫的一年半載。


S大了我至少二十個年頭,然而他卻是到目前為止,閱讀妳的能力最完美最透徹的。許多隱喻而不言白他讀得懂,那些妳還望不見的後頭他會道給你聽或僅是看著妳,那時在最最無能為力之時以為在出口處被他接住了。那些生老病死的難挨、那些時間的流、那些情愛的糾結,他能懂得,也總不經意地悄悄被他止住哀傷與苦痛。


他一直在創作,創作他的人生,他的作品。重新偶而聯繫上的後來,有日問他,創作者無法迴避自己那如魔如幻的咒之境地於他可能會是什麼,他說他的可能永遠是包容與接納吧。


那時,用聲音來往、用文字來往、用圖像來往、用身體來往,密密麻麻的大容量資料庫。沒有處理它,只是讓他們一直在原本的地方,待著。


大部分的人都在船艇的下方,唯有妳和船長與不時播著音樂的新人友人。妳和船長聊著海,聊他曾經遠洋貨運的經歷、聊他兒時在頭城抓章魚抓龍蝦摘百合到市場賺賺零用錢的年少,向他討教如何看流觀浪,於是啤酒便一瓶又一瓶碰杯。


人是寂寞的,後來他眉來眼去,後來他遞了名片說下次來這附近玩可以找他,後來他說無聊時可以line他聊聊,後來他給妳一張約莫長寬60x30網到的珊瑚礁。


船艇的二樓,下頭的許多景幕是清楚的。同光教會的牧師見證新人的誓約,佳人的三次擁吻,一切並不容易,卻感覺到真切的愛、理解、接納許許多多。


那些曾經小心翼翼不能見光的,今時今日他看似的自在與抒懷,注視時並不礙眼也沒有想要迴避,只想在背後給予他們勾著的指頭真心誠意的祝福目光,希望S好好的,好好的給予愛與被愛。



準備了一個木頭相框,一塊布,兩張凝視後拍下的一幕,一頁撕下的書雜寫下些字。

藍的海、魚兒的自由、海龜的祝福。



親愛的S

親愛的她

親愛的妳

即使我們的世界裡頭,曾經永遠並不只是簡單的三個人。


推開了門

走過門後

門關上了


然後

有一天

我們

在自己的時間與步伐裡頭

再一次推開。



夜裡醒著喝醉,攜著珊瑚回到醫院,日子依然如新如舊,有些話我便只放在心上了,而你會明白,關於我的眼淚。


陳淑樺、李宗盛/你走你的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vacNWcEXBo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