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9,2016 20:45

無動

聽得見

細微瑣碎的片斷


因為耳機掛久了嗎

因為耳朵受傷了嗎


自規律回到如今的房間後

晨日五六點總會突然醒來

摸摸手邊木條紋地板上的智慧方體

拔掉線頭下意識指腹輕觸更新

發佈於多少小時前

朦朦朧朧 沒能讀懂


爾後睡眠遊奔

窗外的微弱開始和妳說道時間去到了哪

啾鳴 喀拉 咻

轟隆 達拉 哽

彷彿就在耳邊


彷彿就在耳邊

夜色降

氣語吹進耳窩

嚇了一跳

被魅影吸咬了殼嗎

那麼近 那麼近

沒想到竟是窗外

街燈下

壁咚的女慾


彷彿就在耳邊

那麼近 那麼近

天空藍塑膠椅上

L型一前一後

靠窗讀詩

上一站男子上車

轉頭望外

鼻息微弱哼唱


那麼近那麼近

日常碎片

聽見了

而非自動鉛筆拾落的喀聲

是那碳與紙漿流瀉張狂的


課上

瀰漫咿呀腦迴

然後寫下

恨你

成為他者客體的絕對慾望



周雲蓬/不會說話的愛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GShTTfrD9E&app=desktop



  • 您可能有興趣:

    choresa945 發表於樂多回應(0)日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