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12,2018

汛期



當時間以一種半新半舊的狀態再來一次時,稍稍能夠分辨那些些微的不同。在小島生活一年有餘,母親生病近乎五年,初識近乎十年,而過去幾年的一二月,去到香港、印度、土耳其、無數次的生日與過節這些都是臉書自己跳出來被提醒的,早晨現身時幾乎招架不住,記憶不靠譜地這般逗弄人。

 
感冒來來回回也快要兩週,慢慢理解這樣的久咳、欲吐不快、止不住的鼻水,情緒上的壓力與張力收進來的與給出去的,隱隱知道來由,週末終能安穩睡上幾回。

 

招魚季過後新的一年又開始了,當日子開始不是用數字符號去數算,是以節氣、土地生息、潮流的方向 、物件與景致來度時間的環,那日分秒不差的驚螫雨,擺在灘頭上修補好的船隻、家戶前旁的曬魚架、重新栽種的地瓜、芋頭田的水源、晾曬的魚身、民宿電話開始響了。仿若過一個大夥一齊醒了過來的冬,一種穩定的規律與氣息,在經歷冬日這樣靜靜的日子後,有一種匍匐著伺機而動的張狂與喧囂。

 
一年過後,想起去年的匆促與蠢傻的新鮮,日子似乎可以慢慢的用身體來明白這裡。貼著田野的民族與習性,接連幾夜他出海,前幾回是用支竿撈,飛魚季初始飛魚還不是甚多,適用的捕法亦是保守與不貪,後一日以撈到的飛魚作為餌來船釣,回來的時候晚了,暗夜裡男人與女子的等待,一身濕透的海水味歸來,是那種即便沖洗過後還留在膚紋裡的腥鹹,天方亮惺忪著眼盥洗後,便去處理前夜大海所給予的獲得。有陽光的日子多了也暖和了起來,海水的溫度也漸漸不隨著風而那麼冷冰,希望那樣的愁苦與不得語也能夠慢慢地撥雲見日。那麼夏季迎來的又會是什麼呢?

 

看著小孩這般的身手與姿態,還是覺得這樣如實,真好。

 

鄭宜農/冬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L8anhepEAA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4:40回應(0)引用(0)日子

貳捌



「與其做好人,我寧願當一個完整的人」
榮格,《紅書》
 

親愛的,快樂。
 

和其它在小島上的日子大多無異,醒來後身旁有人,外頭幾日陰雨天後,放晴了。這個日子記得的人不多在沒有了提醒以後,謝謝你們的記得。慢慢的也已經不再數算歲歲年年,也開始不記得去年或以往是怎麼過的,只有在需要回答時才記憶起自己的年華,有時覺得啊怎麼還這麼年輕,有時候卻又驚覺時間的不經意與過渡。讓愛著的人失望與難以理解,降生的精卵。
 

這幾日讀情緒陰影這本書,開始慢慢地想關於這陣子的悲傷、失控、隱匿、依賴甚是暴烈。那些每日沒法控制的眼淚、不安、著急,那些衝進海裡的想死、摔裂的玻璃物件、難以置信的語言與留下的文字、一個又一個無法閉上眼的夜晚,其實這些都不是他造成的,而是時間堆疊的分秒所留下的,每一個你我都在裡頭。說過的退無可退,原來是在這裡靜靜的生活,慢慢看著那些留下的穿孔。
 

靜靜的生活,想一天的三餐,想天氣會不會有船或飛機可不可以叫菜,想小孩的學習與日常生活,想他在做些什麼。或許在你眼裡都是些小到不能再小的事,卻已是活著之必要,在經歷了近十年城囂的填塞以後,在這裡漸進地什麼都沒有了卻又什麼都有了。
 

你們說以前不是這樣的都是在這裡的錯要我離開。可以如何告訴你,這些都是會發生的,惟有在這裡才能很慢很慢的讓自己試著完整,而不是只想做個好的或完美的人。

 

揭露並跳進一個又一個意識很難察覺的、黑黑的、深深的窟。展露那些不可告人的心機、心事或是惡。在每一個情緒與原型裡頭拼湊,那些碎裂的、被傷害的、傷人的與完整。

 

在難得有天光海是一片藍的時候,到陽台一個看得到各種藍的地方讀書,那不會是完美的,卻是安適。在關島一週多與許久沒有吃到甜點以後,得以在前一日訂到一個自己買的小小蛋糕也是件幸福的事,不是為了慶祝,而是日子裡極微小的幸運。

 

Constantines & Feist - Islands In The Strea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kqOY9jKtJU
Bee Gees - Islands In The Strea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Sy3RbiIn_I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9:38回應(0)引用(0)日子

一條長長的路

 


關於一的這件事,象徵物、時間與模樣。不知道這些在三十底線前的改變與不變,該是為了自己這般還能夠的改變而有所慶幸吧,尤以關於習慣的。而那些以較大間距來觀看的時間隙縫,在走了一遭又一圈以後,沒有改變的也仍是依舊。

 

這樣劇烈的隔離(物理抽離),到底信誓旦旦的勇敢與必然,應證的是自私與不堪,絲毫沒有灰色猶疑的留白與假設餘地,一切使人病識、無能為力與充耳不聞。

 

如果說是被愛擺了一道,不如說是被時間捉弄,在一個近乎十年的文字裡跌落,在一個明白其身體上的舒心與解放,因為曾經太過靠近,而輕而易舉地判別了裡頭的背反,當自己都失去勇氣之時,是沒有辦法再給予勇敢的,為了不再回到那無止無盡的毀墜,若全了你而失去自己。

 

沒有辦法容下第三人的,兩個人都過於狹窄,是花了時間花了一片海才走到了這裡,於是輸給那個過於天真異想天開的假定。

 

安傅/see the sky about to rain
https://youtu.be/G03DQJiAYX8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9:35回應(0)引用(0)信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