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24,2017

說好了



一次又一次以後
要笑 不要哭
說好了
繫上
安全帶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7:17回應(0)引用(0)本子

最後



「夏天的時候,颱風夜的舞台下聽馬頔唱著這樣的旋律與一首歌。站在身邊什麼也沒說的,眼淚如雨一般的下,如果沒有記錯,那是在絕望邊頭的時日裡,第一次的哭泣。

  
後來在雨下著的時候撐了傘,去吃了不知味、脹氣、沒有胃口、作嘔的粥與魚湯小菜。
  
會想要記得那時候的脆弱與義無反顧的相信。」
  
馬頔/傲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r6nqfZ0Z3A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7:14回應(0)引用(0)本子

October 10,2017

喝水



「如果
你能懂得只喝水的一切所有
於是  哭了起來
而  那些美麗。」

 

 
The National/Carin at the Liquor Stor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Ee_yCVLQSc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1:19回應(0)引用(0)本子

在回來/回去以後的事


 

  

是不是全部一切都會重新來過,跟生命一樣。人們說,是那些紮實、穩定、和緩、激烈待在原地的人,產生、發揮了我們自恃的旅行異議。
  

當人執意去向什麼地方、看似無退路的擁抱,以為無反顧的背離,沈默、溫柔與暴力。
  

惡才是人的本質吧。無所圖謀的惡,是慾望、危險與恐懼對於生與死的抵抗與直搗。
  

如果存在多已底定,在乎的是風的黏度、浪的尺度、光的影子、海的鹹味、月亮的形狀、草的顏色、樹的洞、礁岩的痛、水的溫度、沒有氣的恐懼與心跳。
  

那麼或許一切再也說不了話。
  

以後、未來、菸酒、結婚、穩定、工作、家、房子、照顧、小孩、與陸地的距離、保險、退休、養家、女人⋯是人一切之必要吧。

 

眼前,觸手可及的現下,相對的時間,絕對的幻象,沒有辦法說上更多了。上一代說要拯救下一代,多麼荒謬。是人都想成為神吧,以為偉大,於是悲劇。

 

他說,是時間與距離的靠近讓人一樣。老本的消耗與折損走上分岔路。她無話可說,在只接受顧自想要的期待與盼望中。妳呢,大抵是相同的。
  

許多時候還是沒有辦法看向那一片藍,卻又在有了一點點氣力的時候在海裡感覺到飛,而不願再去渴求能承接妳更多,即使大多時候祂或許無意。洞,破掉的網子,勾纏在上頭沒了氣息的軀體。
  

共生,聽見妳的吐氣他的吸氣,在珍惜每一口氣底下的活著與心意。

 

耽溺在美裡頭,不願回家的路上,去往一處涼亭歇息,月色讓天空白白亮亮的,浪花礁岩白白亮亮的,彷彿從未有過黑夜。
  

生火的喧囂裡頭,無人抵至的秘洞。卸下,彷彿一直生活在夢裡頭,惟一的真實與願意相信在同一瞬間迸發與下一秒殞落。在這些美麗的消耗裡頭,所欠下與割捨的,想必只能一逃在逃,沒有辦法說道去向,再不也無意這般歸向,那些我眼前小小的巨大,而那些人們信奉著完美的巨大蜉蝣。

 

舒米恩/最初
https://youtu.be/fOdI0j7easM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1:18回應(0)引用(0)日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