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3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21,2017

吳音寧《山的回憶》

 

 

 

 

沒有說出口的情意

化成水氣,往上飄是雲

往下落是雨,徘徊的是霧

某個角度,望見光滑動

便想起了你。想起你

陪我上山下山,坡度延展

 

 

沒有說出口的話語

伏流繚繞,山脈十指緊扣

像捧住溪河,愛的切割

沒有哪裡確切是源頭

一個轉彎,便遺忘了你

遺忘我們攀爬過另一座山頭

 

我跟著新的男人

走入新組成的隊伍

隨海拔體現,命運的高度

人的意志。沿途

沒有說出口的

終將蒸發在大山的每一處

晴朗與潮濕的呼吸中

凝結成露珠,一滴

專屬於你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8:05回應(0)引用(0)心嚮往之

吳音寧《終其一生》




哀傷對你播下種子

初始,是個孩子

偌大的庭院空無一人

影子悄悄來探問

嚇得你跌坐

使勁蹬腳,放聲大哭

後來路過爸爸媽媽

戀人一個個

給你結實的擁抱

卻不經意讓你發現

身上已長出枝葉

再怎麼貼近,也有縫隙


哀傷從你心中

長成一棵,夜晚唱出寂寞歌聲的大樹

歌聲飄緩向遠方

一座座院落,日升日落

嗶嗶啵啵發芽的種子


也常聽見,像似的回音

哀傷的國度裡沒有森林

你倚坐樹下,摘取自己結的果實

細心擦拭。定居圍牆內

早習慣的獨自啃食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8:04回應(0)引用(0)心嚮往之

鬼話






(總是反覆凝語查看):為什麼留著這些人的身體。

   (故自反覆解釋說道):沒有要留,只是沒刪且從來不看,刪了是因為容量滿了。」




:是不是得到蒐集到故事以後,發現有什麼不對勁或是不好的,就會逃。然後留著他,知道最後還是可以回到他的身邊。

   :你早就知道是這樣的不是嗎。那是無心且沒有惡意的,此刻盡一切努力不再如此,要不為什麼我們不在一起。」




:妳這樣不行。妳很故意,妳知道的。

   :我沒有」



Modern Noir Song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U_PuF59E5g&t=1536s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8:02回應(0)引用(0)本子

March 17,2017

楊澤《告別之一》


 

a

在花間

我們常去散步的那條小徑

春天已頹然倒下了

泥濘的夏雨匆匆進行著什麼:

許多美好,

許多美好相繼凋謝了

 

而我們的感官

不慣說謊的裸體也開始厭倦於

一份過份精緻美好的衣服

(我們曾激賞過那份表裡合一的奢華感覺)

我們甚至開始開始厭倦自己了

厭倦花之於花瓶中的一些什麼

 

相對於我們的愛情

啊,我們顯得多麽有限

 



b

溽夏的夜晚,我們的一切正在焚燒:我們的髮,我們的眼,我們的衣飾與信札…

溽夏的夜晚,相對於我們,我們的戀情正在絕望的焚燒……我們的愛——瑪麗安,如何能像羣樹一樣不斷生長,像星球一樣永恆運轉…

 



c

秋天已經來了,我看見樹與樹葉那種難忍的分離…我在你遺落窗前的書上讀到這樣一句話:「春天曾經來過這裡,但不久就走了」。相對於春天,夏天,秋天,相對於所有的季節——我們的愛情顯得多麽有限…

 



d

在山口隘角,今晨我親見一群行色匆匆的旅人走過。遠方——我的心迅速越過羣山,已在羣山那方…

讓我們動身,離開自己…瑪麗安,讓我到遠方去完成我的思念吧!記憶,偉大的記憶與夢想將支持我,然後我將把自己完全的題獻給你…

請轉身像我一樣去憧憬背後的遠方吧,而遠方必將許諾給我們更透熟的成長與智慧。

 



 

e

在到遠方去的路上,我將告訴他們:我的名字也叫瑪麗安

在到遠方去的路上,因為你,瑪麗安,我將擁有雙倍的惆悵、喜悅與愛

在到遠方去的路上,因為天空,我將擁有一種不曾真正遠離的感覺…

 



f

這樣困苦的

守著冬日的長夜

守著瑪麗安,哀傷而疲倦的

一株夢裡帶淚的薔薇在

一旁醒來

 

我祇為了重覆

告訴鏡子的那句話

(這將成為瑪麗安,鏡子和我三個人信守的秘密)

這次離開她,就永遠不再

離開她了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9:21回應(0)引用(0)心嚮往之

March 16,2017

層疊



從來不做過於魔幻的夢,總是那現實的人與時空,偶有的僅是歪斜的突變。每日早晨都聽得到浪聲,或許是終了的日子海都在四面八方,幾次轉頭一望都想像是那一碧海藍天的縱身。



縱情,和他一起的分秒,似乎有一雙眼揪著妳,在不遠的左上方晃腦,拍案地說這是妳嗎,這怎麼會是妳呢?其實自己也看不清楚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形體。軟弱乞討委身,一不小心會想是不是在揣摩一個從未有過的角色與情節,將意志屏棄,想知道若是這個樣子呢?



但,或許學會了一些慢。仍然感覺不到時間日子卻過著,知情祂的不回頭卻也無傷無感。肥頹安逸的復仇,嘗試只用腿足或奔或走在天暗了以前,朝向那每一人類替之命名的石塊與隆起的礁岩岩層,海街。


假性的先欺騙自己,人是萬物的中心,他是妳一切的尺度。假以亂真,若一切本像是夢,或許再醉一點、再痴傻一點,愛的極限會是在哪。



後來,原來妳是不懂人的情緒。自恃的善意讓人心傷、毀墜、失控、妄為,卻全無罪意。階級、勞工、知識份子、創作者、 LGBT,上面到下面,外面到裡面。



還是,學不會訊息的往返。在一孤島,燕鷗揮翅,誤食徘徊離去。卻也好似因為這樣,因為這樣的一無所獲、一無是處、一無所有,沒了法子逃的更遠了,逼視自己,沒了掩藏沒了包覆,裸身的委糜,然後偶然的知曉,存在的渺渺與龐大。




於是,在某一日,發現過往日子寫下的片刻。




「偶然

時間是詩的本質



痴傻的笑

瞬間去往另一個瞬間



物理時間

日常時間

愛的時間



自由


你與我的時間

一樣嗎

你與我的瞬間

一樣嗎」




有產的人嘴裡說著的,都不是至關重要的事,而其餘的人,關乎的,是愛。



Manchester By the Sea Soundtrack

海邊的曼徹斯特,無法直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9iKo5piMwk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9:14回應(0)引用(0)日子

里爾克《少女歌頌詩人》




看啊,一切都已開放:我們也是這樣;

因為我們也無非如此幸福而已。

在動物體內的所謂血液和黑暗,

卻在我們當中成長為心靈並以


心靈繼續呼喚。而且向你呼喚。

你只是自由自在地攝取於你的臉龐

當作風景:溫柔而且沒有欲望。

因此我們想,你必定不是這樣,

當心靈呼喚的時候。可是,難道你呀,

不是我們毫無保留地完全委身的對象?

而我們還會超過任何誰嗎?


和我們一同從旁經過無涯。

你卻存在,你的嘴,我們傾耳聽講,

而你,對我們敘說的你:你存在。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8:09回應(0)引用(0)心嚮往之

里爾克《妳看,我要求很多》



妳看,我要求很多。

或許我要求全部:

凡無盡降落的黑暗

以及逐步輕輕搖晃的行動。


有那麼多人活著,不要求什麼,

透過他們輕易的嘗試

就有身為王公的舒適感覺。


但你最喜歡的是每一張臉

勤勞而且有渴望。


妳最喜歡人人需要妳

如像一件器具。


妳尚未僵冷,還不遲,

潛入妳漸增的深淵

靜靜洩漏生命之處。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8:08回應(0)引用(0)心嚮往之

March 14,2017

駱以軍《就較長的時間觀看》



就較長的時間觀看
愛與恨其實是不該作為相反的等價對照
某段時光
你深深恨某人
恨不得啃其心食其骨
很多年過去
完全不恨他了
什麼也沒留下
非常莫名其妙
當時的忿恨完全是白恨了
真的是夢幻泡影



但若你曾深愛某人
許多年過去了
不愛了
然仍會對那個曾經歷之種種
充滿懷念和感激
像某個烈日正午
曾經在某個異國小城的西班牙天主堂
那個牆垣上乳黃漆面斑駁裂孔
移動的流光



你或想不起他的長相了
但那個秘密的時光
你總會訝異的在自己腦海的暗室裡
巡梭,躑躕,像魚缸底部的小汽泡浮起
像小時候,舌蕾舔著棒棒糖上的細微顆粒
回憶一些「那時」的小小細節
跟那個已經不愛的,遙遠的那個人完全無關
只是一個溫度,光線,房間窗外雷雨的午後,煮咖啡的
蒸氣氣味
一句傻話
突然湧現


愛比恨划算


愛是能量守恆的

恨比較像股市瘋狂下單然後被坑殺了

一場魔術罷了

魔術者也

極短暫時間計算眼睛或心理慣性的錯覺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8:48回應(0)引用(0)心嚮往之

March 10,2017

__ :



許或是睡前讀了他的學術書,睡著而又夢見。總嚷嚷預知夢的能力,而妳與他的從未發生。總是快截備份那每一回合的偶然。他不會知道他散落的每一書寫,總碰巧地收藏了起來。



想起前些日子寫下的三兩字

徒勞。不刻意死,也不掙扎地活。



___:你,好嗎?

真的來到了這樣的一個小島。



Julie Byrne / Natural Blu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UFM7bP6cVA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9:19回應(0)引用(0)信子

夜日徒行




如何讓你知道,是真實讓他們靠了過來。




這會不會是密月期,在這裡遇見了自然與孩子本來的樣子。



本來該是的樣子,小孩玩著妳只會唱卻不會玩的香蕉油。一點點的變化與善意便可以滿足快樂很久。用一般的剪刀替同學們剪瀏海,拿起垃圾蓋當接盤,放學後在馬路上嬉笑奔跑到處竄門子,種些總被菜蟲們咬的白菜,在村子裡的舊式網咖陪孩子剪毛線球,一同埋葬被其他孩兒逗弄的一蛙兒一壁虎,草叢裡尋找蚱蜢的蹤跡,每一天只做那小小的一件事。



大人在村子晃蕩,有時大喝一場,有時聚賭,有時只是話家常。下班,坐在工地處看著前方的海,等那冒出來的幾顆眼睛,果腹裡頭即便盡是酒水,心裡卻是軟爛。



孩子生的總高於均值,勞動的苦累,卻又看似比任何人都來得快活。或許是心裡頭自卑與自大的拉扯,在酒與水、山與海、天與地間。



嚷嚷著下水,他說海值得等待,信仰海,心上他們相信萬物的靈,若海是神,如家裡的燈火不能滅。



Lana Del Rey /Lov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NTv0CdFCk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9:17回應(0)引用(0)日子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