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21,2016

__




妳無來由的對他生氣,他以為是自己在酒醉了以後說了什麼不堪入耳的話,或是做了什麼。在騎車返家的路上,耳機裡傳來聲響心想並不倚賴通訊軟體撥來的若非他即是母親,卻沒想到按下耳機後,他說他是_____。

 


那日在泳池裡,踢著雙腳被束縛住的單蹼,如果魚有腳牠會不會打結呢?



其實只是想說,這幾日夜總是夢見你,其實只是想要記得,夢中手些微觸碰的真實,你啊可敬的對手。」




落日飛車Sunset Rollercoaster/Burgundy Re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2B_YzGvo3U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1:21回應(0)引用(0)信子

奴隸


那日,關在屋子裡,只閱讀,一本小說。在換上了全新的床單、被套與枕頭之後的十二月,也會是全新的嗎。




身體就這樣爛掉了。




亂吃一通的藥,無時間感的間隔,混雜交替的使用,油炸不行、甜膩加重、酒水冰涼碰不得,卻是狂似的止不住。

 

 

 

冬至裸軀,細肩裙裝走在去醫院的路上,壞掉的是日頭還是人?



知道嗎,你能擁有的只有她身體在的瞬間偶然。身體離開以後,便只剩下記憶,一切的保證、意識與價值都是虛構的。眼睛是勾人的嗎,穿透了間質的落差,漫不經心的控制狂,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會照著譜走。




熾熱腫痛的唇。度這樣空白日子的環,見了許久不見的人們,一段又一段天方夜譚的自白,再一次認識了那些自山林裡來的人種,在一次醉酒歌茫之際,憑藉眼神的凝視讓想像無邊際的在未道破的慾裡頭,笑也是殺人的。



收束,在想案下什麼樣的謎局,讓關係自由與不自由的擴張開闔。聽著人人之間的張狂與寂寞,他在廁浴間的嚎哭與吸允著他,因為看見了那貌如他年幼逝去的父;游離於野性的木質與身體欲望裡的她;以藉菸酒的醺茫中遁逃哲學理性的道徒。又或是她兒拿著刀一次又一次的問著人為什麼活著…即使不見得是妳的。



3D未來版映後流下淚來,看見他在人類世裡的愛與理解,之所以偉大在於超越與真實。


You carried me, fixed me, completed me. And you left.or me)

那些快樂的笑,難過的爭執,棄離的舉足,無論有沒有停留,請繼續好好的,過一直想要的生活,那是全心的希望。



幾齣劇作,瑣碎地在照顧與被照顧間流離,我們會願意為了至親留下多少的陪伴、耐心與良善,在那瞧不見盡頭的時間裡頭。他的弟弟在年夜間自殺了,原來弟弟一直活在影子底下,妳以為不愛他的,卻不盡然。


 



為什麼我們總是在過去的時間(歷史)裡尋找起源呢?山林的父啊,母親的海啊,移轉的人們啊。




想那在沒有時間的山海裡升起火來的將至,從樹土裡長出來的石頭。




Leonard Cohen/Leaving the Tab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bjRTN3-jCg


(如果2016只能買一張專輯的話,就是這張了。Leonard Cohen,You want it darker)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0:38回應(0)引用(0)日子

不出


「如果我不小心愛上你怎麼辦」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並沒有聽出這句話的潛台詞是,不想這麼就範,而這件事並未發生。



「傻瓜,愛上就愛上想那麼多幹嘛」

那麼,愛上的是妳還是他。


Sigur Rós/Ágætis Byrju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Y60VAViupk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7:22回應(0)引用(0)本子

是不是



只有自己才能質疑自己的愛,是不是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愛著他也愛著他嗎,也愛著你嗎,只是無能被擁有與抓取。



暴力、抓啃,留下痕跡。



面紗,只能是一個人嗎?

如果愛慾是對常軌生活的打破,縱情於每一次的暴力與遊戲裡頭,讓客體進到主體的世界,有的僅是那被把握的片刻。



你如何能讓別人換個方式重新理解世界呢?


Secondhand Serenade/Strang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T7lQp-ZnBg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7:16回應(0)引用(0)本子

毀墜


心上方

將一切異質/差異視成了大人物

盲目 跪拜 吹捧


「好想跟你在自然裡頭醒來,沒有牆壁沒有燈光沒有床。

好像一個不小心就會重蹈遊戲的覆轍,如果再不離開這樣的物質。

醒來發現一個不被抓住的存有。想就這麼在水做的裡頭,什麼也不想了。」




「身體不會騙人。」


是嗎

真的嗎

身體不會騙人嗎

雙腿夾間流洩匍匐的,不見得慾火,吟哦的嘆息不見得快活,是幻象。



賁張

忖度

噴發

臨死。



李宗盛/飄洋過海來看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ISjPew8yX0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7:00回應(0)引用(0)本子

December 8,2016

吳俞萱《容身》


「正是因為縱情,才有偏失。失去了自己對忠誠地把持,亦即不再受到自負的想像所壓抑和蒙蔽,進入一個新的狀態,將那據守在心上的忠誠瓦解掉,認清那忠誠其實是一種一廂情願的獻身情感。若非軟弱,一個愛著的人不求佔有、不求忠誠。接受那一份雜交的欲望,不再對某一個忠誠。僅僅從屬於當下,不究責,不心傷,可以轉身就走,帶著輕蔑,高速將自己拋離,無畏粉身碎骨,因為早已,早已粉身碎骨。


失速的狂飆,是對乖馴的報復,的告別,也是對自己,最後的親吻。別後,無牽無掛,不再虧欠。」




節錄容身,收錄於吳俞萱《居無》影像散文集。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7:17回應(0)引用(0)心嚮往之

櫃子的不應當存在

 
    

失眠,起身。
在這風雨的日子裡頭,並不知道該站在什麼樣的位子,以為這樣打哈哈的就會過去,以為理當的意念正確,心想那樣的窒礙以後再來面對便是,然而該來的,是逃不了的。
    
    

沒有資格代言,只是想要真實的說自己,說自己的恐同。
    
    

是,我恐同。在曾經隱忍著心中的不舒服和他一起看著G片,心裡吃不消的無法理解那樣的情慾流動與張狂。不知道那樣的情緒是不是被過度渲染了,是因為愛,但原來是恐懼。

    
    

在想出櫃這樣的兩個子。是什麼讓人在櫃子裡頭呢,是櫃子的晦澀還是它那強而又有力的避世喘息。我愛他,愛著這樣的一個男孩,八年了。除了他之外的同與不同,愛和誰在一起一百竿子也和我不著關係,唯獨他,我恐他的同。
    
    

太害怕這樣的失去,害怕這樣的無能無力,只是櫃子的我,待在裡頭的他永遠差身衝破不了的結網。如果我不面對這樣的自己,那麼他也便無能面對那樣的他,是什麼讓我們都失去了自由捆綁住我們自己。    
    

是不是因為害怕,害怕一個不安全的未知,他往後日子的不可告人,而我在關係裡頭的不信任。然而卻開始知道,這些不是從我們身體長出來的,而是因為裡頭的不平等被強押在我們彼此身上。如果我們是自由的,那麼便不會在光譜中受到傷害,即便游移也會是愉悅的,因為是貼近自己的探索,那對於苦痛快樂的生長,都是真實的。
    
    

如果我不面對這樣的恐懼,我便不能真正的給予祝福,有的僅是有了包袱後隱忍的愛,而失去對於人的信任。
    
    

是什麼讓我們必須承受這一路以來的難言與末路,尋不著出口般的縛綁。是身邊的每一個人,你相信愛嗎,你相信人嗎,你們讓自由存在嗎?我曾經怪罪他的逃避,後來他勇敢的走了出來,但如果那樣的一個櫃子根本不存在,會不會那些不得不被剝奪的、被凌遲的分岔,便無須成為一條又一條的血肉之路。
    
    

我在想,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愛的各種可能性,我們真實接受每一個人他自己要的樣子,在自由的國度裡。於是家便能夠有了許多模樣,關係也是,即便僅是片刻,或許永恆。
    
    

這些都要發生的。
    
    

張懸寫過這樣的一些文字給青峰:
「你是我最親近的一首還沒讀完的長詩,太長,所以我有時還往前翻讀,有時斷續,有時只是流連。

在很久以後,你是永遠不會變成一個男人的男孩,曾經你走向我是因為這裡有我,

總有一天,我們相見會是因為你已只是充滿故事的你。在我身邊旁若無人地坐下。
旁若無人地依偎我們於是一句沒一句地說起話,男孩,無人察覺我們,我倆總是忘了回家,相伴在永遠的街上。」
    
    

在我心裡,你就是這樣的存在。

蘇打綠,是我的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Yoxv_PAJcE


謝謝一路走來並不容易的人們。

葉永鋕的媽媽說「你們手上的車票是到終點站的,絕對不要中途下車,絕對不要!」
我們到站以前絕不下車。
    
    
    
天亮了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7:15回應(0)引用(0)信子

December 2,2016

不多




看著阿婆小小的背影,聽她說著那些簡單的話,簡單的笑,簡單的發脾氣,簡單的快樂。



這些日子,阿婆每日四五點起床,六點出門去各處做雜工,可能是清潔打掃,更多的是替芋頭削皮切片,會咬人的芋頭。終日裡剩下樓上的弟弟與樓下的母親,並未過問太多他們的起居,只知道母親三不五時會傳來訊息要妳替她在網路上買這買那的,大多是些惡病質的食物。聽母親說她對於阿婆的不在家很不適應,聽阿婆說她是故意去工作一陣子,想要訓練母親獨立,平日大家都幫她把事情做好好,因此依賴心愈發頑固,阿婆說母親賭氣好多天不跟她說話,但昨日竟自己到廚房張羅了阿公的午食。夜裡載著阿婆到鄰近的廟裡頭拜拜時,在車上聽她說著這些,她心裡是有神的,無來由深信不疑的,沒有多餘的心思,仿若相信一切稱之為善的存在。




盛夏時,所有人都以為母親要走了。她自己篤定,妳也開始動搖。每一日鄰近的死亡,好似又再一次活了過來。




在又要一次跌墜之際,被接住了。難以想像那視妳如兒女般的他,說著一句又一句的好愛好愛。如果不去害怕那措手不及的張慌,突如其來的深陷,或許便能往那更深更幽裡頭去,唯有那一切下意識想抗拒的,所迎來的才得以真正逼近。




無舉足的輕,無舉足的重。知道,被安置放在心上了。



I Know You Know I Love You/落日飛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zYvMSWDytg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38回應(0)引用(0)日子

海的塌方

 


「要不,去泡溫泉吧。」



既然在這赤寒與無語夜寐的睜眼之後,心上頭已按下了一句話。


他也會是水做的嗎,圓滾滾的果腹盡是酒水。氤氳的蒸氣裡頭,飄飄然而不精確的音樂已是最大,在這平日裡空無一人的旅社裡頭,那些羞赧的禁地不復再,啪的一聲,再啪一聲,


噴泉的液,暖熱沁冷往返交替澆下。在他面前已是最鬆最鬆了,說了聲謝謝後在妳額上碰了一下。


「我不想要在一起。」


失敗了,還是沒有辦法。害怕的問,會不會一直這樣下去。再也再也無法安逸在穩定的關係裡頭,除了自己以外,心無處可去了。



「妳沒有心,我知道的」


這句話傷人,側身轉過頭去,不願再說的更多,你失去自己的向我求全。問你,會不會感到是自己的不好,胸膛心跳快轉地搖頭。


「你騙人」


他上工時想是不是自己的無聊,或是她的不被抓住。閉上眼倚在肩脖處搖晃,事後菸樂曲的節奏,便是那一了。他說的從未如此與他的認真,十年的潮差,活在兩個人錯身的時間裡頭。



他停不下來

失速

妳停不下來

反方向的運動



總是這樣的。


K. - Cigarettes After Sex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4sbDxR22z4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1:55回應(0)引用(0)本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