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9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September 24,2016

一口氣

那日沮喪煩悶的說,好想就這樣在水裡忘了呼吸。大哥說,這怎麼行是要妳好好練習憋氣而不是找死。


每每還沒能在海面下待上太久,遠不及他們隨意的三五分鐘,總想化為美人魚般游在水裡。雖然看過水深十五二十米的世界,仍舊沒能待上更久,關於一口氣。


幾週前第一次下了龍洞灣,海一直是勾人的,然而岸上周遭的人們卻不總是如此,海水灰灰的,有許多味道,游回來時必得先穿越一層漂浮在表面上頭的垃圾海,游著游著的時候,擔心漁網、垃圾袋與各式漂浮物。


海底下頭是乾涸的石頭,與偶爾乍見的珊瑚礁岩,當然也還有著數十萬計的沙丁魚群與零零總總的生物們,好想好想念各處的太平洋海。


試著褪下除了面鏡以外的裝備下潛。不知是脂油的堆積或是身體的不夠放鬆,不斷在海裡翻起無數個跟斗。後來在泳池練習了幾回,沒想到當你倒立拉直身軀後,身體便會開始緩慢的下探,要不泳池只有五米深,或許便能去到那更深更遠之處。


在五米處練習閉氣。三十秒、一分二十秒、一份五十秒,後來來到了兩分四十秒。在那時間組成的水立方裡頭,再也聽不見呼吸聲了,那聲響彷若在婦胎裡頭的轟隆轟隆聲,閉上眼,一切都停了下來。


那樣的最後一口氣,會是可以永遠留駐在那裡的嗎?求活還是尋徒。


萬曉利/北方的北方(收錄於美麗心民謠的走江湖專輯裡頭)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tnH6K7Cs7E/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7:18回應(0)引用(0)日子

September 21,2016

山的那處

好像在這裡,一切都變得多餘。


早秋好像真的來了,這學期回到那山裡頭的學校兼課,開了一門人啊這東西的課程,想跟高年級的小孩玩玩身體,聊聊腦袋與哲學,想知道那些在身上發生的奇妙事兒,在孩子身上會有什麼樣的發生。


先前總是坐友人們的車上下山,但這學期想試試騎車,這是在城市生活的週間裡頭,與風最靠近的、與大片厚根植的樹最靠近的,有著放眼望去遮也不住的綠與頂頭上的灰與藍。即使掛著口罩迎面而來的仍滿是土的、草的、雨的氣味,這裡並不完美,卻是真實有自然有人的小仙境。


前面幾年來上課時總是很有壓力,在一個自由、自主、民主的校園裡頭,混齡、沒有課本、沒有所謂制式的教案與文本,一切都是從人與關係出發,學習不會只是小孩的事,大人也總是如此,是活生生的你如何與世界有所連結,是你對世界的好奇與追尋走到了那裡,是你面對自己了嗎。


以前在這裡妳是害怕對話的,不知道怎麼說話,而人們卻總是好好的在位置上給出等待的空間,會害怕小孩不喜歡你,會擔心小孩不選你的課,怕自己是個無聊的人,時間卻悄悄的在這裡發生了變化,不是一股腦的想要填塞時間讓它感覺是充實與豐富的,而是學會等待與在許多的當下,不再有那麼多的害怕,而是相信,相信人之間的善意,聽自然和你說的話。


開始感覺得到所有的語言,知道小孩與妳的關係正在建立,那些以往陌生的與曾經熟悉的,就這樣看著他們在這裡的自在與不自在,眼珠子裡頭的光與自信是騙不了人的。會開始想要在教室裡頭用石頭圍出光火,看著小孩在雨中騎單車與獨輪車、踩踏著高蹺,邀請你和他們玩著各式屆屆相傳的童年遊戲,午餐是孩子的爸與媽們上山來煮食的體貼與用心,你會看到小孩輕輕抓拾起蚱蜢蟋蟀後再輕輕放下,其實大部分是生靈們自己驚嚇的跳走,也會有小孩好奇的甩丟牠們就像我們曾經都做過的,當然妳根本是碰也不敢碰。


那天在新建好的頂樓平台,往小樹屋那處望去,竟有隻不具攻擊性採蜜的蜂就這樣停歇在妳的手指上頭,曾和小孩介紹過這樣的蜂,然心中仍有恐懼,在牠停靠了幾秒後輕輕的晃了晃指頭要牠離開,卻仍驚喜著這般遇見,錯以為的朵蜜。


點亮了的火燭,小孩說想拿疊疊樂的木頭燒燒,若孩子顧自做了這樣的事大多時候可能招致一頓怒斥,更何況那還是從日本帶回的友善樹木製品,沒想那麽多只說好啊待會下課的時候可以取一試試,其餘小孩接二連三的加入,拾著那片小小的木片輪流燒著,聞著它焦了、變得黑黑的,然後說原來是這樣啊!


就像很多時候妳的無智之舉,他們仍笑看著妳的天真與無知。


山裡頭下著雨,平地上頭的柏油,是乾的。


徐佳瑩/喜歡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RPrNV6lPGQ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34回應(0)引用(0)孩子

September 17,2016

大人物

可以怎麼樣來愛你。

 

那日下山後匆匆趕去看了比海還深,或許是太日常的時間感,或許是颱風前夕深入福山的疲憊,總的中間是落了些許並不知道過了多少分秒的片段,同樣在颱風前夕。


我們是否都成為了心目中所期待的大人?想到了什麼樣的年紀後會開始這般問著自己,想身邊的大人們是否想過這個問題?想若是起了頭問起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呢。


想人們的善意會不會是為了挽救那悵然若失的追也不回,會不會醒來後我們都無能為力成為年少時我們所以為的那個樣子,而不知不覺地走到了這裡。


有日H說,他第一次那麼強烈感覺到長大,在他的日常變成日日面對那些高中學子之後,妳卻訕訕然的說怎麼會呢,妳到是很喜歡自己長大著的感覺。


並不覺得自己是個大人或是長大了,會不會那定律是因為永遠都有比妳吃了更多把米飯的人,於是渾然不覺。


卻在有日突然知覺時,那張慌的不知所措,會不會就這般即期選擇昏寐似地一覺不醒,以為的無能為力,真實的無能為力。


時間究竟是同謀還是敵人?


怔著如白呆空掉的臉龐,可以如何面對一場虛空又或一無是處與無所獲,如何再再若無其事站起身來,想永遠都不要醒來,只稍想是在船上一場浩大無及的夢,擺浪逐流在海上。


如果問上身邊每一人,卻又突然害怕起這樣摒氣的片刻。好似吆喝著,來吧來吧加入吧,這一切無所為亦無所益,到底是一痴人。


然,卻相信或許是有解的,唯一解。

             


噓!這是啞謎,不能說的。


有沒有過這樣的情感,比海還深的。若說每回乃是方生方死,假話或是真話,也就先這樣以為吧,到底也未能見證海的深。


那日興起,自信賢往更山裡頭騎進,路途比想的遙遠,啊秋真是來了,卻在心裡想夏日不能完結。在雜貨店喝著小酒的人們隨意帶你晃了部落一圈,到了最上頭處,他說心情鬱悶時總會到這,指著遠方一層又一層的山頭,仔細看那不是下山的路,那是一條古道,前人們走著的路。想起道叔說酒是我們的路啊。心想,酒是他們的路那妳的呢?



每個人心上那閉口不提的幽微心事。



如果第一根髮白長了出來,如果說話開始變得大聲,如果開始忘了說過的話,如果神經開始抽痛,如果開始無事可做,如果行走變得緩慢,如果開始沒有辦法一個人,如果突如其來有了大片的白…


Hanaregumi - 深呼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Sg_nHtp0T8

這首歌,想送給 S,就像那陪伴我們的天國先生。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6:13回應(0)引用(0)日子

September 12,2016

一次又一次

 


不知道如果海下久了,還會不會像現在一樣,每一次的每一次都被用力記了下來。


潛水這件事,游泳這件事,在海裡在水裡是一個人的事沒錯,然而到了岸上頭或是海裡方圓的幾公尺外,妳會知道是安全的因為有伴卻又同時擁有了孤獨,海她不要妳掉以輕心,卻也仍然會軟軟地承接住妳。


在海裡,要一再面對自己的恐懼。對黑的恐懼、對深度的恐懼、對浪直狠狠衝過來的恐懼,緊抓岸邊的石頭或是想要往下一潛避開各種浪,但當它真正打向妳之前妳不會知道撲面而來的是安然無事還是被捲的亂七八糟。


恐懼那些未知生物的習性,奇形怪狀,尖刺、毒液、透明、軟爛什麼都有。包圍躲避、靠近或僅是順水流過,觸摸不及、靜定不動的多猙獰地讓人不敢靠近,卻又沒什麼好害怕,因為妳和他就只是兩個互不相識的物種存在著,弔詭的是卻又能感覺到牠的善意即使帶點恐懼,說好好活著呀。


放鬆,要不身體無法感受。矗起來時河豚或許也感覺得到吧,但他總是若無其事的靠近妳,相視看著維持約莫三十公分的距離,圓滾滾地將刺藏了起來,一鼓一鼓可愛極了。


夏日和F下了家母子灣,他自兒少後便再也沒下過海了,即使遠洋了三十來年,除了那回與死神擦身而過的沈船事件外,上一次在海裡游水已是過往雲煙。妳相較於他的一身輕總是面鏡不離身,仍然克服不了眼睛赤裸的在海裡睜開,然而F卻能始終如那抬起頭的蛙兒奮力踢腿還說我們再游出去一點吧。

後來他游回岸上取了一根厚實的木頭當作浮板。知道漂流木卻始終不相信這麼重的東西怎麼可能漂在海上,他拿了一根給妳,接著上岸去又找了另外一根,兩人便這樣各自慢慢倚著飄著的木,游向海裡去。上岸後,不發一語的坐在鞦韆上,妳打趣的說會累厚,接著拿了一隻彈跳力極佳的尺蠖給妳看。

即便只是游水,他還是很驚訝竟然是在這個他長大的地方看著妳在海裡。喜歡在那裡騎車不用戴安全帽,讓頭髮曬著太陽,鹽份啪嗒啪嗒的頭沫裡結晶。



回到北城後,以為再也沒了機會。卻幸運地因著購買獨木舟而順道北上的他們,相約了泰哥金山的Daluan打魚。除了那回無人島上的夜晚裸泳後,還是無從想像起關於夜晚海那深深深深的黑。


唯一的燈火只有手中的光明。


所能到達的距離,竟只能是手臂長的範圍,調整角度只能看見無數朝著光源趨近的小河豚,以及無所不在各式樣的水母,大多時候總覺得像是在作夢,試著關上一切光源,那樣的黑從未見過,即使是在毫無光害的小島上,也從未逼近這樣空白的墨色,再也探尋不著方向,像是團團黑色棉花糖包覆了妳,感覺到冷暖流的交替,手裡緊握著橡皮魚叉,在岸上頭試射了幾回,他們曾用獵人來描述妳,但妳也未能得知自己是否能夠。下了海後,人兒各自散去,彷若尋著自己的孤寂與存在,面對生與死的恐懼與渴求。


魚叉上頭一無所獲,卻接連好幾次差點落海,藉著前方馬路旁的路燈游上了岸,終於能夠知道為什麼人們總說夜晚上下岸時最是危險,尤其當妳帶著的是長長蛙鞋時,一個不小心翻天滾地、潮浪去人無回當真是有可能的,踉蹌發抖尋著上爬的路。回頭一看,他們仍在海裡。


海是魔的。


上岸的他們,打了一些魚,總是咻咻咻地生鮮魚湯便完成了,滾燙冰鎮軟絲,水煮倒退嚕(瀨尿蝦),火烤阿旺(海膽),雖然是身處在那唯一的女性,卻是手藝最不擅的,看著他們刮去魚鱗、剖肚去腸、去鰓、去肝肺,樣樣皆包,幸好一回生二回熟隔日也能幫上些小忙。喜歡聽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笑談著,總是演藝俱佳生動十足,又是笑又是醉的,便隨意打開方桌躺在上頭便睡著了,夢醒之間替妳蓋上不知哪來的被子。


因為海而認識了這些島嶼男子,千百萬種人生的之一二。


那天獨自在影廳裡看著碧海藍天,Jacques所說的話便一直記在心上,海裡太美了。就像是常常這樣浮沈在海面上時一陣襲來的鬆軟與睡意,好似便能這樣睡去,即使連呼吸也睡著了也沒了關係。


「大多時候當我身處那片湛藍,總會找不著浮出水面的理由。」


陳永龍/讓我輕輕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It6JTVv2Cg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1:23回應(0)引用(0)日子

耳邊



妳深信不移的知道F見到妳時,會緊緊的擁妳入懷。

妳深信不移的知道T在離去前,會給妳一個菸槍味道的嘴唇。

 

 

慢慢的人們讓妳知道,原來活著或許真真是一件好的事吧。沒有辦法說出,到底是如何能夠幸運承接這些真實的善意與愛,早晨醒來,冰箱裡頭有著四條台東寄來的餅,那天釔大哥隨口傳來訊息問問要不試試他自小吃到大的月餅,想寄來給妳嚐嚐。昨日夜裡收到整箱的心意,沖完咖啡後取了兩塊出來,樸實的綠豆沙口味,小時候一條十五元,時至今日活生生的一條十倍成長,他說早期要是不好過的人家才會知道這等味道,更有錢的早有更好的選擇,能夠知道這樣的口味,是妳的好福氣,他第一次這樣寄餅給有緣的人,心滿意足。

 

 

慢慢的人們讓妳知道,無所求的時候,真心實意他們是能夠感覺得到的。陪著F在城市走踏一天,嚷嚷著看吧就說這當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放眼望去盡是人車,山海那麼遠,有的僅是進出冷暖空氣的黏濕以及毫無來由的倦意,他卻俏皮的說這樣怎麼會有種戀愛的感覺,沒有試著討好,而是好好的他是他,妳是妳。飯前,他習慣禱告,他說用自己的方式就好,在心底上說著希望每一刻盡在當下,自在快樂的。睜開眼時,他會看著你。

 

遇到熟識的人時他會操著一口母語批拉啪拉說了一推,妳一句也聽不懂,只聽得出wawa。他只需說道一聲便能悄悄進到場內,晚餐時他將那張準備好的票給妳你就在外面排隊等待進場,我會先到裡頭找好位子,等待的時候,總叨叨絮絮聊著。

  

上回離去前,他要你好好的活著,健康的活著。這次離別前,他擁著你說不要放棄。演唱會的最後一首台上歌者唱著,身邊的他盡情跟唱著,台上歌者提了幾回他的父親,幾次台上台下的二人,眼角總泛著淚光,嘴裡唱著眼淚不要掉下來。許多的詞是他們一同敲磨出來的,妳緩緩靠了過去,於是他在妳耳邊低語和著,這樣的母語一句也聽不懂,只知道某些段落時他會奮力加重口氣。父親與孩子在那樣的眼光與凝視裡頭,愛無所不在。

捷運回程路上,他牽上妳的手感覺他今天的輕快與滿足,說著或許下個月見,或許下下個月見,或許明年見,或許下回再一同出遊吧。

 

舒米恩·魯碧/不要放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zuEvkk-eg8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8:00回應(0)引用(0)日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