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4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April 29,2016

日常

H分開後,漸漸我們各自有了許多不同的生活狀態與安排,聯繫亦沒有以往如此緊密,然而卻也有著一些日常的瑣事或許是一種默契,或又存在些不想刻意改變的慣習仍留守著,好比理髮這件事。


昨課後匆匆趕至他已事先預約好的髮廊,雖遲到他們也已開始,甚至到了一半的程度,緩緩坐至一旁的把手旋轉椅上頭。


近視爆表的他,大約是看不清楚頭上的毛髮,當設計師認為完成時,那顆頭的狀態與H的習慣仍相差甚多,在他還沒反應如何回答時,我搶先說大約要再少掉一半吧。接著設計師從頭再來一次。


瞧著一旁的下手與幻變。


突然想,啊七年啊,幾乎無一次剪髮是缺席的,且每次每次自還未有智慧型手機出現前,便有了這樣的慣習,悉心盯著每一刀落的型轉,未在一旁翻閱書本,也未在一旁滑閱手機,每一即是我倆滔滔的聊著,要不便是安靜的凝視。


剪完步行至附近的鮮魚湯攤,他說湯頭味道變酸了,我說上次來是很久了吶。



南無撿破爛菩薩/詞隱匿 曲唱羅思容與孤毛頭 影像葉覓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yBPlVam5h8

 (今日女書店如獲至寶的一首影像詩啊)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2:28回應(0)日子

April 28,2016

我要


那麼
你所想的
日子

是什麼呢



湯姆與哈克/後山的山與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WdWZFVfe7A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1:33回應(0)本子

關於注視的眼光/旁觀他人的痛苦

那時妳總想著妳的眼眸

望出去時

所想著的是些什麼

就在那一個瞬間

那一片刻的敲磨

那一那一那一

絕妙的

停頓



並沒有看見的

是那盯著妳的他

他所想的是些什麼


如果說認同是從他回到自我

也就是藉由意識到與他者差異的空間

往返回來面對我的俱存


書上說

城市仿若蓋了一半

信仰也只剩下一半


填空迷缺的那一半呢


那麼那麼

就在那一瞬你與我的置入與錯位中

一半在注定了的

分別

斷裂


以及______。


王榆鈞/我們穩定的生活(這首歌的歌詞很值得一看吶)

https://www.indievox.com/song/68787

(圖像,印度瓦拉那西。後殖民文本討論時,在印度行走與注視冒了出頭)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1:21回應(0)本子

April 27,2016

 


外頭的自然風

一股竄升

躁慾悶頭


內室氣體裡

喘息消止


外頭的山風海雨

日照陽升


多麼想

多麼想

那樣的

一口氣


又或許只是

投影幕上頭

G男慾望蠢動的難耐與振動

抽痛襲來

 

羅大佑/穿過妳的黑髮的我的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J6dtXxWFb0

(其實想分享的是陳永龍的版本,但網路找無,收錄在砂礫專輯裡頭,若有機會的話大家聽聽他的版本會讓人心醉)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2:18回應(0)本子

Libido

窗外  風吹樹搖

一倏擄獲

教室裡頭

抽拉鍊條

光色退散灰濛不見天日


身體說

那回哲學課亦如是

昨夜夢懷


又來。


陳永龍/十九歲那年

http://goo.gl/LR4zs6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2:11回應(0)本子

以為


以為眼淚都已經送給母親了。

在這陣子她日日哭上千百萬回後,以為已練就一身百毒不侵。無論話筒裡頭、散步時、病房裡頭總是不稍一聲一秒地就哭了起來,有時捉摸不清她的哭點,有時大約知道啊待會她又要落淚了。

那些她口中不斷冒出的語言,心裡所煩憂困住的,大多妳皆能無須思考的如聲音放送機器反覆再反覆的覆誦。那些她真的好苦、那些痛不欲生急欲放棄、那些未知的將至、那些肉身的體疼與不捨。

那些信靠主的歷程,那些病程的枝微末節,那些家裡人的悉心、難耐與抱歉。聽了上百回後難免的無感與抽離,有時想友人S口中描述的,當一切百忙落幕後的真空狀態,那時回望起這些,妳將會是如何呢?

很多時候她的淚水令妳心疼,也令妳想逃。

更多的時候妳並不在任何人面前痛哭一場,尤其是在家人面前彷若脅迫著自己一滴眼淚也不准。那日在病房裡頭,不知和母親聊到什麼,或許是她總和旁人說起妳的理性,因而和她說其實妳並沒有很了解我妳知道嗎?應該說我有著許多面是妳未曾看過的。這時吃著飯的她突然哭了起來,問她為什麼哭呢?她說想到妳說妳有很多部分不敢在我面前釋放我就感到悲傷。

試著和緩的同她說,怎麼會呢?人本來就是複雜多面的,那些妳所看觸不到的我,她仍舊活的好好的,並且試著找到那些部份的宣洩與出口,這沒什麼的。

其實妳懂的她落下的淚。然而當她已像個孩子般還童與自我時,妳如何還能要求期待她更多,甚至她已無能為力的自顧不暇。想起M說關係裡頭的原諒與理解,便能稍稍舒緩一些些。

以為關於死亡已想像過千百回,但它真的緩緩使妳感覺到它的靠近時,才知道那鋪天蓋地席捲而來的恐懼是哭掉整包衛生紙也不會消彌的。

早晨醒來,準備完早餐後,獨自看著S推薦的「多桑的待辦事項」。這部紀錄片與歌曲陪伴他很長的一段時光,四十幾歲的他去年同樣經歷了父親的初生與落地。

這樣的一片日光,原來妳還有著如此多的淚水與鼻息,三年前病發日日哭的死去活來,母親的尋死與家人們的焦迫。七八個月前的復發至今,很少這樣狠狠的哭了,無論身在何人面前與何方,皆然彷若妳是境外之人勾勒描述那樣的一個故事與畫面,在面對他人的問候與關懷時,有意無意地絲毫不想產生任何無法預知過多的情緒。

慢慢清楚所哭是那生命的心疼與理解,所哭是看著自己所站在的位置,所哭是那無法預知的將至或又無所遁逃的轉瞬逝去與幻化。

但妳知道,會留下些什麼的。


天國先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hvnK6Y2JA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2:39回應(0)日子

April 25,2016

迷離


這一切都不真實的令人想哭。如果日子就這樣一直這麼過下去,只需要不經意的發現椰子油防曬傷卻助曬,使得除面鏡臉外已超越兒時都不穿衣服時期的最黝黑,卻相信還能再有更黑的潛力,一切都不打緊。

只需要不經意的發現海龜忽然出現在妳眼前,無論是趴在海床裡睡著覺、搖擺在藻礁上吃食、抬起頭準備至水面上換氣、或是無所思的純粹游水。眼光看著祂的忽遠忽近,只想趕緊闔上眼在心裡許上那千遍一律的小願,再一次張開眼時祂已消失,帶著妳的祝福與願望朝著不知何處的方向游去。有時祂並不怕生,即使妳不疾不徐或是匆匆忙忙的靠近,祂也只是專注在自己的世界裡頭,試著憋著那口氣緩慢地和祂短短的游上一段路程,有回他竟然停止在那使妳差點撞上祂,當時內心當真是驚恐不已,畢竟近看時海龜的紋路就像是恐龍殼般仍舊有點眼光渙散與一丁點害怕。

終於可以褪下防寒衣,使得與海流更加貼近與敏銳,隨著腿部的擺動穿越一群又一群的冷暖流的交替與變化無情,以及流區當中的動彈不得,透過呼吸管傳至你耳中全身上下血液心跳的流速與躍動一清二楚,這個時候是騙不了自己的,關於自己的思緒、自己的念頭,又或是自己的舒心。即便肢幹不時被根本看不見的水母在不知道什麼時候靠近你時電你一下,然而這一切遠遠不及海洋對妳的問候與醒覺。

終於可以微微像隻仍然有點急躁的人魚,能夠下潛約莫海下十五米的深度,試著使用在無垢所習得的核心力量在水底放鬆,並且將吸進的那一口長長穩定的氣息透過意識送去身體各處需要的地方,不斷和身體說著話,和她一起工作,一次又一次。彷彿這樣就沒有煩惱,這樣就不會累了,鬆開了肉身的四處與緊地勒人的心與肩頸。

海葵就這樣隨著海而搖擺,軟珊瑚也是。眼前珊瑚礁魚、熱帶魚的各自群聚與疏離,微微的小魚球包覆著妳的周圍,那樣身體的自在彷若在海底跳著舞,一個有力的跳躍轉身,一個柔和的曲揉與仰浮。肉身與意識再也不分離了,當妳總想著身體有沒有可能是思想本身時,她們已全然幻化不分離了。

Leonard Cohan/The faith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RyF1lRuTmI&app=desktop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3:09回應(0)鞋子

好好的


和母親道別後的八點鐘,本該迫不及待開始各式轉乘的路程回往的租屋處(除了台中的那個地方外,幾乎沒有沒辦法稱任何地方為家),然而這個夜晚也只是坐在中正樓大廳外等著週末已停發的接駁車,以及晚了不會有的二十元計程車,心想也只剩下步行的選擇了,卻在跨出一步後,雨便三三兩兩開始下了起來,一股無來由的委屈。


臨走前母親不小心摔壞了應該能陪伴妳寫完論文,已小心使用三年的筆電,她出自好意的整理,卻意外的硿了一聲些微解體,沒想到這樣一個小小的突如其來卻將妳打趴。


週末二日全天候的白色立方體異次元空間,母親叨叨絮絮不斷耳語,病友們來來去去,好似一切的苦痛只有她們彼此能懂,抽慉、滿屋的嘆息、悲鳴、加油聲不絕於耳。


這個地方讓人失去了自由。


是哪一部分困住了呢?跳針式的語言往來一日十來回,話筒聲響前與後掐住神經血液,立馬人間地獄的徘徊,她哭著說對不起我想放棄了,對不起你們,我真的好苦,為什麼立法院不合法通過安樂死呢?每一回堪稱對話的結語之境總在此。


清晨五點,她打來些微說著造口破裂,渾身排泄物,窸窸窣窣的雜語聽得見再那個異次元空間裡頭大家的忙亂。即便隔日意外醫生獲准出院疼痛卻未見好。


回到田野家中,午後欲出門通往學校前,她打來哭著說阿公昏倒已送救護車,如何禁得住這樣的接二連三。


控制意識這個念頭是可能的嗎?如那扭轉的調頻收音機,準確地去切換通往另一方世界的喘息。


其實慢慢可以理解她的難耐而心疼這兒那兒痛楚的她,與那只能憑藉著訊息通訊復返異地做工的他的煩憂與信念的倚靠。


能不能只許一個願,就那麼一個願。每個人好好的,好好的好好的。


Cicada/告別,再見

(重新編曲過後的舊曲新專輯依舊療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HwVfOo0sqM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0:04回應(0)日子

April 21,2016



窺探

跟蹤

作夢

凝視

作態



萬芳/你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yytqrVdobk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21回應(0)本子

 

危險

是危險劃開了距離嗎

 

害怕

是害怕切斷了呼吸嗎

 

音線   氣息

話筒一方吸嗦抽搐

桌邊一方緩弱搓揉

 

落下的線絲往那後頭

一撥。

 

 

王榆鈞/白描(收錄於Her合輯,下回若是有youtube版本會即時更新,真的超級好聽喔!)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eOBx7GELV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M0nYBGq8yI&index=6&list=LLz-5I1ZGiXi88LdpK4AR6Vg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06回應(0)本子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