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3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rch 28,2016




人活久了
這樹 石塊
都知曉
生活為何 日子何在 切實駐存

人啊人啊人啊
寂寞了呀

人活久了
虛忙 枯榮 鴉咳

可蘭經聲聲吟詠

如何將眼前這片景色目光
原封不動
攜至那處

與你



(那日,伊斯坦堡托卡比皇宮)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1:09回應(0)鞋子

March 27,2016

霍金的時間



節摘情節

「我好像開始相信愛了,好像可以感覺的到它了,前所未有的。並不害怕,不害怕,我仍漸感確信你在教我勇敢,面對我的不安全感,面對在原生家庭的種種困惑與壓迫,面對關係的愛與被愛,面對相信自我的可能,更多的是試著尊重、理解你口中人的有限。

遇上是何等幸運,時間也是禮物,時間一定在試著告訴我些什麼,那些關於你的、我的、幽黑的、無語的、親吻的、擁抱的、灰墨的。時間和空間最後會合而為一嗎?時間回的去嗎?時間碰的著嗎?它存在的,唯一真實。」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6:12回應(0)本子

冰箱空了只剩下禾香鮮奶




午後處理完冰箱所剩的最後一批食材,好似宣告著啊一切告一個段落了呀。

前陣子自阿婆家帶回大把大把的自耕蔬菜與一顆顆小巧的高麗菜與白菜們,先前便與M完成一道又一道的小食。

如今只剩下一盒豆腐與兩顆蛋,如何簡單飽食,意想天開的雞蛋豆腐,以為將蛋液打均勻後將切塊的豆腐浸泡於內,再放入不鏽鋼平底鍋內小火慢煎,先前抓不準平底鍋的預熱時間,因此沾黏總會發生,在經過M過往的提醒後,終於能安緩下來觀察油紋的變化,終於滑溜滑溜。然而卻因為沾了蛋液使其容易焦掉,但配上先前石梯坪帶回的飛魚辣醬,一切便也剛好。

若將房間視作一片海洋,或許便能安居於內,無須逃跑無須出走,在裡頭試試與自己安然共處,不要只想著(被)填滿。

論文之母親和解計畫開始前,得先將自己好好安置,前些日子事物們總來的太快去得也太快,這樣人來又人往,開合與引入。劃出一道可見不可見所謂靜白的溝,一次不能太多,又回到了那最初。

昨日午後和未曾說過幾句話的大學小學妹相約,畢業後幾次在學妹的牆上留言,看著聽著她的旅程、變化、學習與成長,猜想和她的對話應會是愉快與舒服的,或許相遇的每一個人都能夠是一面鏡子,彼此照見自己的裡頭與外頭,有時透過語言文字與話語、有時注視與一種面容,與那時間之神秘。慢慢接受那變中的不變,慢慢理解每一次的循環迴轉中的同與不同。

後來學妹攜著我來到受壓迫者劇場的讀書會,原先的讀本為克里希納穆提,大學時教育哲學的啟蒙。然而說著便在那生命之河裡頭轉呀轉,緩緩連結著裡頭不同領域年齡層的五人便也接上了,有些種籽、實驗(另類)教育、北藝、藝教、即興、母親、社運、樂生、行動。

研究所後讀了女性主義的文本,思考解放、壓迫、醒覺與父權時,起先總是憤恨後來才能慢慢理解其脈絡與自己之所處與安身。早些時候總想透過論文嘗試些激進的行動與實踐。有回指導教授提出一個問題,知道這些或許對於部份女性而言並不會更加快樂,甚至會有著更多的苦痛與掙扎,那麼她們為什麼要知道。這個問題清楚迴避不了,想了許久許久,終在昨日接受包納了一種可能的回答,或許只是試著在裡頭找到一個自在與舒服的位置吧,爾後偶然又或必然地回到自身去選擇與承擔。


生活的一切許或不易,又或許沒那麼難,好似終於能開始回答自己為什麼活著,又或活著之可能。

最近手上的閱讀仍穿插跳躍,緩慢穩定讀著的是與狼同奔的女人。如果此刻可以許個小願,我好想有個人可以和我聊聊榮格與拉岡(實在好難好難好難),也想要有個人可以在閱讀、學習與房間以外的時間裡頭一同上山與下海。

想念海,想念那純粹關注在意識與身體上頭的片刻即永恆。


程璧/你們(收錄於晴日共剪窗)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UwNTczOTQ4.html?x
(嗚嗚對不起又是優酷,這張專輯一樣值得收藏,在這個有點冷有點溼有點寂寞的日子裡頭)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5:49回應(0)日子

March 22,2016

那樣的許多第一次




或許是一種對自己的宣示與警告吧。

是的,映辰現在單身。或許她還沒有準備好再次進入新的關係,讓她好好練習愛與被愛吧。

後來漸漸明白那惟二的真實,愛與時間。當我認為一切皆是子虛烏有的存在與尋索時,唯有時間與愛,讓我相信並感受其真實。

時間是一直能夠察覺、凝視與思考的。
然而關於愛,總是不合時宜的付出與接收,太多。因而一不小心地便在一個又一個的固守與扮演迴圈中轉呀轉呀轉。

關於和H的七年並不癢,許多巨大的,許多微小的,若青春有限與追討不回,那麼那些大把大把的揮霍與追尋都是和他一同的生成,並成為現在這個我與他的模樣。

後面三年走的顛簸,裡頭的不確定與模糊地帶,即便所有人的眼裡我們一切如舊甚至稱羨,然而我們並不完整。

關係的糾結難纏,解不開的試探、嘗試與膽小。這樣的一個圈,人來來去去,小洞一個一個刺穿,沒有想過縫補,日子便也這樣點點的過著,看起來一切都好,沒事。

後來總說,好似不明瞭什麼是愛,好像在某些人的流水當中若隱若現、飄忽不定,於是走著走著就迷失了,就和寂寞投降了,幸好他們都是很好的人。只是被我和H的難解不斷地削弱。

正當我走了一大圈,心想可以重新開始了。我們卻作出了另一個決定,即使我緩緩淚流害怕與不安,但也清楚這趟路程之必要。他說自從有了我後,他便幾乎很少近乎沒有放手地做過一些事了,因為惦念。而面對關係的難解,自始自終我們仍沒有找到好的解決方式,或許說是土耳其之旅的前與後我們才坦承地把話自口中說了出來。

那些我們各自無法想像與理解的自己,梳化不開的,都交給時間,試著勇敢吧。

程璧/在你身後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Q5Njg5NTU2.html?x
(嗚嗚對不起又是優酷,大家去買專輯嘛)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0:39回應(0)信子

這樣的一種生活




一種規律與無所思,若日日如此去往,那麼終將抵至何方。自土耳其回來後,以為最糟最混亂已過,但往往時日裡的演變總超乎所想,好比我永遠無法預測到波娃與納爾遜的結局。

船隻離港後,區區顛簸一小時的路程,終究免不了吐出食液。第一次踏上綠色之島,匆匆馳騁第一個襲來的念頭,這真是一個觀光鬼城呀,或許是不自覺將之與蘭嶼做了比較,仿若這的人存在便是為了觀光,店家的開歇,居民的日常來來往往的荒涼與了無人息。然這念頭在待了四天三夜日日下海兩回後,在心頭上慶幸呵護著,可不可以這樣的一個地方好好留給生物們,好好留給海洋,讓它的海底一直多樣豐滿,讓海邊的垃圾永遠那麼少,道路永遠那麼小,即便坑坑洞洞不補不修都好,可不可一直是這個樣子,不要更好與更壞了。

後來不知道從哪冒出頭那心中斷斷對於海洋無止境的嚮往與敬畏。或許是從在泳池的水中慢慢感覺到身體與流水,以及那一刻的專注。體驗過水肺、幻想著衝浪,最終當自由潛水來到妳的眼前時,好似些微能夠感覺我們自何而來又將去往何處。那種全心意帶領全肉身的駐往於自然,如登山時步伐間的吸吐,隨著長蛙的開展順著那浪潮的流動與速度。

原來三月平日的台東車站,竟會如此多人。希望有生這個地方不要因應需求而再次移址或是擴建,心想千萬別發生啊。

那日匆匆忙忙自北車來至此處,期待這樣的幾天幾夜會有許多白,帶了三本書、存入三張專輯、一支手機、一台底單、一台租來的防水機,一台平板、一卡登機箱,啊真真是太多。物質外還有那無深遠的煩惱與難解的麻煩,以為拉開了距離,有了一個人的自由與獨處,便能好好想想或是變出解決與因應之道因著思緒的平緩與明瞭,然而在回程的前夕,關於那些帶來的,仍舊是一無所獲,仍然不會明白回去後該是如何。

而這樣的白,留給了海。

本該用來思考、用來分析自己的腦,在這裡罷工了。一日當中大半的時間皆在離岸幾百公尺外的海之間,溼溼冷冷暖暖。並不觀想人間事,只用來關注身體的擺動與凝視海底的世界,好像終於能夠在當下,那樣的此時此刻,關於我們的渺小。

陰雨天裡
起床
早餐
下海
沖洗
午餐
下海
沖洗
晚餐
睡覺

如果日子就這樣過。

(這樣的海待慢慢想後,接著試著書寫)

程璧/我喜愛一切不徹底的事物。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TY1NDQ4OTEy.html?from=y1.2-3.4.1&x
(嗚嗚只有優酷連結對不起,這張專輯勸敗)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8:01回應(0)鞋子

March 19,2016

夜車的白日


跨了夜的鐵道車,日出天明在妳戴著眼罩的情況下悄悄出來探頭。下了鼎東客運,襲來港口的魚海味,約莫半年的區隔間再三回返於此,每一次皆未想著下次會是何時,而時間之神卻又悄悄地替妳安排了一次又一次的日頭與海波上的淋漓。

碰巧每一次的匆忙庸碌,逃逸般地又是一段關係的告捷與始末。

坐臥在微小包夾出的海口,汽油船隻有些回港亦有些準備出海,三三兩兩的往返。眼前兩百公尺的海提上,零星的人兒在那捕釣,有些夥同漁伴,有些一人看似孤絕。

有一張貼著漁港未來開發宣言的告示牌,其周遭綁滿了危害漁民生計、剝奪漁民權之白色布條,稍稍一想甚或無需確認便能猜到一二,此處無所遁逃的開發與消逸,某種程度上喻為中華想像的經濟強國也不會因而感到意外。

有趣的是前方兩位少年仔,一早騎著變速避震腳踏車,避開大人所能注視到之處,來到一個已進港,海浪相對平緩,而那自由的魚兒照理不易釣到出入口,一人帶來早點吃食著,另一人則從方才便練習甩竿的姿勢,好似要找到一個完美拋出的弧線,二個約莫十三四歲少年的週六早晨,起的比平時的妳都早上許多。


事出突然的海洋訓練,在開學幾週一切仍混亂的可以之中逃了出來。幸好因而得已有了些時間的白,可以不那麼無意識、不自覺地被城市瑣事所填滿,得已拉開距離重新檢視段段的關係,得已緩緩回到自我的存有,得已再次感受應證那唯二的真實—時間與愛,或許還有屆時被海水覆擁的溼潤、浮漂、嚴冷即便是在日照裡頭。

想起那日女詩人帶著讀管管《母親的臉》,裡頭其一句落「不抬頭她也在看我」。

周圍那可見不可見、(被)注視、(被)觀看,無視妳抬頭或不抬頭,即是。


珂瀾/花(收錄於H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rVxmEWjZjI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8:10回應(0)鞋子

March 6,2016

有限




後來在無法自拔時,一再想起他說的,關於人的有限。

關於人的有限以往想的並不多,或許因為那所思、所知與所欲的延展與引領,因此忘了限制。

忘了理解、接受與尊重關於人的有限。因此在無限地大片大片中盼望、消沈與墜落,甚至復返在有情與無情人存世界中,多了。而盡是徒勞與套劇。

只是在想,或許在這樣的前提與警醒下才能更加甘於此時此刻,或許才能夠好好練習愛與被愛,拉著綿綿柔柔的白,在那樣的藍裡頭游水。


Amiina/Biolagi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3XALT5QOJY&app=desktop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9:14回應(0)鞋子

穴居



人類其實沒有改變,是物質改變了。我們忘了築造是為了棲居,忘了生活是為了成為自己。

愛的信仰,是我們需要信仰。信仰那個讓我們得以理解與思索我們的來與去往。信仰那個得已安置我們所在之居所,生活易與不易之融雜。

物質讓我們忘記了勞動的目的,忘了情感的纏繞與堆疊,失去了時間的速度,啊徒勞。

只記得追逐不會毀滅消融的慾望。忘記了身體的狹長與延展,迷失在距離與距離之間。

回過頭來,主宰的竟是物質,而你我盡是些溫水煮青蛙的殘體與荒謬,渾然天成。


(望著卡帕多奇亞穴居人生之所感,十三世紀之想像與張狂)

Radical face/Asleep on a trai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nZ7-ikEOPY&app=desktop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8:49回應(0)鞋子

March 5,2016

一時半刻



這樣的‪一時半‬刻。

農曆春節的後面幾天,延續著年前隱隱發酵的衝突與不滿。妳選擇了什麼也不再說出口,眼裡一個一個由字組成的語句,父親慍怒無語按摩頭穴,母親與一切交好惟獨與妳的眉皺與指令關係。

看著母親與父親有了位共同叛逃者後,情感瞬間融為一體,竟能倚靠著彼此而感覺到愛與支持,而妳也不再藕斷絲連。

回到北城沒幾日,便啟程半年前衝動所訂下的土耳其旅行。十六天,自駕行駛於土國的藍與白與綠,更多的是黃的蒼茫。帶了兩本書隨身,西蒙的波娃情書,旅途中如越洋情書般一封又一封的往返與M的留白與慰藉,思索沙特口中必要與偶然之愛,碰觸裡頭一切的共鳴、呼喚與揣測。

月初回返鄉國前,一切恐懼便已蓄勢,時間裡頭昏天蓋地的不自由與填補,時差脫序演出,整整錯過開學兩週間,杳茫之論文。

H深夜察看妳的筆電後,‪凌晨四時‬出來說說話吧,步行巷道間淚擁彼此,再也沒有任何隱瞞與說不出口,會走往何方?路上七年好好,他與妳至深至切之祝福與陪伴,融於彼與此之關係,試著出走吧。

放心,已為必要,靜待著倆人開出些許自在的花兒與草,夥同新生綻放與俱存。

夜裡自北返豐,午後自豐返苗,試著和緩完成一切交辦,其實妳也並不再那麼明確知覺究竟何處為家,好比旅途中的某一村落,也有輕輕喚著仿若熟悉之習氣。只停駛區間車之車站外頭,圃園簇簇桂花,掬起一小手掌一聞,想起在那森林的孩童之境中,孩子樹頭上摘拔著,陽光下曬著,咚咚咚地在廚房裡頭煮著桂花羹的清新與面容。

程璧/束
‪http://youtu.be/32xLY3fXqjw‬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0:01回應(0)日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