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February 11,2016

醒著




節摘情節

「想著今日午後你的到來,我醒著。不知道是昨夜我們準備睡去時同樣是欲亮的天光,抑或是我被什麼而困著了。

想著你這個人與你的出現。因為你,我感覺的到自己正快速變化著,更確切的說對於萬事物不存在,惟獨愛與時間之必要與唯二之具存。

好似開始理解人而非討好,甚至有了一丁點的力量判斷距離與位置,關係。


一個家、一個世界、一個宇宙。關於築造,一個和你提過我信仰尋索它,卻發現自己並不真的相信、允許它存在的真實。


時間太快了,卻又傲執般地急不得。要棲居在一個這樣的人間裡頭,不易卻又好似沒那麼難,因為愛起了作用。


可以用上大把的時間等待不知會出現的什麼,能夠有勇氣相信是好的。思量一封信的接與收、去與回的不定,到底能夠承載多少份量的洞與下墜,以及那幻化無常的輕重。


等待一道筆畫之完成,等待一首歌之問候,等待時間領著我去看見,好似那一層又一層的無用正消逝逃逸,只剩下眼睛、溫度、水,聲音也不需要了,而有了光。


不急,慢來慢來。慢來慢來。」


Her OST/We're all leavi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n2ZFm2Jwc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5:00回應(0)本子

February 9,2016


都在睡覺的一個年。

今年練習好好說話,練習讓每一個人說出想說的話,讓情緒得以有一丁點的出口。希望開起的每一個話題,不是為了說而說,而是真的想知道,真的想了解彼此多一點,又或多一丁點的幽默感。試著嘴巴甜一點,試著依舊誠實,試著讓人們多一點笑聲。

許或是年前日夜顛倒的作息,幾日夜晚皆很晚才睡去,因此白天誇口的早起煮食皆失敗,後來有了自知之明和家人們說早餐別指望我啊,我肯定還在睡的,心惦記著要趕緊和阿婆學些客家家常,幾日白天納入嘴的第一口食皆為客家鹹年糕,是阿婆年前忙進忙出的心血,聽說她賣了五長(客語),忙進忙出渾身沒力,卻甘之如飴,許下願明年此時回來幫忙她,想要習得這等功夫。

除夕早晨,要回阿麼家拜天公 祖先 地基主,父親心血來潮帶回一隻自拍架,招集大夥合照,看吧我就說我是裡頭為一的女子。堂哥在裡頭竟是最高,他說他在外頭是最矮的那個。父親說和大家拍照很有成就感,因為在外頭他都是最胖的那一個。爸爸有三兄弟,他排行老二,孫子輩的有我與弟弟、堂哥二人,也因為這樣的組成,讓我得以還有幾個紅包可領,當真厚著臉皮來著。

母親在苗栗休養,因此一切家務多由我和父親打理,我們聊了許多,前些日子他和母親透漏覺得對我們失望透頂,他感覺不到我們的愛與關心,這是他第一次表達他的情緒。初一早晨我和弟弟賴床,一早便起來打理自己換衣的父親總在客廳等著我們,等到的永遠都是我的再五分鐘以及弟弟的不理,於是我聽到父親的一陣怒語,是一種感覺再受到半點刺激就會摔東西的狀態,他烙下狠話隨便你們我再也不等你們了之類的,於是我和弟弟便大搖大擺地睡到午後。

醒來後,將年前自外婆家帶回來的筍乾湯、自養雞肉、鹹年糕、蘿蔔糕各準備了三人份,好了便顧自吃了起來,這時父親早已賭氣回到被窩,而我也沒有叫他,只是擺上父親與弟弟的碗筷。吃完又感到疲倦回去躺了一會,等聽到弟弟起床梳洗,便急忙起身換裝,客廳的飯菜沒有人動過,鋪上保鮮膜,放進冰箱。

初一回到娘家陪伴母親,再過幾日父親便要回中國做工了,弟弟也即將回軍中,年後分發至高雄鳳山。昨夜下午鄰居來家中和阿公喝了幾杯黃酒(聽說是酸的,我也想試試),只要醉意幾分,阿公便會抓著人狂講不止,舅舅們也是,還會誇張的擁抱外婆或是牽著手跳舞,異常的柔軟說些體己話,這些年當這些時刻發生時總逗得大夥又是哭又是笑。然仍只有我一個女的在飯桌上陪著阿公喝酒說些似是而非的話,我說想喝高粱,從沒喝過想試試味道,阿公去酒櫥挑了一瓶馬祖的,沒想到打開後竟是藥酒,敏個幾口我便不行。紅酒大家多不喜歡,聊到啤酒阿公便說好去後頭來罐青島啤酒,我們一人一半,瞎聊著,他已82歲,他說人生七十才開始,因此他還年輕,不知老為何物,我也偷渡一些情感好比說你要不要抱抱阿婆,她可是辛苦的為我們張羅著大小事,你要溫柔一點不要那麼愛念,你們怎麼一家子都一個樣(就是吃了豹子膽),還夾帶著一些愚蠢問題,比如你覺得你的孩子們誰和你最像、你覺得我和母親像嗎,當他們要把話題轉向傷心處時,我總把話題帶到我的上頭,比如推辭著紅包時,我總說不然都給我好了,讓我出去玩買很多很多東西吧,接著他們就會笑著念我,我便作勢真要收起,接著他們便會收下紅包,總是說著一些別人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話語。

屋子裡有時安靜的只有陽光,有時喧囂的躲進屋裡想說和母親閒聊幾句,沒想到才說幾句我便又惹哭母親,我趕緊落荒而逃,假稱母親呼喚父親,把父親叫進房裡,我安慰不了這樣的他們。

此刻不知又是哪來的鄰居想揪大夥喝酒,我那天真的母親直和對方說,我不喜歡我先生喝酒,你不要找他。我和你說沒有一個做太太的會喜歡先生喝酒的(她超認真地說),其實對方早就醉了,那位男子說昨晚她太太因為他酒醉回家,於是氣兇兇的收拾行李走了,開始反覆說著這段話,問阿公說你告訴我啊該怎麼辦才好,她就這樣走了耶。

真是喜歡看大家喝醉。阿婆剛辦完桌回來,那位男子說阿爸妹(客)你看你先生喝醉你都沒有跑走,阿婆於是瞬間放大音量我才正要和你說,下次來不准再喝酒,我會生氣,你太太一早來什麼都不說生氣樣十足。

那位男子坐在我面前,不停說跑走就是不對,跑走就是不對。阿公你看你喝了一輩子的酒你太太都沒有跑走,我的婦人家就這樣跑走了,我一年不過喝醉三次,她這樣太過分了對吧。

其實我想擁抱眼前的這個男人。聽著男人們對於這個問題的討論與建議,好似都有些許經驗,實在是有趣極了,其實裡頭很多用詞與觀念,很容易惹怒我的,然而隨著男子說話越來越大聲,心裡其實有許多的難受與不捨,卻什麼也沒說。

喝醉男子再加一,開始站在我面前和我說著話了。   
男子和另一男子說,老弟做人真的辛苦,男子回做人不辛苦,吵架比較辛苦啦,你要喝什麼啦我去拿,喝一喝比較不會胡思亂想心情比較好,過年就是要喝酒阿,唉唷太好笑了啦,我也要加入。

男子和阿公說,要是我離婚你要幫我簽字當證人喔,阿舅說要兩個人喔這我有經驗,唉唷威。

黃品源/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MDj9L44LZM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4:14回應(0)日子

他說


摘節情節

「沒有他的聯絡方式,除了電子郵件以外,沒有辦法找到他,或許還有家用電話,卻一次也未曾撥過。只有一見便再也無法分離,或是分離後便很久才能相見。

他的手機我不記得他說是如何消失的,因而須靠著精準的約定或是什麼也沒多想的空白。沒有找過他,他說我們是穩定中的關係,沒有找過他,我試著開始相信他在,真的在。

我想他。

日子裡多半沒有細數,沒有太多的猜測,只有感覺文字與旋律所帶來的溫度與問候。試著相信溫柔的可能、被理解的可能、被接受的可能、被擁抱的可能、被親吻的可能、勇敢的可能、平等的可能、生活的可能。

那一次很慢 很慢 很慢 地裡邊
那一圈蒸氣 氤氳 背影 地腰窩 
那一處快速膨脹 快速消卻 留下的新生妊娠

他說他死過一次
他說他製造了現在的自己

他說的都太像夢了,我卻相信。」


陳綺貞/天天想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FYpyKRcHoQ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0:17回應(0)本子

想要我會飛


摘節情節

我想你
總想著你
想你

今天的溫度到了晚上,開始讓我冷的魂不守舍,我想你。

回來後扮演許多角色,打理家務、準備食物、收拾打掃、關照每一個人,我仍然想你。

開始想,這一切希望能夠只為你,因此在心裡許了小願。

我掛念你,想知道你好不好,好與不好我都想著,想你的時候告訴自己先把自己過好,當做一種練習,作為一起生活的檢視。

除了想你,我已無法說的更多,只有想你。

穩穩地想的慌、靜靜想滴地幾下、想抱你,一直。

想你摟著各種語聲和我說,又或靜的只有鼻息。

我想你。

想見你,在你擁懷裡睡去。

每個地方 他們都和我說,想你。

我想要我會飛,飛去。」


MOJO-我在想你的時候睡著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ZsYcG7sFAU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0:08回應(0)本子

February 5,2016

世故



應該有著一種世故是該說出口的沒有說,不該說出口的卻對他說了。

除夕如此預料之外的將至,匆匆回台中,先是急奔診所拿出國備藥,爾後坐上瞞天說價毫無道理的黃色車體速回開車直達機場接將出關的父親。FM102.3人來瘋,可遇不可求,常常聽的自己爆笑如雷,有時是聲音醫生,聽眾忘我的歌聲恣意播著,冒著隨時被喊卡的悲喜與診斷,昨兒是愛情醫生,聽眾們分享自己關係的苦與樂,煩與憂。已婚30育有一子男,與同事的歡唱聚會包廂中與另一已婚女同事激吻,隔日後女方毫無回應,男子感到悵然與失落。有一45離婚育有一子女,與一60離婚育有一女男,交往已8年,前妻始終不知女生之存在,男人說怕失去探望已高中女兒的機會,在生日的口角後撒了小謊與前妻共食高資產牛排店被友人撞見,事後並不承認。聽著一自段又一段,百般世態聚散與離合,時而顧自撇嘴,時而顧自翻眼,當真是無奇不有。

車站夾門前與M的離別,倦著的面容,總想著。

兩週不見的H,討論年後十六天的土耳其旅程,兩張半年前訂下的超硬機票,百般嘗試更動卻仍只有去與不去,希望一切都好。

一個半月不見的D,白日往返台中與苗栗,嘗試一些親族間的眉角便已微慍不悅,幸好我已有許多場上經驗知道如何應對。最後只說了句,你只是今天體驗如此而已,殊不知我已經過著這樣的日子許久。

年節的禮俗與規循漸感無奈與隨便,好似人們瞧不見眼前,卻死守不明所以的倫常與無關緊要。因而想起黃金單身漢的過往與苦樂。

真話不能說得太多,真事多也不無法做得太多,卻也都好看著裡頭與外頭的人(自己)轉呀轉呀轉,忙呀忙呀忙。其餘的人兒呢?


然後開始想像著一種可能。

Blue Hawaii - Try to 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fsw3_karH8
(昨兒聽到,好可愛的歌)



關於圖像,
一年前的年前與今時之年前,是不是很做作的哈欠阿,可是那是真的!

  

晚安,鼻子不癢。

睡姿醜,吊嘎,男用四角褲,嘴微張著笑,雙下巴,七八分呼氣聲,嗚嗚已是大嬸。

Nick Cave & The Bad Seeds/Into My Arm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nHoqHscTKE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48回應(0)日子

偷情


摘節情節

「後來我們,好好一同準備了幾噸飯。用著醒來後的大把時間出了一道口中的大鍋菜,配飯。

幾日總在夜半睡去、又再夜半醒來,秒睡忽醒,冷著睡熱著醒。

叛離人間地獄後,只有寥寥幾件事,飢渴的饞。

舌唇、語言、繞纏、髮絲、水、衛生紙。


會想要記得的是,賴在床上百般不願起身的午後與夜半的煮食時光,
左邊瓦斯爐前,右邊洗手台前,出一張嘴與動一雙手。
花上三兩小時備上這麼一餐,一天便滿了出來。」

劉若英/我等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ToTopHwr60
(歌與語境許或並無相關,惟偶然想起這首13、14歲時聽不膩的一首歌)

陳綺貞/太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gluAaQ8t3c
(不能一個人的太多)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13回應(0)本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