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anuary 27,2016

眼睛




只是想這樣安靜睡上一覺,母親的第二種藥物即將打完,仍有兩包食鹽水未沖。想起方才的焦急,沒有對任何人說著,希望慢慢如此,不對任何人說起,再一次感到死亡那麼靠近,知道還在恐懼之下,什麼話也說不出,洗完澡後屈膝躺臥在陪伴椅上,一字一字輸入,或許是佩服這樣的冷靜吧,又或許已經能夠將心安置沈沈沈地了。

也想試著說些什麼,卻在下了逗點後仍將句子刪落,徒留一頁白。

真能什麼也不做嗎?做的到嗎?還是仍然徒往虛時?

是被一片柔軟所包覆著的呀,卻仍是下墜,真想知道裡頭究竟是些什麼。

周雲蓬/不會說話的愛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GShTTfrD9E

這張專輯是友人送的,不知道怎的最近走路時總聽這首,卻不符這些時日的人與世。


身旁盡是幫浦喀擦喀擦的聲響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2:43回應(0)日子

怕害(竟然緊張的打成了這個樣子)

此時此刻只感覺到自己的害怕與脆弱,無能為力與不知如何是好。

 

週一住進醫院的母親,於今日()午後開始第五次的化療,通常流程會是這個樣子的前置小針(抗過敏、止吐等)三十分鐘,接著開始第一種化療藥物紫杉醇三小時,兩包食鹽水兩小時,第一階段共5.5小時。接著準備第二種化學藥物小針三十分鐘,第二種藥物柏金類卡柏一小時,接著兩包食鹽水兩小時,第二階段共3.5小時,以上是療程順利的狀況。

 

上回施打第二種藥物時母親過敏性休克,醫生發出病危通知,那時只有我和外婆在場,一瞬的失去意識、癱軟、翻眼白、嘴微沫、血氧快速下降,所幸後來控制住,卻住了兩個多星期的醫院。

 

方才要換第二種藥時,我和她皆開始戰戰兢兢,分秒不敢離開身邊,頻頻注意她的一舉一動,或許上回護理師們也嚇著了,這次每個人皆份外小心,剛開始五分鐘先以慢速機器注入,母親看似一切還好,後來切換成正常速度時,母親開始頻頻起身坐在一旁的便盆椅上小便,上回便是這麼坐著坐著就昏迷了。我在一旁,一會兒是站一會兒是坐一會兒是趴,三三兩兩等待著跑不動的網頁與音樂。不時和她說要不看看電視吧,要不閉眼休息,要不和我說話,不要放那麼多注意力在身上,始終無效,其實我們同樣緊張。

 

段段說沒事啦這次有換過藥了,慢慢地她開始咳嗽感到全身無力,身體與四肢末梢發熱發麻,急忙按了救護鈴,並奔至外頭尋找護理師,護士進來量了血壓與體溫,一切正常,在母親的要求下再次調回慢速,然而不稍幾分鐘,母親開始起了反應且情況加劇,便有氣無力地問著可否先停下來或是不打了,她越來越難受,他們關閉幫浦機器的按鈕並戴上氧氣,靜候醫生的決定打與不打。

 

她仍不斷地在便盆椅與床邊來回起身坐下,發出像是長吁的喘息與嘆氣聲,聽了實在難受,只好和她說不要發出這樣的聲音拉妳是要嚇死人嗎,發出這樣的聲音會讓你比較舒服嗎?或許我明知故問,而她微慍的看了我一眼沒說話。護理師進來說,醫生指示先休息一會,若有好點,我們便調至慢速慢慢打完,若這事發生結束時將會是午夜的事了。

 

坐在一旁的我,只感到害怕不安與同樣無力,頸椎已緊到不能再緊。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0:03回應(0)梳子

January 25,2016

就是惡夢



原來生活中充斥著各種暴力與脆弱性,不自覺地。就在戴著耳機準備前往醫院的路上,看著傷心人類學,耳邊傳來了電話響起的聲音,一滑開她便用著急湧促的高頻音量說妳到底到哪了,不要每次都讓我們等,難道妳不會算算我們出發的時間嗎,東西這麼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妳怎麼每次都這樣妳怎麼每次都這樣,耳裡被刺耳交雜包圍,我平穩地問了一句,妳們到哪了?她說的顛三倒四我並不清楚,而她口裡只有責備。

自接起電話,她未問過我到哪了。

等她安靜下來,我說妳為什麼一接起就要用這樣的口氣和我說話呢?為什麼要那麼用力那麼大聲呢?妳知道妳並沒有問我我到哪了嗎?事實上我計算過時間我就要到了啊,然後下意識的按下面板上的紅色話筒,閉眼闔上書本。

我以為在這樣的冬日裡,準備了十足的溫柔想溫暖妳,想好好的說上話,沒想到還未進到病房裡頭,我又再度被打敗了。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6:08回應(0)日子

January 24,2016

回去


他們都說下雪了並不知道魚都死了,只想是不是東西壞掉了,兩窩的黑、一指的黑、兩點的黑以及以為不會熱的水。

在水裡翻了跟斗,純粹只有在山在海,山裡調息,水裡憋氣吸吐,另外丁點在媾。

蹦跳的夢,醒著不著,睡著不醒。

書層夾縫,一瞥。

遲了捏不緊的時間,咬指甲。

窗開了關 暖氣開了關 門開了關 燈開了關 被子開了關 瓦斯開了關 水龍頭開了關 熱水壺開了關 音響開了關 嘴巴開了關 肩膀開了關 
在床上時間就過了 
在床上時間就過了
在床上時間就過了。

他回去了會不會再回來
她離開了還是會再進去。

鍵盤的琴 弦的琴 又細又長又慢。

吃素的沾了飛魚味鍋底有了不妙感覺。

吟意綿長的血液,黃色末日的襲擊,眼球向上怒視惡靈,我呸。

其餘都太多了,只有循環1的香格里拉。

怪怪的,不在交談已是最激烈的了。

忽然/李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xfoUHUogeo&app=desktop

關於圖像:後來回去轉了一圈,只看過幾眼的淡水河系,上下來回無數次的升降,即便只是晃眼半年卻已有變化,匆匆一年半載,也只是輕輕戴上了門。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49回應(0)日子

January 15,2016

醒著



回到台中只有一個人的家,許多地方長了些灰塵,在一個父母親皆嚴重潔癖的家來說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翻出一台電暖扇試著讓屋裡多些溫度,母親今日無法如願的出院,但也因為如此成功攔截到三張深藍選票(十次革命十次失敗)去年市長投票時還一度欲將母親身分證藏起。

去超市買了些食材,回到家煮碗味增豆腐湯,暖暖自己的心與胃,這幾日真是好冷喔。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方才高速公路上開著車廣播一路都是選舉廣告,新聞台不斷轉播夜間十點前的最後催票,莫名開始有點焦慮,有多少對於土地的愛便會產生多少的不安與焦急,這樣的一個夜怎麼睡得了呢。

明天醒來或許就能有不一樣的可能了,可以回鄉還沒回的快回吧,已在鄉土上的用你的行動來撫摸島嶼吧。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1:56回應(0)日子

January 14,2016

旅途書寫___關於時間


後來想,應該是一趟關於時間的旅程吧。

或許過慣了俗世的人常時序,因此總是些微不安與騷動,身邊不乏已成家或是逐漸立業的人兒,妳呢?是不是一事無成,魯蛇是最有用的安慰與鎮定劑,便日日笑稱自己為魯中之魯。碰上初識的人,不可能在心中沒有任何偏見、猜測或是評斷。什麼時候年紀成為一種指標,低咕著大還是小這樣的較長與較幼,幸好身邊那些叛經離道、心中仍有信仰不予妥協,卻也仍發射出真實快樂電波的人一個個增加了。

沒想太多便出發,爛漫想著四天沒洗澡還好吧,睡車上該是舒服的吧,休息遊憩區應可以盥洗吧。慢慢開著,出了南迴後大武至太麻里一大段皆是水泥塵土的浩大工程,去年行駛這段路時不是這個樣子的,飛砂滿天無法搖下車窗,台九這段路已是寬廣的呀,到底是為什麼呢?途中一面憤慨傷感著,卻又因為途中一道右拐看見片片釋迦樹以及從未見過的黃澄紅藜田。

路經台東市已是傍晚五六點,至晃晃晃了許久,捉摸裡頭的氛圍,觀察裡頭的人人與事物,架上一本又一本書,若有指定題目,深藏不露店員有其長串的推薦書單,隨口問了海洋與教育,除了已有的夏曼藍波安與浪人系列外,帶回了廖鴻基的台11縣海洋、都蘭部落的階層青年成長史、聯合文學-甘耀明、葉覓覓的順順逆逆。

喜歡那位看似有著臭臉但實則暖如光的初遇知友,她說夜晚書旅店的主人要帶些友人參加某部落的年祭,問有沒有興趣,一口敲定了時間與地點。後來這趟旅程走進了初鹿巴拉冠的卑南大獵祭以及都蘭的阿美青年男子的成長命名祭典。

為什麼說這趟旅程關乎時間呢,初鹿這個地方曾去了幾次,大一那年的教育營隊是第一次被稱呼姊姊或是老師,那時的課程好似是廣告文案、自我認同、認識情緒之類的吧,每次離去前也都是淚兒滾滾,小卡一張又一張書寫給隊友的給孩子的。離去前總說保持聯繫,好好加油、不會忘記的言語,後來陸續收過兩位女孩手寫的卡片與文字,每每想著回信,卻也都辜負了這份等待。再次經過初鹿校園,心念著會不會碰上那時的孩子呢?巴拉冠的聚會所廣場前,穿著族服的老中青男男女女圍著篝火一圈圈跳著,婦女團聲聲唱著一下便能上口的歡慶族語歌曲,踏著各式步伐有時快跑有時蛙跳,累了到外圍的小攤走走,一位熟悉的女孩,便是那離開後常常寫信給妳的妹妹,已是讀大學年紀的她幫著外婆賣燒酒雞與冷飲,一時之間的熟悉與陌生,拿了個暖呼呼的阿拜給妳,她說沒有繼續升學,在台東市的旅店工作,當時的同學們都到都市念大學去了,家裡有七八個弟妹,她照顧了一整個家裡的人,過得好嗎?笑著對我說很好啊,她家就在鄰邊,這祭典的舞會一直跳至隔日早晨九點,她們會一直在那,東西還多著呢。

離去前,眼熟的男孩走過眼前,一眼認出是那時黑黑小不叮咚的阿順,時間帶走許多東西,卻也留下些什麼,相望問候了幾聲招呼,便說著下次要帶妹來玩啊,他亦沒有繼續升學,在部落裡幫忙大小祭典與儀式,他也說過的很好。他拉了一旁的小弟替我們照了張照,那位弟弟竟是方才等在廁所外和他說謝謝的那位國小男孩,偷偷注意男孩許久,他總用力踏著、嘴兒忘情唱著他們的歌,心裡暗想這樣的文化、語言與神情實在太美太美,因此悄聲和他說謝謝你自信地說著你們的話,而他給出了一個笑容。

旅程前,想起另一外小男孩,前些日子搜尋了已是好友卻久未聯繫的雄,正在高雄讀大學,認識他是在同年暑假至成功新港待了一些時日,和孩子們度過了一個暑日的新生輔導,那時每週末漁港邊皆會有小型夜市,他總在放學前問著我回到成功商水後是否會在出門,等到和同學們騎著腳踏車來到夜市覓食時,他總會偷偷跟在後頭嚇妳一跳,臨走前我們哭的傷心,後來便沒有再見面了,他則透過幾位仍在花東教學的友人要我知道,他仍等著我的音訊。

那日在成功的港邊小睡了一下,臨走前傳了訊息給他,本已開往比西里岸,卻又繞了回來。趁著跨年假期回到牛肉麵店幫忙,他說高中便在那打工阿姨待他極好,八年不見他已180公分高,已不是課堂上調皮搗蛋故意找妳麻煩的男孩,在妳眼前的他有點靦腆,問了問離家後的生活,他說很不習慣總是想家,即便宿舍裡有幾位室友,卻仍然沒有家的溫度,習慣早睡的他頭幾個月總是失眠,卻不能常回家,大多是我問著他答,聊了家裡的人,語重心長地問著是否覺得那時參加營隊有些後悔或是被干擾了生活,他說很高興也覺得好玩,其他人都忘了卻一直記著妳。分開後他捎了訊息說開車小心,我們都深感見到彼此真好,他問著會再見吧,這次他有了不顧一切的三次機會說到做到,說好夏日教我潛水,沒有留下影像,會再見的。後來他說那天害羞極了,嘴巴破洞講話很痛。


一趟由人與時間組成的旅程,孩子與我都長大了,那時我也是個孩子。世界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呢,宇宙萬物的運行、人與人間的情感與關係,想讓孩子有著更多的選擇,回過頭來到底是這些長大的人兒讓我看到眼裡以外的世界,時間讓我們繼續延展,他們已不是那如初的男孩與女孩,卻又回過頭來用笑容與力行讓我看見生活的另一種可能與樣貌。

理想三旬/陳鴻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T9V4BjI5HA

阿還想加點這首

After 17/陳綺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vj3RkD49xY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8:23回應(0)日子

捎來



那日友人捎來一則祝福。

「我一直覺得,過生日,是為了提醒自己被愛過,提醒自己是有價值的,因為曾經沒做什麼,只存活著,就有愛了。」

睡前想著,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沒做什麼,只存活著就有愛了呢?曾經那麼用力地要愛,那麼處心積慮遊戲人間般地愛與被愛,那麼無望感到愛的不足夠,至後來意識到太多愛的壓迫。

不相信,或許只是因為得不到驕矜自傲想要的那一個人,又或是特定方式的愛。也有些時候是一種倔強的等待。

試著如常,不要太多的期待,相信嗎因為沒有在心裡放進任何人,因而在一覺醒後,才點開昨日刻意無視的幾則訊息,一個字一個字看著,或是匆匆一瞥以為心神領會的通訊貼圖,即便只是稍稍幾人,卻意外地被填滿了灰黑無止盡的洞。

多是出乎意料的人兒,多是沒說上幾次話的人兒,多是僅一面之緣的人兒。

昨離開醫院後才忘了沒好好和母親說聲感謝,在捷運上傳了一則訊息,謝謝給了我生命與這肉身方能走踏人間的她,祝福自己也謝謝她良善的心,生命的堅韌與意志。方才還笑地不能把話說完全,只因為隔壁床手術完幾日的阿女麼一早和她說,唉真的只有我和妳才能懂得那樣的苦與痛啊。謝謝母親見我今日的不適在我未開口之時願意讓我夜晚回到小窩睡上一覺,只要明一早替她送來暖呼的早餐。

坐在病房的陪伴椅上,想著那位友人的話,或許他又再次說對了吧。原來,只存活著便能感到愛,即便日子裡的苦痛煎熬仍不時侵佔,然而一早收到封老派很長很長很長很長的信,謝謝你們話語裡說著一個適合笑容的女孩。

看著很長很長的字句,開著很長很長的路,心都溫暖了起來。


王榆鈞-醒著睡著行走於那些無所遁形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yG7eCVkuOY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5:23回應(0)日子

January 13,2016

快樂




二十五歲的最後兩個小時,其中一小時收看紀錄觀點柯金源的作品海,另一小時試著透過臉書以及youtube回顧這一年來這兩個社群軟體替我記錄下了什麼樣的片段與時刻。不斷滑著觸碰面板,卻實在記不起去年究竟如何度過得這樣的日子,當真一點印象也沒有。只記得去年刻意關掉臉書的留言功能,漸漸地不是一個會記得人家生日的人,即便臉書有了提醒功能,仍然很少使用或是經由被提醒而說聲快樂。慢慢地不過這樣的日子了,然而卻像一年跨過一年,總需要一個如紀念日般地儀式性回顧與祝福。

今年的禮物是藍芽音響
安靜之必要
音樂之必要
閱讀之必要
寫字之必要
走路之必要
睡覺之必要
交通工具之必要
房間之必要
日子之必要


屋子的門進了又出
身邊的人來了又去
洞口的液乾了又濕
車子的輪進了又退
窗外的雨滴了又停


我想或許能有一些代表物來幫助我記下25歲這一年吧,又或是希望自己能記得的。
這一年閱讀量最多,收藏的專輯最多,產生關係的人最多,嘗試與體驗最多。
一本書的話 邦查女孩
一張專輯的話 東清村3號
一場演唱會的話 消失奏鳴曲
一個國度的話 印度

島嶼各處的海 
幾個山頭(雪山與畢祿)。


明日一早至醫院,想謝謝母親,給了我生命,使我成為一粒石頭一棵樹一片海,還有能感受愛與被愛。


你是不是和我一樣/黃玠 黃小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TVrd3H8t7c
這首歌不是這一年來最常聽或是最喜歡的,然而卻在想著要放上什麼歌時決定了這首,這一年遇見了許多人,而那樣的許多人使我看著自己的可見與不可見,也常常在心裡想著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樣。

這樣的想望與期待。


映辰生日快樂
謝謝這一年身邊真與實的生息,黑與灰與白與藍。
謝謝知與人的世界之好奇與理解有增無減,愛也有增無減。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0:02回應(0)日子

January 8,2016

自由


就是很容易這樣突如其來地悲從中來與立馬一擊倒地。

都只是些小小的盼望,只是想要即便只是一小時也好的安靜所在,只是想要好好洗一個味道熟悉的澡,只是想要可以讓身體伸展無須擔心醫護人員走進而須立馬起身,只是想好好把學期末積累的作業與事項一一處理,只是想幫家教小子稍稍可以應付下週的考試,只是想要好好躺在床上讓眼淚流下,一下子就好。

一早便須醒來坐等著醫生巡房,若這件事兒沒在早上那麼便將是一天的提心吊膽。主治身旁的住院醫生說今日或許可以出院,讓我們有了一絲希望,為了安全起見和她討論了整天或許明日出院是個可行的方案。以為很快能有一個晚上又或是一個白天的隨心。醫生的一句現在還不要和我談出院的事情,便一秒被打趴。

她也不是狀況真不好,卻始終堅持要我在她身邊,請個幾小時的看護她不願意,試試看自己一個人在醫院,只說她真沒有想像中的堅強,除了幹意十足與隨即而來的暴怒想哭外,幾乎是沒有辦法在說些什麼,人沒有想像中的堅強卻也沒有沒想像中的不堅強。一日短暫出去購買食物30分鐘x3之外皆動彈不得,很努力讓自己穩定下來,努力調整自己,然而那種死也要拖一個人下水的念頭還是會冒出頭來,尤以聽她對我說抱歉與感謝時最是不耐,聽她和別人說起還是女兒照顧的最好最是貼心時,真是史上最激進的壓迫。


笑就是那麼難,快樂也是。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寬慰,只想說一句去死。

春分的夜/程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2VKHN3hs0E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6:07回應(0)日子

January 7,2016

旅途書寫__關於海




回程路上,石梯坪道路旁的伊娜飛魚店,欲裝上第二卷底片時,轉動輪軸絲毫沒有捲片的手感,暗自想著不會吧,打開一看,空的。

用心思量每一瞬畫面,自拍下的那刻起文字已在腦中搭上,盼一日回過頭想起在那一個個場景中,風的速度、空氣的味道、佇立臥躺的位置、心上的事、幽微的聲、注視的光。

後來總想著海,想海邊發生的細微索事、一個人的海堤、兩個人的沙灘邊、幾個人的樂活俱樂部、包夾礁岩上的赤裸、孩子親海的日常,更多的是海中生物的另一方世界。

後來總想往海邊跑,尤其是風和日麗的日子,以為陰雨霧朦的海便不再美了。才發現那分不清浪白是雲是霧的氤氳中愈發陶醉。忽大忽小的雨中,靠著車窗成功處的海,望著卵石邊有一老人採集著後便睡著了。每一條小道上右拐好似都能遇見海洋,緩行驅前映入一大片插著綠秧苗的水稻田,車就這樣被三百六十度的海稻苗所包圍了。

臨海的空無一人中只有麻雀飛、白鷺低頭,這裡的人們好似在眼前展示了他的一天勞動與棲居。


灰海
藍海
夏的海
冬的海
豔日的海
雨霧的海
水面上水面下的物種世界
住在海邊的日子,快來。

旅途書寫計畫__關於海


Cigarettes After Sex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PaWK5mXr7U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5:55回應(0)鞋子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