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December 31,2015

島嶼東的風


自台中至台東
開著車已行駛371公里
轉過一個山頭
撲面而來一片海
島嶼東
眼濕透

眠於車四天三夜計劃啟動。

這一年應該是個好好活過的一年
原以為前些年已是最糟
但或許自不知道何年開始
已經無法用好與壞來定義這樣的一年與一年

而是身體經驗與心所到達之處的有限與無限

這一年末母親身體捲土重來
這一年關係的聚合離散
這一年清楚了自己一點
這一年遇見了海洋
這一年靠近了森林
這一年踏在土地上

這一年妳終於學會了一點好好與自己相處
吃飯、睡覺、讀書、旅行、走路。

不知自何時起
只要是需要用一點力與意志的行為與動作
皆在心裡告訴自己這將會是一份祝福
希望這樣的用力與意志
讓我所愛的人與地得到祝福

一步又再一步的走

今日直線與彎曲的島嶼行駛中
路的一側是山 一側是海
除了來往的各式車行外
還有兩種人

自行車騎士
踏步行人

經過一個一個一個一個
撇過頭去想好好看清楚他們

希望這趟旅程的心願與祝福
能夠送給你們


此刻好好記住了
以後忘了也不打緊
2015/12/31島嶼東的風
映辰

我是ㄧ隻小小鳥/李宗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LIu37eNGSg&app=desktop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2:16回應(0)鞋子

December 25,2015

尋常的日子

20151009

這小子總是逗得我又哭又笑,搬了家回到離家後的第一個棲習地-文山區,那些熟悉的人事地景。大學四年、畢業後一年、碩一結束後的暑假,又回到了有這小子的日常,眼前的男孩有了巨大改變,以前他小學時和他說話就像是對牛彈琴,十句話有五句話打進他心裡已是難能可貴,甚至許多次不知怎的課上著上著便打鬥了起來,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回他直狠狠咬著我的鼻子不放,我立刻爆哭起來,他慌張的在屋裡東奔西跑,嘴裡嚷嚷著天啊我幹了什麼好事,天啊我要被抓走了嗎?因此不知所措的把頭放進炒鍋裡、探進烘碗機裡甚至意象天開的要用剪刀剪斷好了,是不是很讓人驚心動魄,每回見到我總說天啊妳怎麼又來了、怎麼又是妳啊。

 

兩年不見後,這幾次他每每讓我又驚又喜,先是說欸妳遲到了,所以要晚十分鐘下課,要不看我嚷嚷著沒吃晚餐趕過來上課累極了,將吃了一口的巧克力派遞給我,喏拿去,我又是笑又是演的說怎麼可能你是不是又惡作劇了,一定是這超難吃,還是它掉到地上了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吐口水在上面,啊再見我走錯樓了,他偷笑竟懂得我的玩笑話,他對著我說分享,我大笑你是說要和我分享的意思嗎,他點了一下頭說對啊,真是有種苦盡甘來之感。


有一回我開了一段他小學四年級我和他一起上課的影片,他直比著裡頭這個人說天啊這是怎麼一回事,那時候我怎麼了啊,沒關係青少年的我清醒了,我現在變聰明了,可是那時候的你好可愛啊和現在都不一樣,他露出他招牌猥瑣詭異的笑容說現在不可愛了嗎?逗得的我心花怒放,以前和他上課時我的腦細胞總在快速的陣亡中,然而這回每次都能夠有些新的發現,這陣子我因為媽媽的病情受到些許起伏,很多時候離開醫院後仍要趕著和他上課,但每每都有種被他療癒之感,很高興現在十句話裡頭他幾乎能夠完整接收到,或許在學習的這條路上我們還有許多要克服、挑戰與發現的,但很高興這一次你打開來讓我邀請你一同前行,親愛的孩子啊。

 

你看看,都八年級了還是老大不小的將那比我高壯粗肥的腿挎在我身上,小撒旦真是變成小天使了呀!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8:49回應(0)孩子

如實的善意


20141006

肉身幫助我們實踐最大的善
體現於生活的信仰
無論所處的艱苦仍舊樂天與知命
相信不單單是現世
而是為著身邊所愛所遇所緣之人
所處所用之地


知曉分秒天體的運行
順應著時地的善待
每一口的吃食、張飲、坐臥、勞動
播的每一寸土地
踏的每一步步伐
行的每一個叩頭
念的每一句箴言
轉的每一輪祝福
捻的每一匙酥油

 

事物普世的平等

氂牛、牲體、青稞、酥油、糌巴等
善待、知足與信仰

 

若生生不息信者六道輪迴
為著世世的善美真
活著的意義應是體現最大的良善吧

 

回到哪呢
自然 天界
靈魂都在的

 

記得凝視的距離
記得不要非黑即白
記得最大的善意與同理
站在人的本性與初心
而非憑藉著自己的好惡
這不公平
這不慈悲
這不虛懷
始終是選擇
所成的因果與業力


或許路不好走

而選擇了這樣如實的善意對話與流動

 

會遇見的
會碰上的
記得妳所呼吸著的分秒
妳望著藍天五色巾幡的祝福

 

身語意
一切所想都是祝福與感謝
謝謝祢凝望著大地
所有的心願都是如一的
不奢富富貴貴
若行有餘力
只願一切平安 健康 快樂
然這樣的祝福與期盼
有著太多人更需如此
無邊無際的感謝
善的種子播在我們心頭上念頭中


既便喜怒無常
生老病死與四苦
然行有餘力的一道光便已足夠
相信祢
無邊無界

 

所有的祝福
給予所有有緣之大地與宇宙。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8:42回應(0)鞋子

情書


那日寄出了一封信,一位讀著她的文字便會流下淚來的女詩人。該是一種粉絲的心情吧,原想趁著下週欲獨自行車奔逃至東部時得以拜訪,心中無法言喻的想要靠近或是交談幾句。

隔日她回了這樣的一封信給我(摘)

「映辰妳好

妳的名字好美。
辰有土的意思,映在土上,幾乎就是所有生命的交會。

讀了妳的文字和照片,覺得妳和妳的名字活出了彼此。

向外馳遊之際,我們來到自己的中心。
獨處的時刻,我們與世界無聲接壤。

會有以後的。」


謝謝妳說會有以後的,我也這般相信期待著,
這樣的日子裡,許多聲音和我說著話,四面八方。


自智慧型手機移除臉之書APP後,些許小小意外。
1)時間多出了一些;睡眠得以提前;閱讀得以增加
2)眼裡看見的少了突如其來以及無法掌握的(所搜尋觀看都是想要的)
3)更有自覺且意識俱在的選擇(比如好好看端媒體與報導者的新聞)
4)食衣住行育樂之速度與感性狀態更慢了,效率也高了。


關於圖像
院子前的阿公阿婆與大甕裡的菜

你還有夢嗎/馬躍比吼/巴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uJ7w7fPGNM
回家的路上/張震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rvBEPPtmBg

具有平地原住民投票資格的朋友們,馬躍比吼真的是很好的人吶,若你願意也一同加入分享給身邊的友人,一起來認識他吧。
http://www.mayawbiho.tw/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4:47回應(0)日子

走路

 


再一次說上這些時,好似說著的都是些別人家的事,那些不自覺的做了這麼多承擔了的這些那些,等到意識到時,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裡頭的鉅細靡遺因因果果,連自己也看不清了,只好雙手一攤,他人更多的理解已無法期盼再得到左右些什麼。

只想踏踏實實的過著,不願再想的更多,盡可能讓那可及的組成之中,只有自己。


人啊,比自己想像的堅強卻又比自己想像的脆弱。


幸好,還能夠好好與自己做伴,好好感受不同光照體的溫度與變化、好好地在風中化開,又在雨中濕去。幸好那些說不出口的、不可告人的還能透過文字和自己說上幾句,幸好漸漸知道許許多多人也這樣走了過來,又或許選擇了生命的去往。


前幾日傳了訊息給半年多未聯繫的故友,原以為被他那直狠狠的話語誤解而滿腹委屈,事後讀著或許他是懂得的。


Affection - Cigarettes After Sex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soixb2U6xM
(嗚嗚這個好好聽,可是不知道哪裡找的到他的專輯,有人可以告訴我嗎)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4:05回應(0)日子

December 23,2015

黃腔朋友


《黃腔朋友》

身邊若有黃腔朋友,應該是一件樂事,但千萬要政治與性別意識正確,不然可是會被翻白眼以及倒胃口的。好比那日友人突然傳了一段像是玩笑般突如其來將另一人褲子脫下,盡情橫打臀肉的影片,身邊群組中這類的訊息幾乎不會有的,可能大伙皆越活越正經了吧。不經意點開播放,頭先覺得荒謬,接著竟莫名感到療癒,好似帶往另一方世界之感。沒想到這種似是而非的玩笑竟能產生那麼大的功用。

開黃腔可以作為一種關係拿捏的借鏡嗎?其實以前常常在小圈圈裡頭開啓各種黃色視窗與對話,總讓高中時期與大學時期的男女同學招架不住,現來想想應是一種挑戰,一種關於界線與尺度的破除,破除假正經或是假乖嗎?

有次教哲課文本的小組討論中談到愛與慾望,同組女同學對於性與愛的想法,可堪稱媲美中古封建時期,更無須論及是否有過觀賞情色片或是動手自己來的經驗。試圖在裡頭撥開一些雲霧,甚至提議不如我們現在一起來看看吧,這或許可以讓我們的討論突破盲點,稍能進入文本中無/忘我等各種狀態,或是說所謂靈肉合一。


幸好,現在身邊仍有幾位可以任由我開開黃腔逗樂大家的朋友,每次皆翻我白眼說林映辰妳夠了喔,好噁心喔妳,然後擺出一副不可思議怎麼會長成這個樣子和說出這些話的訝然,但其實大家心裡也都只是覺得有趣。

想想無論是分享影片給我的友人,還是任我開開黃腔說不然我和他一人一邊吸的垃圾話朋友,謝謝還有你們這些人在我的生活圈裡,不然實在是太容易抑鬱了。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6:13回應(0)日子

December 22,2015

跟蹤



走下樓梯
眼前一輛輛可駕駛的仿資產階級兒童電動車
行駛中的速度感應是人與生追尋的快活吧
以為握緊了那方向盤
便能去到任何想到達的地方
是那幽幽的洞口
還是荒曠中急速轉彎的一片沙

徘徊
走與不走
上還是下
回還是不回

眼前一道白 倒也出現了
沒想得太多 緩緩跟上

Sophie Calle跟蹤者計畫找來一位私家偵探跟拍她的一天
若復刻一次這樣的實驗
不知道會瞧見什麼

無數畫面一閃而過
是玫瑰瞳鈴眼的假假真真
還是那望眼欲穿

眼觀周遭
空間距離 無須聽見什麼

窺視臉部器官與肌肉紋理的變化

起伏不在
在的侵襲狂捲
情不自禁地高漲奮然

壓低身態
隱匿有洞的遮蔽
泰然自若 閒若無事 步行 行走

門開門關門開門關
原來是這樣啊。


行駛路上
耳畢三張專輯始末
陳明章/伊是咱的寶貝/再會吧北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7YS7moj288

Leonard cohen/Old idea/show me the pla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CtoVoE5Mm4

阿美語創作/小孩子的部落/Dadipis蟑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1l2BQxNsrE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0:32回應(0)本子

December 21,2015

 


「沒什麼好說的,反正每個人都累了。」

一早捎來這訊息,沒多久便再度被打敗了,坐在小子身旁緩緩地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小子嚇著了以為是他的不認真使得我難過生氣。要是能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好在昨日睡前與母親的同事分享了些許與她的糾葛,他的一句話替我先打了一劑預防針,要我不要期待她的了解與接受。夜晚並沒有睡好三點多時知道仍然醒著開了小燈發起了呆,應是近日習慣早睡,因此昨兒拖至一點多已是太晚。

那股委屈應是我知道自己很克制、收著自己不要用情緒性的字眼與狀態去攻擊別人,很努力的希望可以透過文字好好的說話,不斷往返檢視著自己、想著千百種的可能,仍然是我沒有辦法理解她今時今刻的背後生成與養成嗎?

能夠好好安置自己不要總陷在這些事兒上頭,讓情緒好好的來也好好的走,能夠專注在其他意識上頭,某種程度而言可以說成我已棄守。棄守那該死古往今來讓我誤以為家庭的和諧與融洽,以及家的那幾種樣式與形貌,或許是在畢業後認識了友人瑋寧一家後,對於那樣理性且有層次理解彼此的家庭相處更是嚮往了,因此莫名對父母親以及弟弟產生了很多的不滿意與不悅,因而鞭策著自己往這個目標前進,不知不覺地。

這份期待與想望,背後忽略了個體的意志,也沒看見他們在不同時代背景裡頭的選擇與掙扎,因此這條路或許早就注定是失敗的。

這些日子以來,漸漸收起這樣自知與不自知的想像,試圖還原每一個人的位置,或許收起長久積習的需要時間,甚至難免部分讓人有感淡漠,這是一個階段。

那日在病房裡頭,我一到和她說沒幾句話,沒多久她便開始啜泣,各式樣的聲響都有,小的、大的、緩的、急的、抽泣的、無語的、哀嚎的都有,而我坐在窗邊的一角看著電腦裡的新丁花開,我沒有辦法說上任何安慰的話,事後友人說她在和妳討拍啊,很抱歉我真覺得我什麼也做不了,看似不帶情緒的問了幾聲妳還好嗎,怎麼哭了呢(我不太清楚我是否明知故問),她看著我什麼也沒說,我便再回到窗邊的角落,一個上午便這樣過去了。

她可能等著我的失控或怒語,得以藉此和我大鬧一翻,但沒料到我卻將情緒收得如此,使她深感有苦說不得、委屈不得發,或許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

此時此刻,身邊許多人看著她的默默無語,我不太清楚究竟是出自她口抑或是旁人的猜測,但即是所有的指頭都指向了我,已做不了太多解釋便服從了她們希望我能做的,她劃開了一條線,而我亦固執的站在一旁。

我不清楚是否妳會見著這些點滴,見著後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我試圖不去猜測,即便知道我仍無可避免地期盼與等待著,唯一無須懷疑的,還是同樣的一句話,我愛妳。


父親的期望/小孩子的部落2014
(這張專輯真的是無止盡推薦,但真的是很難買到,若有遇到千萬別錯過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oDmwgd2bSY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11:49回應(0)梳子

December 20,2015

我很抱歉



不知道我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很自私,或許在你們眼裡是吧。因為於你們家是一切的核心與愛的對象,然而於我好似不完全如此,每個人對於生命都有自己的在世使命與實踐,這些日子以來我漸漸強烈的感受到那些我想要做的事情,親近善待這塊土地的人與事物,比起許許多多的人我們實在幸福多了,母親的良善再再讓我知道我可以做的更多,我想要去陪伴更多孩子以及正在苦難猶豫徘徊的人們,他們是比我們更無從選擇以及看不見未來的,我不斷充實自己讓自己可以有更多的能力,不斷地想向外探索,一部分是理解世界的運作以及理解每個人的處境,更多的是理解自己,我很感謝你們栽培讓我做許多我想做的事以及繼續唸書,當我越讀越多時那份付出的使命便越加強烈,不是不愛我的家人,而是當我們只想到自己時那麼其他人該怎麼辦,每個人都要長大,以及對自己負責,我所選擇的日子不是你們所想所希望的安逸與幸福,或許日後會後悔但我對我的選擇負責,我試著讓自己活出不一樣可能,想用自己的實踐與力行讓更多人知道人生並非只是如此,而是有更多的選擇,當然我現在可以有這樣的想法一切都是辛勞的你們餵養我,因此有著許多感謝。

我在想是不是我以前做的太多了,讓每一個人都小看了自己的力量,人生本就是不斷的磨練與面對自己,我試著放手,對自己、對弟弟、對父母親,我依然尊重每一個人的意志,我做一切我覺得我能做的,但我知道我也必須保持自己身體與心理的健康與穩定,或許這幾次下來你們會以為我消極了、我累了或是我不想管了,但其實並非如此,而是我想將生命還給你們自己,每個人都該好好想想自己,以及怎麼過活。我也一度想死,人為什麼活著我幾乎日也想夜也想,甚至懷疑自己得了憂鬱症,或許你們都看不出來吧,但我仍舊相信人活著的意志,這些話我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表達才說的清楚。只是我依舊愛著你們,只是愛的方式不一樣了。


友人曾和我提及黑暗裡的踏足與摸索,對於人類文明與現實世界的今與明,在其歷史的軌跡而言注定朝向毀滅,那時還深深不懂這樣的黑與藍。

日後才漸漸明瞭這兩種生存與存在的驅力,一是向生另一為向死,即便看似向死裡頭卻有著更多對於萬事萬物的關懷與理解,因著這樣的觀看那麼為什麼不活著呢?

這樣的思緒是漸漸才拉出線頭看到遠方可能又或不存在的未知光源,已不太想著為什麼活著,而是在這一刻當腦賦予身體有了意識得以行動時,想要展現的是一個怎麼樣的在世存有,依著這個線不斷往內掘時,發現那向死、向未知黑藍的摸索其實更是一種釋懷與解脫,不用再試著那麼趨光便也能夠更低空匍匐地貼著地面,在明瞭其所在與對應的一個又一個的系統與運作,穿梭在不同的世界裡頭,即便還是那零與一的全有與全無,卻也得以更加靠近。

我很抱歉,同時也想說辛苦妳了,但每個人都不好受,然而妳無須自責這並非妳造成的,而是妳給了我們機會去思考生命與人生,還是愛還是感謝。

我很抱歉沒有辦法做到心理上的支持與陪伴,對不起。若真的感到心理委屈難受,只能先請妳主動和妳的伴侶、家人、姐妹、朋友同事聊聊,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的出口,很抱歉我沒有辦法做到。

我也正在很努力地活著,或許少了妳那體感的疼痛與不適,但還是只能想盡辦法找尋自己的出口,一起加油吧。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44回應(0)梳子

說了出口的那些


20150908

最大的哀傷我想約莫是要自己接受那所相信的世界並不存在。

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呢?真的是這樣自私的我嗎,我以為我只是好好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盡可能所做的一切事物與選擇,是沒有剝奪別人的權利與意志的,我以為是這個樣子的。然而為什麼這一切會是這樣困難的事呢,我氣自己為什麼形塑出的倫理與關係是這個樣子。


親愛的爸爸媽媽, 我不知道在你們眼中所看見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或許漸漸地她已經不是你們所期待的那樣了,另一種可能是她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著你們所習以為常的一切系統,我從來不接受那種身為一家人就應該有愛的說法,或是一家人就應該為對方著想犧牲,於我這些情感的組成與堆疊並非是因為所謂家人這樣的標籤,而是在時空裡點滴建立的關係與記憶,人與人的情感是流動的同時卻也不會消逝,而是有著各種可能的轉化,表達愛或是情感的方式不應該是一種制式化約的倫常,而是在摸索當中找到平衡。

我想我錯的是從未將我的心意說清楚更準確地說是在真實的對話當中去表達,那些帶刺的情緒總是搶在前頭因而說出了一連串不加思索的氣話,我知道你們期盼兒女有好的成就、穩定的生活然而所謂的好、成就以及穩定都不是單一一面,也並非非A即B,而是每一個角度與切割面的觀看與下手都是可能的。

若要給出一個一輩子的承諾,我知道我說得出的會是我總相信我可以將自己照顧好,一點都不擔心的,這是世上我覺得最棒的禮物是你們給我的,但我該如何讓你們相信、放心這點呢?我想著那我想過的人生是依著那對人事物好奇與理解的追尋,我清楚那絕對不會是順遂的,然而那於我才是真正值得的呀。

我不要自己去評斷你們的好與壞,在我心中你們好的不得了,我會照顧你們這是肯定的呀,不是因為是家人而是彼此之間的感情,然而有些時候你們會讓我產生一種感受,好似親子關係是我們降生後的原罪,好似這是我們必須做的理當如此的,甚至是一種相互虧欠的關係,我所認知的不該是這個樣子的。

每個人都是可以有自己的選擇,你們選擇為家庭犧牲,然而並非你們這樣做了,我便應該照你們所想地去回應你們的某些期待,我也在想著這到底是不是一種自私,或許是吧

自媽媽生病以來我不知道究竟改變了我們什麼,我以為有了巨大的改變,然而卻又好似什麼也沒發生,但我總相信一切會碰上總是有原因的,也告訴自己都是好的都是好的。

這幾次的不愉快或是爆發,我不太清楚各自的緣由,或者我們亦都選擇了自己的方式來面對。

與我而言,錢從來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是在這一趟旅程當中,我們究竟想做些什麼,想過些什麼樣的生活、想體驗什麼樣的感受、想擁抱拒絕什麼樣的關係與情感、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我只是想著不要讓我們後悔,永遠不要為了明天而害怕今天,我不知道媽媽什麼時候會離開,我想兩年至今的生病歷程,唯一讓我開始練習的事情便是肉體的轉化逝去是離我們很靠近的。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那阻止你們不這麼做的不要是掛念我與弟弟的將來,然而從你們口中得知的你們總說是為了我們、怕我們受苦、怕我們吃虧,然而即便那可能會是累的、是辛苦的,但那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呀。

這是一種愛然而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壓迫。

我們真的有能力面對我們自己的每一天嗎?這樣子的面對與練習不就是生而為人珍貴的地方嗎,怎麼樣日子都能夠好好的過下去的,這是放手之後我們的人生呀,而你們還是有你們的人生與想望不是所有的世界與組成只有兒女,還會有著些什麼吧。

我願意盡所有的力氣去實現你們的想望,然而這樣的想望不應該全然寄託在期待別人身上呀,而是將關注回到自己身上,我總是提醒自己不要試圖去改變控制任何人的意志,而是讓它明瞭各式樣的選擇,並且盡自己最大的力氣去支持他相信他,因此當我覺察到別人意圖左右我的意志時我便會暴躁無比。

我不知道我說的這些話,接下來會怎麼樣,不清楚你們的懂得與不懂 、理解與不理解,但我想表達出來是一種必要的勇敢吧。我從來沒有想要在你們面前隱瞞任何事情,我總以為這是一件好事,因此我仍舊選擇這樣地說了出來,我也一直都明白我對你們的愛,或許該檢討的是我用錯了方法吧。

Posted by choresa945 at 23:37回應(0)梳子
 [1]  [2]  [3]  [4]  [5]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