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12日 23:48

空手入白刃~抗日飛將軍周庭芳先進小傳與著作

周庭芳上尉

暫編大隊34隊隊長周庭芳上尉像

寫在前面

常瀏覽小弟網誌的讀者可能知道,由於小弟寫的霍克三作品與其抗日空戰史,引起一位大陸網友的注目,幾經留言互答,使知其為空軍抗日空戰英雄周庭芳先生的孫女,由於周老先生在民國38年國民政府來台期間,選擇滯留大陸,後來更加入中國人民解放空軍,在政治考量下,在台灣諸多空戰論述與記載中(尤其是官方記載),對周先生的事跡多所避談!

而在祖國效力的周先生,也並未就此特別受到中共的青睞,尤其以他曾是國民黨空軍的身分,居然在文革時期遭到整肅!在和周小姐多方交流之後,小弟決定以自己粗劣的文筆寫下這段歷史....姑且不論周先生選擇的所謂政治正確性,他一生貢獻給中華民族的偉大愛國情操不應該就此抹滅!

以下的記載除引用周小姐提供的資料以外,並參考小弟多年收集的資料寫下周庭芳先進的生平事略,文末並將附上周老先生親手所寫的抗日概況,以及中共方面文獻!其中或許和台灣官方記載多有出入衝突,在沒有更新的資料可供驗證的同時,小弟將忠實保留其記載,也盼在此起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寄望於專業歷史研究人士提供卓見,還原歷史真相,也給周老先生應有的歷史地位!

 《關於周庭芳》

周庭芳,別號馥亭,民前二年(西元1910年)6月21日出生於河南省內黃縣東莊鄉馬固村一個富農家庭(航校二期畢業冊個人通訊處寫為:河南省彰德縣楚莊鎮馬固村)。1929年河南省立開封第一中學畢業後,旋考入河南醫科大學,未幾復考入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第九期,再入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第二期就讀(與李桂丹、劉粹剛是同期同學),畢業後由於技術優異,留校擔任驅逐組教官 。

19361030,適逢軍事委員長 蔣介石將軍50歲生日前一日,全國各界發起『獻機祝嘏』,並在南京明故宮機場舉行獻機儀式,空軍各部隊也派機參加這項盛會!其中中央航空學校驅逐組組長周庭芳中尉也率領9架霍克二從筧橋出發飛抵南京,在擲瓶儀式後,更帶領這9架霍克二以人字隊形通過會場上空,圓滿達成任務。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後,時局惡劣,航委會除下令空軍備戰外,更將訓練單位遷往內地,航校學生及初級教練機撤往漢口,僅留航校各組教官臨時編組為暫編大隊,其中驅逐組為暫編34隊,由組長周庭芳擔任該隊隊長。

1937813滬戰爆發,日艦載吳淞口對上海市政府砲擊,並開始在公大紗場構築機場,準備將海上航空兵力移往陸地,暫編34隊從筧橋移往嘉興前進基地。

8140200時航委會發佈空軍作戰命令第二號,下令駐防在東戰場的各部隊先行投入戰鬥,其中34隊奉命派6架霍克機掩護二大隊諾斯洛普2E輕轟炸機出擊,然而由於天亮後下著傾盆大雨,雲高不到3000呎,飛機無法出動因而取消出擊上海任務;0840時二大隊在孫桐崗副大隊長率領下,從安徽廣德機場起飛21架諾斯洛普,抵達上海後兵分二路,分別攻擊吳淞口日艦以及公大紗廠、匯山碼頭。由於天氣太壞,11時僅15架諾機返回廣德,其餘6架分降鄰近機場,其中衣復恩少尉的905號機還降落到嘉興機場去。下午二大隊原班人馬再度出擊,1440時與1540時分兩批起飛;1550時暫編346架霍克機也出發了,領隊的周庭芳隊長駕一架霍克三,帶著50公斤炸彈2枚、18公斤炸彈5枚,其他5架霍克二則各掛618公斤炸彈。由於擔心速度差異無法維持編隊,周庭芳刻意不將霍克三座機起落架收起,藉以降低速度,讓固定起落架的霍克二能跟上編隊。一到達上海上空,突然一架日本水上飛機突破雲層,朝34隊機群對頭衝來,由於來不及反應,同時仍有任務在身,周庭芳決定放棄追逐,帶領僚機繼續前進。抵達目的地後,發現要攻擊的目標太多,於是6架霍克機便分散各自攻擊目標;在達成任務脫離上海返航之際,周庭芳與隊員王志愷(跟筆者大專,成功嶺集訓上舖同學一字不差的同名同姓,真是巧合!),發現日偵查機一架對頭飛來,周庭芳向它開火,最後被它逃入敵防空炮火圈內而作罷。除哈虎文少尉的霍克二因油量不足先行於嘉善境內田地迫降外,其餘5架霍克機均於1710時降落筧橋。1800隊長趁著戰鬥的空檔,試飛一架剛檢修完成的霍克三,機砲未裝彈藥,在廣德附近上空遇見日轟炸機群,便飛至機場上空搖擺機翼示警。然機場人員未悉其意,不得已周以單機冒險衝入敵機群,以空手入白刃反覆衝散日方編隊,歷時30分,未明態勢日機慌亂投彈一次,僅炸燬一廠棚,便往杭州方向飛去。隊長原擬繼續追敵,然天色已晚,便就近於廣德機場降落,時已1930許。

15以陸上為基地的第一連合航空隊木更津航空隊的廿架九六陸攻,也在0910時自九州大村基地起飛,由林田少佐領隊,在1300時左右抵達中國沿海,1330時由蘇州向西飛,準備攻擊南京。南京防空司令部也在此時發現敵蹤,發出警報。在南京附近的空軍部隊紛紛起飛攔截!周隊長也在此役中擊傷一架。

8月25日34隊隊長周庭芳,率機三架(霍克三)自南京出發,在上海上空遭遇敵九六艦戰機四架,明知敵強我弱,但仍奮不顧身勇往直前上交戰,結果擊傷敵機兩架,王志愷的2304號霍克三遭敵擊落,跳傘後仍告殉職。

9月14日,空軍成立「北正面支隊」,34隊抽調3架霍克二隨第三大隊28隊隊長陳其光進駐太原。約當此時航委會體認到航校的訓練因戰爭大受影響,於是周志柔主任指示暫編各隊從戰場撤出,以管教學生為第一要務,周庭芳隊長率所有原驅逐組教官飛往漢口王家墩機場與航校7期生會合,重新飛行訓練。

10月1日漢口又遇空襲,周庭芳教官在慌亂中率領4架霍克二升空警戒,發現三架飛機,飛進射程時發現為我19隊的He.111A0轟炸機,於是掉頭回去,不料另一架由學生彭週駕的霍克二將其中一架擊落!19隊隊員均不相信彭週有能耐將轟炸機擊落,19隊隊長黃普倫要求檢查所有同型機,於是漢口總站長陳家駒與周庭芳只好陪同黃隊長連夜檢查,所幸周教官所領的5架飛機機槍射口仍用薄紙封住。事後,周庭芳慶幸地說:「還好今天起飛後我們沒有試槍,否則更是白口莫辨!...」

1938年9月28日,日機進襲昆明,空軍軍官學校(中央航空學校於1938年7月1日改稱)教官周庭芳和姚傑各駕一架霍克三,黎宗彥駕霍克二迎戰,一共擊落三架日機!

1943年因直言忤逆當局(據說是周至柔),被關進昆明市桂花山監獄,後經保釋,於1945年復職,擔任空軍第五路軍司令部中校技術監察官。1946年10月10日為表彰周庭芳(又作周廷芳)在抗日戰爭中的貢獻,特頒發勝利勳章一座。1949年國民政府決定撤退到台灣,周庭芳選擇留在大陸,獨自從重慶經香港抵達廣州。10月31日加入中共人民空軍。

1950年在北京空軍訓練部擔任工作員,後至柳州航空站任技術參謀。1951年在武漢空軍司令部先後擔任飛行員、航空常識教練、衡山政野教導團學員。

1952年9月轉入地方運輸工作。先後在白沙洲白沙金屬結構訓練處、中南運輸汽車二隊、省運一公司汽車隊、湖北省建工局汽車隊等單位任司機,從此遠離他所熱愛的飛行,直到1973年退休。

在文革期間,由於周庭芳以前的資歷,被認定為舊軍人、舊官吏而遭到整肅!抗日期間的獎章、照片、飛行日記與資料均遭搜括一空!

1976年三月中風癱瘓,達10年之久,於1985年11月17日病逝於武漢市武昌區宅中。葬於武昌石門峰。

即使是在病榻中,周庭芳仍熱愛著這影響他一生的飛行,先後寫就了《我抗日空戰概況》《空戰以少勝多戰例與經驗介紹》

中央日報中華民國二十六年八月十六日星期一第一張第四版的版面,明亮處為這則新聞的報導。

↑報導的內文放大(內容重新打字如下)

蔣委員長嘉獎

空軍戰士

周庭芳君在杭首建奇勛

前日一役擊落敵機兩架

任雲閣 梁鴻雲殉國

十四日下午五時,日軍之雙發動機重轟炸機十一架,由台灣方面飛杭,向航空學校投彈,我空軍部隊事先得報,當即起飛迎頭痛擊,各戰士無不精神煥發,奮勇無前,向敵機掃射,敵機企圖脫逃,我空軍取大包圍形勢,予以痛擊,尤以周庭芳君技術嫺熟,射擊準確,繼續擊落敵機兩架,首建奇勛, 蔣委員長得此捷報,特獎二萬元,以玆激勵云。

   按,周君字馥亭,河南省贛德縣人,中央軍校畢業,中央航校第二期飛行科畢業,歷任空軍分隊長隊附等職,現任中央航校驅逐組組長。

《我抗日空戰概況》

一九三七年,"八一三"中日上海戰爭爆發。

(一)"八一四"我擔任杭州筧橋航空機師驅逐機組組長,並擔任臨時高級組三十四隊隊長。蔣堅忍任副校長。

  我隊分配每機150公斤炸彈,起飛後飛到上海公大紗場上空(敵占區),將炸彈全部投下,正準備返回時,我突然發現敵偵察機一架在我機正前方,我向它打了一發機槍子彈,敵機掉頭向我下方溜走。

  我率隊飛回到筧橋。在機場上,副校長蔣堅忍說:「現在已是下午五點五十分了,這時有九架飛機經過筧橋,向南京方向飛去,你的油到南京夠用不?」我回答說:「油夠用。」蔣(副)校長要我單機到南京截擊敵機,我考慮到浙江酒安(編者註:酒安有可能為泗安的筆誤,根據整理過周庭芳回憶錄的孫子周雨農所表示;而根據官方記載則為安徽的廣德。另外編者查詢泗安機場得知位於浙江省長興縣泗安鎮。),有30-40架我方僅有的轟炸機(二大隊的諾斯洛普2E 輕轟炸機)停在機場,估計敵機有可能襲擊我酒安機場因此我做了兩手準備,即先趕到酒安機場截擊,如果截擊不著,再趕到南京。

  當我機抄近路趕到酒安機場附近上空時,敵機九架正在西北頭上,準備向機場轟炸,於是我立刻用信號槍打了一槍,又用自動機槍打了一梭子彈報警。接著,我單機朝著敵長機連續射擊,同時不斷變換飛行動作,直上直下,又由下而上,七上八下地衝到機場上空,猛一看我機三、四十架都停在機場上,處境十分危急。(圖示)

因為敵機投彈與掃射都很容易命中地面目標,所以我只有猛衝入敵機群,瞄準敵長機的射擊手不斷射擊,同時兩門高射炮也不斷向敵機射出,這時敵機以九挺機槍對我兩挺機槍和兩門高射炮,機場上空頓時打得紅光閃閃,硝煙瀰漫。敵機在換人換機中,貽誤了戰機,結果全部炸彈都扔到機場外。沒有命中地面目標。敵機九架帶著彈痕倉皇逃離,而我方三、四十架轟炸機無一受損,我機翼上有五個彈孔。

  七時正,我降落到酒安機場上,大隊長張孟坤(編註:第二大隊大隊長張廷孟?)高度讚揚了這次空戰勝利,在以一擊九的情況下,保住了我方僅有的的轟炸機群。這次空戰的勝利表現了中國空軍高度的愛國精神,大展了中國的威力,大滅了日寇的志氣。

(二)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五日,我帶領七架飛機到嘉興機場降落後,接到筧橋副校長蔣堅忍的電話,說有八架雙尾敵機(編註:應為日本海軍三菱九六式陸攻11型)在嘉興西南角上,令我隊迎擊。我立即率隊起飛前往攔截,我機首先發現敵機群,這時我隊其它飛機還沒有跟上來。我單機向敵後隊接近,看到敵後隊在敵機群左邊,這時敵機也發現了我在尾追,立即把後隊調往右邊(示意圖)(1)

我當機立斷猛衝到敵機群右前方,向敵機群掃射了一梭子,敵機普遍中彈驚慌失措。我盤旋一周後,又向敵機群攔頭射擊第二梭子,敵機人員傷亡很大,失去戰鬥能力。這時,大雨如注,敵我雙方都進入濃雨之中,互相都看不見了。這次初戰的勝利,主要是利用敵機指揮錯誤,我機衝到前側,利用有利攻擊角度,使我機只面臨兩架敵機的射擊範圍,而敵機八架均在我機掃射範圍之內。如果敵機這時把後隊又擺到右邊,那我機就不能再打了。

示意圖(2)

示意圖(3)

    我機鑽出濃雲後,繼續尋找敵機,過不了一小時,飛過大西山後,終於又發現了那八架敵機。當敵機發現了我機尾隨後,敵前隊四架向下滑去,後隊四架繼續前飛。我咬住後四架中的尾機,當靠近時,即從側後方最後一架敵機進行掃射,敵機中彈起火直線滑去。我又盤旋監視,直到敵機墬落到地上,轟第一聲巨響,火光沖天而起。敵機被自身攜帶的炸彈炸的粉碎。機上六七人無一逃生。這時在場的我方飛機向我祝賀這次擊傷數架,擊毀一架敵機的勝利。我機翼上有七個彈孔。

  關於這次空戰的勝利曾登載1937年8月16與17日兩天的《中央日報》上。為這次空戰的勝利,曾準備獎給我兩萬元整,但後來拖延未發。

(三)一九三七年九月八日,在武漢。蔣介石給"八一四"、"八一五"空戰有功人員授獎章。授獎章的五人是:高志航、劉粹剛、周庭芳、XXX、XXX。

  高志航原是我的教練,在領獎章後不久,一次日機九架轟炸開封機場時,他在尚未起飛的機上陣亡 (編註:1937年11月21日高志航在河南省周家口機場駐地,因當時防空警報系統落後未察覺敵機來襲,慌亂中開車失敗,遭日機於地面上轟炸陣亡,後來定此日為『防空節』)

  劉粹剛後來也陣亡了。 (編註:1937年10月26日奉命飛山西協助陸軍作戰。是日抵太原時天色已暮,乃轉飛洛陽,於迫降時不幸撞上山西省高平縣西南角城門魁星樓殉難。)

(四)一九三七年九月十五日,在武漢。敵機十四架來襲。敵機八架在上層,三架在中層,三架在下層,我機起飛迎敵,先前八架向我開槍後過去了,我盯著中層的三架,朝中層右後方的一架俯衝下去,打了一梭子機槍子彈,這架敵機右翼立刻中彈,冒出黑煙,速度顯著減慢了,其它兩架已離這架很遠了,形勢對我非常有利,但因我機的機槍卡殼,無法再繼續射擊,眼睜睜看著這架受傷掉隊的敵機逃走了,我機翼上有八個彈孔。

  同時,我方其它飛機均未擊中敵機,因沒有採用迫近俯衝加速的緣故。通過這次戰鬥總結出一條經驗,今後我隊如遇敵機,則採用梯隊連續攻擊的辦法;即首機向敵機射擊後,馬上返回,再由第二機向敵機擊後返回,餘照此行。

(五)一九三八年八月六日,在昆明天氣很好,我最先向敵機開槍,打的是最靠左邊最後一架敵機。如圖:

  敵機中彈漏油墬毀,敵機飛行員跳傘後被俘。這次空戰校長周志柔(為周至柔之誤)親自在場觀看,但是後來周志柔判斷非常不公允,竟把擊毀這架飛機的主要功勞標到另一位一槍未發的飛行員頭上。而那人駕的飛機是在右邊離九號敵機很遠的地方,當時很多人都在場可以證明。

《空戰以少勝多戰例與經驗介紹》

1.我機一架,敵機八架。我機追擊敵機時,我機可從敵機缺口處衝到前側,然後以慢速從有利角度向敵機埽射。

2.我機三-四架,敵機九架。則可以依下列隊形,我機前三架分別追擊敵三長機,後一架任護衛。

3.我機九架,敵機九架。我機編成三梯組,每次以一組出擊,餘二組監視敵機的動態,周而復始,輪番攻擊敵機。

4.我機九架以下,敵機27架對陣時,我機編成三梯隊,每次以一組出去,餘兩組監視敵機動態,周而復始,輪番攻擊敵機。

5.一九三七年八月,約二十日夜,於南京。敵機來三架,我機兩架追擊。分左右攻擊敵後兩機,因能見度很小,敵機又不開燈,只能從下向上射擊敵機腹部。我駕駛的飛機開槍後沒有擊中,我方另一機沒有開槍。只將敵機驅走。

6.某次夜班,敵機來九架,我機四架。我機編成兩梯組,週而復始,輪番攻擊,從下向上射擊敵機腹部,將敵機驅走。

7.我所創造的飛行動作:

(1)與正滾翻相反的後滾翻動作;

(2)與內墬滾動作相反的外墬滾翻動作。

至今尚未發現有人實踐過,這是難度極大的動作,在實戰中很有用處。

我所尊敬和熟識的人

一、岳飛:南宋抗金名將是在河南省湯陰縣出生的,因洪水氾濫,母親攜帶他坐在衣盆哩,流落到內黃縣,是在內黃縣長大的,我的老家也是內黃縣,從小就在長輩那裡熟記了岳飛精忠報國的許多故事,深印入腦海,始終為盼,使我下決心投筆從戎,考取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第九期),後又因考入筧橋空軍軍官學校筧橋二期,就入此校學習直至畢業。當我駕起飛機和日寇血戰時,就以岳飛的"滿江紅"中"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的精神來保衛祖國。

二、華羅庚:曾為筧橋航校教授,敎我的數學,在班上我為組長,帶領七個學員。

三、李桂丹:是筧橋同班同學,後來又共同戰鬥過,真可謂是比翼齊飛,搏擊風雲的老友了。

周庭芳 1980,8,17

(文中所有附圖後補)

19361030日,南京明故宮機場舉行『獻機祝嘏』,通過會場上空的霍克二9機人字隊形,領隊正是中央航空學校驅逐組組長周庭芳中尉。(可惜機號還是不清楚)

Capt. Zhow Tien-fan

↑刊登於1937年8月16日中央日報上的周庭芳照片

↑刊登在航校第二期畢業冊上周庭芳的照片與個人資料

(感謝航空史研究會的鄧明禮先生提供)

周庭芳教官與 Curtiss Hawk II      周庭芳教官與 Breda 27

周庭芳著飛行服與17 號霍克二合影      周庭芳著便服與義大利製Breda 27合影

(感謝周庭芳孫女周雅莉小姐提供)

周庭芳與史汀生L-5連絡機合影(感謝周庭芳孫女周雅莉小姐提供)

↑中年的周庭芳(感謝周庭芳孫女周雅莉小姐提供)

↑晚年的周庭芳老先生(感謝周庭芳孫女周雅莉小姐提供)

↑圖左是周雅莉小姐提供的勝利勳章,由於年代久遠略為氧化破損,圖右是筆者在台北中正紀念堂拍攝的(可惜有點失焦)以為相互印證!

↑勝利勳章的背面,鐫有中華民國地圖,以及其下的10334號;通常勳章的背面是勳章真偽的辨識地方,一般我們在博物館看到的展覽品很可能只是樣章,唯有打上證號的才是實際頒發出去的勳章,以周庭芳這枚勳章為例配合著證書的字號(勝字第10334號)方可知道是頒發給何人的!

周庭芳的勝利勳章頒發證書,事實上證書原比勳章本身重要,除了認定身分以及頒發事由,另外勳章若不慎遺失,還可憑證書向當局申請補發。

↑空軍楷模甲種二等獎章 (感謝周庭芳孫女周雅莉小姐提供)


  • 您可能有興趣:

    rexkuang326 發表於樂多回應(57)引用(0)丹心照汗青~名將錄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12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77399

    回應文章
    谢谢Rex,真是好人!
    ---------------------------------------------
    版主回覆:
    周小姐:其實個人在中國之翼叢書中看到周庭芳的事蹟,後來得知他留在大陸未到台灣,就一直想著他到底後來怎麼樣了?沒想到多年以後竟因為這個網誌而得知了他的消息,同時也認識您這麼一位以爺爺為榮的孫女!其實個人也不盡然是全幫您的忙!也算了卻自己一番心事!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14日 14:06
    您從哪找到的資料? 這麼齊全!!! 太好了.
    ---------------------------------------------
    版主回覆:
    To Gary:
    不知您說的齊全資料指的是哪部份?如果是空戰英雄周庭芳主要是由他的孫女提供;以及我平常閱讀的書堆中,斷簡殘篇拼湊起來的!
    如果是周至柔與蔣堅忍,那是查下列這個網站的:
    http://twinfo.ncl.edu.tw/
    | 檢舉 | Posted by Gary at 2005年9月14日 15:54
    副标题忘了写:
    周庭芳君在杭首建奇勛
    前日一役击落敌机两架
    任雲閣 梁鴻雲殉國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14日 19:45
    周小姐:其實個人在中國之翼叢書中看到周庭芳的事蹟,後來得知他留在大陸未到台灣,就一直想著他到底後來怎麼樣了?沒想到多年以後竟因為這個網誌而得知了他的消息,同時也認識您這麼一位以爺爺為榮的孫女!其實個人也不盡然是全幫您的忙!也算了卻自己一番心事!

    To Gary:
    不知您說的齊全資料指的是哪部份?如果是空戰英雄周庭芳主要是由他的孫女提供;以及我平常閱讀的書堆中,斷簡殘篇拼湊起來的!
    如果是周至柔與蔣堅忍,那是查下列這個網站的:
    http://twinfo.ncl.edu.tw/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15日 00:13
    真是很巧的事!中國之翼叢書中居然有这么详细的记载,这位作者的确是煞费苦心,治学严谨之人!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15日 14:02
    我試著在您說的站上找"周至柔"結果無所穫.(不重要啦!)
    您還打算出"鐵翼中國"第2集嗎? 或是寫些中國空軍史一類的文章或書嗎? 中國之翼叢書中斷後便後繼吳無人了. :(
    ---------------------------------------------
    版主回覆:
    To Gary:
    鐵翼中國並不能算是我的作品集呢!
    當初13篇文章有6篇是我的作品,恐怕讓很多人以為我是模型製作快手!
    其實並非如此,相反的我作模型的速度跟烏龜爬差不多><
    那些作品都是我好幾年前投給高手雜誌積存在那裡尚未刊登的稿件!
    後來高手決定停掉定期月刊改為Mook,考量國軍題材一向為讀者喜好,所以第一輯以鐵翼中國為名介紹國軍飛機,正好把個人積存的國軍題材作品一次刊登,前些日子江社長親自打電話問候我近況,希望我能再接再厲,他希望第二輯鐵翼中國能儘早出刊!事實上鐵翼中國也預計排在Mook第九集出第二輯!而國軍也一直是我最喜歡的題材,當然也會一直製作下去,同時學弟楊世銘君也加入了製作的行列!他的製作技術與考究功力在我之上!也由於第一輯的叫好叫座,以及個人的拋磚引玉,聽說有更多同好當人不讓加入製作與投稿行列,未來的鐵翼中國只會更有看頭!在這之前的漫長等待是值得的!
    感謝Gary的鞭策,小弟會持續製作更嚴謹的國軍飛機來報答!

    囿於雜誌頁數,成本及銷售量的考量,在網誌上則不受此限!《REX的天空》網誌,偏重的不是模型的製作,而是模型的賞析與歷史,以及其他參考圖片資料,以霍克三來說,雖然先在此處曝光,但與投稿雜誌的照片以及文章都跟此處不同,同時特重製作過程的解析,因此對參考製作來說,鐵翼中國仍然極富參考價值!

    查詢完整的網址在這裡
    http://twinfo.ncl.edu.tw/tiqry/hypage.cgi?HYPAGE=search/browse_name.hpg
    | 檢舉 | Posted by Gary at 2005年9月15日 16:19
    不知道Rex是鐵翼中國主要著作者哦!失敬!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15日 20:58
    周小姐:
    您就別尋我開心了!
    只是做了幾個小模型寫幾篇短文,
    蒙雜誌社不棄刊登!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15日 21:23
    周小姐:
    這次上台北國家圖書館查了1937年8月16日中央日報,全文已經重新post在網站上!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19日 01:05
    Rex比我先行一步啊!那天去上海图书馆,Philodraco(Sam的朋友)特地带我找了资料,很感谢他。只是我相机锁到柜子里了,也没有带笔和纸(以前都带手提的),再者也到了下班的时间,还有就是那报纸是缩印的,不清楚,所以就没有抄,copy,或者photo啦。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19日 10:48
    Rex纪录的正好是我想补充的,我伯父当时可能没有注意到底下那个栏目的内容。那天我和Philo都看到了。
    照片和勋章奖章的事已经让我二哥去办了,估计十一月前应该能办妥。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19日 10:52
    向周小姐與Rex致敬, 於抗戰勝利紀念六十周年時, 兩岸攜手讓淹沒的
    史蹟重現!!
    | 檢舉 | Posted by chung814 at 2005年9月19日 11:16
    在國家圖書館查閱資料時還一併查閱了有關空戰有功人員的報導如下:
    1937年8月19日中央日報第三版

    建功人員及其戰績
    我空軍自應戰與敵機交戰以來,我英勇戰士碟奏戰功。僅誌其姓名及戰績如下:
    (一)高志航於十四日在杭州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二)梁添成於十四日十五日在杭州擊落重轟炸機三架。
    (三)李桂丹於十五日在南京附近擊落重轟炸機三架。
    (四)周庭芳於十五日在南京附近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五)陳有維於十五日在赤山湖附近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六)劉維幟於十五日在漢水附近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七)黃居谷於十五日在南京總站及洛重轟炸機三架。
    (八)董明德於十四日在曹娥擊落輕轟炸機一架。
    (九)陳盛馨於十四日在曹娥附近擊落輕轟炸機二架。
    (十)黃光漢於十四日在杭州附近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十一)毛瀛初十四日在杭州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十二)秦家柱於十六日在句容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十三)傅嘨宇於十六日在句容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十四)陳其光於十五日在句容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十五)馬庭槐於十六日在揚州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十六)劉粹剛於十日(應為十六日?)在上海擊落水上機二架。
    (十七)陳瑞鈿於十六日在句容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十八)王新瑞於十六日在嘉興擊落水上機一架。
    (十九)黃泮揚於十六日在句容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二十)樂以琴於十四日在錢塘江擊落重轟炸機四架。
    (廿一)蘇州我地面某士兵於十六日擊落重轟炸機一架。
    總計擊落重轟炸機廿八架,輕轟炸機三架,水上機三架,共計擊落敵機卅四架。此外劉粹剛於十七日在上海擊落敵驅逐機二架,尚未計算在內。此外擊落敵機有觸山或沉沒於海面中者,正在查報中。何人擊落何機,係據各隊報告,尚待戰鬥詳報之考證,機種及數目亦待詳細之調查。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19日 22:14
    Rex真细心!我再去查查相关资料。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20日 16:55
    周小姐:
    其實這篇有功人員的報導很多地方有誤,未來我將一一指正,
    比如說上述很多都是8月14日打下日機,其實有很多應該是其後的15~17日間創下的!
    報紙報導有誤不是稀奇事,以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尤其如何認定在空戰中擊洛敵機:由於以前飛機沒有照相槍來紀錄擊落敵機,所以不是僅從飛行員宣稱的戰果就來認定,還要有僚機目睹,或是地面屬殘骸,或是敵方戰損報導得知,所以周庭芳的兩架戰果或許就是單機突發狀況未有僚機證實,而最後不予承認的緣故吧!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1日 01:19
    同意。
    | 檢舉 | Posted by 周 at 2005年9月21日 08:08
    周小姐:
    又找到了些資料,其中這張首頁的照片應該是你爺爺最清楚的照片了!
    另外還找到些戰史紀錄,上去台中後會整理post上去!請耐心等候!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3日 01:28
    請問周小姐, 可知周庭芳先進獲頒幾星星序的獎章嗎?
    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傅鏡暉 at 2005年9月23日 13:45
    這篇文章證實了之前劉毅夫那些宣稱周庭芳在814當天"空手入白刃"的說法, 根本是捏造出來的,很有價值的資料
    ---------------------------------------------
    版主回覆:
    傅兄:
    歡迎光臨小弟網誌!您的戰史入門已拜讀,考證嚴謹,已列為必要參考讀物!
    其時周小姐跟我聯絡上並提供這些資料後,小弟就想到能否聯絡您來幫忙考證!
    當時由於許多資料還未post上來!同時諸多俗務,所以一直未跟您聯繫,反倒是您先上小弟網誌留言,真是萬般抱歉!

    26年8月16日的中央日報標題,讓小弟如墬五里霧中,因為這裡報導"周庭芳君在杭首建奇勛,前日一役擊落敵機兩架"...問題就在這首建奇勛與前日一役擊落敵機兩架...這指的是814空戰當日周庭芳首先擊落日機兩架之意嗎?然而所謂官方紀錄卻隻字未提,而您在戰史入門中也考據的相當明白,另外在周所著《我抗日空戰概況》文中,並未提及他在8月14日擊落敵機,所以也有可能是記者報導錯誤所致!不過在這篇文章中又暴露了另一個問題,周庭芳在8月14日驅趕廣德空襲隊時所駕的霍克三究竟有無裝子彈?文中周庭芳親述他開槍驅敵的經過,但在其他人的相關記載不是語焉不詳就是未裝子彈!如果說未裝子彈,周庭芳又如何在自述上有如此出入的陳述?空手入白刃比開槍驅敵更為驚險,需要更大勇氣,周庭芳可能會將如此驚險的經歷記錯嗎?因此該推估空手入白刃的記載最先是由誰傳出來的,有可能後來的許多作者皆引用這個版本,造成以訛傳訛!

    另外關於9月8日周庭芳等人受獎,文中沒有寫是頒什麼獎,但內黃縣志記載周庭芳當天獲頒青天白日勳章,問題又來了,官方記載空軍第一位獲頒此殊榮的是民國31(還是32)年梁山之役的周志開!周小姐跟其伯父確認過說是青天白日勳章,過一陣子會弄好答覆我們!

    您說的星序獎章是很重要的!那是您考據官方正式承認空戰戰果的證據!請您多多指教!
    | 檢舉 | Posted by 傅鏡暉 at 2005年9月23日 13:49
    傅兄:
    歡迎光臨小弟網誌!您的戰史入門已拜讀,考證嚴謹,已列為必要參考讀物!
    其時周小姐跟我聯絡上並提供這些資料後,小弟就想到能否聯絡您來幫忙考證!
    當時由於許多資料還未post上來!同時諸多俗務,所以一直未跟您聯繫,反倒是您先上小弟網誌留言,真是萬般抱歉!

    26年8月16日的中央日報標題,讓小弟如墬五里霧中,因為這裡報導"周庭芳君在杭首建奇勛,前日一役擊落敵機兩架"...問題就在這首建奇勛與前日一役擊落敵機兩架...這指的是814空戰當日周庭芳首先擊落日機兩架之意嗎?然而所謂官方紀錄卻隻字未提,而您在戰史入門中也考據的相當明白,另外在周所著《我抗日空戰概況》文中,並未提及他在8月14日擊落敵機,所以也有可能是記者報導錯誤所致!不過在這篇文章中又暴露了另一個問題,周庭芳在8月14日驅趕廣德空襲隊時所駕的霍克三究竟有無裝子彈?文中周庭芳親述他開槍驅敵的經過,但在其他人的相關記載不是語焉不詳就是未裝子彈!如果說未裝子彈,周庭芳又如何在自述上有如此出入的陳述?空手入白刃比開槍驅敵更為驚險,需要更大勇氣,周庭芳可能會將如此驚險的經歷記錯嗎?因此該推估空手入白刃的記載最先是由誰傳出來的,有可能後來的許多作者皆引用這個版本,造成以訛傳訛!

    另外關於9月8日周庭芳等人受獎,文中沒有寫是頒什麼獎,但內黃縣志記載周庭芳當天獲頒青天白日勳章,問題又來了,官方記載空軍第一位獲頒此殊榮的是民國31(還是32)年梁山之役的周志開!周小姐跟其伯父確認過說是青天白日勳章,過一陣子會弄好答覆我們!

    您說的星序獎章是很重要的!那是您考據官方正式承認空戰戰果的證據!請您多多指教!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3日 20:20
    是啊!我今天也在和Sam谈空手入白刃的事情,太神话了,再说和爷爷的说法有出入。但是爷爷写此文章时已经70岁,是在中风的第五年写的,不知道会不会是他记错了。
    如果没有记错,那么最后遭到重创,在基隆坠毁的那架,受否就是爷爷的战果呢?
    勋章的事情很重要,我正在联系家人拍摄数码相片,尽快给你们传过来。
    Rex找的这张照片我从来没有见过,非常的激动!万分感谢!
    感谢傅老师的关注!我今天拿到了《战史入门》好开心啊!里面涉及爷爷的篇幅,是我见过的最多的。非常感谢您!
    ---------------------------------------------
    版主回覆:
    周小姐:
    根據戰史這架在基隆和平島墬毀的轟炸機是22隊的鄭少愚所擊落的!不過鄭少愚在後來擔任第四大隊大隊長時試飛P-43A-1時失事殉職!他的戰果應該除了他本身還有同僚目擊!個人看法是周庭芳隊長在8月14日當天應該沒有擊落敵機,而是在15~16日擊落的!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23日 22:26
    周烈士英挺的照片,讓我想到今年軍人節,生平頭一遭到軍史館參觀所見,烈士們不管是家喻戶曉或是籍籍無名,其尊照中,都可以見到眉宇之間,一種不凡的氣質與豪氣,這該是軍人所獨有的吧?而幾封吸引參觀民眾駐足的劉粹剛、周志開等烈士之親筆信,他們的字跡是那麼地俊秀,他們的文筆是那麼地瀟灑,完全與他們不凡的軍人氣質交互輝映,他們的生命,其實早已超越了勛章、獎勵的有形價值,而昇華到了另一種無形的境界。
    ---------------------------------------------
    版主回覆:
    F-CK-1兄:
    小弟十分贊同您的說法!
    | 檢舉 | Posted by F-CK-1 at 2005年9月24日 00:01
    周小姐:
    根據戰史這架在基隆和平島墬毀的轟炸機是22隊的鄭少愚所擊落的!不過鄭少愚在後來擔任第四大隊大隊長時試飛P-43A-1時失事殉職!他的戰果應該除了他本身還有同僚目擊!個人看法是周庭芳隊長在8月14日當天應該沒有擊落敵機,而是在15~16日擊落的!

    F-CK-1兄:
    小弟十分贊同您的說法!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4日 02:23
    光兄作模型的功力早就為我們兄弟所神往...哈哈
    我是想徵求兩位同意, 讓我引用轉載周庭芳的這篇自述到我的blog
    容我把資料比對一下, 寫一篇補遺
    http://blog.xuite.net/maomi/war

    劉毅夫的”空軍史話”有非常多加油添醋的情節, 但卻又是外部少數能接觸到的空軍抗戰資料, 空軍自己又沒有發表正式官方戰史,於是大家就把劉毅夫亂掰的小說當成正史,連空軍自己也深信不遺,我相信很多不實的空軍抗戰神話都是從他開始的,

    看了這一篇, 我才知道原來台灣的史料少提周庭芳的原因, 其它幾位投共的老飛行員也有類似的遭遇, 很高興有還原真相的機會

    | 檢舉 | Posted by 傅鏡暉 at 2005年9月24日 16:16
    傅兄歡迎:
    相信周小姐也願意,過兩天我會把文中的附圖畫好後再post上去!
    您得注意附圖唷!
    等等會把您的網誌加入連結!有空多互相討論囉!^_^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4日 16:47
    希望爷爷的资料被用来宣扬他的英勇!欢迎引用!
    ---------------------------------------------
    版主回覆:
    周小姐:
    我已經開始按周老先生自述中的附圖重畫,並逐漸加附圖片上網誌!
    另外又在中國之翼第二輯找到周庭芳隊長的戰史,也正逐漸更新在這則報導!
    有些記載和周老先生的自述吻合,有著更詳實的記載可串聯上自述!
    請您耐心等候我整理好唷!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26日 00:37
    周小姐:
    我已經開始按周老先生自述中的附圖重畫,並逐漸加附圖片上網誌!
    另外又在中國之翼第二輯找到周庭芳隊長的戰史,也正逐漸更新在這則報導!
    有些記載和周老先生的自述吻合,有著更詳實的記載可串聯上自述!
    請您耐心等候我整理好唷!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6日 02:02
    谢谢Rex!!!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26日 08:22
    周小姐:
    第二枚獎章我已經查到,是"空軍楷模甲種二等獎章"!
    根據頒發規定甲種頒發給校級軍官,
    所以這枚獎章應該是您爺爺擔任少校或中校時所頒發的!
    依勳獎條例,勳章不分陸海空三軍種,為通用勳章,位階高於獎章!
    獎章則分陸海空軍!可惜您爺爺其他勳獎章已被搜走,如果能有星序獎章,
    就可知道官方核定周庭芳先生(二戰最終階級中校)在抗戰期間即落幾架日機了!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7日 02:20
    谢谢!非常的详细!
    | 檢舉 | Posted by at 2005年9月27日 14:14
    这些勋章要感谢伯父周志翔从政府要回来,感谢姑姑周方跃收藏,感谢二哥特意拍照传给我!
    | 檢舉 | Posted by 周 at 2005年9月27日 14:16
    補充一下航校二期的一些資料:
    1932年8月31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下令將位於筧橋的"軍政部航空學校"擴大,並更名為"中央航空學校"(以下簡稱"中央航校"或"航校")!
    於9月1日正式成立,第一批招收來的飛行生(主要由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8,9期在校生以及部分普通高中畢業生)也在這天正式開學,蔣中正自兼校長,而由毛邦初任副校長。
    首先於9月17日考核第一批中國現役飛行軍官50名,按照美國陸軍航空隊標準,最後只剩下27名完成4小時20分的單飛訓練;裘以德在其中甄選出高志航等7名,留在航校擔任美國顧問的飛行助教。
    教官確定之後開始飛行生的初級訓練,全部學生88名分15組,每組5至6人,分別由一名美國或中國教官帶飛!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8日 14:30
    1933年春第一批學生完成初級訓練(使用Fleet機),近半數學生遭到淘汰!
    由於航校所在地筧橋接近日本租借地,時受日軍偵查,同時3月開始進入梅雨季,不利飛行訓練,於是3月11日及12日校部遷往洛陽,同型有大部分教職員與所有飛行科學生;然洛陽的氣候過冷同時風沙大,對人機的負擔都過於嚴苛!於是4月27日又回到筧橋校本部,並闢建附近的喬司(普明)機場,作為輔助。
    航校二期生(其實是第一批)於7月分開始使用道格拉斯機進行中級訓練了!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8日 15:01
    谢谢补充!
    | 檢舉 | Posted by 周 at 2005年9月28日 15:15
    9月份第一批飛行生開始進行高級組專長分科:驅逐、偵查與轟炸。
    其中驅逐科共有22名飛行生(註:名單後補);驅逐科的教官則為美國顧問Sansbury、高志航、劉超然、張遠北、王天祥五人。
    使用美造寇蒂斯鷹二型(Curtiss Hawk II,國人習稱霍克二or老霍克)單座戰鬥機當作教練機。這型飛機於1933年分三批抵達筧橋:5月8日18架,6月19日至7月19日17架,8月14日至9月1日14架。
    原訂於12月30日前畢業的第一批飛行生,由於蔣校長要親臨主持以及諸多事件的延誤,直到1934年2月初才畢業,也由於原先在南京航空班追認為中央航校第一期生,所以這批實際上是航校第一批入學生在畢業時被改為二期!一共48名畢業生!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8日 15:31
    航校二期高級組驅逐科飛行生已知名單如下:
    1.李桂丹;2.劉粹剛;3.周庭芳;4.毛瀛初;5.梁鴻雲;6.劉志漢;7.陳有維;
    8.梁亦權;9.湯卜生(註);10.李克元;11.胡莊如;12.張旭夫;13.賴明湯;
    14.董明德;15.郝鴻藻;16.洪養孚;17.王漢勳;18.胡克靜;19.蕭作揖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9月28日 15:40
    航校二期飛行科畢業共有37人,依序如下
    1.林文奎(前陸委會主委林中斌的父親)2.黃褚彪3.蕭作楫4.毛贏初5
    蕭起鵬6.黃光漢7.胡莊如8.冷培基(冷培澍將軍的哥哥)9.李克元10.周庭芳11.賴名湯12.王漢勳13.李桂丹14.陳有維15.全正熹16.孟廣信17.彭允南18.劉福洪19.韓錫倫20.蔡錫昌21.范伯超22.靳懷志23.武維志24.謝郁青25.董明德26.歐陽旭輝27.唐元良28.汪雨庭29.許思廉30.洪養孚31.鄭長庚32.張旭夫33.韓德輝34.梁亦權35.梁鴻雲36.劉志漢37.郝鴻藻38.劉粹剛39.石隱40.徐卓元41.方長裕42.韓文炳43.賴遜岩44.田超45.陳恩偉46.曾鎮南47.陳偉略48.胡克靜
    | 檢舉 | Posted by simon at 2005年10月1日 01:02
    更正前一篇,航校二期飛行科有48人畢業
    | 檢舉 | Posted by simon at 2005年10月1日 01:03
    Simon大:
    感謝提供!
    您這個順序是畢業排名名次嗎?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10月1日 12:11
    補充有關林文奎的資料
    天字情報員/台首任空軍司令林文奎 周旋中美軍政情報圈
    【東森新聞報 記者王宗銘/台北報導】
    60年前的9月9 日是中華民國政府在南京接受中國戰區日本軍隊投降的日子,日方代表是岡村寧次大將,受降代表則是陸軍總司令一級上將何應欽與海軍上將陳紹寬及空軍上校張廷孟等人,而當時另一位年僅37歲的空軍中校也參與了該受降簽字儀式,這位林中校當時已經是「台北區司令」,稍後的9月16日,林中校首先率領空軍部隊飛越台灣海峽,早於陸軍部隊,展開接收在台日軍的軍機及各項設備。

    1945年10月25日,在當時台北市公會堂(今中山堂)舉行的台灣省日本簽字受降儀式典禮中,外界焦點除了集中在當時的台灣省行政長官兼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陸軍上將陳儀,也注意到了坐在台上的「台灣地區空軍司令」,空軍中校林文奎。

    林文奎,一個今日外界感到陌生的名字,似乎隨著60年的過去而被人遺忘,不過,這個第一位被委予重任、代表中華民國政府踏上台灣土地的軍官,他的一生經歷,卻隨著政治的複雜多變,而成為歷史上所失落的最珍貴一頁。

    對日抗戰勝利前夕,林文奎任職於成都空軍總司令部,為蔣中正在空軍方面相當得力的助手,曾經擔任抗戰後期美國志願空軍大隊、中美混合大隊的機要秘書,協助陳納德上校指揮作戰。

    林文奎在當時抗日戰爭期間,不但是一位保衛國土領空的飛將軍,而且根據其子前國防部副部長林中斌所提供的機密資料顯示,林文奎當時更是一位直接受命於領導人的國家級地下情報工作人員,深得蔣中正的信任。

    林文奎是清華大學1933年的畢業生,在此之前,因為看到1931年「九一八事變」日軍侵略東北,即使當時還是在學身分,仍然冒險發起義勇軍,作為代表率隊南下,前赴南京請纓殺敵。

    在宋美齡當面親自鼓勵報考軍校之下,林文奎投筆從戎,成為杭州筧橋航空軍官學校第二期(原為第一期)的第一名畢業生,宋美齡是筧橋航空軍官學校的名譽校長。

    而在1937年著名的激烈「筧橋空戰」中,駕駛已受重創的出雲號撞向日本軍艦的沈崇誨,則是當時航校第三期的畢業生,與林文奎是莫逆之交。

    林文奎同時也深受蔣中正的栽培,在1934年2月的畢業典禮時,蔣中正及宋美齡均前來參加,林文奎除了榮獲蔣中正頒賜配劍及懷表等獎勵之外,宋美齡還把自己手上的金錶送給他,隨後蔣中正立即派赴歐深造4年。

    林中斌在整理其父親遺物中,發現一封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軍事統計局局長戴笠將軍的工作指示函牘,發文時間應是1942年5月9日,這份珍貴的文件即將在9月16日在台北市中山堂的聚會中公開。

    根據中華民國高等政策研究協會研究員廖文中分析指出,該份重要文件證明林文奎在抗日戰爭不但是一位保衛領空的飛將軍,更是一位國家級的地下情報工作人員,而且是當時主管情報的戴笠所親自直接領導的「天字號」特派員。

    廖文中說,「天字號」特派員是情報界對「大老闆」直接領導、散布在各行各業的菁英情報人員最崇高的群體尊稱,也就是一般人所遺忘的「國家無名英雄」。

    戴笠在給林文奎的函牘中說,「捧讀3月25日與5月2日惠示敬悉。吾兄努力工作已獲有良好之成績,殊深佩慰」。

    「來件已轉呈委座矣!弟意要陳納德指揮方面所得之秘密情報完全交由兄簽辦,而在目前情形下恐難辦到,故弟對此點已暫行留置,餘均代為轉呈矣」!廖文中還分析指出,文中寫到,送上「密本」乙冊,由當時任西南戰區的少將專員隨時拍發「電示」,賦予林文奎「直接上呈權」,他從此具備了「特派員」(「天」字號)身分。

    「密本」則是代表單線領導。

    廖文中並指出,依當時太平洋戰爭爆發,美國開始展開大規模援華行動,期間美國海軍的中美合作所、空軍14航空隊(前身為飛虎隊)、中央情報局的前身「戰略祕勤局」、聯邦調查局以及史迪威將軍的陸軍和國務院外交系統紛紛競逐與國民黨及共產黨之間的關係,林文奎當時廁身紛雜如許的中外政軍環境中,其執行中央秘密任務之艱險責任之重大,殊非局外人可以想像的。

    對於其父親的這段特殊經歷,林中斌很訝異,「跟戴笠的這段往事,父親從未提起過」,直到今日初步解讀這份文件之後,才了解到其父後來的不順遂遭遇。

    戴笠在1946年因為離奇空難而喪生。

    三年前在台灣史料研究第18號中,刊載了林文奎在1945年至1946年駐台期間的「台灣見聞錄」。

    林中斌說,二二八事件發生前夕,其父有上呈一份文件給蔣中正,內容大致是敘述陳儀如此治理台灣必釀災禍、建議撤換云云,但無法確認蔣中正是否看到這份文件,而給蔣中正的文件是否就是「台灣見聞錄」,也無法確定。

    最近空軍官校的紀錄亦指出,林文奎「目擊時艱,曾呈請保留台灣軍事設備,作為反共抗俄的根據,並堅請層峰撤換陳儀,以平民憤」。

    林文奎因為拂逆當道,不得不在1946年辭去空軍司令一職。

    而在1948年,應何應欽將軍的電召,出任聯合國中華民國軍事代表團空軍參謀。

    但是林文奎隨後又因為「毛邦初事件」而遇到軍人生涯中更大的打擊,曾在1945年擔任他日語及台語翻譯的藍敏說,「當時中國為了對付共產黨,向美方購買大批武器,(處長)毛邦初貪污了五、六千萬美元,存在其妻的戶頭內,被林文奎抓到證據」。

    「毛邦初事件」發生在1951年,蔣中正總統以其他理由於該年12月7日下令撤去空軍副總司令兼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軍事參謀團代表毛邦初本兼各職。

    「林文奎因此案差點丟了性命,因為毛邦初為蔣經國的舅家,等於觸怒了皇親國戚,幸好林文奎是筧橋航空學校的畢業生,蔣經國與宋美齡不合,所以最後由宋美齡保他,才保住一條性命」,藍敏說。

    藍敏在其回憶錄說,「中國的政治實在不可理解,林文奎替國家追回了幾千萬美金,不但未升官,反而因此丟官,實在令人費解」!林中斌也說,其中原因大概是其父「個性正值、一介不取」吧!林文奎後來在1953年幸得大他8歲的清華學長孫立人將軍賞識,改調陸軍總部第二署署長,繼續貢獻空中照相及情報專長。

    不過,自1955年「孫立人案」發生之後,林文奎未能繼續在其軍旅生涯繼續往上發展,而在1964年退役,轉往私立大學擔任兼任教授,終生清廉自持,林中斌說,其父身後僅有一些珍貴文件留給兄弟兩人。

    林中斌之弟林中明寫了一手詩「哀清華三傑投筆精忠」,作為對其父一生行誼的註解:蘆溝烽煙平地起,清華三傑奮從戎,崇誨出雲立人繫,林公文奎鬱歿終,自古英雄多遺恨,夜看流星話長空。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10月4日 21:05
    自古英雄多遺恨,夜看流星話長空。
    | 檢舉 | Posted by 周 at 2005年10月5日 00:15
    爷爷的其他勋章和航空日志大多被红卫兵掠去未知去向,还有一个是被四野要去展览未归还。有一个勋章据姑姑说,和她的名字“方膺”有关,是她满月时发的。
    Rex还有其他什么新的资料吗?
    | 檢舉 | Posted by 周 at 2005年11月13日 22:02
    周小姐:
    最近無新資料!暫時停頓!><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5年11月14日 21:34
    感谢光兄的辛苦编撰!
    | 檢舉 | Posted by Kittyhawk at 2006年1月20日 18:48
    老兵不死!!!
    | 檢舉 | Posted by 八路之子 at 2006年2月3日 20:48
    谢谢Rex!
    | 檢舉 | Posted by joelia at 2006年2月9日 08:45
    "周庭芳與不知名的飛機合影"一照中不知名的飛機應該是戰後拍的L-5聯絡機.
    | 檢舉 | Posted by Gary at 2006年8月11日 01:57
    感謝Gary兄的指正!小弟學藝不精,有些飛機就是不敢確認^^|||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6年8月11日 13:49
    发现你的这个日志可以登录,太好了!以前那个yam怎么都上不去了。
    最近可好?高庆辰将军和张光明将军都跟我通过电话,也通了信,非常的感谢他们。两位将军都很和蔼可亲,只是离得太远,有机会一定去看望!
    你最近如何?盼来email告知。
    | 檢舉 | Posted by joelia at 2007年2月7日 16:59
    周小姐:
    舊的MSN帳號掛了!所以煩請給我妳的帳號重新連結
    我的新帳號是rex_kuang@hotmail.com
    最近還是老樣子,平常就上班.下班作模型,看影片打發時間吧!
    最近台灣同好Woodstock做了一架國軍在抗戰時使用的飛機
    義大利製BREDA 27M 702號模型PO在大陸的模型討論區如下:
    http://www.sonicmodel.com/topicdisplay.asp?BoardID=23&Page=1&TopicID=1846018
    我赫然發現這架702號正好在妳給我的令祖父照片身後那架
    不但機型同,連機號應該也相同!
    我在討論串中間有放入令祖父的照片
    妳有空可以看看!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7年2月7日 18:15
    Rex:
    那个网页看到了。很高兴你有那么详细的关于那架飞机的介绍!
    当时为什么想到做这个编号的模型呢?后面有什么故事呢?
    新帐号已经添加,有空加上我吧!
    马上过年了,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打算?出去旅游呢?还是和家人在一起?
    祝猪年旺旺的!
    Joelia
    | 檢舉 | Posted by joelia at 2007年2月13日 09:43
    joelia:
    這架飛機可不是我的作品,而是台灣一位網名woodstock的模型同好製作,
    他跟我一樣對國軍機也有著愛好,作品以1/72居多!
    根據他的說法,其實他不知道國軍曾使用過這型飛機,自然也不清楚其在國軍服役的歷史!
    至於模型的塗裝與機號,是國外模型製造商(該模型生產產商)所附的塗裝貼紙!
    我只是湊巧回到看令祖父照片發現應該是同一機號,真是巧合,特告知你觀賞這架飛機!
    這架飛機模型小弟沒收藏,所以將來要請託別人代購,屆時若真能購得,我也決定做同一機號以茲紀念!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7年2月13日 11:16
    哦!
    真是有心人呀!
    | 檢舉 | Posted by joelia at 2007年3月1日 14:45
    来问候Rex!
    | 檢舉 | Posted by joelia at 2007年4月17日 19:50
    再来问候!
    | 檢舉 | Posted by joelia at 2007年5月5日 16:34
    補充:
    "...一九三七年九月八日,在武漢。蔣介石給"八一四"、"八一五"空戰有功人員授獎章。授獎章的五人是:高志航、劉粹剛、周庭芳、XXX、XXX。"

    個人認為應該是『星序獎章』
    | 檢舉 | Posted by REX at 2007年7月25日 20:13
    您好,這次回家從我爸爸那邊拿到一些老照片 scan 的檔案
    http://tw.myblog.yahoo.com/jw!sa1UYqyBHwfF3WSzAXp52Q1r/article?mid=7118

    但是我也不知道這些照片背景為何,請您看一下好嗎?
    | 檢舉 | Posted by Sofia at 2011年2月10日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