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0日

小說又開動了

我的小說又開動了,時間不多了,這一次不能有中斷現象。每個禮拜至少要有二千字的進度:
腳確確實實存在著,可是手觸摸身的感覺像是在「摸索」別人的軀體,不是自己的,所以才會叫做「摸索」,有如電腦重置時,需要一項一項地掃瞄,瞭解自身有些配備,記憶體、鍵盤、螢幕、滑鼠、網路、預設值………老人就這樣在做重置,想知道這個軀體是幾歲的人,可是僅憑手的觸摸,他無法判斷自己是:三十、四十、五十、甚至是六十歲………他想:那麼,我本來不是以瞎子囉,如果我本來是瞎子,手對自己的身體應該很熟悉………瞎子在黑暗中已經習慣,有處之泰然的能力,聽聲音、聞味道、皮膚感覺得到週遭物體的波動………這樣大概就知道身處何地。我必然是發生了什麼事,造成現在的失憶狀態,還包括失明………。
想到這裡強烈的被隔離感一湧而上,帶來一陣驚恐、不安,老人喊出一句:「有人在嗎?」,自己也嚇了一跳,慌忙觸碰身邊的物體。一翻身碰到鐵欄杆,原來我是躺在病床上,那麼這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21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9日

日本文學

第三輪第十二本選書徐四金《香水》………這一輪魔幻、驚悚的書單結束。
新的一輪想選日本文學,可是我喜歡的日本小說家實在太多了………以閱讀的軸向來說,其實可以以單一作家的作品,一路讀下去………那麼第一個作家我會選三島由紀夫。在二手書店可買得到的三島小說我都買了,獨撐一輪選書沒問題。讓我一口氣重讀完三島所有小說也很過癮。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39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8日

老人猛然轉醒

老人猛然試著彎曲雙腳,雙手觸摸身體。腳確確實實存在著,可是手觸摸身、臉部的感覺像是在「摸索」別人的軀體,不是自己的,所以才會叫做「摸索」,有如電腦重置時,需要一項一項地掃瞄,瞭解自身有些配備,記憶體、鍵盤、螢幕、滑鼠、網路、預設值………老人就這樣在做重置,想知道這個軀體是幾歲的人,可是僅憑手的觸摸,他無法判斷自己是:三十、四十、五十、甚至是六十歲………他想:那麼,我本來不是以瞎子囉,如果我本來是瞎子,手對自己的身體應該很熟悉………瞎子在黑暗中已經習慣,有處之泰然的能力,聽聲音、聞味道、皮膚感覺得到週遭物體的波動………這樣大概就知道身處何地。我必然是發生了什麼事,造成現在的失憶狀態,還包括失明………。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20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7日

隨身攜帶《老人》

再把斷斷續續寫了好久的小說《老人》〈還不知道會寫出什麼故事,所以暫時取名為老人〉從電腦檔轉到智慧型手機上,從此就可以隨身攜帶………要讓它繼續下去,不能再拖了。
剛剛重讀一下,開頭寫得真好………好得讓我著實嚇了一下。怎麼會這樣突然中斷,像是被遺棄的孤兒………要重新把它抱入懷裡。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0:56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6日

「無限」

你想像一架鋼琴,琴上兩端的琴鍵各有首尾,你心裡有數上頭共有八十八根琴健,沒有人可以騙得了你。琴健就那麼多,不是無窮無盡,但你人可是無限,在鋼琴上你能彈奏的音樂無窮無盡。鋼琴琴鍵一共才八十八根,你人可是無限。就是這個道理很合我,這就是人生在世的道理。摘自亞歷山卓‧巴瑞科《海上鋼琴師》
能夠經常去思考「無限」………我們的世界就不再狹窄。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41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5日

彈一整夜的曲子

我就讓希望一個接著一個跟在我身後。精準無誤的。一項完美的工作。我可以單單就為一個女人彈一整夜的曲子,世間所有女人都讓我心醉………摘自亞歷山卓‧巴瑞科《海上鋼琴師》
第三輪第十ㄧ本選書巴瑞科《海上鋼琴師》………想要加速把這一輪走完,逼著自己開始思考下一輪的事情,我似乎比較喜歡開頭的氛圍。
在外人看起來我是一個可以把一件事持續做很久的人,其實,我是一個沒什磨耐心的人。只是運用各種切換的手法,讓一件事可以從各種種角度接近,每一次的切換就是一種開始,一個新的希望………新的曲目。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2:16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3日

非歐式幾何

第三輪第十本選安部公房《沙丘之女》………這一輪書單似乎進行得太緩慢,主要是我還在釐清什麼叫做魔幻………就是讓你感覺處在一個非現實的世界裡。而小說家能讓你理解那個非現實的世界,就像你從一個歐式幾何學的世界跨入非歐式幾何學的世界那樣〈我第一次讀非歐式幾何就是這種感覺〉‧
故事的開頭說:八月的某一天,有一個男子失蹤了。是利用假日到火車路程大約半天的海岸去的。以後就沒了消息。報了案請求搜索,也登了報紙廣告。都歸徒勞。
這樣的開頭很卡夫卡吧!男人沿著海案走著,不知不覺走進一個被沙慢慢吞噬的小村子………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2:02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2日

「夢想」

你有夢想嗎?」,被這麼一問,多田一時說不出話來。多田思考了自己有什麼樣的夢想。不必奢侈但常保安康的生活。有一棟房子,裡面有一間能讓自己看看書,靜靜沉思的書房。將來在公司裡擁有重要的地位。答應妻子上年紀退休之後,兩個人到歐洲漫遊。可是這些都不是「夢想」,並沒有令人怦然心動的宏大與純粹能驅策自己。摘自宮本輝《優駿》
至少,我已經朝向夢想的方向走著………
夢想本來就是一個大到無法一把抓住的東西,你只能像捧細沙那樣,沙粒一邊從指間漏掉,依然一次一次地捧下去………夢想是遙遠的,只要朝著對的方向,一步一步走著,這個經歷的總和就是一個完整的夢,就像每一本經典小說,都是未完成的作品。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57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1日

「永動機」模式

第三輪第九本選書魯西迪《羞恥》………可以這麼說吧!魯西迪吐出來的每個詞句都很魔幻。
我的「讀書會的準備」會繼續下的,就將要切換成「永動機」模式………所謂的「永動機」,就是一旦你啟動了它,它就會自己一直轉下去,再也不需要施加任何外力。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20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10日

掛在你心中的書

默罕默德將所有的馬關上幾天,不給水喝。然後,在看得到水流的地方,將馬放出來。馬羣全朝水奔去。這時候,響起開戰的號角聲。多數的馬還是因為想喝水而繼續奔向河流,但少數幾匹馬順從地折返。而偉大的阿拉伯馬的血統,便是從這少數幾匹馬選出來的。摘自宮本輝《優駿》
出門前,忘記換掉早上剛讀完的《沈默小提琴2》,在竹圍圖書館找不到第三册,卻意外發現宮本輝《優駿》。之前,陳雪在她的臉書上大力推薦過。
掛在你心中的書,總是會即時奔向你的。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0:53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9日

更有人味

莎拉希望畫一張我的肖像,我喜歡的不是這個想法,而是她的熱忱。到了這個年紀,我開始發現,比起事物本身,我們投注在其上的期待更重要,使我們更有人味。摘自喬莫‧卡布列《沈默小提琴》
一大早,雨還在狂瀉。
我在等著一有間歇小雨就出門………去咖啡店吃早餐。想一想,一大早天光暗灰的日子,咖啡店裡冷冷清清,窗外下著傾盆大雨,播放的音樂聲也滲入一點雨聲………還有,咖啡機的磨豆聲、蒸汽聲,杯盤刀叉叮叮噹噹、收銀機嗶嗶………一切的聲音展現著它們獨唱的熱忱。
吃早餐、喝咖啡這件事,你期待的不是吃什麼喝什麼,而是附在它週圍的一切………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18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8日

一本好書

他們將所有女人,小孩與老人帶進毒氣室,只留下有工作能力的男人。我為什麼活下來?當他們把我與妻孩分開時,我以為有危險的人是自己,不是女人。然而,對他們而言,女人與孩子才是危險的,尤其是小女孩。因為透過她們,該死的猶太人可以継續延伸;透過她們成為未來的大復仇。他們的任務完全配合這個想法,所以我才活下來,多麼荒唐。摘自喬莫‧卡布列《沈默小提琴》
一本好書………可是時空交錯的敘述方式,讀起來很艱難。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0:59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6日

互補作用

藝術作品是任何邏輯知識都無法定義的迷津………雖然藝術不可理解,事物與生命所所隱藏的真實只能稍稍透過藝術的呈現給予解讀。………在迷一般的詩裡迴響著衝突未解的聲音。摘自喬莫‧卡布列《沈默小提琴》
反過來,藝術卻是可以把邏輯知識詮釋得更有生命。………高中的時代,我幾乎把時間都花在數學、物理上。有一天,無意中讀到一篇文章,說:讀理工的人多讀一些人文書籍會有互補作用………之後,我就開始讀起人文、哲學方面的書籍,當然是為了讓數學強一些。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33回應(0)引用(0)九月

2018年9月5日

模仿

第三輪第八本選書馬奎斯《世上最美的溺水者》………這一輪魔幻書單當然缺少不了馬奎斯。
這一本是簡體字版,馬奎斯眾多短篇小說集之中的一冊。大概讀了這系列五、六本小說集之後,發現馬奎斯的短篇小說寫得真好〈平時我不喜歡讀短篇小說〉,而且還是一個多產作家。其中有一篇是模仿川端康成《睡美人》的短篇,讓我很驚訝:一個已經如此出名的作家,還願意做這種模仿的實驗作品。也許是一種對《睡美人》致敬的方式吧。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43回應(0)引用(0)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