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6日

長篇小說

第八本選書:馬奎斯《百年孤寂》………本來想選一本日本小說,可是就如三島由紀夫在《文章讀本》裡說的,嚴格來說,日本並沒有長篇小說家………對比於我前面選的西洋的長篇小說,我就很難在找出一本相匹配的日本小說………
《百年孤寂》讀過三次,上一次讀大概是五年前了………也是一本我感覺讀起來最順暢的書,只要兩個下午在咖啡店,一口氣就可以讀完。不過這一次我想要讀慢一點。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10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24日

幻想的力量

第七本選書:卡夫卡《城堡》………因為讀了兩次都沒讀完,就在三分之二處中斷,這一次需要一些力量,就如羅蘭‧巴特說的「幻想的力量」,他有「小說的準備」的幻想的力量,我則來自於「小說讀書會的準備」。
K
這麼對我說:你目前的書單很不適合讀書會場合………是的,我知道你說的場合是什麼,我的選書是要自己讀的,讀書會不需要每個人讀同一本書,每個人有自己的書單,讀自己的書。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48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23日

自我評價

J送我一本從圖書館漂書處漂來的齊邦媛《巨流河》………本來就沒有什麼期待,反正漂啊漂的漂到手上,就翻一翻吧。就這樣只是一直翻到底,沒有一處想停下來的地方。一個資深的文學教授寫出來的回憶錄竟然一點點文學元素也沒有………是不是人老了就會失去自我評價的能力,有人拱著你寫回憶錄你就寫。
這本書就任由它再漂出去吧………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31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22日

人生中途

在人生的某一時刻───我神秘地稱之為「人生中途」───在某些情況,某些災難的影響下,「寫作意志」可能成為最後的依靠和實踐,其幻想的力量,使其重新走向一次重生。摘自羅蘭‧巴特《小說的準備》
這是《小說的準備》的開頭文字。而「人生中途」是引用自但丁《神曲》的開場白………。羅蘭‧巴特寫這一段文字的時候是六十三歲,而我現在正好也是這個年紀。就這樣,我的「小說讀書會的準備」也開啟了序幕………
那麼,第六本書可以選但丁《神曲》嗎?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10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21日

俄國文學

第五本選書呢?是應該選俄國文學………托爾斯泰是必然的。如果你一輩子讀了很多小說,卻沒有讀過《戰爭與和平》不覺得遺憾嗎?當時,我是居於這個念頭才把它請出來讀的………接著,我的念頭是:這輩子可以讀幾次。那麼,就得創造出重讀的機會………這次「讀書會的準備」就是如此。
我的讀書會選單似乎就是如此:把心頭裏認為該讀的經典,通通拿出來讀一輪。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0:53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20日

假裝的家政

我有時常托故要她抄一兩頁原稿。於是朵拉高興起來。她為這偉大工作所做的準備,她所穿的帷裙,她從廚房取來遮墨水的胸布,她所用的時間,………她那非在末尾簽名不算工作完全的信念,她那像交學校考卷一般把它拿給我的樣子………
在這之後,她立即拿過整串的鑰匙,裝進一個小籃子,繫在她的纖腰上,叮叮噹噹地在宅內巡行。我很少發現這些鑰匙所屬的地方鎖起過,這些鑰匙除了供吉普玩耍以外,我也不能發現它們有任何用處──但朵拉喜歡,也使我喜歡。她十分相信,這種假裝的家政有很多成就;也十分快活,仿彿我們在以一種遊戲態度管理一所玩偶住宅呢。摘自狄更斯《塊肉餘生錄》
這一段翻譯得還可以讀出原文的美。可是,整本書實在譯得很差〈我極少嫌譯文差〉,有太多地方完全看不懂整段的意思。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不,應該說:如果僅存的餘生還能騰出時間來,這本《塊肉餘生錄》應該找來原文本仔細讀一遍。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22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5/19

天氣開始熱了。離暑假只剩一個多月,基金會的暑期魔術方塊招生已經額滿,承辦人詢問我能否加收兩名學生。這兩名都是前兩年上過課的舊生………當然只能加收‧
我的心思從此會被這幾位精英學生牽絆著,這個暑假我還有什麼可以教他們的,幾種困難的異形魔方他們很快就能學會。終究要面對速解法的教學,這件事困擾很久了………《塊肉餘生錄》的閱讀也受到干擾,接近放棄的邊緣。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21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17日

一個遊戲

其實,對於讀書會我並沒抱著任何期待………只是試玩一個遊戲,像演一場戲劇那樣………
請問哪一場戲在現實世界會如實的重現呢?可是那個認真拍片的人,心裏還是想著他的故事在現實世界會是可能存在的,至少在他心中是確實存在,那麼在這世界也必然有跟他想法相同的人。
其實,這個讀書會已經開始了,除了我之外也有另一個人照著我的書單開始讀起來了。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36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16日

成長小說

第四本選書呢?就選一本德國小說吧!首選在我心中應該是歌德《威廉‧麥斯特的學習年代》,這也是毛姆對於歌德作品的首選。這是一本成長小說Bildungsroman,成長小說在德國文學中占了重要的份量………
可是,《威廉‧麥斯特的學習年代》的中譯本很難找到,我是在新北江子翠圖書館借到的,而現在可能已經轉到新北總圖………後來像是神賜的,讓我在天母二手市集奇蹟般地碰巧看到,這種恩賜當然是叩頭謝恩。所以我手上就有了《威廉‧麥斯特的學習年代》和《威廉‧麥斯特的漫遊年代》………
但是,這樣寶貴的書我也不忍借出,這樣要當成讀書會選書會造困擾‧那麼,就改選赫曼‧赫塞《玻璃珠遊戲》,當然也是一本極經典的成長小說‧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2:06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15日

創作期

最終,可能會是這樣………我在「小說讀書會的準備」這段期間,所得到的快樂會遠多於小說讀書會運作期間。可以這麼說,小說讀書會是我的一個作品,我正在創作中………等到讀書會開始運作,等於是接受讀者的評論………創作期當然是快樂的。
我的魔術方塊有許多獨創的公式,在課堂上也是無法分享給學生。尤其是那些看起來很簡捷的公式………創作的快樂只有創作者才能享受得到。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36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14日

選書

當珍‧奧斯汀展開一個事件時,總是平易輕柔,不著痕跡,使讀者往往認為是理所當然。雖然,就整體而論,在她所寫的故事裏面,並沒有發生什麼了不得的事件──她最不喜歡用戲劇性的偶然事件──但讀者仍會忍不住一頁接一頁的往下看〈我幾乎難以瞭解,為什麼會如此〉。………這正是小說家最重要的才分………我想不起來還有誰比珍擁有更豐富的這種天賦。此刻,我為難的只是在她為數不多的幾部小說中,不知究竟應該推薦那一部。就我個人而言,我最心愛的是《曼斯菲爾德莊園》………摘自毛姆《書與你》
繼續我的「小說讀書會的準備」………第三本選書是
珍‧奧斯汀《曼斯菲爾德莊園》。
毛姆這本《書與你》是在我讀過大部份西洋經典小說之後才讀的。讀著讀著,好像做了一次小說鑑賞力的測試………這題《曼斯菲爾德莊園》我正好跟毛姆吻合。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2:05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13日

「小說讀書會的準備」

前往咖啡店的路上,想著我的讀書會應該是什麼模樣………突然想起最近才讀的羅蘭‧巴特《小說的準備》,那麼這幾天在我腦子裏運轉的,不就可以叫做「小說讀書會的準備」。
《塊肉餘生錄》是我的第一本選書,那麼第二本呢?這時,我正坐在咖啡店門前,等著早班店員開門〈我經常是咖啡店的頭一位客人〉。………當咖啡店門打開的時候,腦子正好蹦出雨果《鐘樓怪人》………太美了!狄更斯&雨果,英國&法國………這兩本小說我們幾乎從小就聽過的書,可是真正讀過的人少之又少。

relieur發表於 樂多12:14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12日

無所事事

喝過茶以後,門關閉起來,一切都塞好,〈當時是夜冷多霧的〉我覺得這是人類所能想像的最愜意的隱居了。耳聽海面上興起的風,知道霧正在爬過外邊荒涼的海灘,眼看火爐,心想附近除了這一家沒有別的人家,而這一家卻是一條船,像是著了魔術。摘自狄更斯《塊肉餘生錄》
我偏愛第一人稱寫就的小說………除了回憶,就是自我内心的獨白。一般的人在這狀態下,都是比較誠懇、謙遜,不會浮誇、炫耀………
我正在想到底什麼樣的人適合我的讀書會呢?特質其一是:無所事事………就是一個無所事事的人,突然想要開始讀小說的人………我就是這樣開始的。也就是說,如果我現在的生活,拿掉了讀小說這件事,我就會變回一個無所事事的人。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47回應(0)引用(0)五月

2018年5月10日

午夜之子

我生於一個星期五的夜間十二點鐘,據說鐘開始敲,我也開始笑,………考慮到我生下的日子和時辰,保姆和鄰居一些識多見廣的太太們說,第一,我是注定一生不幸的,第二,我有眼見到鬼的特稟………我是個遺腹子。對於現世的光明,我父親的眼睛閉上了六個月,我的眼睛便睜開了。摘自狄更斯《塊肉餘生錄》
重讀《塊肉餘生錄》。上次讀這本書是二○○八年六月〈從我的日記裏查到的〉,當時是把它當床頭書來看的。在那之前,我讀了約翰‧厄文《心塵往事》,書中描述一段,在孤兒院裏,晚上睡覺時,有人為孩子們朗讀二十分鐘的《塊肉餘生錄》,持續了一整年。所以,我就把它當床頭書讀………
小說開頭的這一段,讓我想起魯西迪《午夜之子》。這兩位主角都是在午夜十二點鐘,正好鐘響之時出生的午夜之子,同樣預示著他們坎坷的一生。
最近,很想要組一個小說讀書會………讀我們心中的經典小說。那麼《塊肉餘生錄》是我的必然之選。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57回應(0)引用(0)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