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創造倦怠

孔雀這種鳥的創造是大自然的虛榮心,這樣無用的燦爛奪目,大自然原不需要。創造倦怠的結果,在創造了種種有用有目的有效用的生物之後,造出一種最無益的觀念相的孔雀。那樣的豪奢,大概是創造最後之日,於滿天多彩的晚霞中造出來的,未了經得起虛無,經得起將來的黑闇,把黑闇的無意義,預先翻譯成彩色和光輝而鑲刻的。摘自三島由紀夫《孔雀》
第四輪第七本選書三島由紀夫《孔雀》⋯⋯⋯《孔雀》是收錄在一本《三島由紀夫短篇小說集》裡,還有其它幾篇也很好看⋯⋯⋯要加快腳步,把第四輪走完。
也許可以這麼說,人類在創造藝術作品,就跟造物主創造孔雀是一樣的。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51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22日

符咒灰

「當然囉!您的家人一生病,您就去請醫生,可是病好了卻不歸功於醫學,而歸功於治療期間您做的祈禱⋯⋯⋯⋯⋯⋯「那麼您寧可一直病下去,也不願祈禱嗎?」⋯⋯⋯「讓您的奇蹟見鬼去吧,我不稀罕。」⋯⋯⋯「您不稀罕⋯⋯⋯為什麼?」⋯⋯⋯因為它強迫我相信那個不存在的神。」⋯⋯⋯「感謝天主就會束搏您⋯⋯⋯⋯⋯⋯誰也無權違背另一個人的意願來為他祈禱,無權在另一個人無所知的情況下為他求情,這是背叛。摘自紀德《梵蒂岡地窖》
就某種意義來說,這有點像去求神拜佛,拿著符咒灰回來要讓你服下⋯⋯⋯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49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21日

「特殊」

人類是喜歡在努力的目標前,為自己設定障礙的麻煩動物。摘自三島由紀夫《音樂》
第四輪第六本選書三島由紀夫《音樂》⋯⋯⋯可以這麼說吧!三島由紀夫是假借佛洛依德的手來寫小說的。他的小說把「性」和「死」緊緊扣和在一起。《音樂》這部小說更是直接,小說的開頭:時間過得真快!我在日比谷開精神分析診所已經五年了。
這是一本很特殊的小說⋯⋯⋯「特殊」就是會讓你腦子的某一個地方突然打開來的意思。突然想起另一篇短篇小說《孔雀》,也是很特殊。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56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20日

「時期」

古義人之所以熱衷於不斷閱讀《四個四重奏》,是因為這和自己的小說工作有關,同時還有另一個與此不同言原因,那就是以人生各個不同時期的狀況為基準來進行閱讀。摘自大江健三郎《再見!我的書》
我的「讀書會的準備」也算是一種人生某一時期的閱讀。這些所謂的「時期」必須自己去界定,成年之前,社會幫你界定好了:小學、國中、高中、大學⋯⋯⋯。可是成年之後,就得自己界定⋯⋯⋯你不界定的話,它就會慢慢地暗淡無光。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11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18日

失語症

人生是什麼?人生就是失語症。世界是什麼?世界就是失語症。歷史是什麼?歷史就是失語症。藝術是什麼?戀愛是什麼?政治是什麼?全都是失語症⋯⋯⋯摘自三島由紀夫《獸之戲》
原來這句名言出自這本《獸之戲》。上了年紀之後,也會漸漸地不想說話,像是得了慢性失語症⋯⋯⋯
老人如果沒有得到失語症,必然會演變成「狂躁症」,就是胡亂愛講話,會吵死人的那一種病。所以還是失語症比較好過⋯⋯⋯老人最應該做的事,其實是寫作。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30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17日

表達敬意的方式

幸二只想著優子的事情。當時他還不知道這將是一場毫無指望的戀愛,他在自己的腦海中,單純地描繪著美夢。一個絕望、不幸的女人,一個冷酷無情的丈夫,還有一個熱情又富同情心的青年,構成這個故事。摘自三島由紀夫《獸之戲》
第四輪第五本選書三島由紀夫《獸之戲》⋯⋯⋯這一輪的選書,並不是以我比較熟悉的書為優先,反而是以印象模糊的書為優先。也就是這一趟重讀的目的⋯⋯⋯所以選書的時候,我要站在書架前,看著那一整排三島小說的書背,看到書名卻想不起故事內容的為優先。
重讀你喜歡的作家有很多方式,選擇從印象最模糊的下手,這是一種表達敬意的方式,表示你對他最不起眼的作品也想重讀一次。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2:14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16日

吃文字就可以活下去

芬奇醫師秉持著軍隊紀律將房子整理得一塵不染,可是凡坐過的地方總會著書,因為他的習慣是想要下就隨地而坐,因此屋裡到處都有一小落的書堆放在奇怪的地方,讓打掃的女傭苦惱不已。他不許她碰那些書,卻又堅持家裡要收拾得整整齊齊,可憐的女傭只得繞著書堆吸地、撢塵、擦拭,有個倒楣的女傭慌慌張地弄亂他的書,讓他找不到塔克威爾的《牛津運動前的牛津》看到哪個章節,氣得他對著女傭揮舞掃把。摘自哈波‧李《守望著》
去新竹陽光國小教圖書館志工修書⋯⋯⋯
一個人能夠用書本把自己封包起來⋯⋯⋯生命的一切都環繞著書⋯⋯⋯這樣是一種幸福的,也是一種超強的生存力,好像靠吃文字就可以活下去。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0:48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15日

「失蹤」

把老人的外甥請出來,這樣可以把以前寫過的東西整合在一起。
醫院方面雙管齊下,要求儘速查出老人的身分。請來行政人員做了尋人海報,在小鎭上到處張貼。又安排腦神精專科醫生特別協助老人恢復記憶,這位女醫師還善長於心理分析和摧眠治療⋯⋯
我的舅舅又失踨了⋯⋯⋯說到舅舅的時候,我們習慣加上「失蹤」兩個字,媽媽會説「我那失蹤的弟弟」,老爸説「失蹤的小舅子」,我則經常吵著「我要去找失蹤的舅舅」。
小時候,我真的以為他失蹤了,小孩子對失蹤的概念是很奇幻的,會跟讀到的童話故事連結在一起,也許有一天他成為那一國的國王凱旋歸來。當時我以為的「失蹤」就是這個樣子。小時候,舅舅經常跟我玩捉迷藏遊戲。我能夠追尋的最早記憶是五、六歲,有誰的記憶會那麼的精確呢?我相信舅舅跟我玩捉迷藏遊戲是更早的事情,這些更早的記憶必定會以另一種形式參雜我們的生命裏,只要你意識到這個觀點,這種參雜的效果也是一種捉迷藏遊戲。於是,我要找出失蹤的舅舅,包括他藏在我生命中的任何東西,成了我一生追逐的軌跡。可是每次都是舅舅先找到我,像小時候他戲弄我一樣,當我找得快哭出來的時候,他就會「嘩!」一聲地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們玩的捉迷藏遊戲不只是你躲我找的簡單模式,舅舅發明了各種玩法,他會引出一點線索,像是在逗著貓玩一樣,讓我的眼睛轉動起來,遊戲就開始了。大部的時間我們是在舅舅的書房裏玩這種遊戲,舅舅的書房裏藏了很多的東西,我說的當然是跟書有關的東西。舅舅的書房在小閣樓上,後來我才知道這閣樓裏藏著母親這一個家族的秘密。舅舅也常跟我玩其他的失踨遊戲,譬如我的小白兔布隅在他手上轉一轉就不見了,他會説:失蹤了。他把漢堡吃掉,也會説:漢堡失蹤了。任何在眼前消失的東西,都叫做失蹤。早上醒來,他也說:是昨天失蹤了。想不起來的事物,就是失蹤,甚至包括外祖母去世⋯⋯好像一切事物的共同的本質就是失蹤。而所有失蹤的事物會以另一種形式歸來。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18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14日

邂逅

邂逅比聯袂旅行對許多人而言更富有約束力;邂逅是事物的一種更高層次的秩序,太多的行為在此運行,而許多思想在其中交互授胎;邂逅就是這種秩序。摘自三島由紀夫《盜賊》
下午去理髮了〈百元理髮〉………十幾年沒有進去理髮店。好像想要開始變換一個秩序,當時開始自己剪髮也是一種秩序變換。
邂逅之前會有信息的。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2:05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13日

《盜賊》

當時母親的眼神正專注在車上,小孩子常常以這種心情神秘的來臨,此刻他想起自己的小時候,母親的視線似乎具有喚起神秘的力量。在公園等等的地方,拉緊母親的裙襬,環視著周圍未知世界的熱鬧氣氛,驚嘆那瞬間萬變的景物。他相信,都是因為母親的神通力,才能夠將如此奇異的外界召喚到他眼前來。摘自三島由紀夫《盜賊》
第四輪第四本選書三島由紀夫《盜賊》………這是三島的第一本長篇小說。
本來是想選《肉體學校》,可是書架上怎麼也找不到,本來引以為傲的「我擁有三島由紀夫所有的作品」,一下子就破功。正好昨天,嘉漢從胡思二手書店買回這本《盜賊》。看到它讓我很驚呀………我一直以為《盜賊》這本書沒有中譯本,因為十幾年來我在二手書店從來沒看過〈當然圖書館也沒有看到〉。

relieur發表於 樂多19:55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11日

沉默………

她最喜歡亨利的一點就是當她不想說話,他會由著她沉默。她無須討好取悅他。
他像這樣的時候,亨利從不曾夾纏不清地煩她。他效法阿斯奎斯消極不作為的態度,並知道自己的耐性讓她感動。摘自哈波‧李《守望者》
好像越老越不喜歡跟別人講一些社交性的廢話,甚至是最親密的人。可是,卻沒有人懂得如何對應你的沉默。有時候,想沉默一下,就拿起魔術方塊,假裝在想………這樣旁邊的人就可以暫時忍受你的沉默………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40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10日

生活的拐杖

昨天那台白色的華碩筆電突然掛掉‧這幾天撰寫的「魔術方塊戰力評比」也救不回來了‧
換成Toshiba筆電(都是孩子淘汰的用品),作業系統和文書系統版本不同,太多需要重新設定,又得適應一陣子。花了一個下午重寫「魔術方塊戰力評比」,乖乖地把它備份在隨身碟及雲端‧………接著蘋果電腦也出狀況,花了一個多小時,卻莫名其妙地好了‧
電腦像是生活的拐杖,失去了它生活就會一拐一拐地‧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0:28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9日

陰陽書

父親說過法學院畢業後至少需要五年才能熟悉法律;從事經濟實務兩年,學習阿拉巴馬訴答程序再兩年,第五年則是重讀聖經與莎士比亞,這時才算準備萬全,面對任何狀況都能撐下去。摘自哈波‧李《守望者》
從圖書館借回《守望者》………這個被歸類為巴托比症候群的作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梅崗城故事》和《守望者》是兩本對比的陰陽書。我想應該可以對照著讀,白天讀《守望者》,
床頭就放《梅崗城故事》。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1:42回應(0)引用(0)十月

2018年10月8日

回憶的拐杖

柏拉圖在《斐德若篇》中將書寫形容為「回憶的拐杖」………目前無法書寫,老人的腦袋就成了跛腳的腦袋。他在黑暗中顛顛簸簸,奮力、無助地走著………〈只寫這一點點也好,總比沒寫好。〉
還有找到這份醫學報告說:在四十九名暫時性全面失憶症病人的腦電圖檢查中,結果發現三十( 64 % )正常,1 7( 3 6 % )有異常,這17名的異常大多為非特異性不正常,其中只有2名有異常放電(癲癇性棘波)現象。因此腦電圖檢查可以說大部分正常或只顯示一些非特異性變化,腦電圖檢查除了用來排除癲癇的可能性以外,並不能用來診斷暫時性全面失憶症。

relieur發表於 樂多20:53回應(0)引用(0)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