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4日 04:15

一個面對「樂生」的,我

4/15 13:00 護樂生大遊行
終於,要在自己的blog上講樂生了。在不斷透過收網摘思考和問問題卻一直不想太隨便說些什麼的這段日子後。

有幾件事幾乎可以算是在同一段時間(就是今天)發生的。

1、我收到了貼紙
2、我走進了樂生
3、到小小看了「遺忘的國度」,第一次在一群人中間,討論樂生。

但有些事情發生的更早:

1、兩年前當我第一次走進林田山,並且反覆的回去。
2、一年前當我開始注意到寶藏巖,並且反覆的回去。
3、半年前當高雄的鐵路新村將要步入被拆除的命運,並且我回去。
4、禮拜二開始上到如何從各種不同的面向去理性思考「現象」,並且避免陷入彼此化約的一元化中。
5、禮拜四討論《微物之神》,一個呈現被文化歷史所綑綁住因而人無法逃脫的「寫實」的故事
6、這禮拜準備著下週要到學校團契講的電影《送信到哥本哈根》,關於「自由」的問題因而不斷自己的腦袋裡發酵。

然後才是今天。
在這麼漫長的思考發展時間,到今天所發生一切的匯集,我才終於可以獲得自己微薄的一點,關於面對樂生這件事的看法和態度(而它可能依舊墊基於問題)。

A、什麼叫做「自由」?(這裡的「自由」更明確的被討論為「人權」)。
如果說至少有三個層次,包含身體的自由、心理的自由、精神上的自由,當有一群人在最初就先被剝奪了身體和心理的自由(不管是被謬誤歷史或者政府所剝奪),同時可能精神上的自由也深受影響時,你怎麼能夠要求他要在自由早被剝奪的情況下,應當被像所有的其他一般人一樣要求與對待?這才是真正「不正義」的所在!

B、任何有關社會進步和文化歷史如何權衡的問題,都是困難而複雜的,因此該被批判的不是沒有人想要去解決問題,而是有能力和力量去解決問題的人(對,我在說那些「相關單位」),甚至是有能力和力量去呈現問題的人(對,我在說媒體),總是傾向選擇用「簡單的方式」去處理、呈現「複雜的問題」。然後,這個文化裡的人縱容他們這樣做。(文化裡的人,包括我自己)

C、承上,因此人也不應該把自己或他人分成非黑即白的兩類,不應該被簡約分成「反對的」和「贊成的」;「樂生人」跟「新莊人」;「關心樂生的」跟「不關心樂生的」;然後以這樣對立過的分類去討論當中的問題。(這同時讓我想到,自己對於被分類為「部落客」、或者「七年級生」或者其他等等之類時心中的不安。彷彿每個人都不是先是「人」,然後才是其他男人女人白人黑人黃人.....,彷彿每個人在被生下來之前除了被歸為「人類」,還另外經過了另外一些歸類的手續。)

D、承上,因而以這個事件而言,選擇「不關心樂生」(不管是理智上或情感上)就像選擇「關心樂生」一樣並不應該被責備,因為每個人原本就有選擇自己要關心什麼的權利(如果你覺得應該要責備,那麼我得說你可能有很嚴重的大台北主義。)真正需要被關切的而且嚴重的,是「對所有的事情都選擇放棄選擇」這件事。該被問的不是「為什麼不關心樂生」,而是「為什麼什麼都不關心」。

E、社會運動的意義,是在行動中產生的,而不是結果。一如討論的意義不在於一定要獲得結論,而是在討論中過程中,更逼近真實的,理解、呈現出盡量多元的面向與看法。

F、承上,因此「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做有什麼用?」這類問題,從某種角度來說,其實可以算是假問題。行動並不是為了「有用」。(有用是可能的效益,但不是行動的目的)

G、由於最上面的那些12345(少了哪一個部分,大概都不會發展成今天這樣的選擇),以及這些ABCDEF,所以當然,我完全不會覺得你應該一定要成為這個行動的一份子才是對的(我都用了那麼久的時間和事件在讓自己旁觀、釐清到稍微確認),但也好像不需要再有太多的理由去說服自己了,只剩下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要解決:要到哪裡找白色的衣服?
(當然也是有快速決定的方法,就是參考董福興的這篇




思考和結論說完了,再回到今天同時發生的三件事,「拿到貼紙」、「去樂生」、「看紀錄片」,這三件事其實又彼此關連著。

第一件事,是就在我熬夜到清晨趕完工作精神耗弱到不行,內心卻不斷有聲音跟自己說,「你一定要在明天晚上看紀錄片之前,去一趟樂生,一定要先自己去看看」之時,(感謝上帝,沒有下雨,除了疲憊我不再有其他藉口的一天。)在準備出發的時候,在信箱收到了來自Ours的貼紙。然後它又在晚上的紀錄片活動後非常完美的被瓜分光光,彷彿都是設計安排好的。
為什麼一定要說這件事?很簡單,因為可以說,這個貼紙是我決定應該對於樂生,做比「知道」更多一點,而又剛好可以做的起始點。(微物之神,微不足道,卻致為關鍵)

第二件事,僅想記錄自己許多彼此可能尚不連貫但又促成上面那些ABCD的感受。

我是騎車去的,在到底之前,我並沒有很清楚意識到從永和騎到樂生是一段相當遙遠的距離,只覺得就是要去新莊。而當我沿著中正路騎著,逐漸在灰敗道路邊看見綠色山坡時,我忽然稍微能夠懂得,為什麼非得要是那塊地;而當我經過樂生院門口,一抬頭看見前方不遠處就是桃園縣界時,我才猛然意識到,這是在台北縣一個如此邊緣的地帶,而當初這個地帶所意味的什麼。

走進樂生後,迎面又是一股無比複雜的衝擊,通道右邊就是被圈住的捷運工程(意味著現代、工業),左邊遠處則是迥龍院區大樓(也是現代化),然而再向上一走到往樂生院區的通道,卻馬上被大樹林蔭、蟲鳴鳥叫給包圍。再往上,你彷彿走進,或走回了小時鄉下與世隔絕生活緩慢的村落,三合院、大樹、花草蟲鳥,安靜的在各處呼吸、存在。但是每逢你一拐彎、或者一轉頭,就又會看到那些「現代化」的蹤跡,包圍、或者取代了某個角落。就像高聳的大樹底下掛了抗議的布條,涼亭旁的水池被工程欄架所圍住,不知道到底是誰的?又到底在哪裡?四面八方的包圍,讓整個村落的平和,被虛懸在搖搖欲墜的無根平台上。

我就在這種衝擊下盡可能每一個地方都走到的,默默的走了一圈。然後再默默的離去,離去時看到醫生護士和一些院民在說話,其實很想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走出門口時也看到旁邊扛著鋼筋水泥的捷運工人,其實也很想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

接著就是第三件事。由於看紀錄片的時間,就接在從樂生回來後,很想就借用阿潑這篇,一文以喻之。整體而言就是那種從「再來啊,我看多了,沒在怕的,再來啊!」到為了憋住激動,努力不讓自己內心那個憤世嫉俗的小左派跳出來咆哮而眼睛睜得大大的的情況。

影片結束後大家談了很多很多,內容和角度非常之多(而且本來就應該那麼多),暫且就不提了,但給我最大的驚覺是,當我一直在覺得每天快要被網路上多的來不及看的樂生訊息淹沒,覺得應該不會有人不知道這件事而且可能聽到煩的時候,事實是現實社會當中還是有那麼多大多數的人,才第一次有機會認真的開始知道,因為過去毫無管道可以知道(阿潑 and psycho我終於知道你們為什麼要一直罵媒體了)。其實,還蠻有一種因為自以為(大家都早就知道的)「是」被打了一巴掌的感覺。

雖然如此,雖然這樣的狀況會讓人覺得好像太遲了,就是這個時候才開始知道,才要去瞭解這中間那麼多錯綜複雜的問題(關於社會的文化的人權的),好像時間有點不夠了,但是,這個是不是「太遲了」的問題,也讓我開始去思考而且體認到,「開始關心」這件事情是不會遲的,雖然它可能來不及於這次的樂生,可是只要有越多的人「開始關心」,每一個下一次,每一個邊緣的、應該被關切的議題,就會得到越多應有的關注。重要的是去打開那個行動的開關,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不管速度多慢。而這也正是我會得到上面那個社會運動意義的結論的原因。

(天亮了,還有一樣東西沒講,等下一篇補。)

cars
cars Counter

  • raininglight 發表於樂多回應(7)引用(0)這人走進他方∣cares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工作/職場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440 │標籤:樂生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003963

    回應文章
    乖小孩......那 4/15 要不要出來走走哇?
    | 檢舉 | Posted by psycho at 2007年4月14日 10:27
    笨psycho,我這一整篇落落長不是就在回答這個問題嗎-.-
    | 檢舉 | Posted by raininglight at 2007年4月14日 12:05
    哈哈
    雨漣,明天見啦。

    你這篇寫得真是好。
    我不覺得我以一種勸說或鼓勵的方式去寫樂生(對啦,因為我都在罵媒體咩:p)
    因為,我覺得比起草率的,被鼓舞的去決定什麼,去單純行動。
    其實是一種還蠻值得憂慮的事。

    比起這些,我覺得有真的去想過、體驗過,然後才做出一個決定,
    是比較合適的。

    為反而反,為支持而支持,
    其實不太有這麼絕對的事。
    | 檢舉 | Posted by 阿潑 at 2007年4月14日 20:11
    「我不覺得我以一種勸說或鼓勵的方式去寫樂生」
    這句不是你提到的,是我自己mur的,在此解釋一下。哈。
    | 檢舉 | Posted by 阿潑 at 2007年4月14日 20:12
    阿潑,你的不斷的碎碎念對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釐清和思考指南唷(沒看我處處引用妳的話:p)

    照片貼完了,荔枝啤酒喝完了,該去睡了。接下來這一天,大家一起上吧。
    | 檢舉 | Posted by raininglight at 2007年4月15日 02:05
    嗯...快啊...

    其實這12345ABCDEFG對我來說也是慢慢一路走過來的,只是走過的路不大相同。我比較糟糕的是不擅於去顯露自己走過的路(儘管我很清楚),而且因為與行動的角色重疊,所以呈現出來的東西就變成那個樣子。

    如果這一切夠快,我也不會從活到這把年紀才開始憤慨。

    對了,是不是政大真的有Murmur的傳統?
    | 檢舉 | Posted by 董福興 at 2007年4月15日 07:08
    董爺(學阿潑叫:p),我想每個人一定都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壓。今天辛苦啦。

    「是不是政大真的有Murmur的傳統?」-->有可能,因為我不是政大的,哈哈。
    | 檢舉 | Posted by raininglight at 2007年4月15日 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