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2,2011 03:00

窺看日本。妹尾河童

......今天是由大島渚先生陳述意見開始。
「進入正題前,我想先申明兩點前提。首先是我出席此次訴訟的基本態度。」
「有許多判例援引刑法第一七五條,『藝術乎?猥褻乎?』之類的觀點我一概不採納。亦即我完全不認同『此為藝術,所以不算猥褻』的主張。」
「在我認為,所謂的『猥褻』原本就不存在。假設有,也只存在試圖取締的警官、檢察官心中,再由部分法官去定義、製造出來的。經由這次訴訟,就可看出如此得來的定義有多荒謬。即便姑且接受這個定義,請問『猥褻』為何在刑法上構成犯罪?我對此抱持強烈質疑。」
「若以一句標語來表現,『猥褻何錯哉?』這就是我出席本次訴訟的基本態度......」

(妹尾河童。河童眼中的開庭。p56)

  • lanor2010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9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604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