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9,2018

兩個句子

我們要散步,我們要走很長很長的路。約莫半個台北那樣長,約莫九十三個紅綠燈那樣久的手牽手。-李維菁

primmyq發表於 樂多10:51回應(0)引用(0)

October 17,2018

精神病房

其實是寫兩件事

在交誼廳說笑的時候我真心覺得和穿制服那時候的我們講著屁話或討論翹課看電影
完全沒什麼兩樣。只是你受了一些苦。現在在醫院。用著黑幫老大的口吻說
馬的如果我待不到一個禮拜就出去,你們會笑我嗎
然後我用跟班的口吻說怎麼敢呢

至少你還有一點力氣在這點苦中幽一下默

想著上個月我和妍一起去醫院找在急診室的你
拖著點滴躲著護士只因為要到外面抽一根菸
堅持自己還有點人的自由的那個樣子

而那是我第一次到精神病房

然後才開始想像媽媽那個時候每天自己搭車到醫院
走過長廊到精神樓、搭電梯到二樓、再等鐵門打開來
去探望自己的媽媽,也就是我的外婆
她會在小小的浴室隔間,驅著身幫外婆洗澡

"這邊的浴室連個蓮蓬頭都沒有,只有多小的一個小瓢子,我這一個月絕不洗頭髮"
你在電話中用很虛弱的聲音一邊賭氣跟我說,在住進去的第一天

我隔天立刻帶了乾洗髮過去,也看了一下房間,還有衛浴環境
真的就是窄窄的隔間、低低的天花板、一個很小的瓢子用來舀水

"那時候我幾乎每天過去啊,精神樓不好找"媽媽之後這樣跟我說
外婆精神狀況差的時候甚至會立刻被綁在床上,獨立關到一個房間裡
像關禁閉喔

外婆在精神病房的時候我在國外
遠的距離總是讓人可以有正當理由過得事不關己
但現在,當我從捷運站出來,一個人穿越擁擠的街道人群再漸漸走入人少的馬路
黑嘛嘛的醫院院區、一大棟樓穿越了還有另一大棟、一個長廊走過了還有另一個長廊
上了電梯之後還要再進到另一個電梯
當自己真的帶著探望人的心情穿越這麼幾棟樓
想著掛念的人就住在那夜裡彎曲的長廊盡頭裡
難免揪心
"探望者每天照顧人的心境也是孤獨的啊"
當我從病房出來,走向捷運站的時候不禁這樣想

回到家
懷著自己當時不在她身邊的歉意跟媽媽說你那時候一個人承擔這些真的是辛苦了
她沒特別說什麼,還在問我那些樓是不是真的很難找啊
然後說了那時候她每天去,有一個年輕的男生也住進去了
他們偶爾會聊天,她要他加油喔,要活下去喔
最後他出院前留了字條給她說了謝謝
"這件事我沒有跟任何人講過",媽媽這樣說

還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累是來自哪裡
是自己時間總不夠用的耗竭
還是看見你們的辛苦,而這些多麼讓我難過的心力疲憊

primmyq發表於 樂多23:37回應(0)引用(0)

October 11,2018

再度無處可發的情緒

在這灰濛濛的旅館裡
寫給自己
裝宜真,
活到32歲麻煩你聰明一點
不要再活得那麼窮酸好嗎
都要看不下去了
我拜託自己

在這灰濛濛燈光昏暗還有一點霉味的旅館裡
好想到灰濛濛的天空的雲裡面去抽菸

primmyq發表於 樂多21:57回應(0)引用(0)

October 9,2018

結果差點跑錯機場

有時候情緒還真的是無處可發的。想立刻在街上鬧一場脾氣。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似乎從青藏高原回來之後,七月底開始就一直沒有什麼真正感到平靜的時刻。工作的機會一直找上來,帶給我經驗的累積這都是好的,但實質上並無什麼大鳴大放光彩耀眼的成就,或者財務上的提升。甚至有些是需要自己掏一點錢出來的。有時候自己需要推自己一把,替自己捍衛一點,耗了很大的力氣想要往外爬。卻有種裡外都不是的茫然感。另外,更多耗能的反而是家人還有關係的一些狀況。我妹說的,又不是妳的事。我覺得這才真是耗我能的地方,不是我的事但我總覺得壓在自己肩頭上。進出了幾次醫院,有人住院有人急診,媽媽直接在我面前心悸發作。時間的窘迫感常常發生,我需要在有限的時間做到最有效率以及面面俱到的安排,但總在取捨之間感到兩難,感到心力不足,甚至有些挫敗。等一下要搭飛機,我行李還沒有收,爸爸在醫院,昨天趕簡報趕到很晚,老師狀況也不好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支撐她。媽媽昨天又胸悶發作了。有時候在想,我去幫別人上課講這些創傷復原,但我身邊的人的身心狀況我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實質幫助。我在談身心資源自我調節。但我現在只想在這陰悶悶的天氣下發一場無俚頭的情緒。
要背的稿還沒背好。真是差勁透了

primmyq發表於 樂多19:22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24,2018

她說

本文受到密碼保護,需要輸入密碼才能觀看!
密碼提示:

primmyq發表於 樂多20:53回應(0)引用(0)

擔心沒有寫下來會忘記的一些事

1. 最近聽一百遍
Lion Sphere (德國柏林)- state of mind
Feng Suave (荷蘭阿姆斯特丹)- sink into the floor

2. so peopled out
開始對於中午和同事用餐的社交活動感到厭倦。真正了解我的人明白社交對我有多麼耗體力。但也曾經有(我以為)親近的人對於我這樣的個性感到不解,他說你應該要多讓別人看見一些,位置出來一點。也有人同我說過,你這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也曾經發生過,我在走不開的場合裡感到彆扭、焦慮、耗竭,然後到外面抽根菸的時候喘了口氣,傳訊息給摯友,"妳知道我有多慶幸自己會抽菸,至少有個正當藉口逃走"。幸好現在文化開始讓內向的人嶄露頭角了,我想我會就此繼續彆扭下去,抬頭挺胸面對自己people out。

3. 關於一首我不懂的語言的歌
開會的時候打開手機記事本,本來要找一份資料,結果不小心跳出七月在青藏高原的一些紀錄。那天我們在海拔約四千的草原帳篷內,大家冷颼颼穿著厚外套坐在一起,吃飽飯他們說要唱歌。藏族文化和台灣文化有趣的差異是,要發表個什麼心底話簡直是要了他們的命,他們寧可唱歌,或著跳一支舞蹈;台灣人則寧可說話,總覺得說完就結束,說要唱歌就得要麥克風來回彼此推託一番。藏族的朋友們興致來了,輪流唱了幾首歌,大部分是藏語,其中一首是這樣的翻譯

不要以為流浪的人沒有家
流浪的人把心放到了哪裡
那裏就是他的家
不要以為流浪的人沒有愛情
流浪的人把心放到了哪裡
給了誰
最後落腳在哪裡
愛情就在那裏

旋律太美,他唱完之後大家紛紛要求把歌詞翻譯出來,殊不知只是簡單的歌詞,讓夜晚在草原上的大家更增添了漂泊旅人的意境。一桌從台灣來的旅客,有一半以上正面臨人生的某個轉折點,有人剛辭職、有人想著她沒有終點的感情,有人希望這一趟旅途可以得到一些答案。我並沒有什麼期待,多數人對於旅行和流浪總是過度浪漫詮釋,我就拿一些我要的,反正太過華麗從不會屬於我。

4. 一部片兩部片
厭世媽咪日記tully。我願意看第二遍。因此開始追蹤導演所以看了他的第一部片,銘謝吸菸。
沒有想過有男性導演對於子宮的故事這麼熱衷,在Juno之後拍了"述說母職本身如何對女性造成創傷經驗"的這部電影

5. 讀完一本書
上個星期看見一作家說「只讀一遍的書不算讀過」。我看著床頭櫃越疊越高的書,到底有沒有讀得完的一天呢?
地下鐵道是個黑奴逃亡的故事。當初是在成都機場買的,對於這部分我覺得有一些幽默,在一個共產極權的國家買了一本號稱最民主自由的國家在談過去毫無人權的一段歷史,的小說。閱讀的時候不斷逼著自己去適應簡體文字,還有橫文排版的閱讀習慣。台灣尚未出版
讀完之後不小心想到了Toni Morrison,想到書櫃裡有兩本原文。Be loved在研究所的時候是課堂指定閱讀,但誠如名作家所言,只讀一遍的書不算讀過,我實在忘了書中內容;Home則是在紐約的時候在書店去一睹諾貝爾文學獎作家風采排簽書會的簽名書。也許該試試自己閱讀原文書的耐心了。噢天,這樣我何時才能讀得完我越列越長的書單?




primmyq發表於 樂多20:53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22,2018

一整天像是十五年的縮影

一早先去桌遊博覽會和一堆宅男一起排隊,我想在今日我正式晉身為board game geek了。經過了松山高中,那時候每天上學都走市政府一號出口,偶爾不想爬樓梯要搭手扶梯就走二號出口。中餐結束趕到台大醫院附近參加個座談,接著又到師大附近巷弄裡的咖啡店找棉。路上經過了大學時候第一份打工的音樂教室。從咖啡店出來之後走到師大校園還經過了宿舍,在麗水街的時候想起自己曾經想著未來要住在溫州街呢。這樣單純的心願又爬上了心頭。住在安靜的溫州街挺好的。十年前我曾經這樣想著,現在也這樣想。會有這麼一天。在金山南路的一間家庭式簡餐店和紐約主管吃晚餐,討論十月廈門的工作。我記得在紐約工作時她總是嚴謹,但現在我們坐著一起吃魚聽她抱怨照顧年邁媽媽有多勞累。再陪著她走一點路。然後到中山站見寶們,和芊路上唱ABCDEFG然後說掰掰。搭上上班日每天搭的292回家。

一整天像是過完這十五年的縮影。(好像有點老),但也是蠻好的。睡了。

primmyq發表於 樂多00:45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7,2018

是不是要再多努力一點

辦公室的冷氣終於修好了。隔壁的奇怪同事倒是很常時間不在座位上,很像突然就此蒸發一樣,但一出現,就開始悉窸窣簌的用塑膠袋聲音來大肆宣告自己的存在感。上午先吃(用塑膠袋裝著的)饅頭、吃完之後拿出(塑膠袋藥袋)吃藥,之後再花15分鐘整理藥袋、下午一樣要吃藥,可能把中午買了一大袋的饅頭開始再分裝到不同的小塑膠袋裡面,之後大約四點多會拿出自己帶的水煮蛋,一樣裝在塑膠袋裡,慢慢剝著慢慢吃

這些事不是我想說的重點。只是我現在剛好在辦公室,混雜著各方的鍵盤滑鼠聲、冷氣的空調聲、突如其來的電話聲和久久一次的說話聲音的辦公室環境。奇怪同事的塑膠袋聲響總是讓我分心。而我剛好收到了被兼職工作拒絕的電子郵件。正在查10月份邀約旅程的機票,可能還需要自己自費五千元。當然存款還是有錢的,不可能連幾千塊也付不出來。但每每早上通勤時候在捷運上看見來來往往的台北居民,心裡想著五年後我還要這樣穿梭在大眾運輸裡面趕著打卡嗎?我的存款付得起房貸車貸自己要的生活品質嗎?當然關於工作的價值、追求自己所熱衷捍衛的事,這一些也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每月收到薪水、需要請假時候可以用的時數卻是捉襟見肘感,都要替自己感到窘迫了

每一步都需要盤算,每一次都盤算都在把自己拋向新的期待和舊的失落。每一步的盤算都在問自己值不值得,而且只能問自己不能問別人

primmyq發表於 樂多10:40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5,2018

九月的中間

要想創業好累。寫計畫好累。等不到想要的兼職給我回覆好累。要抓緊自己的時間額外找文章好累。存錢的速度很慢、現在花的錢只能安慰自己都是在投資,很認真在記帳,很認真在補充新知。想抓緊每一個出現的機會,但有些機會讓人兩難。覺得時間被生活填充得太緊湊。突然取消了周五晚的交流活動,卻有迷失的恍惚感

試著在睡前閱讀,地下鐵道。在成都機場為了填充時間買的書。

星座運勢說九月十一日是我今年運勢最好的一天。卻正常不過。

今天早起,為了十月的遠行邀約傷透了腦。我還欠A計劃書的某一段文字。朋友T在催促我十一月份的旅行要訂房
外面下雨,我好像要收起所有好或不好的情緒。理智的寫完該交出去的計畫書,把該處理的事都安排妥當。這樣可能對我比較好。雖然我也不知道怎樣好怎樣不好

primmyq發表於 樂多11:13回應(0)引用(0)

August 26,2018

想一個菠蘿麵包。半夜時候

延遲睡眠。只念著一個滿滿奶酥的菠蘿麵包
今日Loop:yellow days
同居人3說聽他唱很痛苦,難聽的痛苦
同居人2說,你又在聽什麼鬼叫的歌

這星期好累
想來想去
下星期一樣,或者是更累

我可能活來活去都只能是個無病呻吟的青少女
自以為還有無用的青春可以揮霍
無用。

I've got intuition on my side
Just to ease that paranoid mind
I've cried tears ocean-wide
Just to ease that pain inside

Yellow days- I've been thinking too hard

如果日子可以活得像延遲睡眠的這一段時間
一點點不顧一切的那個樣子
想把日子活得每天玩two dots然後吃冰淇淋
只要記得把顏色一樣的連起來就好
簡單而無用

primmyq發表於 樂多01:08回應(1)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