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7,2018

是不是要再多努力一點

辦公室的冷氣終於修好了。隔壁的奇怪同事倒是很常時間不在座位上,很像突然就此蒸發一樣,但一出現,就開始悉窸窣簌的用塑膠袋聲音來大肆宣告自己的存在感。上午先吃(用塑膠袋裝著的)饅頭、吃完之後拿出(塑膠袋藥袋)吃藥,之後再花15分鐘整理藥袋、下午一樣要吃藥,可能把中午買了一大袋的饅頭開始再分裝到不同的小塑膠袋裡面,之後大約四點多會拿出自己帶的水煮蛋,一樣裝在塑膠袋裡,慢慢剝著慢慢吃

這些事不是我想說的重點。只是我現在剛好在辦公室,混雜著各方的鍵盤滑鼠聲、冷氣的空調聲、突如其來的電話聲和久久一次的說話聲音的辦公室環境。奇怪同事的塑膠袋聲響總是讓我分心。而我剛好收到了被兼職工作拒絕的電子郵件。正在查10月份邀約旅程的機票,可能還需要自己自費五千元。當然存款還是有錢的,不可能連幾千塊也付不出來。但每每早上通勤時候在捷運上看見來來往往的台北居民,心裡想著五年後我還要這樣穿梭在大眾運輸裡面趕著打卡嗎?我的存款付得起房貸車貸自己要的生活品質嗎?當然關於工作的價值、追求自己所熱衷捍衛的事,這一些也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每月收到薪水、需要請假時候可以用的時數卻是捉襟見肘感,都要替自己感到窘迫了

每一步都需要盤算,每一次都盤算都在把自己拋向新的期待和舊的失落。每一步的盤算都在問自己值不值得,而且只能問自己不能問別人

primmyq發表於 樂多10:40回應(0)引用(0)

September 15,2018

九月的中間

要想創業好累。寫計畫好累。等不到想要的兼職給我回覆好累。要抓緊自己的時間額外找文章好累。存錢的速度很慢、現在花的錢只能安慰自己都是在投資,很認真在記帳,很認真在補充新知。想抓緊每一個出現的機會,但有些機會讓人兩難。覺得時間被生活填充得太緊湊。突然取消了周五晚的交流活動,卻有迷失的恍惚感

試著在睡前閱讀,地下鐵道。在成都機場為了填充時間買的書。

星座運勢說九月十一日是我今年運勢最好的一天。卻正常不過。

今天早起,為了十月的遠行邀約傷透了腦。我還欠A計劃書的某一段文字。朋友T在催促我十一月份的旅行要訂房
外面下雨,我好像要收起所有好或不好的情緒。理智的寫完該交出去的計畫書,把該處理的事都安排妥當。這樣可能對我比較好。雖然我也不知道怎樣好怎樣不好

primmyq發表於 樂多11:13回應(0)引用(0)

August 26,2018

想一個菠蘿麵包。半夜時候

延遲睡眠。只念著一個滿滿奶酥的菠蘿麵包
今日Loop:yellow days
同居人3說聽他唱很痛苦,難聽的痛苦
同居人2說,你又在聽什麼鬼叫的歌

這星期好累
想來想去
下星期一樣,或者是更累

我可能活來活去都只能是個無病呻吟的青少女
自以為還有無用的青春可以揮霍
無用。

I've got intuition on my side
Just to ease that paranoid mind
I've cried tears ocean-wide
Just to ease that pain inside

Yellow days- I've been thinking too hard

如果日子可以活得像延遲睡眠的這一段時間
一點點不顧一切的那個樣子
想把日子活得每天玩two dots然後吃冰淇淋
只要記得把顏色一樣的連起來就好
簡單而無用

primmyq發表於 樂多01:08回應(1)引用(0)

August 6,2018

弱水三千

看了一齣極為厭世的電影
Burning。列入今年為止最喜歡的電影
雖然似乎也記不起來今年還看過什麼電影了
盧凱彤墜樓
想起at17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是如此安慰了我的17歲
甚至在這幾年朦朧跌撞得這樣過來
也不時會在心裡起了旋律
to hug someone
to kiss someone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今天是弱水三千+the best is yet to come
loop


primmyq發表於 樂多00:48回應(0)引用(0)

July 31,2018

原來追求平靜這樣困難

內在被耗損了
很不好
我甚至無法再生出更寬容的心了
如此憎恨自己這樣
還是要在睡前和菩薩說話

primmyq發表於 樂多23:17回應(1)引用(0)

July 20,2018

我們寫信

很多東西來不及整理。情感記憶耽擱。希望我愛的人們一切都好

比較要緊的是要在你的婚禮上說一段祝福,還需要穿著伴娘服在眾人面前說,不免焦慮起來
要說什麼才好這真的難倒了我,該怎麼開頭?如何表達出深厚友誼醞釀出的滿溢祝福又帶著一點俏皮幽默但最後可能再感性一點好了呢

然後我在email搜尋了我們的來往信件
很多是我在國外的時候你寫給我的
一些是對話紀錄。看著我們陪著對方在那些大的小的事情上面

我: 好煩噢24了還沒工作
C: 乖拉,我24了在念大一, 想一想就不會有壓力了真的
C:you are not alone
C:真希望你在芝加哥找到工作,我們就可以一起ㄓㄨ
我: 芝加哥的工作很可能會因為簽證問題而沒有
C: 蛤好像都會這樣
C:我在芝加哥處理我在台灣的人際問題,我覺得我好像很糟糕
我: 屁咧你怎樣糟糕??

C:我後來都覺得順其自然了也不用處理了哈哈 更糟糕
C:我回一下它,然後要睡了
C:你洗澡了嗎
我: 恩
C: 幹我不小心把我打得按調,幹幹幹
我: 蛤好啦你去專心回,我不吵你
我:先這樣好了晚安
C: 哎我忘記剛剛打什麼了哈
C: 好像越弄越糟糕,我去睡了
C:哎,愛妳

寄給 我

在您離線時傳送了這些訊息。
C: 為什麼我們的友誼會這麼單純這麼好呢


2010/4/22 寫給C的信
本來超開心
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哭了有一點難過
昨天晚上頭好痛因為小感冒
睡覺前哭了一下想著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到禮拜五
頭好痛報告都做不完就像
shari在我旁邊說他要傳簡訊給所有的人講說他過了畢業考
一邊慫恿我打電話回家也要我跟朋友講
看他一面傳了簡訊我勉強的打了一個在這邊的朋友
想說是有回家再跟他們說就好
剛剛我好想出去玩 但頭好痛想說在家看的電視之類的地理系室友跟我說你應該找工作了

對不起我在這邊跟你抱怨我的室友
我好想打電話給你們也想打電話回家
但你們現在是清晨六點
馬的我哭了
我要拿到這該死的master degree了我好想你們

primmyq發表於 樂多00:16回應(1)引用(0)

June 24,2018

流連在半夜

開著soundcloud播音樂然後抱著抱枕在冷氣房裡攤著。開小夜燈無意義滑手機
是我這個月目前為止最舒服的moment了擺脫香港人拜託美國人擺脫連三個禮拜的地獄生活了
啊。昨天從bar出來聽到了phoenix
無意義。單純捨不得睡而IG不小心手賤加了工作上的人所以只好在這喃喃自語

primmyq發表於 樂多01:49回應(0)引用(0)

June 10,2018

陰天周日在家聽Bahamas

今天陰天,很適合來自北方的加拿大民謠大叔Bahamas,但說實話也不應該稱他大叔
也才比我大幾歲而已
會認識他的音樂是因為Feist的關係(Feist的吉他手),然後偶然在youtube上面聽到"all I've ever Known",
就立刻被吉他和低嗓音收服了
對他的想像有點像是Glen Gansard(Once音樂電影裡面的愛爾蘭大叔,他就真的是大叔了),
或者是有著深情嗓音唱著the blower's daughter的Damine Rice(同樣也是愛爾蘭大鬍子大叔)

本名Afie Jurvanen的Bahamas來自加拿大,該不會是因為寒冷的北方流行蓄鬍(?)


雖然最近才真的認識Bahamas,但其實之前就有聽過他的作品了埃~
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白日夢冒險王,2013)原聲帶裡,
Don't you Want Me就是Bahamas和the Weather Station一起合作改編的。

回到All I've Ever Known,
歌詞唱著
I am a spinning man
A living ceiling fan
If two could only hang
In the same room once again

一不小心就被勾得心揪
不過算了管他的

2017年Bahamas也發行新專輯了,開始巡迴演出,只可惜都沒有要來亞洲的打算(好唄)
網站蠻好玩的http://www.bahamasmusic.net/#
風景和河邊生火一直讓我想到在明尼蘇達的Duluth還有Wisconsin露營的那些時候

primmyq發表於 樂多00:59回應(0)引用(0)

mellow fellow

最近都用soundcloud聽Mellow Fellow
剛開始最喜歡Dancing,是2017年的作品,在youtube上的上傳者甚至剪接了電影不法之徒的片段
黑白的影像,搭配Dancing似乎也有種法式浪漫氛圍
結果殊不知,Mellow Fellow居然是唱英文歌的菲律賓人
本來還以為是個美國南部的Indie(我粗淺)
總之,喜歡有一點粗糙感的低傳真
有種什麼都不在乎的粗線條灑脫感
很浪漫但又情感脆弱得要命

太喜歡了所以把幾張圖片收起來



Dancing(2017)


You'll be Alright(2018)

其實也喜歡Best Friend和New Year's Eve


primmyq發表於 樂多00:59回應(0)引用(0)

June 3,2018

安妮日記

在最前面的幾頁安妮剛收到禮物有很多仰慕者,還有她寫了一些同學和母親的壞話。我默默心裡想著這是什麼gossip girl的情節嗎,「就是青少女嘛。」這樣想著的同時,才意識到自己在翻開安妮日記之前,對於猶太大屠殺迫害者有的既定想像,而這樣的想像如何阻礙了我去認識安妮,一個在壓迫大時代背景底下,聰穎又帶著一點叛逆和傲氣的女孩

之後查了一些資料才發現部分內容都經過她父親修改調整了,吉蒂也許並不是她幫日記取的名字而是一位摯友的姓名。

紙比人更有耐心。安妮在開始寫日記的時候記下這一句話,也在兩年後的日幾裡重複寫下,驗證了這兩年多每一字句她如何耐心的梳理自己(還有密室裡的大家)的情緒

少女情懷、對於母親的糾結、對於愛情的懵懂。在日記裡除了看到她的成長,也看了兩個家庭如何在幾坪不到的密室裡戰戰兢兢生活。看到最後,突然寫著「安妮的日記就此結束」,有種突兀感,好像沒有結局的連續劇突然看了一半(恩畢竟范丹恩夫婦和杜牙醫的個性太鮮明了),看了她整整兩年的日記似乎也跟著這兩個家庭活了七百多個日子

安妮的記憶如何珍貴。個人記憶在歷史脈絡之下的集體記憶如何對話

她寫著「如果有誰大聲說大人在密室的生活更辛苦,那麼他一定不明白問題對我們造成更大的衝擊。我們實在太年輕了,無法應付這些問題,問題卻一直朝我們逼近,逼得我們最後只好想一個解決辦法,可是我們的辦法在大多數時候一碰現實就粉碎了。在這樣的時代很難,心中浮現的理想、夢想和珍貴的希望,只會被殘酷的現實壓得粉碎。真不可思議,我居然還沒放棄所有的理想,我的理想聽起來這麼荒謬不切實際,不過我堅持著,因為儘管發生這一切,我依然相信人性本善。」

我從國中開始寫日記,我還記得十多年後回頭翻閱國高中所寫的東西時的羞恥感,開始建構自己所謂的浪漫情節、對於家人相處上的憎恨等等。在閱讀安妮日記時,很多青少女複雜焦急還在自我探索卻又帶點傲骨的脾氣,略有熟悉感。但也有種赤裸的侵犯感受。同時也有種慎重感,密室裡的一本日記,如此的時空交遞之下來到我手上了

而對照著那時代的戰爭、對猶太的種族屠殺與壓迫,被抹滅掉的人性,還有很多平庸的邪惡,在密室之外如火如荼。而安妮在小小的密室空間,甚至只有每周兩個下午能夠使用書桌的時間,她誠實的把自己鋪張開來,毫無保留,誠實地看見自己的善良愛恨孤獨和慾望,如此赤裸卻誠實良善。這是那個外面的世界無從對抗的

primmyq發表於 樂多23:41回應(0)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