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6日 01:37

穴居人和現代人的焦點

著名的法國穴居人的史前洞穴,發現了現代人時期的史前文物
——關於穴居人和現代人可能共存的激烈爭議

翻譯:逸空(Econ2006311日至14日淩晨200

Grotte02.jpg (289655 octets)

穴居人和現代人的焦點

著名的法國穴居人的史前洞穴,發現了現代人時期的史前文物
——關於穴居人和現代人可能共存的激烈爭議

翻譯:逸空(Econ2006311日至14日淩晨200
原作:蓋伊-勾格勞拓(Guy Gugliotta),華盛頓傳媒公司新聞作家,2005912

大約30,000  40,000年前,特別是歐洲冰河時代(在新生代的第四世),大約200000年前出現的穴居人突然在中東、西亞等地消失。關於這一觀點,學術上幾乎是無可非議的。

如何以及為什麼會發生這些,還是因為其他原因?多少年來,古生物學者在爭論,是否解剖學上的現代人受到來自東方的沒落的穴居人(Neanderthals尼安德特人)或其他外部地區的新人類的侵入;還是說,穴居人與同時期的入侵者產生了後來的智人。

這個爭論其實已經表現出對某一方面的一個新的不利因素,但是一直沒有被考古實物證實。DNA分析資料提出:穴居人和現代人或許完全不相干,穴居人很明顯是一個獨立的種屬。

然而,過去的許多年裏,考古學家已經證實:穴居人晚期,現代人一直和人造古物一直並存。不過沒有發現32,000以前的現代人遺體被人造古物覆蓋。
目前的爭論是:穴居人是否具有漫畫式的特性並非相當聰明、集體勞作、編制魚網,並且不能與其敵人相匹敵,或者相反, 只不過一些另外的人,因為某種原因瀕臨滅絕了。

這個秘密,驅使人們研究石器時代人類文化,儘管是難以解決的。大量的討論是關於我們同這些生物的關係。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人類學家安瀾-民(Alan E. Mann)說。
我擔心這些討論將更欠缺科學。

本月初期,研究者們更是火上澆油,提交《自然》期刊的報告上說:法國著名穴居人遺址查陶拍仁(Chatelperron)又有了新的研究成果。他們說:來自老發掘地的新的材料分析顯示,在穴居人末期,穴居人和現代人共同生存在歐洲,並且有潛在人口和文化互動

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考古學、合著作者保羅-梅拉斯(Paul A. Mellars)在一個電話訪談中說: 他相信當《自然》學報出版以後,將會舉世震驚的。他是支持現代人侵入穴居人,並最後取而代之意見的首要人物。
然而,在聖-路易士的華盛頓大學人類學家艾裏克-淳考斯(Erik Trinkaus)說廢話!他宣導的意見是:現代人和穴居人同處雜居,之後穴居人的能力被同化和提升。他認為梅拉斯(Mellars)的證據並不充分,只是一種斷章取義。

那個在查陶拍仁(Chatelperron)的洞穴遺址,位於法國(France)中心,十九世紀四十年代在鐵路施工時被首次發現,之後一直被週期性發掘。今天已經成為晚期穴居人遺址的考古形態模型。
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早期,著名的法國考古學家亨利-都波特(Henri Delporte)第二次考察遺址時,仔細的備案了穴居人時代佔有的五個地層,近期的三個地層和最底的地層,都有各種各樣的穴居人遺物。但是第四個地層卻有現代人,或奧裏尼雅克期(Aurignacian,法國舊石器時代前期) 的遺物,包括:由鹿角和二件穿孔的動物牙齒裝飾組成的點狀裂痕的武器——人工古物說明了:或許至少在40,000 年前,早期現代人就已經廣布歐洲了。

梅拉斯說:這種間層現象(interstratification)如果可靠的話,那麼證實了穴居人與現代人在歐洲共同生存著;已故的都波特(Delporte)在《發現報》發表過兩篇不顯眼的內容,但是他沒有獲得更多。梅拉斯說。一個根深蒂固的信念就是穴居人與現代人之間沒有發生交迭。
梅拉斯聯合劍橋的研究生布拉德-格萊維納(Brad Gravina),率領《自然》期刊的文章作者,重新考察了查陶拍仁(Chatelperron)的發掘材料,格萊維納(Gravina)發現可以用新的方法測定都波特(Delporte)獲得的動物骨骼的年代。
放射分析了穴居人底部地層的年代在距今42,00043,000年之間;第四個地層(奧裏尼雅克期Aurignacian)的年代在距今41,00042,000年之間;之上的穴居人地層在距今今40,00041,000年之間。

梅拉斯指出:來回變遷的發生,是因為大約41,500年前的現代人,能更好的抵禦西歐的寒流。當天氣變冷,穴居人向出走;現代人向裏走。梅拉斯說,解剖學上的穴居人是耐寒的,他繼續說,穴居人倖免於歐洲冰河時期是被普遍認可的,但是現代人可以通過辦法更好的穿著、掩蔽、使用火、以及其他技術來適應之。

淳考斯(Trinkaus)在一個爭議遺址的完整和描述的精確的電話訪談中說過:查陶拍仁(Chatelperron)是一個嚴重破壞而接觸的遺址,已經被騷擾了150多年了。
他同時指出格萊維納-梅拉斯(Gravina-Mellars)小組並沒有測定出牙齒裝飾和鹿角的年代,而且一個被屠宰的動物骨頭是不會說話的。更重要的,他補充說,查陶拍仁同其他同時期的歐洲遺址一樣,並沒有和這些文物一起出土的現代人。
你不能因為這些文物和某些現代人製作的文物比較類似,就認為這些文物是現代人製作的。淳考斯說,這意味為著,穴居人笨的根本自己做不了那些東西。

梅拉斯指出:都波特作為一個挖掘機,具有無可置辯的可信度。他說:我已經觀察這些石器45年了,它們經常和現代人關係密切。這牙齒和鹿角反映不出確切的時間,他們已經在加工時被破壞了。
然而,他承認淳考斯給了嚴格很好的指點,就是查陶拍仁沒有現代人遺骨。不過,這也是那些提倡取而代之論者的致命弱點。
歐洲有一些35,000年前的遺址有現代人遺骸但是沒有伴隨的文物。但是查陶拍仁(Chatelperron)有聲稱是現代人的文物,但是卻沒有遺骸發現。所有遺址都希望更多的同時具有遺體和遺物近代人(recent humans)的遺跡被發現證實。當然是幾乎所有那些埋在老一些地層中的遲一些的埋葬物的結果。 
也許最初的歐洲的現代人,不埋葬他們的遺體,也許考古學家還未發現他們的骨頭。要麼就是當時的現代人並不在那,甚至,那些被認為是現代人的文物,其實是穴居人的傑作。

 華盛頓傳媒公司,2005

 

 

Grotte05.JPG (75689 octets)

Grotte02.jpg (289655 octets)

 

查陶拍仁(


  • yam_easviod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掘地九尺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613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263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