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6日

2018 讓我們有一天 開始前進 0715版

如果我們看過2000-2016的民進黨、國民黨,我們頭腦是醒的,
,那我們該理解到 制衡 的重要;

如果我們看過2000-2016的陳水扁總統、馬英九總統,我們頭腦是醒的,
,那我們該理解到 制衡 的重要;

如果我們看過1996-2016的親藍媒體、親綠媒體,我們頭腦是醒的,
,那我們該理解到 制衡 的重要;

如果我們看過 兩黨基層們的作為;
推估過 操縱、指揮這些基層的 中層們的手段心態,
推測過 認同、任用這些中層的 高層們的態度心性,
我們頭腦是醒的,

,那我們該理解到 制衡 的重要。

看完2000-2017的政治、政治人物、周遭團體、言論、手段、心術,
我們頭腦是醒的,

,那我們該理解到 制衡 的重要。

遍閱流覽過3000來的人性、態度、心性,
我們頭腦是醒的,心是醒的,

,那我們該理解到 制衡 的重要。


讓我們有一天 開始前進……


註1︰看的是18年來的趨勢;不是一二星期、二三個月、幾個事件、一些微光。


20180304註︰
原文20171009寫的,五個月過去了……

20180423註︰
做了一些修改。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2:01回應(0)引用(0)

2018 心火的映照 世間 垂眉 沉思 0715版

◎我的判斷是綜合的;
不是單看一件人事,單看一個事件;
而是有一個參照模組(包含運作的痕跡,想法,影響……)。
不是因單一事件;也不是只牽涉短期影響的因素。

◎我指的是全面整體長期的施政成果。不是局部的,或單項的指標表現。

(1)
百年盛世,百年盛世的基礎,黃金十年,可能性是0.6%;比國民黨2008-2016八年執政好的可能性是五成五以上;
應該就是在這中間移動。

(2)
百年盛世的可能0.6%,盛世的可能在5.7%以下,治世的可能在7.1%以下。

(3)
換一種估算法,以十分制來估。這四年的平均值預測,五點一至六點六分間是最大的可能。

(4)
再換另一種說法︰這四年最好的可能,不會比台灣這三十年來最好的時刻還要好;同樣的,這四年最壞的可能,不會比台灣這三十年來最壞的時刻還要壞。
這是最大的可能性(大概七成六可能吧)。

(5)
和2012-2016比︰
比2012-2016好,而且好的有差距,21%的可能
和2012-2016相差不多,58%的可能
比2012-2016差,而且差的有差距,21%的可能

◎我沿用2008的推測模組。

◎2016(對比2008)三個觀察面向︰沒有變化︰2016和2008陷於一樣的輪迴。
◎四個執政現象(對比2008),已出現了三個(其實第四個也有,只是較不明顯);另外多了兩點(民進黨執政獨有的現象)。
◎20170101回顧︰寫了9點(狀態、現象)。
20170709觀察︰變化是緩慢的,一點一滴的;但確實已經發生了。
◎20170917觀察︰變化比原先推估的還要糟糕、還要明顯。
◎20180415觀察︰結構性+逐漸質變
◎20180715觀察︰結構性+逐漸質變

◎2016如果是國民黨執政,依這個2008的推測模組,結果會是一樣的糟糕(搖頭),
只是糟糕的方式與民進黨不同(另一種的結構性、質變)。但是歷史無法倒流、重走、實驗、來證明。

◎整個大局︰微光有,但心中推估,隨著時間線演變,這些微光終會消失,只是閃現,而非燎原。

◎因為有2008-2016的參考,蔡總統(及身邊的人)和馬總統(及身邊的人)相似度又極高(作風、想法、手法、人生劇本……),所以可以更早就能確定時間線。

20180416註︰2018現在,回顧起來,2016當初的判斷,並沒差距太大。


懂得自省 懂得自覺 的年代,終會來臨吧?

對人信心深厚的年代,我們終會等到那ㄧ天吧?

我們 可不可以 迎來心頭的微亮 認清的自我 清明的時光 醒覺的流動 甦醒的火?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2:00回應(0)引用(0)

2018年7月9日

2018 沉思 這世間 這座標 這個觀照 0708版

◎我的判斷是綜合的;不是只看一件人事,單看一個事件,而是有一個參照模組(包含運作的痕跡,想法,影響……)。
不是因單一事件,也不是只牽涉短期影響的因素。

◎我指的是全面、整體、長期的發展方向、時間線。不是局部的,或單項的指標表現。

◎執政黨的部分︰不是指執政成果預測、而是針對執政黨的政黨本身評估。

在野黨的部分︰同樣不是指如果執政的成果預測、而是針對在野黨的政黨本身評估。

◎民進黨是持續向下的、腐化中的
(縱然表面上、媒體上、股市上,看來是風光神氣的、數據漂亮的);

國民黨也是持續向下的、腐化中的
(兩黨是都有一些微光,但是是那種隨時會滅的星火)。(註二)

這是以絕對值來說(自己和自己比,和政黨初心比,和執政能力、心態、價值比),
更不用談更高的標準了。

◎柯先生、親民黨、時代力量,算在民進黨的部分。

◎選舉時,是兩黨相對來比,還是會有一個勝出的。

◎兩黨的基層很糟糕(手段、心態);
由此可推知操縱、指揮這些基層的中層是多糟糕;
也可得知任用這些中層的高層是些什麼樣的人、什麼心態、什麼想法、腐化到哪裡……

◎這就是現在台灣人民的處境,人民選誰都苦……寫下來留給後人了解。


台灣,南島,這塊土地,這個社會,這些摯愛的人心………

歷史 緩緩流動著……


註一︰
本文是依20180115版修改的。(這一次完全沒改動任何字)

註二︰
1.知道很多光自己還沒看到;
2.人性的醜陋、卑劣、墮落,弄權手法,全都往身周盤繞而來,會影響自己的判
斷。
以上兩點都算在內了,但整體而言,兩黨都是從根就腐化腐敗了。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1:08回應(0)引用(0)

2018年7月2日

在這刻 只想請問

在這刻 只想請問︰這些人(馬路上;捷運、火車、高鐵上;巷子內;民居中)跟蹤跟監我的人,為什麼永遠可以知道我移動到哪裡,我坐在哪節車廂、哪個位置,到哪裡可以跟蹤跟監我?

這些背後要付出多少的人力、物力?

有能力付出這些人力、物力的人,
一種可能是國家的力量在支援、支持;
一種可能是他們本身擁有相當的資源、權勢。

前一種可能的話,這是一個怎樣的政府,這是一個怎樣的執政黨,
人民,你們的票,選出來的執政黨,組成的政府,
做著這樣的事!

後一種可能的話,人民用選票選出的這些政治人物,給了他們權勢,
他們卻把權勢拿來做這著這樣的事(滿足私慾,請別告訴我這是為了公益)!

更糟糕的是︰每個人都當作 理所應當。
有的人還引以為傲,沾沾自喜自己手段的高明……。

時間回到一二年前,某個星期六(日),
我進去某家便利超商,剛好補貨的貨車開來,擋在門口卸貨。
跟監我的人惡狠狠地瞪著這位補貨人員(他和他的車,擋到了她的跟監),
我真的很想走去告訴她,他星期假日還這麼勤奮的工作;妳做著跟監這種事, 怎麼好意思瞪他……

時間回到一二個月前,某個星期三下午,
某場有關「罕見疾病」的研習,主講人說明罕見疾病患者的處境、照顧者的處境、國家政策、經費的補助缺憾(台灣罹患人數過少的罕病,是申請不到錢,沒有經費照顧的)……;
回到教室,三個工人在對面(假借施工之名)在監視自己(註一)。心裡面真的很感嘆,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對比。

註一︰觀察過一段時間(10天)︰施工流程、程序、節奏(對照我的課表)、效率、內容、行為動作角度……做出的判斷。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2:35回應(0)引用(0)

2018相信人民 相信制衡

請人民給制衡力量。

如果你不相信總統,請給制衡力量。
如果你不相信行政院,請給制衡力量。
如果你不相信民進黨,請給制衡力量。
如果你不相信立法院的立委,請給制衡力量。
如果你不相信司法,請給制衡力量。
如果你不相信媒體,請給制衡力量。
如果你不相信政治人物,請給制衡力量。

問問人民,誰會幫你出聲?誰會在你身邊?

老實說,如果只是為了藍政治人物,綠政治人物,實在無法給我力量,前進的動力;現在,我是抱著,為了 前面這一路走來的 先賢先烈,為了一個不同的未來,為了對上天的承諾。

我們的政治不該只有這樣的……。


註︰本文修改自20090730「相信人民 相信制衡」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2:34回應(0)引用(0)

2018 關於民心 清粹的正道

六一七年五月,唐……到各地招兵買馬。人民無論遠近,聽到消息,紛紛響應,

六一七年六月五日,……當時士卒來自四面八方,又沒有經過訓練,李建成、李世民跟他們同甘共苦,遇到敵人更奮勇搶先。道路兩旁的蔬菜瓜果,除非出錢購買,決不擅自取食,士卒有偷盜的,一定找出失主賠償,但也不追究偷盜的是誰,軍民都感激喜悅。大軍進抵西河郡城下,城外居民有逃向城裡的,一律放行。

六一七年六月十日,……其他不殺一人,秋毫無犯,安撫店市商旅,使他們恢復營業,消息傳播,遠近人民歡欣。

「大開糧倉,賑濟貧民,」「三輔英雄豪傑投奔李淵的,每天以千計數」「關中知識份子及普通平民,歸附他的好像在趕市集」「李世民所到的地方,官民以及變民首領投靠他的,像河水般川流不息」

「軍令森嚴,對民間秋毫無犯。」
「李淵命將士嚴守營寨,不准進入村落蹂躪人民。」
「於是東到商洛,南到巴蜀;各地郡長縣長、變民首領,以及氐民族和羌民族部落酋長,爭相派遣子弟前往大興,請求歸降。」

「人民聽說大軍元帥是李世民,沒有人不向他歸附,消息從近處向遠處傳播,前來投奔的每天都在增加。」

前後相繼歸附中,一路降唐聲中;

六二一年七月十九日,劉黑闥(竇建德手下大將)襲擊漳南縣,占領城池。
七月至十二月,半年之間,完全恢復夏王竇建德時代疆域。

先派李神通,繼派李孝常,都被擊敗;李世民是最後一張王牌
六二二年正月至三月,李世民大破劉黑闥。

六二二年六月至十一月 劉黑闥重返河北,再奪洺州
……州縣相繼叛離,都歸附劉黑闥,十天半月之間,劉黑闥收回夏國全部故有疆土。
六二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劉黑闥進入洺州。

夏國疆土比台灣大上數倍以上,當時只有馬匹做為代步工具,等於是劉黑闥振臂一呼,所有都回來。
那是何等的恩德?
留在民心中是怎樣的感念?

對人民的好,人民不是不知道,不是沒有回應。

竇建德「禮賢下士,跟士卒同甘共苦,因此人民爭著歸附,願為他犧牲性命」。

「最初,變民軍擒獲隋政府官員及其家庭的子弟,一律誅殺,只竇建德溫和的對待他們,因此隋政府官員有時也會獻出城池投降,」

六一九年閏二月,竇建德每次戰爭勝利,攻克城池,擄獲的金銀財寶,都分賞給將士,自己不取分文。日常生活簡單樸素,從不吃肉,只吃蔬菜和糙米飯;妻子曹皇后,仍穿布衣,不穿綢緞,所用俾女,才十幾人。

「……都依據他們的才幹,授予官職,交付工作。有不願留下來,打算前往關中及東都的,也都尊重各人意願,供給食物及旅費,派兵護送出境。」

六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竇建德攻陷趙州……打算把三人誅殺,……勸阻……醒悟。

六二0年二月二十日,竇建德勉勵人民種桑耕田。國境之內,一派昇平,沒有盜匪,無論商人和旅客,都敢在郊野露天住宿。

六二一年五月十五日,(註︰竇建德在國境外被李世民擒獲後,夏國高層一番討論後,不是硬捧竇建德兒子繼任抵抗,不是搜刮財物一哄而散,從這樣的高層,便可以推知任用他們的領袖是如何的人物)

齊善行(夏國高層)︰……如果有人(註︰兵、官)一定希望得到綢緞財物的,我們當把政府倉庫裏的東西,全部發放,不要再傷害平民!……
夏政府派軍駐防大街小巷,拿到綢緞的立刻出城,不准再進入民家。

1.事實上,竇建德當年對待人民的恩德,對人民的好,是超過唐政府很多的,治國總能力也略勝一點點;但李世民打戰的能力超過竇太多。

2.內政方面,李世民有自知之明,會用人用才用廣納建言彌補。

3.竇是出於天性,和人民一起呼吸,一起生活,出於呼吸般自然的;
李世民較大部分出於自制、克制、用理性駕馭自己,認為這樣做才是對的、才是明君、才是對人民有益。

4.時間拉長,很難說,竇會不會腐化。
但就這一刻來說,竇出於真摯的愛民,極為難得、少見。

5.而李世民的自我克制、自律、內心的自我要求,何嘗不是難得、少見。
一方面是了不起的修養品格,一方面也避免了自我的腐敗朽化。

6.執政者對人民的好,人民不是不知道,不是沒有回應。
振臂一呼,十天半月之間,收回夏國全部故有疆土,不是沒有原因的。


清粹的 純粹的 正道之心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2:33回應(0)引用(0)

2018年6月18日

2018 我相信 我期待 我在等 0617版

某個幫派,

底下的媒體砍幾刀,

名嘴砍幾刀,

政論節目砍幾刀,

民意代表砍幾刀,

青年軍砍幾刀,

部落客砍幾刀,

網軍砍幾刀,

周邊團體砍幾刀,

再由底下的媒體,報導稱讚︰

我們幫主,副幫主,各堂堂主,是主張和平的,雙手是乾淨的,

沒做壞事,很優秀,一起往幸福前進吧

……………

令人無言。

這樣的幫主、副幫主、各堂堂主……………令人無言。

這樣的媒體……………令人無言。

這位幫主、副幫主、左右的幕僚…………令人無言。

很深沉很深沉的感觸啦。

問問人民,

你可以接受這樣的幫派嗎?

你可以接受這樣的幫主、副幫主、堂主嗎?

你可以接受這樣的媒體嗎?

你可以接受這樣的幕僚群嗎?

你可以接受他們告訴你的東西嗎?

你可以相信他們嗎?


我也知道,這是社會 各階層 全面 的問題,(大家都這樣做)
一種(華人)文化?社會氛圍?潛規則?人性?組織文化?……

沒有時間心力去探討,先寫到這裡,以後再來思考再來補記。


附記︰
這個幫派砍人叫揭弊,究責,改革;別人砍他叫選舉操作,政治盤算。

無言。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3:07回應(0)引用(0)

2018 還是 制衡 兩字

重蹈2000-2008覆轍的民進黨,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重蹈2008-2012覆轍的總統,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重蹈1996-2016覆轍的媒體群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謙卑、溝通」;遇到選舉都轉彎了。
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我要選舉了,你們都閉嘴」「現在政府已經變成一個叫大家不准說話的政權。」
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分不清 他們是在執政,還是在籌備選舉?」
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把本來應該是「治國」 的事情;拿來壯大自己的「政治(選舉)能量」,引成洪流,以為己用。

那和當年利用族群間的分歧,引為自己的政治能量、洪水有何不同?
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為了勝選,不惜挑起階級的對立,騙年輕人。
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只要會贏就好,管我用什麼方式贏的。」
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什麼(利益)都要,什麼都敢(做)。」
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是不是正在腐化?需不需要制衡?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3:06回應(0)引用(0)

2018 對人的信心深厚的年代

永遠記得天祥夜空的那種群星滿天,那一晚的歌聲「陽光和小雨」,那一群國中單親生,那ㄧ份情;

永遠記得墾丁海邊的夜晚,磯崎海邊的夜晚,蘇花公路一路上路旁晶亮的海水;

永遠記得頭城、竹安,下雨的日子,沒有雨的日子,欲雨、未雨、將雨的日子;

永遠記得花蓮求學的每個夜,每個可以看見沿著操場散步人的夜。

愛過去每一段的點點滴滴,每一片雨,每一座山,每一滴水,每一棵草與生靈。

「窮年憂黎元,歎息腸內熱」,杜甫的生命算不算光與熱﹖這樣算不算是個偉大的心靈﹖有沒有一種飽滿的對人的愛?

「乘雲氣,騎日月,而遊乎四海之外」「心齋」「坐忘」「疾雷破山飄風振海而不能驚」「來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莊子的生命算不算光與熱?這樣算不算是個偉大的心靈﹖有沒有一種光澤流動的對人的相信?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大丈夫為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壯」,辛棄疾,馬援的生命算不算光與熱?這樣算不算是個偉大的心靈?有沒有一種對人的大器,對人的深厚信心?

「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提出這樣一套軍事理念的人,他的生命算不算光與熱?這樣算不算是個偉大的心靈?就算是打仗,在戰略的背後有沒有一種對人的憐憫不捨與無奈?有沒有關心到人?

看過孫逸仙的演講紀錄片嗎?他頂著炎陽下,奮力的傾訴著,他為的是什麼?他的生命算不算光與熱?這樣算不算是個偉大的心靈?有沒有一種對人的執著想念相信?

是的,一種對人的執著想念相信,一種對人的憐憫不捨與無奈,一種對人的大器,對人的深厚信心,一種光澤流動的對人的相信,一種飽滿的對人的愛。

請杜甫給我們力量,墨翟給我們力量,莊周,辛棄疾,馬援,孫武給我們力量。給我們力量重新創造一個新的年代,一種對人的信心深厚的年代。

對人的信心深厚的年代,國家是寬容大度的,對自己文化有深厚信心,並且不忌諱承認自己是多文化混合,會主動去吸收各種文化的優點。

對人的信心深厚的年代,人民會體會自己生命中的不足,抗拒心障心魔,而不是自滿自大自以為是。

對人的信心深厚的年代,領導者會體會自己生命中的不足,去學習各樣的聲音,而不是自別於外,自認為英明睿智;自喜於權謀手段高明。

對人的信心深厚的年代………。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覺醒?超越?走出更長遠的路?

一種飽滿的對人的愛……一種光澤流動的對人的相信……一種包容與長亙。

「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陶淵明的生命算不算光與熱﹖這樣算不算是個偉大的心靈﹖有沒有一種對人的信心深厚?

「薄日月,伏光景,感震電,神變化,水下土,汩陵谷」,韓愈的生命算不算光與熱﹖這樣算不算是個偉大的心靈﹖有沒有一種對人世的愛?

我們都只是文化的一部份,我們都只是過客,都只能貢獻一部份。
甚至國家也是過客,聯盟是過客,文明是過客,人是過客。
皮囊是渡筏,送我們一段,此岸到彼岸。所以要做有意義的事。

非洲發現的一個已經運作三十,五十萬年的核子反應堆,讓人反省深思人生的意義︰我們這樣你爭我奪,騙來騙去的意義何在?會留下什麼?30萬年後讓後人看笑話或是感慨的嗎?還是根本沒人記得我們?


對人的信心深厚的年代。就算要踏過疾雷破山飄風振海,那也要踏。


我的文學程度還不夠,我還沒辦法完全表達出我的意思……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3:05回應(0)引用(0)

2018年6月11日

2018 總會有那麼一天

以天地之名 以威靈之名
1.總會有那麼一天,
我不用再寫一直重複的文章,
不斷寫「制衡」,不斷提「制衡」。

只因 執政黨總是讓人失望,
人民總是受騙,
人民總是驚醒,
人民總是在補救,
人民總是在做最卑微的民主制度的維持……

不管政府如何輪替,

不管是弄權或是無能;
不管是用「愛台灣」「本土政黨」騙人,或用「新台灣人」「治國政黨」騙人;

不管是用「維護主權」騙人,或用「民生經濟」騙人;
不管是用「希望相隨,有夢最美」騙人,或用「百年盛世」「黃金十年」騙人;

人民總是在補救,
人民總是在做 最卑微的 民主制度的維持……


2.人民在呼吸中,已經懂得做 最卑微的 民主制度的維持,

事實上,現在二三成的人已經在這麼做,

但我們需要有更多的人,

更多的人,不為媒體,不為派系,不為黨派;

為了自己,為了台灣,為了國家,為了未來,為了一挫再挫的夢想,尊重的敬意的,

懂得做最卑微的民主制度的維持。


3.我覺得應該讓選民問自己︰心裡 面對這個政府有沒有陰影?有沒有疲倦?

信不信任這個政府,害不害怕這個政府,生不生氣這個政府?

這個政府有沒有權謀,有沒有欺騙,有沒有官僚,有沒有冷血?

這個政府會不會站在自己的一邊(還是站在維護權力的一邊)?

問問自己︰對政府選的是信任還是疑懼?


讓選民也問問自己︰心裡面對這個在野黨有沒有陰影?有沒有疲倦?

信不信任這個在野黨,害不害怕這個在野黨,生不生氣這個在野黨?

這個在野黨有沒有權謀,有沒有欺騙,有沒有腐敗,有沒有冷血?

這個在野黨會不會站在自己的一邊(還是站在維護權力的一邊)?

是不是只想拿到政治上的好處,選舉上的好處?

問問自己︰對在野黨選的是信任還是疑懼?


讓人民知道;維持「平衡的強大」的重要。


4.總會有那麼一天,

以後的人,會說︰那是一個大覺醒的年代,開啟了後來的黃金年代。

由於人民的全面覺醒,啟動了改變,啟動了旅程,啟動了畫面,啟動了姿勢。

媒體的加入,社會各階層的加入,各行各業的加入,教育的加入,企業的加入,政治的加入……

成就了百川匯海的大覺醒年代。

以後的人,還會說︰那個大覺醒的年代,得來不易,走過風風雨雨,胼手胝足,翻滾了好幾圈,灰、淚、汗、血、心,一挫再挫,一拍再拍,政治一輪再輪,人民一再希望失望。

但人民心的堅毅是不可輕忽的,人民眼的雪亮是不可侮辱的。

一苦再苦,苦難終有涅槃之日;

渡津也該渡到河心,望得見前方,永夜之中的光芒了。

以後的人,也會說:風簷展書讀,典型在夙昔。
他們做得到的,
前人做得到的,
大覺醒年代得到的,
我們為甚麼做不到?

我們要不斷地覺醒不斷地前進;

請這個大覺醒年代給我們力量,給我們典範,讓我們走下去。

看著,自己的孩子,路上的孩子,我們能給他們什麼樣,不一樣的未來?

看著,行人的背影,辛苦的,苦悶的,努力生活的,我們能給他們什麼樣,不一樣的未來?

看著,身旁陌生人的臉龐,滄桑的,閃耀的,青春的,寬大的,夢的,傷心的,愛的,喜樂的眼神,我們能給他們什麼樣,不一樣的未來?

我們能做得更好的,是不是?

讓我們開創一個覺醒的年代,

一個全面覺醒,平等,尊重自己,尊重他人……

人性光澤流動的覺醒年代。

總會有那麼一天,

選舉時,

一黨推的是蘇格拉底,一黨推的是商鞅,一黨推的是……

我們不需特別感恩,只是呼吸自然般的接受,

我們只有平平淡淡,
我們的民主政治本應如此。

這幾年,經歷過無數人間眼神臉龐的我們,

就讓我們在此刻,像季札掛劍一般的,

在我們心中掛上那把劍,對自己做下承諾……

相信季札也會為之動容。


一群覺醒的芒光,一個覺醒的年代。


這個傳說中的大覺醒年代,我們會繼續記錄下去……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3:28回應(0)引用(0)

2018年6月3日

2018 一路 軌跡 正眼 金剛道 0603版

給中立選民︰

靠著騙術、權術、詐術在治理國家;騙術、權術、詐術成為施政主旋律。

連蒼天、上蒼、神明都想要騙,都敢騙,都想盡辦法努力騙,都想拿來利用。

這是一個怎樣的政權?
票 投得下去嗎?

覺得自己手段很厲害;心術、騙術、手法、玩法、謀略很高明;自己很英明神武;可以玩遍人民,人民能奈我何。

這是一個怎樣的政權?
票 投得下去嗎?

領導層開始亂來,權力沒有節制。
沒人敢阻,越玩越大,越玩越肆無忌憚,沉淪深陷。

檢調、司法、國安開始敗壞。

這是一個怎樣的政權?
票 投得下去嗎?

幾個人緊握權力、決策,不知自省。

腦中是威權想法,做出來是威權、極權、帝制(態度)的事。

這是一個怎樣的政權?
票 投得下去嗎?

執政者、四周幕僚們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也不在乎以後人會怎麼看。

永遠建立不起來人民的信任、相信;偏偏這群人繼續掌控著政黨、國家的方向。

這是一個怎樣的政權?
票 投得下去嗎?

意圖操縱媒體、文宣,達成私人目的。

為了自己利益,不甩其它。

「政媒合作」,媒體失去了它監督的功能,變成執政者的工具。

這是一個怎樣的政權?
票 投得下去嗎?

操控一群(被逼或自願)只能配合的民意代表、中層低層黨員、學者、官員、地方派系。

把持政府組織,成為滿足個人私欲的工具。

這是一個怎樣的政權?
票 投得下去嗎?

現在的民進黨,踏上了2008-2016國民黨、2000-2008民進黨當年,執政晚期的輪迴。

看著 這 樣 的 民進黨,
票 你投得下去嗎?


循著正道的軌跡 可不可以?循著初衷的弧線 可不可以?循著堅定的尾勁可不可以?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23:26回應(0)引用(0)

2018 時光 歷史 人物-3 這世間

西元六四三年三月,

……李承乾……又說:「我當皇帝,定要盡情享受所有樂趣,有人規勸,立即誅殺,頂多殺數百人,大家就會自動停止。」
(註一)(註二)

在找資料時,看到了這段話。

一個領袖,面對規勸的態度是如此……

他為什麼不是想「我的作為哪裡有問題」「規勸四起我有沒有責任」「是帶頭規勸的人的錯?這數百人的錯?執政者的錯?」;

李承乾的態度是「頂多殺數百人,大家就會自動停止」……搖頭。

幸好我們是民主制度,

不會反省的政黨,經過選舉請它下台。
不會反省的政治人物,經過選舉請他下台。

幸好歷史不歸掌權者所有,它會記錄下所有,

李承乾先生「自我想像」的歷史顯然和一般人知道的不同。
他有權時,看不到聽不到,不願聽不想理;但歷史會記下一切。


註一︰引自 柏楊版資治通鑑 46貞觀之治。

註二︰背景交代︰
1.李承乾是李世民的兒子,原本的唐朝太子。

2.後來李世民廢了他。否則他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楊廣先生……,只用短短十三年時間,就摧毀他老爹建立起來的強大無比的帝國……

註三︰李世民這樣的人物,這樣的身教,這樣的用心教育,會什麼會教出這樣的兒子?

「教育」能做到什麼樣的地步(關於品格、態度、胸襟這一塊)?

註四︰今天先放這篇,其它篇明後天應該可以完成。

這世間 什麼時候會進步一點點?


20170611註︰一字未改。

20180603註︰其實有一些新的想法,但是沒時間心力寫。再找時間補。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23:25回應(0)引用(0)

2018年5月28日

2018 台灣之重,掬一水風 0527版

人民的力量最大,中間選民是有力量的。
這是這次選舉我最大的感想總結。

事實上,我一點都不擔心國民黨的一黨獨大,因為人民會把它請下來(也許是縣市長,也許是立委,也許是總統選舉),國民黨的51%有多少是中間選民的?(民進黨幾乎沒有,但有固定的基本盤),國民黨的基本盤有多少呢?(請想想2004年2月,國民黨民調跌成那樣)。

……

希望我們有朝一日都能成為一個不受惑的人;
一個愛智的人;
一個追求真、善、美的人。

引自 2008 01 13台灣之重,掬一水風


「人民的力量最大,中間選民是有力量的」。

請 用 力 搖晃民進黨高層,讓高層醒一醒好嗎?

讓他們明白人民的心意,
人民不是活在他們自我想像的良好施政,美好生活中。

街頭上的抗議叫不醒、民調叫不醒、
政治評論員叫不醒、政論節目叫不醒、種種新聞叫不醒、媒體叫不醒、
敵人叫不醒、國民黨叫不醒、朋友叫不醒、民意代表叫不醒;

請用 選票 叫醒他們。

一個人有很多張票吧?如果有值得投的對象請投;其他票請支持民主、支持制衡、支持一個態度。

支持「請施政者反省」「你們這樣做是錯的」「我不同意這幾年你們的施政」、「請你不要再這樣下去」,

支持「請改變」「請自省」「請提醒自己,已經失去人民信賴」,

支持一點浩然氣。

台灣之重,掬一水風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2:15回應(0)引用(0)

2018 只是 循著正道的軌跡 可不可以? 0527版

現在民進黨,踏上了2000-2008民進黨當年,2008-2016國民黨當年,執政中晚期的輪迴。

一樣的是,靠著詐術、騙術、權術在治理國家,詐術、騙術、權術成為主軸,成為主力。

一樣的是,連蒼天、上蒼、神明都想要騙,都敢騙,都想盡辦法努力騙。

一樣的是,覺得自己騙術很厲害,心術、手段、手法、玩法、謀略很高明,自己很英明神武,可以這樣玩下去,玩遍人民。

一樣的是,開始亂來,權力沒有節制。沒人敢阻,越玩越大,越玩越肆無忌憚,沉淪深陷。

一樣的是,檢調、司法、國安開始敗壞。

一樣的是,幾個人緊握權力、決策,不知自省。

一樣的是,一群(被逼或自願)只能配合的民意代表、中層低層黨員黨工、地方首長。

一樣的是,腦中是威權想法,做出來是威權、極權、帝制(態度)的事。

一樣的是,永遠建立不起來人民的信任、相信。偏偏這群人繼續掌控著政黨的方向。

一樣的是,執政者、四周幕僚們不知自己在做什麼,也不在乎以後人會怎麼看。

一樣的是,意圖操縱媒體、文宣,達成私人目的。

一樣的是「政媒合作」,媒體失去了它監督的功能,變成執政者的工具。

一樣的是,為了自己利益,不甩其它。

一樣的是,把持政府組織,成為滿足個人想法(私欲)的工具。

一樣的是,一群(被逼或自願)努力配合的學者、官員、地方派系。

一樣的是……(將來可以填更多)


循著正道的軌跡 可不可以?循著初衷的弧線 可不可以?循著堅定的尾勁可不可以?


註1︰依我現實生活的個性,我根本不想理,寫愈多愈不開心;
可是,那和我當初對老天爺的承諾,不ㄧ樣。

該寫的我寫了,循著正道,依著天地之理。這是我的承諾,我負責的部分。
至於其它的部分由老天爺負責。

如果看了這篇文,心中不舒服的、有怨言的、覺得不平的,麻煩跟老天爺(向上指)說,謝謝。

註2︰2014年 8月31日發的文,可以合用耶……唉 這是一件多可悲的事。

註3︰……然後 這個政府、這個黨、這些政治人物,就不斷的 自我輪迴……


20180225註︰
將近四個月過去了,唉,就繼續輪迴吧……


20180527註︰
隱隱風雷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2:14回應(0)引用(0)

2018年5月21日

2018 輕輕掩卷

如果心是 清醒著 的,就會掩卷輕歎,就會撫卷低吟。


我們來問問自己︰這十八年來,

自己的心,

有沒有改變?

有沒有進步?

如果有,那真的太厲害,因為這是逆流在前進,何其不易。


我們來問問自己︰這十八年來,

社會風氣,

有沒有變化?

我們真的有多得到正面的力量嗎?

你我有得到心靈的救贖嗎?

誠信,值得信任,正直,廉正,真的壯大成主流價值了嗎?


我們來問問自己︰這十八年來,
這個國家 有在往前進嗎?(註4)


輕輕掩卷


20161127註︰
1.總統府在輪迴自己,行政院在輪迴自己,立法院在輪迴自己。
民進黨在輪迴自己,國民黨在輪迴自己。高層在輪迴自己,中層基層在輪迴自己。很有權勢的在輪迴自己,小權勢的在輪迴自己,沒權勢也還是在輪迴自己。

國家在輪迴自己,世界也在輪迴自己。

這些年來,大範圍小範圍不斷得、一再的、自我感覺良好的,在輪迴自己,心法狀況好時,看得清清楚楚,看得疲憊。(有空再來詳述)

2.「總在最冷枝頭綻放」「越冷越開花」,
梅花「堅忍」的精神是國民黨現在需要惕勵自己的。
就讓民進黨繼續這樣玩吧,
2018就會看到現在種種的因種出的果。

3.說過,心力被分散了(應付高層、中層、基層玩的手段,搖頭),寫文只能變得較零散。

4.判斷的是綜合的大方向,個人的喜惡放在一旁。


20170528註︰
6個月、半年過去了,一切還是如此……


20180520註︰
一年又過了……


歷史是有溫度的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5:16回應(0)引用(0)

2018 時光 歷史 人物

西元六一三年八月,……搜捕捉拿楊玄感的黨羽……

楊廣告訴裴蘊說︰「楊玄感大聲一呼,跟從他的就有十萬,使我發現天下人口不可太多,太多就會集結去當強盜!如果不徹底屠殺,不足以阻嚇後來的人效法。」(註一)

在找資料時,看到了這段話。

一個領袖,面對民怨、民變的態度是如此……

他為什麼不是想「施政哪裡有問題」「民變四起我有沒有責任」「大聲一呼,跟從的的就有十萬,是大聲一呼的人的錯?這十萬人的錯?政府的錯?執政者的錯?」;

楊廣的結論是「天下人口不可太多」……搖頭。

幸好我們是民主制度,

不會反省的政黨,經過選舉請它下台。
不會反省的政治人物,經過選舉請他下台。

幸好歷史不歸掌權者所有,它會記錄下所有,

楊廣先生「自我想像」的歷史顯然和一般人知道的不同。他掌權時,看不到聽不到,不願聽不想理,但歷史會記下一切。


註一︰引自 柏楊版資治通鑑 43官逼民反。

註二︰背景交代︰
1.楊廣是隋朝二任帝。
2.楊廣先生……,只用短短十三年時間,就摧毀他老爹楊堅建立起來的強大無比的帝國……(引自 柏楊版資治通鑑 44江都政變 前言 1987.12.15)
3.楊玄感打算叛變時,天下早已經變民四起。
4.楊玄感本身也不是什麼好人。

註三︰今天先放這篇,其它還在寫。


20180520註︰內文一字未改。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5:15回應(0)引用(0)

2018 時光 歷史 人物-2 小小的人性的光芒

六二七年 閏三月二十日
「……我用弓箭平定四方,對弓箭的認識仍不能正確,何況天下之大,事務之多,怎麼能全部知道!」下令京師五品以上官員,輪流到立法院宮內辦公廳值班住宿,李世民常常接見他們,查詢民間疾苦和政治措施得失。
(註一)(註三)


六二八年 四月十一日
……我閱讀這份奏章,既歡喜,又恐懼,為什麼?突厥衰敗,我們北方邊境從此平安無事,所以歡喜;然而,我如果犯了錯誤,有一天也會跟突厥一樣,能不恐懼!各位應該不吝嗇你們的勸告,來幫助我能力所不及。
(註一)

時時反省自己,時時提醒自己,時時警惕自己,時時知道自己的不足,時時請大家勸告自己。

其實就是這麼簡單;卻又這麼困難。


六三二年 十二月四日
李世民跟侍從官員討論帝國的安全和危險,根本關鍵何在,最高立法長溫彥博說:「多麼盼望陛下能一直像登極初期那樣。就盡善盡美。」

李世民說:「我最近是不是有點懈怠?」

魏徵說:「 陛下登極初期,立志節約勤儉,要求官員進言規勸,不可厭倦。可是近來土木工程的興建稍微增加,而進言的人有很多受到斥責,這是跟從前不同的地方。」

李世民拍掌大笑說:「確實有這種情形。」
(註二)

626年當上領袖,到這一年,過了6年半,李世民還能反省「我最近是不是有點懈怠?」還能拍掌大笑說:「確實有這種情形。」

請看現在政治人物,掌權第一年就變形的有多少人,能反省肯反省的有多少人?面對勸告還能認錯的有多少人?或者說有能力發現自己錯了的有多少人?


小小的人性的光芒……
更多更多的向前……


註一︰引自 柏楊版資治通鑑 45玄武門。
註二︰引自 柏楊版資治通鑑 46貞觀之治。
註三︰背景︰李世民的箭術真的很厲害。打仗時確實以弓作為武器。
註四︰這三則不是特例,類似的調性在這幾冊中是不斷不斷出現的。
註五︰在找資料時,看到了這幾段話。有感而發;尤其是可以和前一篇文做對照。
註六︰今天先放這篇,其它還在寫。


2018/5/20註︰
關於註五,文章順序有變動過了,可和下一篇對照。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5:14回應(0)引用(0)

2018年5月14日

2018 心光的

1.想說的媒體大部分都說了。

2.感謝很多人(為價值的、為民主的、為制衡的、為台灣的、為南島的、為心火的……),讓慈悲道可以指給金剛道看,世界上還是有這些人的;這幾年來,金剛道指給慈悲道看過太多糟糕的點、糟糕的人性,不管是哪一黨,不管是高層、中層、基層。
老實說慈悲道曾經動搖過;可是有一天醒悟到,那只是其中一個面向,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心火的。

3.大趨勢來說,如第二點所述,是正面的,很多心光的。讓人感恩、馳想、氣似奔雷。

4.鋪開時間線,心中是難過的,心中對民進黨執政其實有了大概的評估;不過怕估得差距太多,再觀察一陣子再寫。

5.時間不夠,先這樣吧。


註︰
原文20160118寫的,當時鋪開的時間線,現在看來,誤差並沒有太大。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3:58回應(0)引用(0)

2018 心頭的微溫 心光

「這一次遠征高句麗王國,
計攻陷玄菟、橫山、蓋牟、磨米、遼凍、白巖、卑沙、麥谷、銀山、後黃等十城;
而遼州、蓋州、巖洲居民遷居中國的有七萬人。
新城、建安、駐驆山三大戰役,殺高句麗軍四萬餘人,
遠征軍陣亡將士將近二千人,戰馬死亡達十分之七、八。」

這樣的戰績,落在某一朝、某一帝王、某一將領、某些官臣口中,必是輝煌之極的戰績;

但「李世民對這次戰爭竟終於失敗,深感懊悔。」(註一)

先不談戰爭本身的對錯,這次出征的適切與否;光是他對自我的要求、自我的反省,就很了不起。

「645年,城中守軍立即築起木柵,塞住缺口。
李道宗腳部扭傷,李世民親自為他針灸。
遠征軍土山不斷擴張及增高,六十天之久,日夜不停,共用五十萬工,
土山頂距安市(海城市)城牆數丈,向下眺望城中,一覽無遺,
李道宗命平民徵兵府副司令(果毅)傅伏愛率軍駐紮山頂,防備敵人突襲。

忽然間,土山崩塌,壓到城牆上,城牆跟著崩塌,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緊要關頭,傅伏愛私自離開部隊,
高句麗守軍數百人,從崩塌缺口殺出,奪取土山,挖掘溝壕,反過來抵抗遠征軍。
李世民大怒,斬傅伏愛示眾,下令各將領攻擊土山,三天不能攻取。
李道宗雙腳赤裸,前往御營軍旗下,請求處罰。

李世民說:「你的罪狀應該誅殺,但我認為劉徹斬王恢,不如嬴任好任用孟明,
而且你有攻破蓋牟、遼東的功勞,所以對你特別赦免。」」

「李世民發現遼左嚴寒氣候來臨較早,草木枯乾,河水結冰,
士卒馬匹都難久留,而且糧食又快吃完。
九月十八日,李世民下令班師。」 (註︰一種自我反省下的觀察、做的決定。)

「事先裹脅遼州、蓋州所有居民,渡過遼河,移居中國。
遂在安市城下,舉行閱兵大典,展示威力,然後撤退。城中守軍下敢出戰,
城防司令(城主)登上城牆叩拜送別。

李世民對他抵抗到久,不肯屈服的精神,十分嘉許,特別賞賜他綢緞一百匹,
作為對忠心事奉君王的一種勉勵。

……進入遼澤泥沼地(遼陽市西), 車馬陷住,不能通過…….
李世民親自把木柴捆到鞍頭,參與鋪路工作。

……,而氣候突變,
狂風大雪,溫度下降,士卒衣服沾濕,很多人凍死。
李世民下令沿途燃起火把,等待落在大軍之後的老弱殘兵。」

想法1︰這是有次序的撤退;跟隋朝的大敗逃,迥然不同。
一種自我反省下的觀察、做的決定,才能做到這樣的撤退。

想法2︰這樣的自我要求、自我反省;和貧富沒有關係、地位沒有關係。

想法3︰這個世界的真相也許正如金剛道所揭示的狀況,
那是某種事實;
但無法往上,就無法超越人類的歷史,地球目前的現況,
更不用說 老天爺、創造三套系統的悠久智慧心靈 那種境界,
是吧?


心頭的微溫 心光


註一︰1.當然跟他年輕時的戰功比起來,稍微遜色。
2.當初出征是想滅高句麗國,進抵首都,結果沒有達成。

註二︰「」事件內容 引自 柏楊版資治通鑑。

註三︰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一位城防司令(城主),面對一代明君、無敵統帥、強盛國勢、一流軍隊,竟然勝了(雖然有某些機運存在);相對六國對秦,是不是一個明證?另一種可能?

註四︰很努力完成了(在種種干擾之下),如果覺得被得罪到的,很抱歉,麻煩自己跟老天爺說,我也寫得很累。

註五︰本文還沒修補完。

註六︰
這幾年看多了︰玩手段厲害、搞權謀、搞騙術高明的人
極會操弄權勢,指使別人,利用別人的人
做不對的事,還能怪別人為什麼不給他做的人
甘於被利用、被指使的人
大家一起做,就是對的,就沒有關係的人
會投機、會搶、會騙、會偷、會玩手段、運用權勢的人
……

所以 盡量 找了一點心靈微光。

註七︰
大局上沒有變化
2000-2008的民進黨,
2008-2016的馬總統,
1990-2016的媒體……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3:57回應(0)引用(0)

2018幸好有文字,幸好有史書,我們會有敬慕,不會失望

幸好有文字,幸好有史書,幸好有點點滴滴的回頭曾經,我們不會太寂寞,我們會有敬慕,不會失望,

歷史上曾經有過不一樣的時代,曾經有過不一樣的人物,曾經有過堅持,曾經有過守護,曾經有過真心回應,

那不是理想,不是幻夢,不是不切實際,不是辦不到的事,不是傻子在談愚公移山。

三國晚期,蜀漢首先被曹魏滅掉;接著司馬炎(司馬懿家族的後代)取代了曹魏,建立了晉;幾年後順利滅掉了東吳。接著勤儉勤奮,開創了小康的局面,史稱「太康之治」。

不過眼前的美景也消失的很快,司馬炎開始的勤奮很快的被奢侈享受代替,而他的群臣被權利慾沖昏頭,開始分黨分派鬥爭,

再加上用人不當(用太太那邊的親戚,自己的親朋好友,幫助自己鬥爭勝利登位的鬥爭高手,地方有力人士,聽自己話的,講好聽話給自己聽,自己好控制好籠絡的人,對鞏固自己政權有利的人(搖頭,二三千年了,不管科學多進步,不管什麼膚色,還是一樣)),

好的,風氣既然形成了,當司馬炎一過世,他的兒子馬上面對各個勢力的分裂,對立,指責,互相攻伐,扯後腿,各勢力的幕僚也為他們自己的勢力各施奇謀。

結果當一個勢力順利鬥爭掉另一個後,一旦成功掌握了國家的權力,便立刻把重要官員全部換成自己心腹的一批,國家政策也馬上重新頒定一遍,然後就很風光,不可一世,我行我素;

不過趾高氣揚沒多久(一二年間),另一個勢力就是有辦法又施權謀手段,把這個掌握權力的人趕下臺(在那個時代大部分是殺掉),接收了國家的權力,這位新的勝利者,首先做的事是把重要官員全部換成自己心腹的一批,國家政策再重新頒定一遍,然後又趾高氣揚了一陣子,然後又一個人把他鬥垮……(史稱「八王之亂」),

最後的結果是國家越來越亂,人民在爭伐鬥爭之中越來越困窘。終於有人對司馬政權失去信心,起而對抗,其中劉淵建立的漢趙國擊敗了司馬政權(史稱「永嘉之禍」),而司馬政權退到大致長江以南,史稱東晉,而其他地區(大部份在長江以北)陸續出現了十多個國家的割據興衰。

我們應該很可以體會當時張賓,王猛,祖逖,陶侃,王導這些人的心情。

一邊你明知是個陳舊封閉的組織,那種官太多,有錢人太多,長久掌握權力的高門貴族心態,長久處於上層階級,享受很多很久,

有著那麼多機會,但是仔細算起來貢獻給人民的跟自己享受的相差不知有幾倍,甚至欺壓人民的過往不知有多少,

組織僵化難有作為,垂垂老矣,這樣的組織值得支持嗎?

一邊是自稱站在民眾的一邊,從平民起家,推翻舊朝,打著以人民福祉為己任的口號的組織,

但是這些組織也許很會打仗,很敢打仗,很會應變,很有韌性,很會喊口號,但是他們治下的人民有比較幸福嗎?

沒有,通常都是顛沛流離,隨這批新掌權人的高興,或者掌權人天馬行空的想法在治國。

因為他們覺得政權是他們打下來的,所以國家是他們的,他們要怎麼治是自己的事,他們有權享受。

前任政權的一切,在他們的眼中都是惡的,沒什麼好珍惜的。

老子打仗繼續打贏了才是最重要的,能夠讓我打仗打贏,能夠維持我的政權的意見,能夠站在我這邊,為我出意見保住政權,打贏仗的幕僚或將軍才是重要的;

至於治國的那些意見,那些幕僚是抬出來看的,做宣傳的,那個不是他們最終關心的,何況只要下次再打一仗(不管是使用什麼怪謀略,假文宣,漫天口號)把城池贏回來就好,不需管人民有沒有過得好,會不會失民心,也不需費力治國。

因為人人有機會掌權,掌過完全的權力後,會想緊緊握著權力(就算原來是多麼的平民出身);另一方面則是,其實沒有能力做新的建設,卻為了彰顯自己是新的,或者堅持自己是對的,蠻幹下去,大肆破壞前面留下來的。

因為叛逆而莽撞而傷人的飆風少年,內鬥權謀爭利的中年。這樣的組織值得支持嗎?

所以我的感覺是國民黨就像東晉,不過在延續一種陳舊的貴族的既得利益的舊團體舊組織(不是黑金,無能,這樣的一種過於簡約的攻擊性責備性的問題,而是一種更全面更深沉的對自己組織的反省);

民進黨好似漢趙,成漢,前燕,後漢,前涼,這些打著平民、改革口號,前仆後繼興衰交替的政體,這些反對舊政體的前鋒,一種新興的強悍力量,也許會成為強大的割據軍閥,但是治國能力,恐怕還是不足吧,偏偏又不喜歡別人的指責。
我無意得罪誰,這只是一種更全面更深沉的對自己組織的反省。

還是這句︰我覺得兩方面最大的敵人都是自己。

2008之後的十年,這十年會是一個怎樣的年代呢?(註一) (註三)

四六這樣的不穩定結構,會如何改變呢?

哪個政黨能脫穎而出贏得民眾信任呢?

夢想,土地,水,俯仰之際,現實理想之間。我只知道那會是一個很關鍵的年代……。

我們可以預測接下來會有幾種情況:一是國民黨經由大改革,在國家穩定成長和組織和平變革之間取得平衡,弄出一番事業。

不過我還是忍不住要說看不出有這樣的領導人物存在。有自覺,有熱情,有能力,有號召?我們沒有苻堅,李世民,至少也要像石勒,光緒帝吧!沒有管仲,商鞅,王猛,至少也要像王安石吧!(題外話,其實王導做得也很不好,東晉群臣真的讓人搖頭)。

我本來沒這麼悲觀的,但看了資治通鑑,看了東晉的亂象頹廢自閉自大,我突然明白,一個組織的老化不可免,要想中興再造不是不可能,而是太難了。領導群要有自覺,要有傑出智慧的輔佐人才,要有賢明勤奮的主持人,要能推廣為整個組織的覺醒,熱誠正直魄力信任……,

看看這幾年的國民黨,我看不出有這樣的往前走的氣象,我也看不出有哪位政治人物有這樣的肩膀可以扛起這樣的重任耶,好傷心,換一個說法,我覺得國民黨的包袱還是很大很大。

另一個可能是,民進黨在自省之中,重新找到精神朝氣,展現出更為成熟,前進而穩定,既有創新興革的熱誠能力,也有落實的人才,能夠一步一步,有心有方法,魄力而留有圓融,內外標準如一,斟酌營造社會風氣,分得清長程和短程計畫的不同,理想和口號的不同,興革和權謀的不同,治國和選舉的不同。

但是是不是我太悲觀,我也看不出有這樣的領導人物存在耶!包袱還是很大很大。

還有一種可能,有別的黨興起。對第三勢力,我也有很深的期待。有心推動的人真的辛苦,那應該也是條漫長艱辛的路。

另外一種可能,如果發生了,我會感動到哭。出現了兩個很棒的黨,互相良性競爭,進入類似美國的兩黨政治。或是出現多黨的良性競爭,進入類似丹麥的多黨政治。

或是最糟也最可能的情況,就是大家一起比爛,真是讓人神傷啊!


唉,這個時代啊……,幸好有文字,幸好有史書,幸好有點點滴滴的回首凝視,我們不會太寂寞,我們會有敬慕,不會失望。


註一︰
(2008/01/27改版)(2008/6/26再改版)(2010/8/13改版,其實我沒改任何一個字,我只是邊看邊搖頭邊苦笑,好一條時間線,其實這篇的雛型應該2002左右就寫了,我懶得去找,目前這一條時間線還在走)

2012/5/28再度改版,有隱隱的光嗎?我看不到。這兩個黨,這條時間線還在走……

註二︰
寫完這一篇,我大概已經得罪了不少人了吧,唉……。我沒有惡意……

註三︰今年已經2017了,這兩個黨……無言

註四︰本文改編自20120529「2012幸好有文字,幸好有史書,我們會有敬慕,不會失望」一文
這幾年,每逢520附近,這篇文便會浮現。

當年寫的心意……每年的心意……

註五︰
國民黨主席選舉,那麼多人願意承擔,願意出來選,
很讓人抱持著希望。

誰當選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當選者當選後如何做。

註六︰
20180513的註腳︰
1.今年已經2018了,這兩個黨……
2.微光 是有看到,但就僅僅如此。
3.美國的民主政治褪色了?或是 這本就是民主政治的缺陷?

bekeep2008發表於 樂多03:56回應(0)引用(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