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1,2005 20:54

【 北疆金秋 】

點擊到相簿
【 North xinjiang 】 2005-09-11
為追逐金秋黃葉,特意於初秋到北疆喀納斯,禾木和白哈巴,景色還不錯,但已經非常商業化,特別是喀納斯,像一個大公園。禾木和白哈巴比較好,較為寧靜舒服,但到禾木的公路快要開通,隨著大批旅客的進入,遲早又變成一個大公園。其實沿途的風景也很漂亮,感覺更值得一走!
從西藏回來後,偶然在一份免費報紙中看到張白雪下的禾木照片和簡介,便鎖定這是我下一個目的地和開始找尋北疆的資料。本來打算是獨行的,但有朋友知道後表示北疆也是他們的目的地,反正大家都是背囊友和喜歡攝影,便一起出發吧!因國內洪水導致延期後,終於在九月中出發。經過五個多小時飛行後,步出了地窩堡機場,正式我們北疆追秋之旅。

在烏魯木齊休整過後,打聽到離見到秋色還有時間,便決定南下吐魯番,感受一下南疆絲路的滋味。經過數小時的車程,已身在吐魯番,用一個字來形容“熱”,真係好熱!折騰過後,終於找到旅館並安頓好,便馬上找車和安排行程。一天八景(蘇公塔,高昌故城,交河故城,葡萄溝,坎兒井,千佛洞,火焰山,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大多都是這樣安排,反正時間多,便決定一天四景,今午四個,明早四個,飯後馬上出發。吐魯番的一切一切其實在很多關於旅遊的電視節目和書籍資料中已了解很多,再加上人工化和極度商業化,所以吸引力有限,就只有古城有點睇頭。其實在吐魯番還有些值得看的景點,但是比較偏遠,留待下次吧!

回烏魯木齊後,決定直接坐長途巴士到布爾津,由於216國道修路,所以改走217國道,千多公里的路程,由晨早走到晚上差不多十時,再找車到預訂的小白鹿旅館,過了一個舒適的晚上。再打聽後秋色依然未到,便到附近的五彩灘一趟,五彩灘是個雅丹地貌景區,不算很大,但額爾齊斯河在旁流過,兩者加在一起感覺怡人,如沒有此河,風景定打折扣。之後到白樺林,原來是不用入場費,在國內可說少見,白樺林是在布爾津河伴,但景色比之前所到的地方都漂亮,在這山光水色中不覺的消磨了半天。回旅館再打聽天氣和聯系司機,見還有時間,便到阿勒泰走走,反正網上有人極力推薦,但事實卻強差人意,只有一個要收費的樺林公園,可是比布爾津那邊差多了。但話說回來,阿勒泰只是個往北疆的轉接站,並不是甚麼重要景區,所以也沒有太介懷。其實此城人口不多,地方整潔加上空氣清新,不失為一個休間的好地方。回布爾津,聯絡到司機,是個哈薩克族的退休公務員,現在靠做司機來幫補生計,開的是北京四驅吉普,舊款的。補充完物資和加油後出發。一路上風光如畫,上山落山,草原,牛群,羊群,馬群,真的賞心悅目。

終於到白哈巴,是一條座落於與哈薩克斯坦接壤的邊界小村,村旁的哈巴河便是邊界河。但大多數人來這裡的目的不是看河對岸的哈薩克斯坦,而是看這裡有名的曰出景色。我們入住的是圖瓦人開的旅館,房間裡是一張可睡七八個人的大床,上面舖了張厚厚的地氈當床褥,很有大漠風味。圖瓦人自認是成吉思汗的後代,但很多網上資料都反對這說法,誰是誰非,也懶得去理,反正又不是來做研究的,但看他們的奶酪食品,又真係有蒙古人的影子。因沒有浴室和熱水,第一晚冇涼沖。

大清早起來,發覺已有很多人搶佔了拍攝的有利位置,要幾經辛苦才能在山坡上爭到一席位。見到的多數是國內遊客,亦有不少台灣人,似乎就只有我們三個香港人。和台灣人搭訕了幾句,原來他們是跟攝影團來,住在附近的小鎮,天未光便坐車過來影日出,團費不菲,要萬多元人民幣。厲害厲害!不連機票,整個行程我們都是每人二千多,慳得就慳嗎!

在晨光下的村落真的很靚,連台灣人也不禁聲聲讚嘆!但如果在屋頂,木欄和地上蓋上一層雪的話,那就更加完美了。在拍攝過程中,首次領會到國內拍友的霸氣,凡阻礙他們拍攝的人和事都要讓路,大聲大聲地呼喝.....唉!拍攝過後,大顆兒作鳥獸散,四驅車如貫離開,白哈巴便由熱哄哄的慢慢靜下來。我們因不趕時間,反而可好好地享受這裡的寧靜,但當漫步在一條小徑時,後面突然傳來 "讓開讓開" 的叫喊聲,原來是個國內拍友擺開腳架要拍這條小徑。真是豈又此理,只懂落腳架而不懂靈活走位,是何等高手。

回旅館後,老板幫我們找了一匹馬和馬車,要我們到邊界看界碑,因老板以前也是公務員,便交帶了馬伕幾句,我們便出發到邊防辦手續,誰知他們說香港人是不批準的,但那便衣人員細聲說給他十元便沒問題,原來是有人在搞鬼,本想給他算了,但看到馬伕和朋友的眼神,便頓而醒覺,不應給這些人要脅,以使他們變本加厲,就是這些貪污腐敗的人為害國家,自己也差點成了幫兇。沒辦法下馬伕唯有帶我們到附近的山頭遠看便是了。回來後老板得知經過,氣得暴跳如雷,猛說他們是腐敗份子,以前共產黨不是這樣的云云.....

飯後便出發往下一個目的地“喀納斯湖”,一個座落在阿爾泰山密林中的高山湖泊,被中國國家地理評選為中國最美的五大湖中的第二名,譽為上帝的調色板。到達後入住一間小木屋,除了床和燈之外,便只有四面牆和一些已經入住的小昆蟲。坐巴士到了湖畔的山上,來回車費要四十人仔,非常貴,已早知這裡消費高,但也有點超出預料。到山上後,還要走千多級才到山頂的觀魚亭,在這裡可以飽覽湖的全貌,拍了一輪照片,發覺並不如傳聞中的漂亮,可能是季節和時間不太配合,反而花了更多的心思在山坡上艷麗的小紅花。

晚飯在小屋中,飯後還和司傅討論中國國情,又一晚冇涼沖。早上漫步於湖畔的棧道,是沿著湖的出口喀納斯河修建的。當晨光照在金黃翠綠的葉上,伴著清脆的河水聲和潔白的浪花,實在是比湖還要漂亮,還要愜意,但原來河的下遊月亮灣和臥龍灣才是一絕,景色更靚,很多漂亮的喀納斯照片都是出自這裡。

離開喀納斯,經賈登裕到禾木,司傅說可走馬道,風景會更靚,當然冇反對,但馬道即是山路,十分崎嶇,如不是四驅越野車,恐怕不能完成全程。途中偶見司傅停車在前輪調較一番,原來這台北京吉普的四驅開關是在前輪的車軸上,當不需四驅時便關上,可省油費,但操作就真是十分不便。馬道上見到不少徙步和騎馬的遊人,當車過後送給他們一身泥塵,真不好意思。中途在賈登裕附近的牧場小休,原來是司傅的親戚,牧場座落河邊,被山谷裡的黃葉包圍著,風吹過後黃葉在空中飛舞,美極了!還可吃到他們道地的奶茶,奶酪和麵包,真想賴著不走。

經過多段崎嶇山路和爆呔的折騰後,於黃昏到達禾木,再幾經波折才找到投宿地方,原來是村裡醫院宿舍改成的旅店,怪不得只有我們三個客人。旅店有鍋爐可以燒水,但因日久失修點不著,沖涼的美夢又再破碎。天未亮便起來到山上找有利位置影日出,發覺很多人早已就位,山上擺滿三腳架,大家都不想錯失這良晨美景。太陽終於出來,可惜被厚雲阻著,看不到金光綻放的景象,有點可惜。突然間山上隆隆聲響,以為是地震,正不知如何是好時,一大群羊突然從山上向我們奔來,還來不及反應便從我們身旁越過向山下奔去,後面還跟著幾條牧羊犬,揚起的沙塵攪得我們灰頭灰腦,哈!之前在馬道上害得他人一身泥塵,難道這麼快便報應不爽。

下山後在村外的小溪旁發覺聚了很多人,原來有群牛在對岸的林中曬太陽,大家都忙於取景。但不幸又聽到呼喝別人讓開的聲音,大剎風景,更想不到當我踏著卵石過河時,竟有人大叫 "穿紅衫的同志讓開",眼望四週,好像只有我是穿紅色的,難道是指我,但我正過河,你話點讓,於是繼續過河,懶理背後的嘈音,直到上岸後才慢慢走開。擺開三腳架便要別人讓路,唔通影相大哂!下次我帶架坦克車來。

回旅館點了早餐,搬了檯椅在醫院外的大草地享用。在綠油油的草地上,溫暖的陽光下,寧靜的環境中,和好友聊聊天,這個早餐吃了半天,又飽又寫意。在村內外四處拍照後,便踏上歸途回布爾津。司傅找了條尚未啟用的公路以省時間,在中途看到來時所走蜿延在山腰的馬道時,才知驚險。本來是為了省時間,豈料在公路中段還有工人在施工,被迫停車等候。等呀等呀,車龍越來越長,看來中國人真的喜歡走捷徑。經過眾司機和工人多番商討後,終於可通過,但因路窄和剛上柏油,為了安全要人車分開過,當回到布爾津時,已滿天繁星了。依然投宿於小白鹿,因老板一家實在親切。

本想到克拉瑪依的魔鬼城,但聽到過的人的口碑都不太好,況且從烏魯木齊來時也曾經過,加上要多留一日,經商議後決定放棄。買了明天臥舖返烏市的車票後,剩下來的時間便再到白樺林享受享受,雖然樹葉都黃了,但興致不減,還在草地上午睡。黃昏時到了額爾齊斯河畔看看塞外的日落,晚上就到市內河堤夜市鑽,試試有名的烤魚,但味道就因人而異。

臥舖車比想像中好,信不信由你,走過不少大陸線,還是第一次坐臥舖巴士,以往多是坐火車。但不幸是我的後排走廊加了位,沒有了床尾應有的蓋腳位,阿伯腳上的氣味就像鹹魚般纏繞不散.........

回烏魯木齊後也沒甚麼安排,到處走走和拍照後便結束這次北疆之旅。

blog counter
blog counter

  • poonmf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中國 China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旅行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257 │標籤:新疆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127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