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2018

台中一日:台中文化產業創意園區-刑務所演武場-審計新村

    12月30日這一天,從新莊往台中拜訪小舅還有孫ㄚ,順道規劃一日之旅。

   我對台中的印象除了往年搭客運短暫停留,瞥見重劃區高聳大樓群外,幾乎停留在十多年前上成功嶺新訓時,因此這一日遊對我來說,是舊地重探,也是造訪一個全新的城市。

   當天清早,微雨,阿母載我到樹林車頭。我選擇搭了早班的區間車,這天因為是連假,可以預料到人潮多,因此我刻意避開八點多的班次,選擇搭了五點多的班次,到台中約八點。出了閘口,一刷,居然只要201元---不知是系統算錯還是啥?而且令人驚奇的是,台中車站印象中是古典的日本時代建築,但出站後所見,居然是形體龐大的鋼筋水泥建築!
台中車站 Taichung Station

   我好像科幻電影裡錯入未來的古人,或者說是被時代遺忘,監禁在牢裡的犯人突然重獲新生,看到新世界而不知所措,有點茫然,有點迷惘.......。
 
   從我上一次造訪此地到現在,台中到底投胎投了幾次?我沒忘記它的樣貌,倒是它,恐怕早已忘卻自己的前世。
...繼續閱讀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7:44回應(0)台灣漫游 │標籤:台灣漫遊

May 23,2018

20180523(三) 陰。

   早上八點起床後,繼續整理檔案,整理完畢後,開始整備下午跟老師碰面的文件。

   今天天氣陰。

   中午飯畢,著衣出門去。因為今天又有grève,所以不得不區就班次,十二點五十出門。搭了火車抵達巴黎時,離跟老師碰面時間還一個鐘頭多,於是,只好先跑去圖書館看書,以免浪費時間。

    三點,準時出現在老師門口。我們就兩個重要事項討論了一會後達成結論。

    四點五分,離開老師辦公室,往車頭去也。我搭的車是五點十五分,但半小時前已抵。車班剛到時,連車上的乘客都還沒下車,門外就一坨人等著衝鋒陷陣。別以為這裡是什麼印度阿陸,這裡可是人稱優雅的法國喔。我雖然也在門口,但屬於邊緣外圍那種,大家都擠進去後,我才進去撿人家不要的位子。沒想到後面還陸陸續續來了一堆人,把我身旁位置佔滿。更別說其後來的,只能站著,等待火車開駛。

   原來這就是郊區居民的日常。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7:24回應(0)日 誌

20180522(二) 晴。

   雖然凌晨略晚睡去,不過還是八點起床。房東夫婦一早就跟友人在花園聊天,頗為愜意。此時春意歡鬧,胡蠅亂飛,非常惱人。我只好當起葉問,「偶要啪十隻」,見一隻,便掄起足下牽拖拍擊之。大體都會中,不過沒殺到十隻那麼多就是。

   上午,填一個申請補助的表格,累人。

   下午,開始不很專注地整理老師要求的檔案。四點多,跟太太去採購食材。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5:32回應(0)日 誌

May 20,2018

20180520(日) 晴,涼。

   昨天樂多罷工一天,想補日記的願望未得遂,只好今日補足。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先寫今天的吧。

   八點起床。開始看BD Lavoiture d'Intisar,描述葉門女性在宗教壓抑下的生活,看了裡頭一個片段,才知道蒙面布紗原來不是伊斯蘭的「傳統」,而是當代的發明啊。看到六十幾頁,睏意來襲,於是躺上床補眠了半小時。醒來後,泡了友人所贈「紅烏龍」。這種茶我十多年前喝過,印象不很好,不過這次有人所贈的茶還不錯,口感神似紅茶,又帶有烏龍韻味。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6:58回應(0)日 誌

May 18,2018

20180516(三) 多雲。圖書館辦證。

   上午做了什麼?隔了一天,已不復記。   

    下午,和太太去河邊圖書館辦理借書證。因為腳踏車只剩一輛,於是她先步輪,我則是稍後騎腳踏車到。此圖書館辦理inscription是由入口處櫃檯的胖馬旦負責。我們填表時,不知何事,她還要我們去辦RSA(一種社會補助)...我雖然不知道詳情,不過也沒有太大辦的意願,畢竟法國已經養我這台灣米蟲很久,補助也夠多了,那個就留給真的需要的人。

    回到辦證。此館有兩種證:一種僅供館內使用網路還有玩電動(wii)用,一種是可以借書的。太太因為辦了也不借書的過往經驗,於是選擇前者。我則是選了後者。拿出學生證後,女士端詳一下她桌上的規定。問說:「學校不是在這裡?」「恩,是在巴黎」「那就無法享有優惠了」雖然網路上沒提到學校必須在本市才算,不過人家都這麼說了,我也就不爭執。不過,最後不曉得是女士發現自己可能有錯,或者善心大發,還是算我較俗---12歐。辦完後,詳細解說圖書館用法,然後我跟太太就上樓去啦。

    學期末,高中生模樣的人很多,有些角落被一群人佔據,聲音也不亞於我們之前住的城市,令人皺眉。不過,大體上還算可以接受。我們逛了一圈,我借了兩本BD:Tiphaine Rivière的Carnet de Thèse(博士論文筆記)(漫畫家受訪如下影片)還有Pedro Riera跟Nacho Csanova的La voiture d'Intisar: Portrait d'une femme moderne au Yémen(安提薩的車子:一個葉門當代女子的肖像),另外借了一本法文文法書---雖然之前借過,不過這是2017年的第二版,比較新。回到一樓大廳借完書,我們各自回家。

    晚上,整備申請健保的文件,很疲累,最後決定取消明天10點的預約,上網改成下禮拜二上午。

2018-05-17補記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0:10回應(0)日 誌

May 15,2018

20180515(二) 陰。

   八點四十起床。

   昨天上午忙於行政瑣事,今天也不例外,行程是CPAM跟CAF。好佳在的是,都是在本市,只需騎腳踏車就到。用完早頓後,著裝出發。從一樓走廊牽出愛車。這是搬到新家後,第一次騎車。以往不是搭公車,就是步行,前者得等,後者緩慢,騎單車有種兩者都沒有的自由快感。

   約五分鐘,就騎到了巴黎二大旁的CPAM。進去後,發現規模很小,大約就是以前Ivry的CPAM辦事處的規模。接待的小姐都算很和氣,很快就辦妥dossier轉移事宜。前後花了約十分鐘,快到超乎想像。

   離開CPAM,前往caf。一進門,先排了一下隊,由一個女士先「預接待」,得知我的來意,抽了個號碼牌給我。一看,277號,11點6分。但抽到號碼牌時,才輪到245號!這下有得等了,果不其然,等到12h15左右才輪到我。期間,無聊得緊,於是拿出手機,悔恨昨天把五子棋刪了。不死心,看看有沒有免費wifi,果然有!馬上註冊帳號,但登入時,一直顯示錯誤。無奈之下,只好放棄,一直枯等,看看人。這裏跟其他地方一樣,會來申請的,絕大多數都是少數族群,尤其是烏郎,佔了六成有吧?其餘則是北非人,南亞人,還有其他不知原生國的人。而我,是唯一的亞洲臉孔。

   這裏辦理dossier轉移,比cpam多了點時間。接待的烏郎小姐用sms幫我開了個本省的帳號,然後用sms傳給我密碼。之後,我就可以上網直接申請了。

   兩件事情辦完,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家吃飯。

   下午兩點多,出發前往法語課。因為沒加值,跑去銀行提款機,結果居然顯示「因為技術問題,所以您的卡無法加值」看到這訊息,差點沒暈過去,因為我得趕等一下的班車。於是,按鈴進去銀行,跟櫃台小姐反應,對方除了抱歉還說會找人來修,但緩不濟急。我只好跑去橋邊的lcl找找看,結果lcl沒有。這下只好步輪到車站。沒想到,去到車站,多達六台的加值機也都壞掉!我只好排隊加值。還好,櫃台的沒壞,而我也順利搭上15h15的班車。

  上完兩小時的課,回到家約18h45,雖然距離不短,但回家時間居然比之前巴黎近郊的家還短。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6:15回應(0)日 誌

May 14,2018

20180514(一) 雨,11度。

   雖然六點二十醒來,但還是睡到八點二十。

   開窗後,斜雨撲面,內心不禁暗冊。因為,今天上午要和太太去préfecture辦事。搬到此地,好處是不用再像以前一樣,騎35分鐘的腳踏車去。不過也因為近,所以得步輪約18分鐘。在下雨天走路,可是件苦差事啊。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4:31回應(0)日 誌

20180513(日) 雨。

   六點出頭便起床。太太則是一如往常,睡到快九點,令人欣羨。

   起床後,外頭即是陰雨。今天除了是禮拜天,還是罷工日,所以連窗外看出去公車站都沒啥人。

   傍晚時分,請太太幫我剪髮。頂上頭毛是上次回台灣剪髮之後留蓄至今,長達四個月,已經破了之前三個月沒剪的紀錄了。

   太太一整天都在整理明天去préfecture的文件,我則是到了晚上才開始準備。因為明天去是要去問轉移檔案,所以也不用太費心思,就只要住家證明即可。

   晚上,另外做的瑣事:上smerep修改地址,上稅務局檔案報稅,然後很驚訝地看到地址居然已經成為新家的?這實在太詭異,因為我搬家後根本沒上去過啊?難道是上CAF網站修改,然後稅務局與之通連,所以有新家地址?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6:06回應(0)

May 13,2018

管中閔案之後續觀察

   天啊,管中閔案居然沒隨著前任教育部長潘文忠的下台而退燒,反而更燒。這讓我懷疑起這些藍綠政客的智商。以下是一點粗淺心得:

   其一,管中閔是有問題的,不過隨著他對於此案的巧妙政治操作(包括完全迴避問題本身),他在拔管案中獲得的利益越來越多,此君很可能順勢攀此聲勢而上,成為政治新星。
 
   其二,任內一直四平八穩的潘文忠擔任教育部長,絕對比問題不比管中閔少的吳茂昆好,沒想到被換下來。吳茂昆除了顏色對,本身是爛人一個。他的出線當教育部長,更讓反拔管者抓到話柄。另外,潘文忠的下台令人惋惜,他大概是這十年來個人覺得最適任的教育部長了。

   其三,台大的聲譽完全被遴選委員會綁架,可悲。這些人或許在期待什麼,不過絕對不是捍衛什麼「學術自由」、「大學自主」這些冠冕堂皇的價值。通常,這類人的下場不會太好。

   小結:學術這東東在管中閔,台大遴選委員會,還有前任台大校長後,「已經變成越來越低賤廉價的工作了。另外,從台大遴選委員會成員的言行看來,適合從政更甚於學術,不過這些人只會是聽話的小弟,主掌這一切的,是當與不當台大校長都可以從中獲利的管中閔。至於綠營的反應,粗糙地令我感到驚訝,一堆跟風台大跟國民黨「妨礙大學自主」說法的人太多了,但是綠營似乎完全不在意這種演變。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6:45回應(0)亂世浮生

陸書在台出版需審查嗎?

   最近有點小紅的新聞:出版界(或者說某些出版社)對於陸書在台出版需要審查群起反彈。

   看到出版界這麼強烈的反應,說實在,有點不懂。看到他們搬出「出版自由」的大纛來反駁文化部,更是令人不解。

   出過國吧?出國是不是都得經過海關?這算不算是審查?有沒有人喊過「移動自由」,不需海關審查的?有海關審查,可以過濾不適合的人過境,遏止犯罪,維持正常社會運作,這很正常,也屬必要。

    如果人的審查是被認可的,那麼書的審查為何不能被認可?反對的理由,目前所見是以「自由」為論點。然而,「出版自由」就代表可以沒有毫無限制規範嗎?我們其實可以設想一下陸書在台不審查的後果...出版商欲引進對岸所出版之「六四學生屠殺軍隊真相圖錄」(完全係屬捏造)、「如何自殺365式」(人手一本,每日都有自殺新聞)之類的書,毫不經過審查就出版,這絲毫沒問題嗎?顯然是有待商榷的。

   陸書在台出版需要審查,這沒問題,特別是在對岸獨特意識形態主掌下的出版物,不能不有適當的防範機制。其實就算台灣書籍出版要審查,這也沒什麼問題。重點仍是在於「審核標準」是什麼。

   不是有審核,就是不自由。

   難道,沒筆面試審核,大家就可以上大學當公務員去工作?不是吧。為什麼有海關、考試這些審查機制?因為這些機制阻卻了不適當的人事物,確保了社會的正常運行,而這些機制,不應該被視為「妨礙自由」,不是嗎?

   自由不是恣意妄為,漫無標準。尤其這珍貴的理念很容易被用來濫用,反而變成保護壞蛋的大傘時,我們更應該謹慎使用這個詞彙,保護它的存在。恕我直言,如果毫無規範地讓陸書氾濫台灣書市,不僅壓抑了台書生長空間,許多扭曲言論的橫行,也很容易讓人對於「自由」產生質疑。這種對於自由的濫用與誤用,反而是是對於自由的戕害。

    另外,或許我們也可以看看台灣書籍是否可以在對岸「自由出版」(比如「為何習近平家人都在國外」的八卦書),如果不是,為何只要求向台灣官方聲求言論自由,而不向對岸?與其尋求陸書在台出版,不如尋求臺書在中國大陸出版。原因有二:第一,台灣人現在很少看書。第二,對岸市場13億人口,我們才2300萬耶。這些出版業者應該追求的是「台書在陸自由出版」吧?當然,這有點偏題,不過應該值得這些出版業者考慮。

   最後,奇怪,我是這麼幫腔官方做什麼,又沒收錢......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4:06回應(0)備忘錄

May 12,2018

20180512(六) 晴至多雲。Provins半日遊。

   八點整起床。

   上午外出前,先去市集採買。購Pain一個,洋李仔跟水蜜桃若干,另外去肉攤買帶骨頭跟不帶骨頭的肉各一斤。回家後,太太製作飯糰,準備出發前往Provins半日遊。

   十點七分,搭上公車,一個鐘頭後即達Provins。沿途經過村鎮若干,銜接它們的,則是大片廣闊無垠的田野。
IMG_20180512_101805

   經過一個鐘頭,我們順利抵達Provins車頭,開始今天的下城區漫遊。以往,我們主要都是跟其他觀光客一樣逛上城區,這次特地走了下城區,看到以往沒看過的景點,好愜意舒適。

 Provins 20180512

 Provins 20180512 

   這部分詳細內容請容略過,改天另為文介紹。下午兩點,我們搭上回程的車,這次開了不到一小時即抵達。

   回家稍歇後,開始下起不小的雨,時約三點多。因為太太想吃甜點,我們決定再度出門,出發前往Villiers-en-Bière的大家樂福。

   這次我們原本只預計買甜點跟麵包,但是太太卻從餅乾區開始逛起...我看到一旁的異國食品區,也從加上拿了瓶義大利產橄欖油,還有去果醬區買了柑橘果醬。最後,我們來到麵包區,我買了兩款,外加太太手上端著一個紅莓甜點。此時,飢腸轆轆,我們於是又跑去烤雞區買了一隻7歐的烤雞。然後,心滿意足地去結帳。

   回家之途,多了點小插曲---太太因為看錯班表,結果活生生讓以為上一般遲到的眼前公車跑掉,為此,付出了多等45分的代價。此時冷雨撲簌,我們只好回到賣場。我坐在賣場地上,下載了圍棋來玩。乞丐的行徑,吸引了不少好奇及憐憫的目光投射......我相信只要擺上一個捏皺的紙杯,就可以賺入不少銅板。

   八點多回到家,準備暗頓。晚點,太太割分上午買的豬肉,說沒放血,很血腥,下次還是去陳氏商場買好了.......。

polanyi發表於 樂多22:16回應(0)日 誌

May 9,2018

20180509(三) 晴。

   在床上躺到一點,睡不著,於是起身讀書。看了點法文跟日文ー在連續兩週的忙碌搬家後,讀書變成很快樂而且有充實感的事。

   看到三點二十分左右,上床睡去也。九點二十起床,終於比之前早了,雖然才早個二十分。

   上午,跟太太先去郵局一趟,為的是買郵票還有寄rcpc所需文件。裏頭大排長龍,是我到法國以來看過最多人的郵局。之後,我們去市集買了點雜物,然後進到市場買了些蔬果,包括四分之一個西瓜,要價四歐多,還算平價。我另外跟一個菜販買了一把青蔥跟蘋果,兩樣加起來五歐。

   近午,太太「又」收到省署(préfecture)的居留證更新補件信,這次要的文件有三項:近三個月支出,最近的存款證明還有2016年的報稅單。除了第一項是新的,其他兩個文件上回要求補件也要了。過了兩個禮拜,這個單位又來了一次同樣的信!太太收信後開始焦慮準備文件,我則是準備出門,趕赴下午的課。因為今天火車罷工,迫使我只能提早到巴黎,於是午飯吃完就匆匆去搭公車。抵達巴黎,距離研討課還有一個多小時,我只好在附近亂晃。從達文西密碼的場景,走到青木定治甜點店,再到天主教學校......
Paris 6e

Paris 6e  Paris 6e

    下午的課,邀請了中研院某研究員來講一堂課,還不錯。課後,我馬上搭車前往里昂車站。在地鐵上收到太太簡訊,說要辦理證明,又跑回舊家附近的銀行。我在六點五十到家,結果她搭的班車因為THELLO轄下火車故障而在某站停駛,這讓她等了一個半鐘頭,回到家已經是九點多。

   晚餐之後,我們繼續討論如何應對préfecture一而再的要求---在我們搬家之後,連rcpc都沒拿到的情況下,要不要回覆?還是直接把dossier轉到現在的préfecture決定?沒想到在法國待這麼久,現在居然會多出這麼多以往都沒有的要求,而且是發生在太太身上。這讓人非常煩且惱怒.......。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8:33回應(0)日 誌

20180508(二) 28度。脫宅。

   九點四十起床,這已經是第三還第四天同樣時間起床了,真糟。醒來時,都會想說房東會不會覺得這兩個台灣人真懶散?

   上午,跟太太去家樂福採購食材及日常用品。今天是法國二戰終戰紀念日,因為放假,賣場裡沒啥人。不過結帳時,前方還是得等上兩三個人。我們結帳前,看到一台nespresso咖啡機,不貴,還附膠囊數盒。因為這家沒有條碼機可供查詢價格,於是我們大費周章提去去入口處招待櫃台問,果然沒錯,就是我們看到的價格。因為低廉,於是我們決定一買。回家後開箱立馬試用,自打奶泡,加上高壓萃取出的濃醇咖啡,還真的不錯喝。之前之所以沒買,主要是因為膠囊咖啡實在不太環保,而且價格略高(一個約10-15元台幣)。這回狠下心入手,可能就得暫且把環保理念擺一邊......。

   六點多,我們去家附近散步,這是搬家以來第一次。我們本來要去對面的森林,不過太太怕有怪人(這在法國還蠻多的),於是決定走往河邊。一到那,可看到對面的監獄,還有廣闊河景,天啊,就像觀光區一樣。
Melun

Melun

    看到這片景緻,有點後悔把一臺腳踏車賣掉,不然就可以兩人一起河畔騎單車了。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5:43回應(0)日 誌

May 8,2018

Villiers en Bière 全法國最大的家樂福

   車子離開市區,駛進了廣闊無垠的田野。

   在距離巴黎45公里遠的郊區,居然有這般田園景色,著實讓我們驚呼連連。

   這是個名為Villiers en Bière的小鎮,前一天,我上網查詢離住家最近的大型購物中心就在這裡,於是協同太太一探。我們除了要為新家購置感應爐(plaque à induction),也打算去迪卡儂試試oxelo滑板車。

   購物中心是公車的終點站。下了車,地廣人不稀---應該說停車場的車子不少,行人倒是不多。後來一想,這些車子應該都是在此地工作的人的,或許從業人員還比顧客多呢。

   我們進到商場,入口第一間店就是Darty,隔壁則是Decathlon,我跟太太決定分頭進行,她去Darty看感應爐,我則去了隔壁的迪卡儂。一進門,媽呀,這分店是我常去的巴黎13區「河左岸」分店的幾倍大啊?店裡顧客稀疏,應該不到十人,店員忙著閒聊,我樂得獨自嘗試他們家品牌oxelo滑板車。現場有多款,我都試騎了。其中,最為昂貴的oxelo 9之穩定與滑順,令人讚嘆。無怪乎有個滑板車專門網站稱其為「最好的滑板車」,如果要嫌的話,就是太重了一點,高達6公斤。

  我試完後,跑去Darty找太太。她介紹了幾款可能的款型,之後,我分享試滑板車的心得,也要她去試試。結果,她一玩比我還上癮......這種在法國(應該說大巴黎)街頭還蠻普遍的代步工具會如此風行,不是沒道理的,因為它既是代步工具,也是種大人的玩具。

   試玩後,我們到商場裡其它商店逛逛,因此偶然進入了家樂福。
Carrefour Villiers en Bière

   眼前的家樂福,與其說是各大賣場,不如說是個百貨公司---商品分門別類陳列,種類之繁,令人眼花撩亂。不過我們對於大部份商品都沒興趣,獨獨逛到麵包區,看見其他家樂福分店看不到的麵包,真想都買一個來試試。
Carrefour Villiers en Bière
...繼續閱讀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1:33回應(0)浮生記

May 7,2018

20180507(一) 晴。

   快十點起床。

   飯後收信,仍不見太太的RCPC或者convocation,於是上省署預約一個下禮拜一的RDV。比起之前住的省,這裏真的快好幾倍,或許是因為外國人必較少的緣故?這一個月來,等待居留證更新已經讓我們很焦慮加上微微的憤怒---在法國數年,一直都是守法好外國人,為何辦個居留證更新總是如此龜速?造成我們精神跟實質上的壓力,實在令人無法接受。這讓我決定不再被動等待,上禮拜除了寫一封信去省署詢問自己的居留證更新進度,也打算如果未來兩個禮拜太太居留證再無進度,就要寫信去更高層級反應。

   中晝頓快欲一點才食。配日劇「搜查一課長3 第1集」。近三點,睏去,快到五點才醒來,又做了一個不那麼可怕的惡夢。

   醒來後,已經五六點,於是把前幾天川燙的豬腳用電鍋炊,因為豆油只剩一瓶,怕不夠,所以調味有限。可以預期滋味一定很養生。

   晚餐時,把剛買的感應爐開來用,加熱果然很快速。除了用時會有風扇聲烘烘叫,似乎還蠻好用的。我煮了一道湯,不過太太有點厭惡就是。另外,把前幾天煮的咖哩雞腿都吃光了。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8:54回應(0)日 誌

清晨聲音

   兩點半,被一場噩夢嚇醒。夢境是我到我哥的房間睡覺,之後因故回到自己房間,卻看見神桌被歪斜地鑲在牆上。之後,有個不認識的鄰居走出來。之後夢境忘了,總之,我大叫了一聲---不曉得只是在夢境中還是真的有出聲,總之醒來了。

   之後,起身坐到桌前,聽見冰箱一系列獨白--有的似水通過水管,有的像是開關門聲,還蠻嚇人的。

   夜間仍有車子聲,一輛聽得出來是重型車輛,另外,也聽到了警報器聲音。

   四點多,窗外有鳥啼鳴,約五分鐘。之後停了幾分,然後又開始。鳴叫聲很美,不重複,像是在吟詩.......。

polanyi發表於 樂多10:43回應(0)日 誌

20180506(日) 晴。Les Halles購電器。

   近九點起床---晚起已經成為了搬家後的惡習慣,應改進才是。

   晨起第一件事是重灌Sony爛手機--前幾天不曉得是否軟體更新出了問題,照片時間跑掉。昨天重灌一次,一度可行,但後來又出了問題。早上於是又重灌了一次,希望可行。

   今天的進度是把搬家後一直沒搞定的炊事解決。近午,搭車上京,去到大菜市Les Halles的Darty採買。為何要跑這麼遠一趟?原因是我們前幾天去郊區大賣場一看,尚未決定買的廠牌與價格。現在決定了,但已經是禮拜天,只有巴黎市區的少數商店有開張營業,於是才跑到巴黎。

   我們從Châtelet出站,發現施工已經完成,牆上貼滿了銀色金屬質感的磁磚。再到Les Halles,跟數年前還是工地一片簡直不可同日而喻。我們先到了Darty,買了單口感應爐,毫不意外地是中國製。另外,太太還買了一個攪碎機(hachoir),這就很難得地是法國製品了。
Les Halles, Paris 1e 20180506

   買完後,我們去到外頭找便所,打算解放完離去。結果附近的兩個便所都是關閉的!我於是亮出手機,找到附近三百米處有一個。走去一看,發現他就在老牌廚具店旁。解放完,回到Les Halles打算搭車回里昂車站。看到一家子操西語的旅客,正在關閉的便所前研究。我善心大發,向前指引。行善完,我們一起去搭地鐵,不過我在里昂車站下車。太太則是繼續前往巴黎南郊的Ikea進發。

   回到小城,去等公車,發現居然得等18分鐘。一個身著盛裝的黑人小姐一邊唸說早上看到班表,「令人詫異」,一邊唸著,然後就往市區的方向走去...,只剩我跟另外一個北非大哥等著公車。

   回家後,下載了手機裡照片,日期又錯亂為下載時間。近子夜,嘗試下載手機專用管理軟體,試了一次,這次居然好了。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5:55回應(0)日 誌 │標籤:Paris,Les Halles,Darty

May 5,2018

20180505(六) 晴,熱。

   上午,因為想回去跟即將退休的前社區守衛夫婦拍照留念,特別回去一趟。

   一路上,不是公車地鐵遲至,就是公車遲緩前進,這讓我們比預定時間晚了十幾分鐘。抵達時,已經是十一點五十五分,僅差五分,守衛就下班了---禮拜六,他們只工作到中午。

   但是,沒想到小窗不是透明的玻璃,而是一片木板隔著。

   他們提早下班了。

   心情有點失落,因為下禮拜(5/8),他們就要回到法國北方Lille附近的老家。守衛先生退休,而長我們十歲的守衛太太則是繼續工作。不管如何,以後見到他們的機會幾乎是零。也因此,想要跟他們拍張照作為紀念。失落之餘,我們也只能照照舊家,還有大門前盛開的不知名小白花跟紫花。

   離開後,去附近的平價雜貨超市買浴室跟廚房用的收納架,不過沒看到。出來後,熱極,太太建議去我之前嚷著要去吃的buffet à volonté(吃到飽)--Shinjuku。約十二點二十去到那,看見幾個小學生模樣的小鬼在外頭,還以為要等,結果發現裡頭位子還蠻多的。進去後,很客氣的亞裔男店員來迎,我們坐在一對烏郎馬蛋旁。拿起桌上菜單,先是男店員,後是女店員來問要何飲料,我看了五分鐘,點了杯有荔枝跟芒果的雞尾酒。此處消費甚為低廉,中餐一人12.9歐,但不含飲料,飲料從2.5歐的咖啡起跳,有啤酒紅白酒等,等於是靠飲料賺錢。不過我等散赤人,吃一頓這個都算奢侈了,點個雞尾酒,算是嚐嚐鮮。 
Buffet à volonté Shinjuku, Ivry-sur-Seine  Buffet à volonté Shinjuku, Ivry-sur-Seine

    點完後,開始夾菜。除了鮪魚握壽司,當然也沒忘了燒烤。此外,有多種炸物。我們原本對此種外表裝潢俗氣的吃到飽不抱期待,沒想到,一吃之下,品質居然不錯。無怪乎從我們坐下後,一直都有人潮進來。

   此店料理好是好,但人一貪心,吃多了,最後就是以活受罪收場。吃到後來太撐,想到要把盤中食物消耗掉,就成了折磨.......。我最後以荔枝甜品收場,結束了先甘後苦的吃到飽大餐。

   出了門,身心迥異於入店時,加上頭頂日頭曝曬,真是疲累又痛苦。

2018-05-07補記

polanyi發表於 樂多23:59回應(0)日 誌

May 3,2018

20180502(三) 晴。市場採購去。

   晴。

   整理新家第二天。我的小書房因為昨天大致搞定,只剩太太龐大的臥室兼客廳大工程。於是,上午得以偷閒去採買。

   九點四十,EDF的技師來到家裡設定電表---我很疑惑為何之前只需打電話,現在卻要派人來?對方回以,需要某東東,他手中拿出一個圓柱形的東西,材質疑為鉛,裝進電表旁某機構便大功告成。我雖然還是沒搞懂他說的專業名詞,但至少edf一事總於搞定啦。我終於可以不用在家裡等候。

   大功告成,心情愉快,於是外出採買。

   新家走一分鐘的路程就是市集,每週三六開張,市集外頭也有些衣服桌巾之類的小攤商。我先到家樂福採買後,再走到市區,最後進入傳統市場一逛,跟北飛人水果攤買了小柑仔一斤,法國豬肉攤買豬腳一斤--事實上遠超過,還有買了一根bagutee,然後心滿意足地回家。Marché Gaillardon de Melun

   回家收信,下午課程的今日課程老師發信,說因為昨日學校再度被學生佔領,於是改教室。我上了學校的信箱收信,才發現這回事,且昨天有警方介入,一研究員被警方暴力對待,校長也發信提及此事。

   下午四點左右,用電鍋川燙豬腳,然後去角質。之後的程序應該是滷,不過我手邊只有蒜頭跟洋蔥,還有豆油。用了這三樣再加些冰糖,最後成果在暗頓時呈現---啊,沒味道,有點失敗。另外,第三次用保溫杯煮麵,今天煮的比昨天硬,結成一團。原因猜想是用了比較多的麵,而不是出在溫度,因為今天用了剛煮沸的水泡。總之,明天繼續測試,一定要試出一個最好的結果。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4:29回應(0)日 誌

May 2,2018

20180501(二) 晴。勞動節。

   九點起床。大晴。今天是勞動節,法定休假日。不過生來帶有勤奮DNA的台灣人,我們當然是繼續上工,打理新家。
 
   因為家裡尚未整理完成,三餐仍克難。早頓食吐司抹草莓果醬,再配杯咖啡。之後,上工整理東西。上午時分,我先完成了書櫃的組裝,結果組完,仍剩下一堆螺絲有的沒的。

   中餐拖到午後,看「暗之半走者2:主編的條件」第三集,我們泡了兩款泡麵來吃。

   下午,太太整理客廳部分,又因細故吵架。不過,我們新屋的擺設格局終於大致底定。

    晚餐遲到九點才吃,我用了保溫杯「泡」麵,然後加上豬油還有維力炸醬,不錯吃,不過沒吃飽。於是泡了第二次,這次水加得多,也泡比較久,面略糊。看來得多試幾次,拿捏好麵跟水的比例。之所以如此嘗試,是因為以後出遊,打算用這招行走天下。  

polanyi發表於 樂多05:21回應(0)日 誌

April 29,2018

20180429(日) 雨。罷工日。

       八點起床。睜開眼,身邊到處都是混亂未就緒的行李。太太一聲令下,我們開始整理新家。在那之前,跟太太討論一下空間的配置。

    太太為了取得客廳的主控權,跟我交換條件。我獲得一個小空間。太太則是獲得整個客廳兼臥室。我們先把沙發放進臥室,不過沒有組裝,靠著牆就足以使用。因為做這些瑣事,我的早餐吃了頗有一段時間。早餐很例外地吃了甜食---吐司抹草莓果醬,然後配了杯咖啡。我的早餐吃得斷斷續續。      

    用早餐到一半,外頭下起了雨。這讓我回舊家的心情大減。      

    上午,外出前往舊家,到車站時,車子已過,我們只好回到家,等待下一班出發。第二次出發,去到那,車子沒來。車站對面一群穿著講究的黑人女也在等,看見一台H號公車奔馳而過,未停。議論紛紛了起來。    

   中餐吃了軟糖,餅乾,還有香蕉。幾乎像是觀光客的一餐。餐後,小睡一番。兩點多,第三次出發前往舊家。結果去到那,有個人說今天指了公車站的班表,說「今天車子沒開」。於是,我們只好認命地走路到車站。        

   回到45公里外的巴黎郊區舊家後,我們開始分配工作區域:我負責房間及客廳的清潔以及粉刷。八點多,天色仍亮,我們完成了工作。把兩個小桌跟小椅搬到外頭的社區外的垃圾桶堆。    

   我們本來打算去吃13區的亞洲餐館,不過因為時間太晚了,太太說無法寬裕用餐,於是打消念頭。    最後我們搭了九點四十三分的RER D線回Melun。         

2018-05-02晚間補貼

polanyi發表於 樂多23:59回應(0)日 誌

April 28,2018

20180428(六) 多雲。搬家日。

   搬家日。

   九點半,與我們約好取沙發的鄰居烏人的友人夫婦還未到。我開始懷疑是否被放鳥。一個鐘頭後,聽到外頭有對話聲,門鈴響了。    

   是他們!烏人夫婦帶來一個友人。我跟他們一起把笨重的沙發搬出去,差點「未止力」。送走他們。把房間的沙發床搬到客廳。之後,我們把太太清過的冰箱搬出來,然後纏以保鮮膜保護。      

   十二點近半,門鈴響了。開門,原來是管委會的女士們還有代班的人,他們問說搬家要多久?因為大門從十一點開到現在,其實那是gardienne吩咐的。我們回以「快了,再五分鐘」事實上,最後多了一個小時。之後,我們請的中國搬家公司來了。兩個搬運工先來,聽他們的口音,幾乎就是樓上鄰居的,真好奇是哪裡人,不過其中一個只說「我們是北方人」。
...繼續閱讀

polanyi發表於 樂多23:59回應(0)日 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