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7日

2012 年的生日感想

之一:
如果你看到政治人物抵制企業,卻不觸及企業的人權或者環境議題,義正詞嚴之下的潛台詞就是:只要你們不在選舉的時候搞亂子,只要你們給我們政治獻金,我們保證不會追究你們的人權和環保問題。

之二(2012年12月22日補):
要搞「直接民主」的朋友,敢不敢對旺中集團說:「以社會對話為基礎,媒體須與民間社會進行多元而雙向的溝通和討論,作為制訂媒體自律公約、節目製作規範、自我檢視系統之參考依據。」(這是幾年前「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提出的主張)
期待着,要做「直接民主」,就玩真的。千萬不要讓我感覺你們只是「葉公好龍」。

2014年6月4日

沒有正義,就沒有未來

(奉朋友之命寫的文字,也算某個程度回應今日的六四議題)

英國作家約翰·博格曾說:「人生最殘酷的事莫過於死於不義」。「陳文成事件」,即是這樣的殘酷事件。

陳文成從台大數學系畢業後,赴美於密西根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然後任教卡內基美隆大學。他是學友心目中耀眼的新星,卻憂心戒嚴時代台灣的民主運動,盡其所能參與各項救援行動。1981年,他返台探親,7月2日隨即被警備總部約談,然後,7月3日就陳屍於台大當時的研究生圖書館旁。三十多年過去,至今加害者依然未知,真相也不得揭露。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1:28回應(0)引用(0)公民政治 │標籤:人權

2014年6月1日

寫在無差別暴力的時刻(二)

五、「社會關我什麼事情」?

0523的晚上,幾個大學生到北捷江子翠站外,舉著「Free Hugs」(免費擁抱)的牌子,希望藉此安撫恐懼不安、互相猜忌的社會大眾。出乎意料地,她們最後被北捷的工作人員趕走了。這之前,發起人之一沈郁吟接受了記者的訪問,當被問到社會還可以做什麼,她躊躇了一會,然後說:
「該怎麼講……我覺得,平息之後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們要問這個社會的體制,還有我們從小到大受到的,不管是家庭教育、學校教育各個方面,還有整個社會氛圍,到底為什麼會培養出這個人,去作這種無差別傷害的事情?因為這證明台灣社會已經異化到一個程度了。」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2:04回應(0)引用(0)公民社會 │標籤:人權

2014年5月25日

寫在無差別暴力的時刻(一)



一、第一個夜晚


21日晚上,捷運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後的第一個夜晚,我在臉書寫下:

「今晚看起來,政府部門與媒體部門在社會責任意識上都共同失守,便利了特定人士以社會的不幸來護衛威權統治和警察國家的必要性,肆無忌憚發表帶有收割社會傷痛況味的言談。

 

下面那位美國專家的看法,也許值得少數還有職業倫理與共善情懷的人參考。如作者所言,他提出的也僅是建議,重點是不要去擴大負面衝擊。

日本思想家柄谷行人曾經警告,日本媒體喜歡進行「輿論審判」的作風,容易從背後導入「警察國家萬能」的思維。這個警告,在此刻的台灣,相信許多朋友都有深刻的體會。

為傷者祈福,為亡者超薦,也願我們這個社會,能在集體的創傷中,彼此聆聽彼此,一起來思維一個沉默的真理:凡是殺戮所不能解決的問題,死刑一樣地不能解決。

 

The Media Needs to Stop Inspiring Copycat Murders. Here's How.

 

1. Law enforcement should not release details of the methods and manner of the killings, and those who learn those details should not share them.

2. If and when social media accounts of the killers are located, law enforcement should work with the platforms to immediately pull them.

3. The name of the killer should not be revealed immediately.

4. The intense push to interview survivors and loved ones in their most vulnerable moments should be stopped.」

 

(這段英文,我就不翻譯了。我相信對我們的政府官員與媒體菁英而言,這些英文難不倒他們,不需要我代勞,問題只是有心無心而已。)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1:56回應(0)引用(0)公民社會 │標籤:人權, 貧窮

2014年4月29日

悲歌為林義雄作

《悲歌為林義雄作》

楊牧

遠望可以當歸 -- 漢樂府


1
逝去的不只是母親和女兒
大地祥和, 歲月的承諾
眼淚深深湧溢三代不冷的血
在一個猜疑暗淡的中午
告別了愛, 慈善, 和期待

逝去, 逝去的是人和野獸
光明和黑暗, 紀律和小刀
協調和爆破間可憐的
差距, 風雨在宜蘭外海嚎啕
掃過我們淺淺的夢和毅力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02:37回應(0)引用(0)公民政治 │標籤:人權

2014年4月26日

關於「嫉恨政治」的話語

「佔支配地位的特權集團,他們的道德信念是以普遍的自欺與偽善為基礎的。」--Reinhold Niebuhr
一旦平民大眾的抗爭揭露了這種自欺和偽善,習慣為特權集團粉飾太平的文人們,也總是會急獐拘豬地發出狀似尼采的聲音:「悲情只會帶來仇恨;嫉恨撕裂了社會。」
對這類的文人們,柄谷行人的一段話,也許是可以參考的:尼采「雖然批判弱者的怨恨意識,卻沒有去探究現實中必然會產生這種怨恨的種種關係。」(柄谷行人,《倫理21》)
Victim-blaming,從來都是便利的「反動修辭」,哪怕是包裝在精緻但又猥瑣的後學話語之下。

poiesis發表於 樂多03:49回應(0)引用(0)Poiesis的私筆記 │標籤:人權

2014年4月9日

以「賤民」之名護衛兩岸政商權貴聯盟?

讀到《賤民割爛尾宣言》,簡略記錄一些現在的想法:

其他段落先不說,涉及審議民主的段落,與我現場看到的情形明顯地不吻合,似乎是這些作者們按照自己的想像憑空作文。

這次街頭審議,從審議民主的角度,不是沒有可批評的地方,不過卻不是在這些作者所想當然爾的地方。作者們大概都還沒仔細閱讀各個小組的審議記錄,也沒看過彙整的公民審議意見書。
...繼續閱讀

2013年12月1日

台北的上帝謀殺事件






這種意象,無法理解「真理必使人自由」。這樣的基督徒,心裡住著的,是一個集中營,是一個勞改營,而不是上帝。這樣的基督徒,只認得一種「神」,一個將世界創造成一個集中營,將世界作為一個勞改營而經綸的「神」。在她們的天國,艾克曼是最聖潔的大天使,從耶路撒冷,從天使的行列呼喚她們的名字。唯有這樣的神,才是她們心中的真神。
在這個景象中,《新約》的上帝,那個大公義、大愛、大仁慈的上帝,也同時被禁錮了,乃至被毒氣謀殺了。

上帝死了。因此,我們知道,祂必將臨在。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1:37回應(0)引用(0)公民社會 │標籤:人權,天朝主義

2013年11月6日

歧路徘徊的中國夢:民族國家或天下帝國?(五)


【《史記·西南夷列傳》。《史記》為中國歷史書寫的經典,但我們容易忽略了,它同時也是帝國史學的範本。】


代結語:天下帝國與公民社會對話

中國崛起是世界史層次的問題,這點今天大概很少人會有疑問。但該從什麼角度理解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卻依舊濛昧不清。像齊澤克這樣的歐洲左派,早已提出警告,中國沒有民主的現代化歷程,造成了強勢的威權資本主義,對所有的民主資本主義國家都構成了「向下沉淪」的壓力。齊澤克的警示雖中肯,但卻似乎還沒搔到癢處,後續也未見明確的行動對策。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2:13回應(0)天朝之眼 │標籤:天朝主義

歧路徘徊的中國夢:民族國家或天下帝國?(四)

四、天下帝國:「華夏中心主義」的帝國想像

李光耀說,中國想按自己的方式被世界所接受,但「中國的方式」的意涵是什麼?李光耀的理解是「朝貢體制」。不過,這就是完善的或者最終的答案嗎?顯然也不是。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2:00回應(0)天朝之眼 │標籤:天朝主義

歧路徘徊的中國夢:民族國家或天下帝國?(三)


【《漠北之戰》,1992年,中國畫家王緒陽為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繪製。畫作要呈現的,是西元前119年,漢帝國對匈奴發動的著名「反恐」戰爭。據稱,在這場戰爭,匈奴死傷達九萬人,自此「匈奴遠遁,而漠南無王庭。」詳情可參閱:王明珂先生,《游牧者的抉擇:面對漢帝國的北亞游牧部族》】


三、中國想像中的「民族復興」:民族國家或重返帝國?

要深入觀察吳介民對諸種「中國想像」的觀察,不能忽略一個基本事實:如何看待中國崛起的影響,不是臺灣特有的問題,而是一個世界史層級的問題。

李光耀,日前在一次訪談中,對中國崛起的影響表達了他的評價:「在世界權力平衡的變化上,中國的尺度是如此巨大,這個世界勢必要去發現新的平衡。假裝這不過是另一個大玩家,是不可能的。這可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玩家。」i 對李光耀,中國崛起是沒有歷史前例的世界性事件。中國的崛起,不僅是另一個強權步上世界舞臺;世界不會再一如往昔,中國的崛起勢必改變和重新塑造世界舞臺。這當然將是個漫長的歷史過程,但中國崛起最終會塑造出怎麼樣的世界呢?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1:30回應(0)天朝之眼 │標籤:天朝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