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7日

2012 年的生日感想

之一:
如果你看到政治人物抵制企業,卻不觸及企業的人權或者環境議題,義正詞嚴之下的潛台詞就是:只要你們不在選舉的時候搞亂子,只要你們給我們政治獻金,我們保證不會追究你們的人權和環保問題。

之二(2012年12月22日補):
要搞「直接民主」的朋友,敢不敢對旺中集團說:「以社會對話為基礎,媒體須與民間社會進行多元而雙向的溝通和討論,作為制訂媒體自律公約、節目製作規範、自我檢視系統之參考依據。」(這是幾年前「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提出的主張)
期待着,要做「直接民主」,就玩真的。千萬不要讓我感覺你們只是「葉公好龍」。

2014年4月9日

以「賤民」之名護衛兩岸政商權貴聯盟?

讀到《賤民割爛尾宣言》,簡略記錄一些現在的想法:

其他段落先不說,涉及審議民主的段落,與我現場看到的情形明顯地不吻合,似乎是這些作者們按照自己的想像憑空作文。

這次街頭審議,從審議民主的角度,不是沒有可批評的地方,不過卻不是在這些作者所想當然爾的地方。作者們大概都還沒仔細閱讀各個小組的審議記錄,也沒看過彙整的公民審議意見書。
...繼續閱讀

2013年12月1日

台北的上帝謀殺事件






這種意象,無法理解「真理必使人自由」。這樣的基督徒,心裡住著的,是一個集中營,是一個勞改營,而不是上帝。這樣的基督徒,只認得一種「神」,一個將世界創造成一個集中營,將世界作為一個勞改營而經綸的「神」。在她們的天國,艾克曼是最聖潔的大天使,從耶路撒冷,從天使的行列呼喚她們的名字。唯有這樣的神,才是她們心中的真神。
在這個景象中,《新約》的上帝,那個大公義、大愛、大仁慈的上帝,也同時被禁錮了,乃至被毒氣謀殺了。

上帝死了。因此,我們知道,祂必將臨在。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1:37回應(0)引用(0)公民社會 │標籤:人權,天朝主義

2013年11月6日

歧路徘徊的中國夢:民族國家或天下帝國?(五)


【《史記·西南夷列傳》。《史記》為中國歷史書寫的經典,但我們容易忽略了,它同時也是帝國史學的範本。】


代結語:天下帝國與公民社會對話

中國崛起是世界史層次的問題,這點今天大概很少人會有疑問。但該從什麼角度理解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卻依舊濛昧不清。像齊澤克這樣的歐洲左派,早已提出警告,中國沒有民主的現代化歷程,造成了強勢的威權資本主義,對所有的民主資本主義國家都構成了「向下沉淪」的壓力。齊澤克的警示雖中肯,但卻似乎還沒搔到癢處,後續也未見明確的行動對策。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2:13回應(0)天朝之眼 │標籤:天朝主義

歧路徘徊的中國夢:民族國家或天下帝國?(四)

四、天下帝國:「華夏中心主義」的帝國想像

李光耀說,中國想按自己的方式被世界所接受,但「中國的方式」的意涵是什麼?李光耀的理解是「朝貢體制」。不過,這就是完善的或者最終的答案嗎?顯然也不是。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2:00回應(0)天朝之眼 │標籤:天朝主義

歧路徘徊的中國夢:民族國家或天下帝國?(三)


【《漠北之戰》,1992年,中國畫家王緒陽為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繪製。畫作要呈現的,是西元前119年,漢帝國對匈奴發動的著名「反恐」戰爭。據稱,在這場戰爭,匈奴死傷達九萬人,自此「匈奴遠遁,而漠南無王庭。」詳情可參閱:王明珂先生,《游牧者的抉擇:面對漢帝國的北亞游牧部族》】


三、中國想像中的「民族復興」:民族國家或重返帝國?

要深入觀察吳介民對諸種「中國想像」的觀察,不能忽略一個基本事實:如何看待中國崛起的影響,不是臺灣特有的問題,而是一個世界史層級的問題。

李光耀,日前在一次訪談中,對中國崛起的影響表達了他的評價:「在世界權力平衡的變化上,中國的尺度是如此巨大,這個世界勢必要去發現新的平衡。假裝這不過是另一個大玩家,是不可能的。這可是世界歷史上最大的玩家。」i 對李光耀,中國崛起是沒有歷史前例的世界性事件。中國的崛起,不僅是另一個強權步上世界舞臺;世界不會再一如往昔,中國的崛起勢必改變和重新塑造世界舞臺。這當然將是個漫長的歷史過程,但中國崛起最終會塑造出怎麼樣的世界呢?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1:30回應(0)天朝之眼 │標籤:天朝主義

歧路徘徊的中國夢:民族國家或天下帝國?(二)


【1977年,毛澤東過世一年後,中國畫家吳作人取毛澤東《采桑子·重陽》詞意作畫,表示紀念。「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戰地黃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裡霜。」《戰地黃花分外香》,就是這幅畫作的標題。這個作品,被認為從藝術上表現了對「新中國」的「太平盛世」的想像,也同時是現在中國新貴階級在藝術品拍賣市場上熱烈追捧的「典藏投資」物件。以標題與畫作本身的關係來說,不難看出,對今日的中國權貴,「戰場」都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了(就像你在畫作內是看不出任何可以引起「戰場」的聯想的形跡的;那些,都已經預先被排除在畫作的框架之外,就宛如存在著某種隱形的「城管」裝置)。但別忘了,那片黃花榮景——還有那無邊無際、已經不再有任何農民、似乎可以讓人飽嚐「天人合一」意境之美的土地——則是屬於他們的。】


二、中國權貴資本主義與「民族復興的黨國體制」

一般人容易忽略,在吳介民的《第三種中國想像》中,對「中國因素」的解析乃是開展自「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理論」,或者更完整地說,「中國權貴官僚壟斷資本主義理論」。上從跨海峽政商菁英聯盟,下至中國的農民工和臺灣的勞工階級,衆人的命運都被「中國權貴資本主義」所捆綁和牽引。這是他對中國當前政經體制的基本性質所做的最概括總結。在這個理論脈絡中,吳介民的「中國因素」,所指涉的即是「中國權貴資本主義」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經濟、政治與社會所造成的影響。凡是不願承認中國存在「權貴資本主義」問題的人,自然也不得承認吳介民所談的「中國因素」。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1:10回應(0)天朝之眼 │標籤:天朝主義

歧路徘徊的中國夢:民族國家或天下帝國?(一)


【張懸回應中國網民 (全文)】


楔子:「中國想像」,是問題不是答案

世界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國崛起的影響日復一日深化。作爲巨人旁邊的小國,臺灣不可能不感受衝擊,從政府到媒體,各式各樣的意見喧囂觀念市集。中國總是被談論着;臺灣並不缺乏關於中國的談論,但對中國崛起的意義和效應全面的思考,在臺灣,在這個全世界受到中國崛起衝擊最大的地方,卻又意外地稀缺。

吳介民的《第三種中國想像》,填補了這個空白,也讓一個語詞--「中國因素」,頓時成爲臺灣文化和社運圈的流行語。「我們必須嚴肅完整地思考中國因素!」這幾乎可以當成吳介民這本書的次標題。而要思考中國的崛起,除了我們對自己的「中國想像」必須有自覺和反思,似乎也不能不追問:那麼,中國自己是如何想像「中國」的呢?讀完《第三種中國想像》,這是我首先也最大的疑問。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0:00回應(0)引用(0)天朝之眼 │標籤:天朝主義

2013年10月10日

談談楊偉中的一篇「僞作」

聽聞楊偉中擔任國民黨發言人,決定將幾個月前寫的一篇舊文重新發佈。以下爲全文:

幾個月前,在若干天朝主義「左派」推行反反壟斷論述的高潮,有人引用楊偉中的一篇文字,《我們那個年代的青春之歌》,作爲對我進行個人批判的一個「例證」。

這篇文字,如同楊偉中一貫的書寫風格,修辭姿態的堆砌多於理論原則的說明和實事的解析,因而,我想沒有進行全盤檢視的必要。不過,有幾個與我個人有關的部分,今此略做說明。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2:41回應(0)引用(0)公民政治 │標籤:天朝主義

2013年9月24日

尼克森的水門案,馬英九的九月政變

(尼克森親筆簽名,交給國務卿季辛吉的辭職文件)


最近一直在思索,臺灣「九月政變」的宏觀社會意義是什麼?

許多人都已指出,在現代歷史中,與我們當前的竊聽醜聞最類似的,莫過於美國前總統尼克森涉及的水門案事件。知名的社會學者 Manuel Castells,在他一本已被遺忘的早期著作《經濟危機與美國社會》,對尼克森的水門案事件,寫下了一個具有鮮明左翼色彩的宏觀脈絡分析【註一】。這個分析,於是成爲了我藉以思考「九月政變」的參考座標。

...繼續閱讀

poiesis發表於 樂多22:17回應(4)引用(0)公民政治 │標籤:天朝主義

2013年8月31日

看工程顧問業者談大埔事件有感

一位年輕朋友詢問我,對網路上前一陣子流傳甚廣的文章《看大埔農地案有感》,有什麼看法。

作者的身份特意地標示出了「建築與城鄉所」(臺大的研究機構),標明自己是該研究機構訓練出來的專業人士。作者的大意是:大埔的反土地掠奪、反迫遷人權抗爭,是違背農民利益的「反社會」運動,難怪無法得到地方民衆的支持。作者以「都市計畫的專業工作者」、「工程顧問業中少數主辦過區段徵收土地配地的實務工作者」的姿態,強調區段徵收「是能兼具政府、地主、社會取得較公平的開發方式」。大體上,他的論述方式,是從 80 年代社會運動興起之後典型的「反動修辭」公式:工運是損害勞工利益的,農運是損害農民利益的,環境運動是損害地方民衆權益的。因此,似乎不足以大驚小怪。
...繼續閱讀